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施太太,我没你不行-第2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很幸福。”扔掉烟蒂,女人收回专注的视线
  “呵呵,当然幸福了,我很爱很爱老公的,能嫁给他,我睡觉都会冒泡泡的~”马路的笑容傻傻的
  “你有什么能力会代替黑羽卓呢?~”似是喃喃自语,女人嘴角的自嘲苦涩了溢出不满的笑~
  “是那个画上的女人。”马路的猜测是肯定的,她知道,那幅画就是黑羽卓,美丽的不可方物的黑羽卓,可以让那样冷硬的老公脸上有刻骨哀绝的黑羽卓。
  女人很惊讶:“你都见过她了?~”她以为,施鹊伯结婚了就会忘记了过去:“那你一定知道施鹊伯是为什么那么恨他父亲的了吧~”
  刚施音尧唱的那首歌叫‘野茉莉’,肆虐淡雅,张扬清香,和施鹊伯窗前那株,简直美极了。
  女人拍了拍她的肩膀,笑容满面的说:“帮我给柯柯带份礼物,顺便和她说,你妈妈要去加斯兰岛了,她爱上了那里一个会写诗的男人,很幸福”
  马路抱着那个女人送给柯柯的小盒子,那枚漂亮的婚戒耀眼了晴空。却慌乱了马路澈默久静的心湖,她突然发现,她根本就不了解施鹊伯,不了解被她定义‘狗屎运’的以后的每一个人
  “请问你是马小姐吗?”手捧着向日葵布偶的小女孩怯怯的问
  马路惶然回神:“呃~我是。”
  “施先生请您去校长办公室”马路点了点头,微笑的答谢
  校长办公室没有想象中的辉煌格调和奢侈品味,绣着寒梅屏风的后面,两个谈笑风生的男人轻饮浓茶:“是路路吧~”
  “公公,校长。”马路低下头收拾着残余破败的心情。
  “坐坐坐,你这样可和传闻中不太一样啊~”校长调侃的话语就在头顶,马路嘴角开始抽搐:“这么美丽淑女的样子才是我本来的面目呢~”
  施音尧和校长爽朗的大笑:“那不知道,我们两个老头子有没有这个荣幸邀请这位美丽淑女的小姐吃顿饭啊?~”
  马路这才抬起头细细打量传闻中冷硬严肃的帝鹰大学的校长余昊承,有一个帅得掉渣的老男人,马路掏出包包里的放大镜,趴在余昊承的脸上仔细的寻找。余昊承不明就里的往后躲:“怎么了~”
  马路用力的啧啧嘴:“居然连个细纹和痘痘都没得~”
  施音尧和余昊承大笑出声
  施音尧的易装手法还是比较老练的,简简单单一打扮就变成了一个青春洋溢,帅气潇洒的时尚帅哥了。余昊承也如此。马路坐在时尚前沿最最流行的部落‘Define’任由帅哥理发师折腾自己的一头短发。就在马路昏昏欲睡,以为就这样度过此生的时候,理发师恭敬的站在马路的面前:“马小姐,您的整体造型,包括头发,妆容,服装和鞋子已经完全选好了”马路懒洋洋的抬起眼皮,看见镜子里漂亮的小妞质疑的抓了抓头:“来的时候没见啊~”
  换好衣服,马路站在施音尧和余昊承的面前,意思似得转了两圈:“没想到,路路打扮起来也很漂亮嘛~”
  听到施音尧的赞美,马路怀着激动的心情,终于正视自己的新造型了,镜中漂亮的小妞跟她长的有点像,马路努力压下心中剧烈的澎湃,轻咳一声:“就比平时漂亮点,干的不错不错~~”拍了拍理发师、化妆师和服装师的肩膀,马路面色无常的走出‘Define’。走到旁边的小巷里,确定没人后,发出惊人的大吼声:“我实在是太漂亮了~”
  比起施鹊伯,他父亲施音尧有情趣多了,他们吃遍了城市的大街小巷。他和余昊承知道什么东西好吃,知道哪里好玩。这座城市,几乎踏遍了他们的足迹。马路和施音尧,余昊承疯玩了一整天。
  小镇的冰欺凌店里,马路满嘴奶油。凌末在施鹊伯的陪同下出来散心。这个小镇上有很多小玩意,凌末拿着一个可以刻上自己的名字的动物挂饰,材料是特制的,散发着淡淡的香味。被当地人们当做一种吉祥物。
  凌末手里拿着一个小猪形状的挂饰,悄悄的刻上施鹊伯的名字:“鹊,送你了~”
  “这是什么呀?”那个人像极了马路,而她旁边的两个人特别像施音尧和余昊承。不过,怎么会呢~
  想了想:“这是第一百零一个定情物。你一定要好好保留哦~我回去的时候气气你老婆。”凌末努力扯开的笑容里有着淡淡的裂痕。施鹊伯轻抚她的背,马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
  躺在大大的床上,马路亲了亲小猪形状的挂饰,上面刻着施鹊伯和她的名字。紧紧抱着它,沉入梦乡。
  第一次,施鹊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伤,不仅因为对手是余墨臣,更因为他分了神。深深的一枪,打在肚子上,鲜血浸染了他黑色的衬衫。不能去医院,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受伤了,那样余墨臣就会知道他就是传闻中的‘隐’。忍痛走到健身房,拿着医药箱简单的包扎。
  马路睡的很香甜,施鹊伯有股冲动,他想要摸摸她,可却停在她怀里的小猪上,那个冰欺凌店里的人终究是她
  掏出兜里准备了很长时间的离婚协议书:“我不应该让自己觉得你是责任~”
  诺大的卧室,恢复了空寂,马路眼角的泪水浸湿了枕头,原来在你心里我只是责任。那份被折了很旧的离婚协议书上还是那枚独特美丽的结婚戒指。马路瑟缩在一起,寂静的夜,满是她嘤嘤的哭泣,撕碎了离婚协议书,碎片散落在床上,散落了马路无心遗落的那颗心
                  第五章(8)決定
  “啊啊啊呜呜呜我实在是太太命苦了哇哇哇”整个公园都回荡着马路及其恐怖的大哭声,在她面前,是堆成小山的卫生纸。炎天海揉了揉额头:“乖啊乖,不哭不哭”
  “啊啊啊哇哇哇呜呜呜”涛声依旧。
  “求求你了,我的大小姐,不哭了行不行~”炎天海的口气已经开始讨好,马路的魔音彻底降服了他。
  “啊啊啊呜呜呜哇哇哇”人家心里委屈,需要发泄。
  “别哭了!!!”
  被炎天海一吼,马路哭的更大声了:“哇哇哇我实在是太太太命苦了!!”
  认命的点了点头:“好吧,你说吧,你想怎么样~”
  今夜酒吧
  马路在舞台上一手拿着酒瓶,一手拿着麦克风,像疯子似得扭摆:“野茉莉!!!!~我的野茉莉~”变调的声音,滑稽的表演,惹得台下嬉笑声一片
  “我唱得好不好?”马路摇摇晃晃的把话筒对着台下
  “好!”
  炎天海现在别提多后悔带马路来酒吧了,硬着头皮走上舞台,连哄带劝:“路路,我们下去吧,回家好不好?乖,我们回家啊~”
  马路嘿嘿傻笑,摸着炎天海的脸温柔的笑个不停:“老公,你回来啦~什么时候回来的,今天有没有想我?~”
  “马路,你醉了,我们回家吧。”
  她紧紧的抓着‘施鹊伯’的衣服,嘟着嘴的样子娇羞可爱,为什么你不愿意要我?~为什么?~记得你嘴好好吃哦~这样想着,便毫不犹豫的吻了上去
  “马路!”
  “路路!”
  两声惊叫,柏濯摆脱经纪人的束缚,冲上舞台,狠狠的给了炎天海一拳。他的出现,让整个酒吧顿时混乱,有的人开始疯狂的拍照,可是柏濯的眼里只有醉的不知所云的马路。Ck狠狠的踹了炎天海一脚:“吃路路的豆腐,吃路路的豆腐”他刚上班就看见一个男的吃马路的豆腐,情急之下,冲上舞台,想要狠狠的揍一顿炎天海。
  “够了没!”炎天海揉了揉自己的脸颊和腿,这两个狠家伙~
  “柏濯,我先把马路送回家,放心,我绝对不会让刚刚事情再发生的”
  躲过炎天海的手,柏濯背起马路,冷冷的开口:“用不着,我也可以送。”
  跑车在高速路上疾速行驶,马路浑浑噩噩的坐在副驾驶上,柏濯叹了一口气,他怎么这么冲动,明天又有麻烦了,这个马路,自从认识她,他的麻烦就一个接着一个
  “炎天海,喝!”马路的脸颊是不正常的红晕,双手胡乱的抓着,整个人趴在开车的柏濯身上:“呵呵,你是谁啊~是要绑架我的人吗?~世界上穷人真多,建议,嗝~建议立刻马上的劫财,不然过了今天晚上我也许就没钱了”
  “哎呀,马路你不要动啦!~”幸好是深夜,路上的车辆行人不多,柏濯一手控制着方向盘,一手按着马路的脑袋,企图把她按回副驾驶上
  “你你好帅哦~就比我老公差一点点呢~”马路再次趴在柏濯的身上,掐着他能滴出水的脸颊,狠命的说,弄得柏濯尴尬不已:“你如果劫色,我也没有意见啦~反正老公又不喜欢我”马路的声音渐渐的低了下去,最后低喃的好似自言自语,鼻音重重的:“要是你劫财,建议立刻马上,因为过了今天晚上,我就再次变成穷光蛋光秃马路了。呵呵”
  马路瑟缩在副驾驶上,头深深的埋在膝盖里,努力想要把自己龟缩起来。柏濯不喜欢不神经的马路,不喜欢这么伤心的马路,不喜欢
  市中心的豪华公寓
  公寓区星光点点,一片寂静,保安为柏濯打开大门,偷偷好奇的往车里探头
  好不容易打开门,柏濯把睡梦中嘤咛哭泣的马路放到了床上,脱掉了湿透了的外衣,拿起手机。20多个未接来电,大部分都是经纪人红色的。还有一个是那个炎天海的拨通红色的电话,简单的表达了歉意和心情,转头看向床上终于安静的马路,像是玻璃橱柜里的木偶娃娃,如水的皮肤,红红的嘴唇,灵动的眼睛。当然还有塌塌的鼻梁和眼角的两三点雀斑。勉强一米六的身高,白皙的皮肤,短短的头发,加上马路堪称经典的打扮。乳白色的T恤上画着两个卡通版的施鹊伯和马路,宽大的背带裤上有一个大大的口袋,白色的旅游鞋的鞋带是八种鲜艳亮丽的颜色。加上她有十种颜色的手指甲
  “噗,我为什么会喜欢上你?~”柏濯质疑的自言自语,脱掉马路的旅游鞋,再看到她露出脚趾头的袜子的时候,更加质疑的抚了抚额头:“我非常怀疑~”
  施宅大厅
  气氛非常严肃压抑,施功渊坐在中间,面色冷沉。施鹊伯紧紧握住凌末的手,来缓解凌末的紧张,完全忽视柯柯投来的警告眼神:“爷爷,这是我的决定,离婚协议书我相信马路也看到了”
  拐杖戳了下名贵的地板:“我只承认马路一个孙媳妇,现在我只想知道马路自己的态度,你没有说话的权利。”
  施功渊的话,让施鹊伯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拉起凌末:“既然如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只不过,婚我是离定了!”
  “你!”施功渊颤抖的站了起来,怒视着冷漠的施鹊伯:“好好好,你走,最好永远都别回来!”
  “鹊!”
  “鹊!”
  一甩衣襟,拉着凌末走出施家大宅。
  施功渊跌坐在沙发上,仿佛瞬间老了十岁。柯柯轻抚他的背,柔声安慰:“鹊可能暂时缓不过这个劲,毕竟他和凌末是这么多年的好友,她因为他出了这种事,鹊很自责也是难免的。我相信马路那么开朗坚强的女孩子一定不会就此放弃而一蹶不振,您就别生气了。”
  柯柯说的也有道理,施功渊长叹一口气,晃晃悠悠在柯柯的搀扶下走回卧室。
  大雨绵绵,漂亮的公寓里传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喊声和惨叫声:“流氓!!!”
  “啊!!!救命啊!!”
  红色从厨房里冲出来,拿着汤勺戒备的看着面前这个鸡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