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施太太,我没你不行-第3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直到有一天,施鹊伯意外发现,黑羽卓和自己的亲身父亲关系非常的暧昧,于是很痛苦。整天借酒浇愁,反而让黑羽卓更加疏远自己,父亲和羽卓的事情终究被母亲发现了。失去理智的母亲跳楼自尽,不,或者跳海也成,割腕也成,吞安眠药也成,总之是自杀了。令父亲非常的内疚,决定断绝和黑羽卓这种不正当的关系。黑羽卓伤心欲绝,后来很可能被那个什么什么余墨臣藏起来了~施鹊伯黯然离开中国,参加了部队,认识了池亥东和雷临!”编故事嘛~但是马路也不是完全没有根据的,柯柯的妈妈(就是那天帝鹰大学门口的女人,亲们,没忘吧。)所给她讲的加上目前的情况,实事求是的猜测了下。
  凌末内心是非常惊愕的,虽然马路说的不具体,但是整体轮廓基本都是准确的。
                  第六章(4)千里寻夫
  凌末内心是非常惊愕的,虽然马路说的不具体,但是整体轮廓基本都是准确的。
  “老公真可怜,公公怎么可以这样咧~”马路愤愤的指责着施音尧。
  “喂,我觉得你公公和那个黑羽卓才是相爱的吧,你老公是自作自受啦~”月缨淳憧憬那种爱情。因为她最爱最爱的就是大明星施音尧了。
  “公公才自作自受咧,我老公已经很可怜了好不好!”
  “你老公可怜?!自大的男人!”冷哼一声。
  “那也总比那个雷公好上百倍千倍!”
  “谁让你说雷公的?!”
  “我就说!”
  “我不许你说!”
  凌末夹在中间尴尬的抚了抚额头,她是想要马路和施鹊伯之间产生间隙的。没想到这个马路居然为她老公报起不平来了
  飞奔回家,马路像只打了兴奋剂的麻雀,叽叽喳喳的:“老公!老公!”
  “少夫人,少爷他出远门了。”女佣恭恭敬敬的站在马路的面前。
  “出远门?出什么远门?去什么地方了?”她马路可是难得涌出母性胸怀的。
  “老陈!!!!”站在石凳上,大声喊了一声。
  老陈围着围裙从屋里飞了出来。假发半搭在脑袋上,连忙扶正:“马路有什么事啊?~是不是又放假了,带薪不?~”依然怀念的着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他回家看了美丽的妹妹—隔壁村的丫丫妈
  “老公去什么地方了?”挑着眉头,马路暗暗‘运气’,如果这个老陈头不和自己说实话,那么,嘿嘿
  颤着腿,老陈哼着歌看向别处,向马路伸着带着大扳指的手指。(那个扳指,是老陈从施功渊那里连蒙带骗过来的。果然近墨者黑)
  翻了个白眼,痛心疾首的从小包包里掏出五块钱,心疼的递到了老陈的手里:“拿钱办事,快说!”
  嘿嘿一笑,老陈拿着五块钱对着太阳看了看:“尚亭西区,临海别墅13号。”
  嗖马路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中。
  火车上
  尚亭距离城市一千多公里。之所以选择火车,是因为火车比机票省掉358块钱。某猪躺在硬铺上打着呼噜。临近的乘客双眼发呆的看着马路鼻子上一吸一吐的泡泡。
  “尊敬的各位乘客,尚亭已经到了,请您拿好自己的物品”广播里的美女声音真甜美。马路适时的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礼貌的对着临近的‘室友’鞠了个躬,提着大包小包走出车站。
  “老公,我来啦!~”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马路的眼神中闪现着梦幻的光芒,当老公看见自己的时候,会不会激动的给她一个拥抱或者热吻呢?~他一定激动的不得了,哈哈
  车站人流涌动,各色各样的人穿梭流动。步履匆匆,擦身而过的人们,街道的旁边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多是些地方小吃和各种小物件。十几个不同年龄的男子站在车站口,拉着过往的行人,大多是开黑车糊口的人。走出车站。几个形色飘忽的青年蹲在街角猛力的吸着烟草。每三分钟都会有人惊呼:“抢包了啦!”“抢劫啦!”但是却没有人抬起头多看一眼,这种事情每天都会发生几百起。这就是尚亭,一个治安非常之乱的城市。
  马路皱了皱眉,看着那几个小混混已经开始注意自己了。忙拿出手机,拨通了炎天海的电话,冷着脸开口:“我让你解决的事情你解决了吗?下手一定要利落,不要让我给你擦屁股。恩,恩恩,结束之后,给我带回来一个手指。我现在已经到尚亭了,你不用来接我了,我有双煞保护就可以了”大摇大摆的从小混混面前走过,帅气的挂断电话。爬上一辆出租车。长出了一口气:“吓死我了,大叔这出租车是每公里多少钱的?”
  司机大叔:“2块。”
  马路咬着牙看着车窗外飞闪而过的混混,咬着牙流着泪:“太奢侈了!”
  炎天海看着嘟嘟嘟的手机,莫名其妙的钻进浴室,这个马路,又在发什么神经。
  海浪拍击着海岸,浪潮涨了退,退了涨。施鹊伯站在沙滩上,面向大海,迎着海风,唯美的梦幻。一身黑衣的西方男子小跑向他,恭敬的站在身后:“老大,陈管家的电话。”
  凌乱的刘海扫过刀削般的额:“陈叔。”
  “二少爷,少夫人去尚亭了。”电话那头的老陈心虚的说,他可不敢说自己是因为五块钱出卖了尊敬的二少爷,那样他会死的很惨耶。
  “我已经看到了。”远处一个娇小的身影费力的拖着两个大包,经典的背带裤,小圆帽,小圆眼镜,八种颜色的鲜艳鞋带。“皮特,去帮忙!”失去了看海的心情,施鹊伯转身回到了别墅。
  纯欧式风格,以白蓝色为主,盘旋的楼梯,简易却时尚的客厅。只不过门口站着数十个拿枪的黑衣人,马路不怕死的一一打招呼:“好像真枪哦~”
  施鹊伯刚入口的咖啡因为马路的一句话猛地喷了出来。皮特连忙拿出手帕,递给施鹊伯。随意的擦了擦嘴角,无奈的看了眼表情夸张的马路:“进来!”
  听见熟悉的声音,马路扔下所有的包包,扑向沙发上的施鹊伯:“老公,我好想你哦!~”
  施鹊伯尴尬的笑了笑:“皮特,你去忙别的吧。”随后,严肃的看着马路:“谁叫你来的?”
  “说了,想你。”老公越来越帅了呢~
  拍掉乱摸的小手:“我给你买明天的机票。”
  马路端正姿态认真的看着施鹊伯:“这位同志,你有信心把我送走吗?!~”
  “你是想要我把你给押回去吗?”这个小妮子,真以为他拿她没办法了吗?!
  “哼!你就会欺负我!我就不走!”马路的眼睛里闪烁着泪光,委屈的嘟着小嘴。斥责着施鹊伯的无情。
  “无论你说什么,必须得回去!”施鹊伯冷硬的开口。
                  第六章(5)宴会one
  “老大,拉拉小姐来了~”皮特的身后是一位性感妖娆的美丽女人,怒视着挂在施鹊伯身上的马路,射出万道利剑。
  施鹊伯淡淡扫了一眼:“拉拉,你先去二楼等我,我一会上去。”
  “鹊,你要快点哦~”甜腻腻的声音激起了马路一身的鸡皮疙瘩,拉拉瞪了眼马路“哼~”扭着屁股,走上盘旋的楼梯,纤细的高跟鞋踩着楼梯的声音咯咯哒哒的响。
  翻了一个白眼,又翻了一个白眼,再次翻了一个白眼,做作的女人。她马路自从嫁给施鹊伯的那一天起,就做好了长久奋战的心理准备。老公实在是太优秀了嘛~
  “我明天会回啦~”从施鹊伯身上爬了起来,马路学着拉拉的样子,夸大的摆着小屁股,走到一半的时候,轻轻的回头,抛了一个媚眼。只听‘咚’的一声,皮特呈大字型躺在地板上。
  夜色迷离,施鹊伯斜靠在跑车上,摆弄着手里的邀请卡,等待着拉拉的到来。今天晚上,尚亭市各个阶层和行业的大佬精英,商界名流聚集大芭图度假村,只为龙组组长龙乐岩的60岁大寿。施鹊伯也被邀请在内,拉拉则是大刀帮帮主穆斯武唯一的女儿,本名穆拉拉,一个刁蛮任性的豪门大小姐,可是,却偏偏喜欢上了施鹊伯。一把血剑斩断了皮特为施鹊伯找的所有女伴。强行干涉施鹊伯所有的生活。只不过,施鹊伯本人却不为所动,任由拉拉的侵入,因为她,还有利用价值。
  拉拉一身红色的长礼服,长长的头发随意的挽成发髻,白色的珍珠耳环,大颗的钻石项链和戒指。细长的高跟鞋。本来蛮美好的,这几样穿在拉拉的身上就显得俗不可耐了。
  马路隐藏在庭院灯后,不禁对自己的审美观点更加的自信了。
  沿路的石子小路两旁,有着人工培育的小树,马路躲在后面,悄悄的尾随着。
  ‘嘘~’对着扭屁股的拉拉吹了一个口哨:“美女。”一听美女,拉拉倏然回头。马路勾着小手指。拉拉好奇的走近,明亮的庭院灯旁是漆黑的修整的很漂亮的绿色树木,伸出的小手指诱惑着拉拉一步步走近:“啊!!!”
  马路从树后横着走了出来:“嘿嘿嘿嘿”
  “死女人,你放我下来!听见没有,放我下来!”拉扯着网罩,悬挂在树上的拉拉叫嚣着。马路得意的摆摆手,提着裙摆,飞奔向亲亲老公
  “你给我回来,死女人!回来!”穆拉拉气急败坏的望着马路消失的身影。皮特从地上爬起来。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咧着嘴规劝着盛怒中的穆拉拉:“拉拉小姐,您先在这里待会啊,我回来给您松绑。”
  “皮特,快点放我下来。”见到皮特,穆拉拉好似见到了救星
  歉意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拉拉小姐,我觉得还是少夫人比较可怕一点。”说完,不等穆拉拉有反应,拖着一条腿蹒跚着消失在空空如也的石子小路上
  “怎么是你?!”没有等到要等的人,施鹊伯显得有些许惊讶。
  “哦,拉拉小姐突然身体不是很舒服,抱着我的腿求我一定要我代替她陪你去参加什么什么宴会,我善心一发,不可收拾快走啦~时间不多喽~”看了眼低着头的皮特,无论是不是真的,施鹊伯的心情多了份开明愉悦,也添了丝担忧犹豫。
  “快啦!”兀自钻进车里,马路不住的催促施鹊伯。
  大芭图度假村灯火通明,山庄下面一排排高档轿车栉比鳞次。山庄的各个方位大肆张扬的布置着带枪的护卫。可见龙乐岩的实力已经到了相当可怕的地步了,这也让施鹊伯明白了上面不得不派他来的无奈。
  “请出示邀请函。”黑色西装的大汉拦住施鹊伯、马路和皮特,面无表情的扫视着他们。
  从怀中掏出金色的邀请函,大汉立刻点头哈腰,笑容满面的鞠躬:“施先生,里面请里面请,组长已经等候多时了。”施鹊伯是贵宾,被迎出来的小分头男子牵了进去。
  “您这边请。”余光瞟了眼大门,手持金卡邀请函的来宾几乎都被搜了身,施鹊伯禁不住嘴角上扬,看来,龙乐岩已经慢慢在信任他了。
  宴会非常热闹,虽然觥筹交错间都是算计和阴谋。
  马路挽着施鹊伯的胳膊左张又望,对什么都充满着新奇和有趣。他们的出现,在会场引起了不小的动静。很多随宾而来的女人都紧紧的盯着施鹊伯看。恨不得站在他身边的人就是自己。
  而马路的心思却全在帅的爆的男人身上,那个男人邪魅美丽的如同冬天飘雪的罂粟花。此时正直勾勾的看着流着口水的马路。施鹊伯和余墨臣的眼神在空中交汇,惊涛骇浪。牵着马路的手不由得紧了紧,嘴角的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