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施太太,我没你不行-第3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呵呵,走,我带你去看看你的房间。”黑羽卓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一只手伸向马路。长长的桌子在高级庭院灯的迷离照耀下,平添了一抹诱惑。子弹深深的扎进了黑羽卓的胸口,那么的悄无声息。她倒下的时候,还是微笑着的伸向马路的那只手还没来得及收回来
  “羽卓姐!”“羽卓!”反应过来的人们惊恐的抱住血流不止的黑羽卓。一直沉默的戚末辛一把推开新郎抱起黑羽卓冲出别墅
  龙宅
  龙乐岩坐在黑皮沙发上,前面是冒着热气的浓茶,懒懒的转动着翠绿的扳指,眼中的精光乍现。毕恭毕敬的黑衣人低头站在他面前。
  “调查过黑羽卓的身份了吗?”
  黑衣人点头:“她的母亲是法国著名服装设计师黑霆,父亲不详。”
  “她和施鹊伯的关系是怎样的?”
  黑衣人再点头:“大学同学。”
  “施鹊伯爱的是她?”
  黑衣人点头。
  “这些人下手够快的!”龙乐岩站起来在屋子里来回渡步,施鹊伯这段时间已经触犯众怒,尚亭市的地下组织已经对他展开了疯狂的报复,他在衡量,要不要帮他突然好像想起来什么,龙乐岩转身:“为什么他们没有动马路?”
  黑衣人终于抬起头,露出了脸上狰狞的伤痕:“少爷已经放出了话,动马路者,就是龙组的敌人。”
  “什么?!”这回,他想不帮都难
  庸医把破公寓的窗户和门钉上封条,沙发,柜子全部堵在门口,自己蹲在床上用被子捂住脑袋,这帮烦人的家伙,最近好像很喜欢医院。世界上又不是只有他一个医生,他管救施功渊那是给自己那个老婆面子,因为施功渊抚养了柯柯这么多年。我为什么要救那个傻大个(雷临)和那个女的啊(黑羽卓)。不救不救说不救就不救!
  “爸!你开门啊!你再不去雷临他们就真的完了!你出来啊!”柯柯用力的拍着被钉的死死的门,医院那些从世界各地来到的所谓的权威医生现在一个个束手无策的在医院里面焦头烂额,摇头叹息,只说只有世界第一怪医月晏才有办法,啊!!!雷临只是被砸了一下下,怎么就长眠不起了呢?~更严重的是黑羽卓,心脏差点被打了一个洞哎,拖不得了
  “是啊,庸医叔叔!你一定得救救他们啊!~”马路第一次第一次这么这么伤心,她从来不知道人的生命可以这么脆弱。前一秒还和自己谈笑风生的黑羽卓,后一秒就血淋淋的躺在了自己的面前。雷临,曾经那么活蹦乱跳的对着自己大吼大叫,可是现在却那么安静的躺在病床上,那么安静
  庸医捂着被子,大吼一声:“我不救!”
  “你这个懦夫!你是不是根本救不活啊!~怕到时候真的救不活,有辱你神医怪医的名声啊!~我看你也就这么点本事!”马路连忙拉住盛怒中因为过分焦急而失去理智的月缨淳,她在雷林的手术室外整整哭了一个晚上,听说柯柯的父亲庸医能治好雷临,不顾大家的反对硬要来到这里求庸医过去救人:“你丫的别拉我,我说的有错是怎么的?!~没准啊~这么多年,你就是靠着这招招摇撞骗蒙了这么多人。神医?!我呸!庸医这词你算是叫对了!瞅瞅您老人家那劈死人的造型,头上没长几根毛还自称帅哥?!我就怀疑柯柯她妈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了你这么个什么都没有的水货,骗子!”
  “小淳!~”马路使劲的拉着小淳的衣角,她的心情她能理解,她太担心雷临了
  “月缨淳!麻烦你嘴下积点德。”柯柯一声惊天霹雳吼着实吓了在场所有围观的人一大跳,屋里的那个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她不允许别人如此不堪的谩骂他
  月缨淳?!起先充耳不闻的庸医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从被子里猛地伸出了脑袋,心里最深处最深处某个记忆的角落开始瓦解,他慢慢失去焦距的两只眼睛开始变得越来越亮
  宁静的小路上,路旁是大片大片的油菜花,五彩的蝴蝶,蜜蜂翩翩飞舞。月晏牵着未婚妻的手,幸福之色溢于言表。
  “晏,你说以后我们的小孩子叫什么名字?”未婚妻的表情可爱极了。月晏想也没想:“月缨淳!”
  “那如果是男孩呢?”月晏同样想也没想:“月缨淳!”
  “为什么?”未婚妻好奇的站住脚步。
  “这是秘密。”月晏的表情神秘极了
  “你就告诉我嘛~”
  “呵呵,不要”
  “讨厌!再也不理你了!哼~”
  “等他(她)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我再告诉你”
  那么的清晰,仿佛发生在昨夕
                  第七章(8)住店
  庸医激动的拨开一切束缚,冲出公寓,激动的站在小淳的面前,所有的人震惊的看着他。以前也有人用过‘骂’这招,也没见他有反应。
  庸医推了推瓶底厚的眼镜,如同鸡窝的头发盘踞在脑袋上,他用那种寻寻觅觅,寻寻觅觅好几个世纪的眼神盯着小淳,像,太像了
  小淳呆愣的看着庸医:怪医?!不好意思,和想象中有点差别。
  “你不是说救人吗?走吧走吧。”庸医夸张的迈着步子,推出自己的破自行车,摇摇晃晃的就奔着中心医院去了(注:他家距离医院只有不足一百米的距离~)
  柯柯质疑的看了眼不明所以的小淳,陷入了深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医院走廊的气氛压抑的令人窒息。漂亮的护士来来回回的不停走动,马路端着一杯奶茶递给施鹊伯,他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了。施鹊伯看都没有看,专注着手术室的大门,血红的眼睛,满脸的胡茬他这么担心,新郎却不知所踪。
  马路举了半天,施鹊伯都没有反应。扯动了下嘴角:“老公,奶茶~”
  “我不喝!”闪过马路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马路没抓住,奶茶掉在了地上,马路尴尬的站在原地
  “鹊!你什么意思?!不喝就不喝,你这是什么态度啊?!”柏濯看不得马路那种受伤的表情,不满的指责施鹊伯。
  心中的线越绕越乱,施鹊伯冷笑一声:“大言不惭的说你喜欢的是月缨淳,其实是我老婆吧?!”他不是瞎子,能看得出来谁是谁
  柏濯一句话梗在喉咙里,怒视着施鹊伯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他从来不知道自己表现的那么明显,也从来不知道施鹊伯会看的出来,更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会这么直白的说出来这不是他印象中的施鹊伯,这让他想到了五年前的一幕。这个无时无刻都保持着风度,不冷不热不温不火的男人会这么的失去理智,他还没有爱上马路,那么:“你的心里还是只有那个黑羽卓吗?!那好,马路交给我负责!”‘咔嚓’闪光灯不断,无可厚非,今天的一幕将是明天的头条
  马路钉在中间,小淳抚着她的背。马路什么时候这么伤心过?!“对,马路,我也觉得你和柏濯最配。”无论是外形气质上,一个可爱,一个偶像,两个都喜欢打扮的五颜六色。
  她能看见老公眼底冷至极点的无情,他对她一直没有感情她清楚的看见老公嘴角寒冷至极的冷笑,他对她一直没有感情她被柏濯横冲直撞的拉走了
  狗仔队一直紧跟不舍,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像是被丢弃的布娃娃;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这些人追逐的焦点话题;她更没有想到,柏濯的车技超棒的!!!呼呼好爽哦~
  “快点啦,马上就追上了,柏濯加油柏濯加油”打开窗户,马路冲着身后紧追不舍的狗仔队伸出中指和小指
  柏濯欣慰的哈哈大笑,两个人疯狂的飙车,努力忘记所有的不愉快!~
  炎天海,也可以说是余墨臣,静静地坐在游乐场的长椅上,记得有一天很晚,他带着马路来这里放烟花,结果被执勤的工作人员抓了个正着。他本来可以轻而易举的解决当时尴尬的困境,甚至可以把整个游乐园租下来,甚至买下来。可是他没有,他享受着和马路一起蹲在墙角,抱着头悔过的一切一切。
  监视他们的人和他说了医院的一幕,他突然有种预感,马路一定会来这个游乐场,一定
  终于甩掉了那些缠人的家伙,马路坐在副座上,尖叫声也变的好无力。
  “想要去什么地方吗?”他不想要看到马路落寞的样子。
  只是一瞬间,她很怀念冬季夜晚的那片烟花,那夜,烟花绚烂了整片夜空:“去游乐场吧!”
  “好!向游乐场出发!”
  “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去买票。”柏濯贴上胡子,带上帽子和眼镜,小跑向售票口。马路点了点头,坐在旁边的长椅上。突然听见一个声音响起:“你这是什么表情?~”
  马路腾地站了起来,待看清是炎天海后,心里面的委屈一下子就涌了上来:“盐巴~~~呜呜呜~~~~哇哇哇~~~~”眼泪扑朔扑朔的往下掉,整个人趴在他身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炎天海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惊得呆愣住,任由马路抱着自己,不忘调侃:“你不会是被你老公踹了吧?!哭的这么丑~”
  “哇哇哇!!!!”说到伤心处了
  “怎么又是你啊?!~”柏濯拿着两支票,兴高采烈的来找马路,发现抱着马路的炎天海(其实是抱着炎天海的马路,但是在柏濯的眼里就是炎天海在吃马路的便宜。)
  看见柏濯,炎天海连忙抱着想要离开他的马路:“乖啊~不哭不哭~盐巴带你玩去哈~”哼,小样的,气死你
  柏濯指着炎天海:“你你,路路,等等我!”
  一边拉着一个大帅哥,那个感觉,爽!!!
  马路又一次成为了焦点,哈哈
  不理会那些女人艳羡嫉妒的眼神,马路、炎天海、柏濯 ig 翻了整个游乐场
  从游乐场出来,三个人海吃胡喝了一通。捂着鼓鼓的肚皮,躺在全市最豪华最奢侈的酒店的最豪华最奢侈的总统套房里的最豪华最奢侈最大的床上
  马路咂咂嘴:“太奢侈了”
  炎天海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他从来没吃过这么多东西:“还不是施家的产下的~”
  马路眼睛突然一亮:“这帮人,太没眼力了,我把钱要回来,那可是我曾经一年的零花钱啊,一年!”才起来就被炎天海和柏濯一把抓住:“咱不能这么直接去闹。”
  马路贱笑连连:“你们两个坏蛋~”
  酒店以金黄色为主调,浪漫奢华。炫彩的水晶灯尽显尊贵,住在这里面的人不是某某市的市长,某某国的使者,某某大财团的总裁董事长,就是某某行业成就显著,地位崇高,身材显赫,身价惊人的人。
  马路最爱的就是这里的地毯,踩在上面的感觉及其的舒适最重要的是,踩在上面一点声音都没得嘿嘿~
  炎天海从走廊处探出头,马路注意着周遭的环境:“情报打探的怎么样了?”
  炎天海压低嗓音:“酒店的负责人,住在38层靠东面最里面的房间,最重要的是这家酒店的保全设施相当的‘verygood’,我们现在这个位置的左上方就有一个摄像头,柏濯那个小子估计快被抓起来了,抓我们的保安估计不出30秒钟也会出现,over。”
  “收到,啊!!救命啊!!”两个人四散逃开,酒店的保安身形非常矫健,分成两波对他们围追堵截。他们站绝对的劣势。人家小保安对这个小酒店的地形熟啊~不管了,先逃再说!!!!
  酒店,上演了一出现场版的警匪片
  穿着统一制服的保安从来没有见过这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