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施太太,我没你不行-第3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眼神充满希冀的看着她~
  马路兴奋的从沙发上蹦了起来:“哇!!太好了,是不是超多明星帅哥?~幸福死了,柏濯你好好哦~太够哥们意思了~还可以上电视哎~哇哇哇。”
  柏濯嘴角抽搐,就知道会这样
  “穿什么衣服好咧?~”呼呼,马路哼着小曲蹦上二楼,撞见围着围裙的老陈,兴奋的对他飞出了一个吻,老陈嘴里的鸡肉吐了出来,抱着垃圾桶疯狂的呕吐
  橘色的短发俏皮可爱,白色的宽松上衣上写着‘柏濯,柏濯,NO1’,黑色的短裤,大腿上更是贴满了柏濯的头像。马路整装待发的站在柏濯的面前。她这身长大,比没断奶的装扮总算是跨出了一大步。到了上学的年纪了!
  马路的眼睛滴溜溜的转:“我总觉得少点什么?~”眼睛一亮,从红色的手里硬抢过她的包包,从里面翻腾出口红,强迫柏濯抹上,嘟着脸:“亲一个。”
  柏濯脸刷的红了,嘴唇只打哆嗦:“不好吧?~”
  马路不耐烦的嘟着脸:“表示我支持!铁杆粉丝,多够哥们意思啊~我不会威胁你让你对我负责的真是的,大男人婆婆妈妈的”
  柏濯亲了马路的脸颊,但是一路上却都像是一只偷了腥的小猫。正眼都不敢看马路
  炫彩的霓虹灯,五彩的荧光棒在夜色中闪烁灿烂。整个演唱会的现场如同煮沸的水,尖叫声,大喊声此起彼伏。马路和小淳坐在最好的位置上,鄙夷的看着所有人。真是什么人都敢崇拜
  悦耳且富有节奏的音乐响起,诺大的漂亮舞台上闪光灯七横八纵,给人一种时尚神秘综合在一起的动感。大明星柏濯一身银色的皮衣从天而降。台下立刻尖叫声一片。火红色的头发轻轻飘起,帅气的落地。魅惑人心的眼睛盯着马路的后脑勺,某人在大声制止身后的疯女人小点声。
  沙哑却柔软的声音,绚丽且迷人的舞蹈。马路和小淳不得不承认,柏濯,天生就是为舞台而生。那种震撼力,让马路和小淳情不自禁的流下口水:“淳,这年头,红杏出墙的是不是比比皆是~”
  “根本就是一种时尚!~”
  马路随波逐流,学着她刚刚骂人家是疯婆子的那个女孩,尖叫连连,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啊!!!!!柏濯,柏濯我爱你,柏濯柏濯我爱你!!!”
  今天,柏濯特别的卖力。台下的马路兴奋的手舞足蹈,脸颊上的红唇印让他情不自禁的嘴角上扬。他曾经为马路写过一首歌,有一种想要唱出来:“今天非常高兴,来了这么多的朋友。”台下:哗哗哗,啊啊啊啊。
  “我写了一首歌,是送给我非常非常喜欢的一个女孩子。”台下:哗哗哗,啊啊啊啊啊。更激烈
  “她是”柏濯无意间抬头看见了在暗处安静凝望他的施鹊伯,他轻轻的对自己笑了笑,柏濯的眼睛仓皇失措的从马路的身上挪开:“月缨淳!”
  小淳愣愣的看着场上光彩夺人的柏濯,要是以前她一定会美的死掉。可她现在满脑子满脑子都是那个该死的雷临。
  马路用力的推着她:“哇哇哇,看不出来嘛?~哈哈哈”兴奋的和后面的人说:“她就是月缨淳,我朋友!呵呵”
  大大的布幕后面,雷临点烟的手,在听到柏濯的话剧烈的颤抖了下,长吐一口气。压下心中涌上来的想要把‘那对狗男女踩死’的冲动。眼神变得冰冷
                  第七章(6)选择
  小淳在马路的推搡下,走上了舞台。
  “鹊,我们走吧!”人家你侬我侬的他在干什么?!
  虽然以前雷临的脾气就挺大的,但是施鹊伯就是觉得有些怪怪的。“走。”
  短短一个月,以施鹊伯为首共歼灭、合并了尚亭市大大小小30多个地下组织,一时之间,尚亭市所有黑社会陷入了惊恐之中,同时树敌越来越多,尚亭市连同林边的黑道组织对施鹊伯恨得牙根痒痒。
  施鹊伯派出‘隐’最顶尖的部下保护施功渊、柯柯和马路及马路的一家。也让自己免于后顾之忧。
  夜总会
  两拨人因为一个漂亮的女人争执起来,最后大打出手。施鹊伯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啤酒,他对面是冷着脸的雷临和总是笑眯眯的池亥东。
  夜总会的保安一看情况不对,出来制止,反倒被两方人当成了出气的对象
  “你们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居然敢在这撒野?!夜总会的小保安叫嚣着
  “老子管这里什么地方!”说话的是一个粗犷的汉子,满脸的胡茬子更显的凶恶。只是这间夜总会的幕后老板真的不是常人能够惹得起的。牙齿咬的碎碎响。三方人混战在一起。夜总会的客人看架势尖叫着呜呀逃窜开了。施鹊伯嘴角的笑容也就越发的灿烂了
  他以为会费些力气的,却好巧不巧的做了渔翁
  不消一会儿,夜总会只剩下了打架的和施鹊伯这一桌了。对于乒乒乓乓,惨叫连连的血腥。施鹊伯则显得有些过分悠闲,在昏暗的角落里溢出了丝丝的诡异~
  这些在刀口上过活的人总是比较机警的,早早的便注意到了施鹊伯这桌。吵架的都以为自己可以轻而易举的解决对方,人总是在从死亡里逃跑出很多次后变得自信心变态的膨胀。这些人就是,他们都不是普通的街道混混。
  嘶吼声和打杀声充斥弥漫,夜总会的灯总是昏黄糜烂的,却也细碎的刺激着人的视觉。池亥东玩着电闸,晃极了神经下极微妙的脆弱。霎时间怒吼声变了方向。
  “是哪个王八蛋?!”他的胡须随着他的嘴一起蠕动着,施鹊伯饮尽最后一口酒,怀中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出任务的话,他从来不开手机。黑羽卓说有事情和他说,他才破例
  “鹊,现在在做什么?”黑羽卓永远有这种魔力,即便是极平淡的声音也能让人愉悦。
  “没什么,正要睡。”回答的有些从仓皇失措
  抬头看了看被妆点的绚烂的夜空,黑羽卓轻轻的笑出了声:“才十二点哎,不要睡太早,今天我结婚。我只请了臣、凌末、柏濯、辛、岚还有马路”
  后面的话,施鹊伯都听不见了。羽卓要结婚了,可是事先他却一点都不知道
  黑羽卓真的要结婚了,嫁给了一个自己也不知道爱或不爱的男人。她不需要多么豪华的婚礼,也不需要一堆自己都不认识的人虚伪的祝福。
  “鹊,出什么事了?!”亥东一把抓住施鹊伯。
  看了眼大胡子,施鹊伯歉意的笑了笑:“把这里交给你们俩,没问题吧?!”
  “没问题,你放心去吧~”池亥东推了推晃神的雷临,给了施鹊伯一个安心的笑容。
  施鹊伯飞奔出夜总会,不理会身后大胡子那帮人的叫嚣,钻进门口的跑车,狠踩油门,跑车如同一支离弦的箭,转眼之间消失在夜幕之中
  “哎,大哥,刚刚跑出去那个人好像是最近风头很盛的施鹊伯啊。”大胡子旁边一个骨瘦嶙峋的黄发男人嗓音尖锐,声音隐约中透露着惊慌和恐惧
  大胡子不屑一顾的对着施鹊伯离开的方向冷笑一声:“我管他是施鹊伯,施鸟伯,到了你大爷我这里照样得爬着”每句话都传到了池亥东等人的耳朵里。雷临盯着大胡子,意不由己的把他想象成了柏濯,额头上的青筋一下一下的跳动,似乎是要裂开了一样。
  醒醒吧雷临,月缨淳那个女人喜欢的是柏濯不是你!大胡子又从柏濯变成了沙袋,雷临冲了上去。扑到了大胡子,如雨点般的拳头都砸在了大胡子的身上。
  黄发男人大吼一声:“大哥!” 随手抓起一把椅子砸在了雷临的脑袋上。战斗中的池亥东惊叫出声:“雷临!!!”雷临的手下把黄发男人剁成了血肉。
  感觉轰的一声巨响,天旋地转,雷临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匆忙的赶到婚礼的现场,大家围绕在一起点着蜡烛,喝着酒,简陋的让人心酸。和黑羽卓结婚的男人同样优秀。笔挺的西装衬托器宇轩昂的气质,浑身散发出一股慑人的霸气。
  第一个发现施鹊伯的是马路,蹦蹦跳跳的抱住施鹊伯:“老公,你来啦?!”得到黑羽卓结婚的消息没有人比马路更高兴了。说她自私也好,她的确为此长舒了一口气
  施鹊伯的眼睛死死盯着特意打扮的黑羽卓,马路拉着他走到黑羽卓的面前:“今天是羽卓姐姐结婚的好日子哎,说祝福的话~”
  “鹊来啦?~ ”她知道,如果她早一些告诉施鹊伯,自己肯定就嫁不出去了
  “你今天真漂亮~”他的话说的由衷
  新郎站起来,欲要说些什么,施鹊伯头也不回:“你也很帅~”
  “恭喜你们。”
  “好啦好啦,既然人都到齐了,我们现在能不能吃饭了?”马路捂着肚子,晚饭都没吃哎,一直等到现在,她肚子早就叫了呢~
  “好好好,路路饿了我们先吃饭好了~”黑羽卓张罗着
  觥筹交错,说着一些祝福的话语。马路的两颊鼓鼓的,不住的往施鹊伯的碟子里面夹。嘴里还忍不住抱怨:“什么烂厨师,羽卓姐姐,我不是让阿路(法国料理师)去厨房帮忙了吗?他可是得了我的真传的这个不错,羽卓姐姐你尝尝看。”
  拍掉马路的叉子,施鹊伯认真的对付自己的食物:“羽卓不吃辣。”
  红色诱人的牛肉掉在了雪白的碎花桌布上,马路的叉子空空的停在桌子中间,填补上膨胀的裂痕,马路强笑着:“对不起哦~我不知道。”
  凌末低着头假装没有看见,泪水悄然滴湿了胸前雪白礼物的**花朵。鹊,什么时候失了风度过。
  看着马路依旧笑得灿烂的小脸,黑羽卓提起同样是白色小礼服的裙摆,拿高跟鞋的鞋尖狠狠地给了施鹊伯一下
  (这章太乱了,我检讨!)
                  第七章(7)月缨淳
  施鹊伯瞪了眼假装和别人聊天的黑羽卓,道歉的话他说不出口。
  “”手机震动,施鹊伯按下接听键,那头是池亥东焦急的声音:“鹊,不好了,临,临受伤了”雷临只是被高脚椅子砸中了头,现在却在急救室里被抢救,而且从医生的表情里池亥东看的出来,雷临的情况很危险。
  “什么?!”施鹊伯倏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凌末看施鹊伯的脸不对,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她的反应比马路的还大。
  “没事,你们结你们的,我有点事先走了。”夺过被马路抱在怀里的外套,心里暗暗为雷临祈祷,“我也去。”凌末迅速的追上施鹊伯
  看着施鹊伯离去的背影,黑羽卓好奇面色无恙的马路:“你不追上去吗?”
  马路的两颊依旧鼓鼓的,眨着那双灵动的大眼睛,笑眯眯的看着黑羽卓:“做的虽然不怎么样,但都是好东西不是吗?!赶紧吃,不要浪费了。再一次祝羽卓姐新婚快乐,永远幸福!”马路大口大口的塞着食物,强迫自己咽下去。她马路是谁,她才不在乎呢!~一点都不在乎!
  黑羽卓怎么会看不出马路是在强壮快乐呢:“路路,今天就别走了,我们家好大呢。~”
  “一定的!我还要闹洞房哈~”如果她没有看错,黑羽卓的新郎在听到她说闹洞房的时候眼神明显的冷了一秒,凭借她超人的想象力,黑羽卓和这位帅气的先生,也许不是因为真心相爱而走到一起的呼呼。
  “呵呵,走,我带你去看看你的房间。”黑羽卓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一只手伸向马路。长长的桌子在高级庭院灯的迷离照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