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施太太,我没你不行-第3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夜风拂过,马路从没有想过在黑夜里飙车这么爽
  前方灯火通明,大声呐喊的声音此起彼伏,乌压压的人群排在马路的两边:“黑姐必胜!黑姐加油!”
  炎天海把摩托车停在路边,马路跟在他的后面,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这种场面她是第一次见。被称作黑姐的窈窕女子黑色的皮衣,黑色的短裤和丝袜,再配上黑色的高跟马靴,飘扬的及腰长发在前进中肆意飞舞,那叫一个帅!
  “黑羽卓?!”即便相距较远,又是在黑夜里。但是那种风采和气质却让马路清明。那个让所有人疯狂和尖叫的女人就是黑羽卓,错不了。
  “路路,你也认识啊?~”马路啊马路,你注定成为施鹊伯和我手下的牺牲品!
  如果一个女人在拥有了美丽的外表,傲人的身材,过人的家世的同时拥有倾人的智慧和无话可说的好性格。她又怎么不会让人疯狂和尖叫呢。马路知道,黑羽卓不是花瓶,她可以把她画附上灵魂。
  摩托车直冲向马路,刺耳的车灯和尖叫声。马路意识到,自己站在了马路中加你。
  ‘咚’“啊!!!救命啊!!!”马路直接晕倒在了地上,摩托车还在至少三米开外。黑羽卓从车上走了下来。走的潇洒不做作。缓缓的低下身子,拍了拍马路粉嫩粉嫩的小脸:“你没事吧?”
  “有事。”这么漂亮一女的,我也喜欢。姐姐啊,你摸摸我吧。
  黑羽卓浅浅一笑,今天她回国,紧随其后跟了一群国外的粉丝。下了飞机就被余墨臣拉来赛车。满身的疲惫还没有舒缓,是她吓到她了:“把她抬上车。”呼啦一群人把马路拖上黑羽卓的摩托车。对着人群中的炎天海竖了竖中指:“余墨臣,低级!”
  对着黑夜里扬长而去的影子嘿嘿一笑,余墨臣丝毫不吝啬自己的得意。揭掉‘炎天海’那张阳光白净的帅脸,比较起来,他本人的笑容妖冶的多
                  第六章(10)爱情这个东西
  海边别墅
  满屋子的黑衣人低着头,气氛异常压抑。施鹊伯冷着脸站在其中,不怒而威。
  “老大?”皮特从没有见过施鹊伯这么生气,以前的施鹊伯不会把喜怒哀乐表现在脸上。什么人在他眼里都是一盘狗屎,会臭那是自然规律。
  “为什么会跟丢?”缓缓吐了一口气,施鹊伯恢复了原本要死不死的样子,口气温柔的让人颤抖惊恐。
  皮特站在施鹊伯面前:“对方是个高手。”
  余墨臣带着马路离开的时候,谁都不知道隐藏在笑容和自在下面的汹涌。皮特受伤了,险些命丧在余墨臣玩世不恭的飞刀下。
  施鹊伯陷入沉思,整个屋子变得更加压抑。连皮特都对付不了的人会是谁呢?!余墨臣吗?“你还记得那个人的样子吗?”
  皮特窘迫的摇了摇头,真是失败,他混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败得这么不甘。“不过,夫人和他好像很熟。”
  “皮特,帮我约一下余少爷,我突然很想去游泳。”余墨臣,如果你敢动马路一根汗毛,我会让你死无全尸!
  尚亭市第二医院内,叫骂声不断。浑身赤裸的纹身男人,叼着烟卷吞云吐雾的男人,满脑袋颜色的凶狠男人;浓妆艳抹的漂亮女人,穿着裸露的野蛮女人总而言之,尚亭市第二医院颠覆了马路以往对医院的印象。
  马路穿着医生的衣服,后面跟着一群护士,满身被捂得严严实实。就漏了两个眼睛在外面。左看右望的跟着‘医生’进了手术室。
  她和黑羽卓一路狂奔,马路抱着美女的柳腰,一路上‘想入非非’。不到片刻功夫,黑羽卓叫上了两个人,把她扔到了第二医院,然后扬长而去。
  在长的比庸医还难看的医生说要给她做全身检查的时候,马路打晕了医生,穿上了医生的白袍和帽子,顺便戴上了口罩。刚弄完,进来一个俏护士,把她拉到了急救室
  面对眼前血淋淋的一幕,马路暗暗吞了口唾沫,脚底下发虚。如果这些人知道了她把他们的医生大人揍晕了,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马医生,心跳xx,血压xx”俏护士在马路的身后说
  那个医生也姓马?!呼呼,一个男人长那么矮做什么?!
  “姐姐,我想上厕所~”马路用最快的速度跑回刚刚的病房,又迅速的脱掉自己的衣服和马医生的衣服,再次换了回来。喘着粗气使劲踹马医生:“哎,马医生,快死人啦!救命!~起来了啦!”
  马路又用最快的速度跑回手术室,拖着那个俏护士:“快去救马医生,他快不行了~”
  不知道这些护士和马医生都是什么亲戚,一听说马医生不行了,呼啦全跑了。手术室里就剩下了马路还有那个和死了差不多的先生了~
  “疼~”手术台上的先生呻吟了下
  “哦。”马路小跑过去,礼貌的问:“请问先生,哪疼?”
  男人颤抖的抬起胳膊,指了指自己的胸口,里面的刀还没有拿出来:“这疼~”
  环视了一下空荡荡的手术室,马路拿出不知道从哪找来的宰猪的刀和拧车轮胎的钳子,狰狞的看着伤口里的匕首,温柔滴说:“可能会有一点疼,你忍着点啊~”
  手术室传出杀猪般的惨叫声,马路抹了下喷了一脸的鲜血,终于晕死了过去
  尚亭市最大的游泳场馆水晶宫,两个健硕的身影在水中穿梭游动。健美的身材,出众的脸庞,一个忧郁,淡的冷漠;一个邪魅,妖的深邃。清扫的阿姨已经来来回回比平时多了180多次呢~
  皮特站在池子的边上,对池中晶莹出水的冷漠男子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
  马路似乎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了
  “还没找到吗?别太着急,我相信路路一定不会有事的”这句话,余墨臣说的非常真诚。以施鹊伯的能力都找不到的人确实不多,他给羽卓打过电话,她说把马路扔到了第二医院。可是他派人去第二医院找过了,没有。
  施鹊伯点了点头,扎进了冷水里,他需要清醒清醒,不能因为马路乱了全盘计划。
  当龙乐岩和龙腾得到消息,说马路失踪了。随即在尚亭市各个进行了全方位的搜捕。自从马路‘说服’了龙腾参加自己的寿宴,龙乐岩对马路的印象怎么能是一个好字就能够形容的。另一方面,他有意拉拢施鹊伯,为他找老婆,既是情理又是手段。
  可是,依然一无所获。
  尚亭市的郊外荒草丛生,抬眼望去,是怎么都望不到边的大草原。偶尔会有几只飞累了的鸟儿停息。狂风过境的时候,多了一分寂寥和空茫,也多了一份自在和宽大。几只藏獒围着一个破旧的厂房觅食。马路嘴里满是爆米花。她的前面是一台不太清楚的黑白电视。电视里是中国队VS巴西队的足球世界杯。马路无力的叹着气,没办法,就只有这个台
  一个长的很像宋承宪的帅锅从仓库的另一边探出头:“马路!你小点声!”
  马路把声音放到最大:“银狸,施老头是让你来照顾我的,不是让你来教训我的,你这个只会虐待小孩子的恶男人,哼!”不是看你长得很像我偶像的份上,你早就横尸山野了。
                  第七章(1)选择
  银狸对着斑驳的屋顶叹了一口气,他早该想到的。当初自己宁可穷死,也不应该‘英雄救美’救了马路一命。回想起来,真是后悔莫及。你说自己好好的清洁工不做,救马路这个女人干什么?!(本作者帮大家回忆回忆: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当时马路还没嫁给施鹊伯,她从老陈头那里噌来一顶假发,手里拿着一把上好的古扇,跟踪施鹊伯到poor,隐藏在后面的垃圾场。不巧遇到了盐巴炎天海,被一帅气逼人的清洁工给救了。马路不要脸的硬要人家签了一名字。后来两天都没舍得洗手)这其中,施功渊一直在派人保护马路的安全。施家是大户人家,有钱自然就会有眼红的人,从而也就把当时的清洁工银狸收到了门下
  事实证明,施功渊派人保护马路的举动是多么的英明,远的不说咱们说近的。马路刚刚到尚亭的时候,刚下火车,遇到了一群混混。并非马路当时的话真的把对方震慑住了,而是马路身后凶恶强大的私人保镖杀手让他们趋之若鹜。
  施鹊伯我银狸同情你~
  “银狸,老头的物资什么时候给送来啊?我不想再吃这些速食食品了,再不送来,我就宰了你的藏獒!”马路恶狠狠的看着仓库外的四只藏獒。
  汽车的喇叭声由远及近,银狸和马路激动的相视一眼,冲出了破仓库,奔跑向驶进的集装车。鹿林一身运动装扫视了一眼大草原。
  “哇哇哇小胖,我好想念你哦~”我好想念你给我带来的东西哦~
  鹿林也激动的回抱住马路:“呜呜,少夫人,我也好想念你哦~”你还没有给我宝藏的提成呢~
  银狸窜上集装车,胡乱的翻了一通:“怎么都是冰棍?!”
  冰棍?!触电一般,马路推掉鹿林,冲上集装车,激动的泪花涌了出来:“爷爷,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蔚蓝色的大海,蕴藏着无限的生机和活力。一群上层社会的天之骄子,高学历高智商的各界海归。冲浪游泳,潜水捉鱼。
  白色纱织的宽松休闲装,轻轻挽起的栗色长发,配上淡茶色的墨镜,黑羽卓躺在沙滩上的躺椅上。旁边是喋喋不休的余墨臣。
  “卓,你真的决定不画画了?”他的装束和黑羽卓相得益彰,两个人躺在一起,非常抢眼。
  踹了踹余墨臣:“帮我买一杯果汁回来”画画~太遥远了
  无力的叹了口气,余墨臣颠颠的去买果汁了。
  她回来了?!余墨臣突然刹住了脚步,他看见了施鹊伯,死死盯着黑羽卓的施鹊伯。金色的沙滩上,施鹊伯穿着花色的裤衩,浅蓝色的轻纺上衣,赤着足,墨色的眼镜后写满了不可置信和欣喜若狂。余墨臣太狡猾了,他只好亲自监视;余墨臣站在中间,五色的草帽掩去了他一闪即逝的不知所措;黑羽卓呐呐的看着施鹊伯,有着淡淡的自责。
  “什么时候回来的?”
  “三天前。”
  “回来打算呆多久?”
  “不知道。”
  “回来是为了余墨臣仰或是施音尧?”
  “都不是。”
  “怎么没有见到小兔?”
  “不知道。”
  
  就这样,他们聊到了天黑
  余墨臣的面前时一束漂亮的花卉,懒散的玩着手中的游戏机,修长白皙的手潇洒的转动着。背后的任何声音都不能影响到他。如果是马路,一定会比他厉害,有办法把施鹊伯从羽卓的身边隔开。
  “少夫人,你慢点吃,慢点吃”鹿林蹲在柜子上,颤抖的看着冒着绿光的藏獒,嘴里还不忘顾忌到马路。
  马路满脸满手的油渍,抓着一只整鸡,小嘴塞的满满的。
  “少夫人,这次来,董事长是想让我把您接回去”
  扔掉手里的鸡,马路义正言辞的说:“转告施老头,我要陪老公,不要回去!”山珍海味都失去了诱惑。她突然间想起来了黑羽卓,她好像回来了,那老公一定也知道了吧?那个黑羽卓会不会太漂亮了一点?!!不行!现在施鹊伯是我老公,我马路从小到大就不知道认输和放弃这四个字怎么写,黑羽卓是吧,休想和我抢老公!!!!
  银狸从烤鸭中抬起头:“哎,我说马路,你回去多好啊,好吃好住的。施鹊伯又不是不回去了,而且你不上学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