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施太太,我没你不行-第2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猛然回身,凌末激动的看着面容宁静的男人:“只是责任那么简单吗?”只是这样,施鹊伯却选择了沉默。他依旧心心念念消逝了的那段情,他不能完全从心底接纳和承认马路是自己的妻子,可是心里隐隐约约清楚的知道,有些东西已经开始变质,他不能完全把马路当成是一种责任。
  “她是不能抛却的责任~”想了下,无法说清心中所想的,便这样说了。
  拿过整理好的皮箱,凌末压抑住涌上来的辛酸:“这是你的行李,我想你还是回家比较好,我听说你爷爷已经被你气的生病了。”
  接过皮箱,施鹊伯关心的话梗在了喉咙,他不擅长说肉麻的话。转身离开的时候,凌末飘荡的声音传来:“马路是一个不错的女孩子。”浅笑一声,施鹊伯加快步伐,在他的眼里,凌末永远是一个伟大无私且无可挑剔的女人。
  医院的六楼都是马路的尖叫声和大吼声:“我不出院!!我的病还没有好!!!我不出院!!”施鹊伯走上楼,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番景象:马路抱着走廊内的长椅,医生护士帽子大褂歪的歪,有脚印的有脚印。一个个狼狈极了。庸医拿着卫生盘挡着脸躲在角落里瑟缩颤抖着,嘴里不断重复着那句:“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我要告诉鹊鹊,救命啊~”看见施鹊伯,庸医连滚带爬的抱着施鹊伯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亲爱的鹊啊!~求求你了,带你老婆走吧我还没活够呢~”
  “秃驴庸医,我告诉你,这是我们施家的医院,我想住多久就住多久。”仰着脖子,马路用‘野兽’般的眼神怒视庸医,瞪得后者再次惊叫连连。
  看来镇定剂对于马路来说,有等于没有。
  “如果被柯柯知道你欺负她父亲,你就等着被乱弹射死吧。”搀扶起庸医,施鹊伯的语气严厉了些。
  马路惊讶的张大嘴巴,指着庸医:“他,柯柯,父亲,天哪!~太让人意外了。”不是她马路藐视庸医,实在是他长得太出乎人的意料之外了。
  拍了拍身上的土,庸医一甩‘秀发’“不要用你那种色迷迷的小眼神看我。”
  马路抱起椅子旁边的垃圾桶,找了个墙角大声的呕吐了起来。
  庸医原名叫月晏,哈佛的医学博士,医学界的怪才。他有过两个女人,第一个是他大学同学,那时候的月晏也算是风流倜傥。追他的女生也不在少数。他和那个女人是未婚先孕,当时不被家里人接受,两个人就经常偷偷的去小树林约会。也就是在那一天,大雨倾盆,雷电交加。桥下的河流涨水,二人躲在石桥底下避雨,半个身子都浸泡在河水里。雨太大了,而且好似总也下不完的样子,河水也越涨越高。后来二人都坚持不住,被河水冲走了。那一夜,小镇上发生了百年不遇的灾洪。
  月晏被人救了起来,可是却和心爱的未婚妻冲散了,他甚至不知道她的生死。后来,在小镇临近的村子里得知,心爱的女人已经在那场大洪水里香消玉殒。拖着疲惫的身子,月晏开始了他流浪的生活。在那以后,他变得时而寡言少语,时而疯疯癫癫。直到遇见柯柯的母亲,柯远,一个喜欢自由,热情奔放的女孩。在一起后,月晏却依旧时时刻刻记挂着那个女人。导致他们的感情恶化,最后竟是以离婚的局面结束。
  对于柯柯来说,父亲的记忆要多过母亲的。因为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让母亲长时间的驻足。与其说流浪的是父亲,不如说是母亲。那个时候,她是很羡慕施鹊伯和已经死了的大表哥施鹰伯的。因为阿姨是一个温柔的女人,不同于自己的母亲。她们是亲姐妹,但是性格却相距甚远。有的时候,她甚至觉得施鹊伯的妈妈才是自己的妈妈。所以她可能比施鹊伯更恨施音尧。他背叛了阿姨。
  施宅灯火通明,马路被‘五花大绑’的放在客厅里。施功渊摸了摸自己的白胡须,笑眯眯的摸着马路的小脑袋:“马路啊~乖啊~只要你说出宝藏在什么地方,爷爷亲自去求鹊,放了你好不好。”
  马路鄙夷的看着施功渊:“你行吗?~”
                  第六章(1)曖昧
  施功渊颤抖着手指:“马路,祝你一夜好眠~”
  整栋别墅都回荡着马路‘凄厉’的惨叫声:“啊!快放了我,什么人家啊~居然动用私刑!我要告你们,告你们!!”
  关紧门,施鹊伯塞上耳机,手中是‘龙组’的所有资料。上面让他去中国最乱的城市‘尚亭’成立黑帮,消灭所有爪牙帮派。势必统一‘尚亭’的地下黑道组织。
  黑暗中闪进一个飘逸的人影,施鹊伯头也不抬的冷冷开口:“进来吧。”
  那人影嘿嘿一笑:“施二少,这是我们组长送给您的礼物,他为您有那样的一位妻子而惋惜。”
  施鹊伯心中冷笑一声,表面上依然云淡风轻:“替我谢谢龙组长,在四面楚歌的关口还有心情想着我,真是感动。”
  人影消失,卧室里一个赤裸的娇艳女子大胆狂妄的看着他。施鹊伯斜睨了眼,冷冷开口:“自己穿上衣服。”龙组确实不能留了,他可不想爷爷这么大岁数还有什么危险。龙组长只是想要警告他,他龙组想要进他施家易如反掌。
  女子明显是受过专业训练,如蛇一样缠上施鹊伯的身体:“二少是嫌弃我?~”
  施鹊伯卡着女人的脖子,温柔一笑,却笑的女子冷汗直流:“我有洁癖,而你是垃圾。”
  ‘嘭’的一声,女人被甩出了很远,撞到了桌角,昏死了过去。拨通雷临的电话:“送你个宝贝,限你三分钟,拿走。”
  走进洗手间,认真的清洗自己修长的手指,镜子里的男人俊美潇洒,无懈可击,却也冷冽慑人。
  “啊!!”听到尖叫声,施鹊伯暗暗咒骂一声:“该死。”他忘记了他的小妻子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绑得住的。
  马路震惊的看着屋子里赤裸的女人,虽然已经昏迷,但是却依然能看见闭着的眼睛里闪烁着的狐狸精的光芒。
  施鹊伯从洗手间走出来,脑袋里迅速旋转,马路看见施鹊伯瞪大眼睛看着他,许久许久之后:“你有被占便宜吗?”
  呐呐的摇了摇头,马路咧着嘴阴险的笑了笑:“算你识相,如果敢占我老公便宜?~”撸起袖子,马路不耐烦的拍了拍女人的肩膀:“起来起来。”女人模糊的睁开眼睛,不明所以的看见一个拳头呼啸而来。马路如雨点的拳头落在了女人如花的脸上。把泼妇发挥的淋漓尽致。施鹊伯呆呆的看着使劲踩那个女人脸的马路,不可置信的感叹这个野蛮的女人居然是自己的老婆。
  拍了拍手,马路拿床单乱裹上,拽着女人的一个小腿,拖到了后花园,一边往墙外拖,一边自言自语:“看在你没有得逞的份上,我就不活埋你了,真是的,狐狸精越来越多了呢~真应该请一个老道做做法”
  放下窗帘,施鹊伯轻轻叹了口气,他真的不能用常人的思维去想马路。
  闭上眼睛假寐,任由马路在屋子里翻箱倒柜:“呼~终于找到了,估计快过期了吧,不管了,先喷点。”马路同志拿着世界的顶级法国香水当防蚊剂,喷的满屋子玫瑰花的味道。后来觉得还有味道,吸着鼻子,一路吸到施鹊伯的身上:“哎,施鹊伯先生,坦白交代,那狐狸精碰没碰你?!~”
  用力拽回自己的衣领:“看来你很想让我把你给绑起来。”忍住把她踹出去的冲动,施鹊伯翻身脸冲向另外一边。马路特别生气,特别特别生气,没有什么时候别现在更生气:“施鹊伯!!!你只许碰我一个!听到没?!~”
  鹰眸冷冷的扫视像个小火鸡似得马路,她太放肆了:“不要以为你是我的妻子就可以限制我的一切,你把刚刚那个女人丢掉影响到我的‘性质’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施鹊伯,你你流氓~”施鹊伯瞪着眼睛的样子恐怖极了,马路气短的半跪在床边。
  施鹊伯狞笑出声:“我流氓?~我今天就流氓给你看看。”粗鲁的揪过马路,按在身下。
  “流氓,放开我,呜呜坏蛋。”马路在施鹊伯的身下挣扎,她从没有和一个男人贴的这么近。
  “我只是履行做丈夫的义务。”毛衣已经被褪去,施鹊伯身下的小东西一点都不老实。
  “坏蛋呜呜”堵住马路叫嚣的小嘴,粗暴的吸允。和第一次一样,马路瞪大了眼睛,完全石化,忘记了挣扎,呐呐的看着施鹊伯放大的俊脸。不可否认,她喜欢这种感觉,但是,这个施鹊伯的吻计会不会太高超些了?~直到感觉身上越来越凉,衣服一件一件褪去。马路仓皇失措的一手揪着衣领,一手推着紧压着自己的施鹊伯:“放开我~你个坏蛋”
  虽然长得不怎么地,但是难得,马路的确勾起了他朦胧的欲望:“不是很享受吗?”
  马路脸红的闪躲施鹊伯的锐利的目光:“我才没有~”
  “嘴硬的丫头~”不明白她为什么那么喜欢穿那种只有小孩子才喜欢穿的背带裤,粗暴的褪下自己的上衣。晕死,老公身材好好哦~可是:“救命啊~炎天海,救命~”
  ‘炎天海’施鹊伯欲要吻上去的唇偏了。从马路的身上爬起来,抬过修长的腿,立于窗前,点燃了一支烟:“滚。”平静的语气中却让马路汗毛竖起,她从不知道施鹊伯这么可怕,这么厌恶自己。或许自己刚刚的拒绝惹恼了他,但是她的心好像就要跳出来了。落寞的捡起衣服:“老公~”
  “滚。”
  等他消火了之后再说吧。
  “呜呜,炎天海,我心情不好,你出来让我出气好不好~”
  月色低垂,捻灭烟蒂。雷临猛地从身后抱住施鹊伯:“亲爱的鹊,你说的宝贝呢?~”
  “poor有新人吗?”应该是太长时间没碰女人了
  “真是的,我还以为真有什么宝贝呢,有,日本雏,还是凌末亲自选的呢。呵呵,是不是你那个马路满足不了你啊~”雷临搭着施鹊伯的肩膀,笑的很贱。
  Poor的客房内,一室暧昧
  空旷的大街上,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影上窜下跳,抱着一堆东西窜进了已经关门的公园。马路吹着哈气,捏着嗓子说:“盐巴,你给老头放的钱够不够?~”
  “绝对够,那些钱都够买一卡车的炮仗了,放心,我们这不叫偷,叫买,知道吧”炎天海无力纠正马路的称呼,扶了扶自己的帽子,掏出兜里的打火机,点燃炮仗。
  霎时,漆黑的夜空划出一道道美丽的星光。璀璨了这个没有星星的夜。马路欢呼着:“好漂亮哦~放烟花喽!~”
                  第六章(2)黑天使
  在烟花中翩翩飞舞的女孩子,美丽的如同暗夜的精灵。炎天海多么想要时间在这一刻定格,想着便掏出手机,照下了在烟花中好似花蝴蝶的马路:“盐巴,快点快点”
  笑声在空寂的公园里悦耳心头的酸楚,火光中的炎天海帅气逼人。马路疯狂的笑,自己疗伤自己‘如果真要被休了,还有炎天海不是吗?他那么帅,我怎么都不亏~’
  “谁在那里?!”公园管理员大声的说着,手电筒指向马路和炎天海
  不大的小屋子里,明亮干净,简单大方。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叔和一个六十多岁的大爷严肃的坐在木桌子面前。马路和炎天海抱着头蹲在墙角。
  施鹊伯一脚踹开大门,提起蹲在地上的马路,扫也没扫炎天海一眼。管理员大叔点头哈腰,卑躬屈膝的不住给施鹊伯赔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