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施太太,我没你不行-第3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穆砺贰J┤挡陀嗄嫉难凵裨诳罩薪换悖魏Ю恕GW怕砺返氖植挥傻媒袅私簦旖堑男θ莶辉尚浮
  余墨臣的突然现身,让原本沸腾的会场煞是安静了,所有的人,尤其是女人眼睛一眨都不眨的盯着他们两个
  余墨臣缓缓的走到施鹊伯的面前,笑容美丽的让人窒息,给了施鹊伯一个大大的拥抱:“鹊,好久不见。”反抱住余墨臣,施鹊伯的语气淡的如同初秋的湖水:“好久不见。”
  ‘哇哇哇,老公还认识这么一位帅到掉渣,美到掉渣的GG啊~’不由自主的,马路显出了原型。亲昵的握住余墨臣的手:“帅哥,签个名呗~”
  余墨臣表面笑的依旧,心里则是暗暗的咒骂‘这个马路,还真是本性难移。’
  “想必这就是嫂子吧。”反握住马路娇嫩嫩的小手,施鹊伯化被动为主动。施鹊伯淡淡扫了眼他们紧握的手,呵呵一笑:“我和龙组长还有些东西要谈,臣,帮我陪陪马路。”
  不给余墨臣反驳的机会,施鹊伯已经走进了内庭,随后的皮特离开了马路恢复了冷硬严肃的样子,施鹊伯边走边吩咐:“派人严密保护少夫人。”
  帅气利落的点了点头:“是!”
  余墨臣是有些惊讶的,难道施鹊伯真的对马路一点感情都没有?!但是这种惊讶也不过是一点点而已
                  第六章(6)宴会two
  “太罪恶了~”我怎么能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呢~偷偷的瞄了眼余墨臣,马路绞着手指,没办法啊,太帅了
  “你说什么?~”俯下身子,余墨臣故意贴近马路的脸,可是马路依然深陷在‘自责’和‘检讨’之中,对余墨臣的靠近一点感觉都没有。“鹊真是有福气呢,马路很漂亮。”
  马路‘噔’的回神,抓住余墨臣一米八三个子的肩膀,踮起脚尖,一副千里觅知音的表情‘知音啊~’“臣是吧?~麻烦你把刚刚那句话重复十遍。”掏出小包包里的手机,按下录音,抬头看了看有些呆滞的余墨臣,温柔的说:“开始~”
  “对了,你知道吗?今天的大厨是从法国请过来的,不容错过。”按掉马路的录音,拉着她的手,走到一个精致漂亮的长桌子前面,蓝色的小碎花打底。桌上的食物精致可口。马路抓起直接放下嘴里,吧嗒两下,不以为然的说:“我猜这位从法国请过来的大厨也只就只有二十多岁,味道悬而浮,丢失了料理原本的东西,过于想要展现自身特点,虽然他展现出来的东西有那么一丝成功~如果他把配料的葡萄酒换成白兰地我想会更好一些”(编的)
  穿着白大褂,带着高帽子的二十多岁小伙激动的抱住马路:“厨神”马路甩了甩头发,看向镜头,沧桑忧郁的说:“我不做厨神很多年。”
  龙乐岩,今年六十岁,清瘦,颇有一种古道仙风的味道。据说,还是名校毕业的高材生。今天是龙乐岩六十岁的大寿,寿宴可谓盛况空前。难得的,龙乐岩脱掉了中山装,穿了一身帅气的西装。穿梭在人群中,谈笑风生,道贺的声音也是不断。
  带路的大汉伏在龙乐岩的耳边说了几句话,点了点头,大笑出声:“各位,今天,我龙某人要向各位介绍一位年轻的朋友,施鹊伯先生。”
  人群顷刻之间沸腾了,谁不知道施鹊伯是商界霸王施功渊的孙子,五年前甚至去了美国的某部队,只是后来的情况无人知晓,这其中就包括他在部队的成绩等等,直到一年前回国,娶了一位据说‘貌美如花’的草根女孩做老婆。施功渊更是大张旗鼓的对外宣称他们夫妻感情生活多么多么的和谐,多么多么的幸福,更是把转棒退休的意图明显的示人。今天,和尚亭市第一大黑帮的老大龙乐岩牵扯到一起,不知道正在众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施鹊伯含笑潇洒的给了龙乐岩一个大大的拥抱。
  “今天能受邀参加龙老的生日,非常荣幸。”施鹊伯扫视了眼人群,放荡不羁的样子像极了被宠坏了的富家子弟,却又有着与之不符,却也诡异融洽的精明。
  龙乐岩轻轻转动手中的绿色扳指,含笑看着‘真诚’恭贺自己的施鹊伯:“路路呢?~”
  “哦,她和臣很投缘,便说要给您一个惊喜,现在两人怕是在商量着呢。”看了眼皮特,示意他可以开始了。宴会的吊顶是彩色的琉璃瓦。马路坐在大理石上,叼着个牙签,旁边是崇拜看着她的法国的小料理师,余墨臣靠着白玉柱,虽然不是第一天认识马路,但是还是深深的同情着施鹊伯。
  “师傅,你实在是太厉害了,我决定不会法国了,你什么教我做料理呢?”听法国小料理师的不太标准的中国话语气,就能知道他受马路同志的迫害不浅。
  啧啧嘴,歪头想了想:“好徒弟,你这次就和我一起回我家吧”
  ‘铃铃铃’看了看来电显示,马路的嘴撇的老高老高的,那个蓝眼睛,只有肌肉没有大脑的老公的外国狗腿:“什么事?”
  “少夫人,你在什么地方?”所有保护马路的人都被打昏扔进了后花园的草丛里,绕了大半个会场,都没能找到马路的影子,皮特打了很多电话马路都不接,他已经做了自杀的准备了。
  豪华奢侈的休息室,马路翘着二郎腿坐在软软的沙发上,对面是大汗淋漓的皮特:“那老头是帅哥吗?”接过阿路(法国料理师,阿路,是马路给他起的艺名。)给她包的葡萄,马路含糊不清的问。
  “他儿子是帅哥。”没办法,皮特为了老大的交代只好昧着良心说龙乐岩的儿子是帅哥。其实根本就不是,龙乐岩有三个儿子,因为他是黑道大哥,前两个儿子都因为他被仇家杀死,为了保住最后一个儿子,龙乐岩几乎倾尽了所有的能力去满足儿子的一切,同时也塑造了一个最败家最没用最纨绔的男人。至于长相吗?~呵呵,有够恶
  这也是为什么龙乐岩极力想要拉拢施鹊伯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他深知自己的儿子不可能传承他的位置,为了不使半辈子打下来的江山付水而流,更是为了自己他日不再人世有人代替他照顾爱子,所以想要找一个傀儡似得接班人,而这个接班人,一定要忠诚却也一定要有能力。
  “真的?!”一听见帅哥,马路的两只眼睛立刻亮了起来。“走走走,我去给那个老头一个惊喜,走啦,余墨臣”死拽着一直沉默的余墨臣,马路脑袋里飞快的旋转着何谓惊喜
  皮特急拦住马路:“少夫人,那个什么惊喜老大都已经想好了,你只要按着那个做就好了”
  把马路轻轻揽进怀里,余墨臣笑的邪魅:“惊喜还是自己想的比较有诚意,马路你说是吧”看向一旁盯着自己手的马路。
  “是没错,可是能不能请你把你美丽的小手先拿开。”马路严肃郑重的看着余墨臣的眼睛。
  余墨臣和皮特心里都小小的称赞了一下,马路果然不是随便的女人呢~
  “如果被寿星老的帅哥儿子看见了,我就没得追了”白了眼余墨臣大帅哥,马路提着裙子,回忆着月缨淳教给她的‘淑女式’走路方法,及其做作且夸张的眨巴着自己眼睛的次数,拿着餐巾布当手绢捂住嘴,不停的和人打招呼:“你好漂亮哦~”“你的发型好有feel~”“你戴了几层假睫毛?”“你眼睛在什么地方做的拉皮?”“你的胸做的不错呢~”前面那些话基本上都是对中老年妇女和男同志说的,后面的都是对比自己漂亮的女人说的
                  第六章(7)宴会t ree
  路过一个半掩着的房间,里面有悉悉索索砸东西的声音,一个长的很抽象的同志斥骂着站在面前的一个小女佣,小女佣的怀里抱着几件价格不菲的上等西装。马路好奇的趴在门上,听着里面的动静。怎奈这个房间实在太大,根本听不见对方在说些什么,只能隐约看见他们的表情非常的精彩。可是越是听不到,马路就越是想要听到。‘噗’马路跌了个狗啃屎,跌进了房间里。房间内的几个人惊愕的看着趴在地上的某人。纷纷掏出随身携带的枪支,保护在那个抽象的同志的前面。某人嘿嘿的傻笑:“你们继续继续”
  “站住!”被誉为史上最抽象的男子厉声喝道:“你是谁?”这小妞长的挺可爱的
  虽然痛恨,但是好女不吃眼前亏:“这位公子,我只是来参加龙先生的寿宴,然后想要说给他一个惊喜,最后不小心迷路,结果呢~误闯”马路笑的非常谄媚,眼角偷偷的瞄了眼顶着自己脑袋的黑黑的枪口,两个小腿打着颤‘老公,救我~’
  原来是迷路了?~“你真是踩了狗屎运,遇到我。”
  本能的,马路点了点头应承着:“是啊,我真是好运呢~踩到了你~”她的声音极小,不过虽然被那人听见了,那人却‘孺子可教’的点了点头,旁边的小女佣忍不住‘扑哧’笑出声。
  “笑什么笑?!本少爷很好笑是不是,再笑!?”瞪大了那对牛眼,男人一把夺过女佣手中的西装,钻进卧室。不仅小女佣,其他的保镖也纷纷憋着笑,样子十分滑稽。
  马路好兄弟的拍了拍一个大汉的肩膀:“哥们,没我什么事了吧?那我走了。”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刚刚忍俊不禁的保镖立刻恢复先前冷冰冰的样子:“老实呆着!”
  ‘呜呜呜呜,老公,我错了,我再也不见异思迁了,我再也不水性杨花了,我再也不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了’
  半个小时过后,那个男人从卧室里慢悠悠的走了出来,油光发亮的头发,粉白粉白的巴掌脸,高瘦高瘦的身材,这身名贵西装穿他身上还真是浪费了呢~
  伸出一个臂弯,男人摆了个自认为很帅的pose:“走吧,本少爷带你去找会场中心。”这丫头狗屎运很旺的哦~亲爹来请他他都不去的,今天心情好,带你去啦。
  马路强忍下涌上来的呕吐,比起小命,这实在是不算什么。殊不知,这个男人就是龙乐岩现在唯一的儿子龙腾,而没有什么礼物比让龙腾出席自己的寿宴更让龙乐岩欣慰和高兴的事情了,所以,马路今天的狗屎运真的很旺。
  按理说,能取悦龙乐岩施鹊伯应该非常高兴才是。但是当马路挽着龙腾的胳膊出现的时候,施鹊伯感觉胸口有一团烈火熊熊燃烧。
  紧握住马路的手,面对龙腾,施鹊伯保持着招牌微笑,他知道柏濯喜欢马路,但是柏濯不会妄自菲薄,用这种**的眼神看着马路。但是龙腾却清楚的在向他传达着他对马路非常的感兴趣。
  缓缓的音乐声响起,成双成对的人涌入舞池,随着音乐摆动了起来。
  龙腾眼睛紧紧看着马路,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天仙咧~(马路如果知道龙腾心里的想法估计得美死。)“我能不能邀请你老婆跳一支舞吗?”这句话说着怎么那么别扭。
  施鹊伯的歉意非常的有诚意:“实在不好意思龙公子,我和我太太已经约好了三支舞。”不给龙腾反驳的机会,施鹊伯拉着马路的手直接走进舞池。
  “我,我什么时候和你约好了三支舞?”她肯定是要和老公跳第一支舞的,但是第二支舞她好想邀请臣跳哎~就可以更近距离的
  “哪那么多废话!”把马路拽进舞池,强行将她扣在怀里,冷硬的支配着她的动作:“你以后离那个龙腾远点。”他的声音很小,眼睛瞟向别处,如果不是马路的耳朵好使,肯定听不见他曾经说过话。
  “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