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施太太,我没你不行-第3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说!!!!
  酒店,上演了一出现场版的警匪片
  穿着统一制服的保安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难对付的‘小偷’。气喘吁吁的追着马路、炎天海和柏濯一层一层的跑。一个瘦小的保安甚至还翻开了楼梯口的垃圾桶,被保安队长一巴掌差点没拍趴下:“麻烦这位先生找点有意义的地方好吗?~”小保安连忙点头说是,一群人又开始了‘地毯式’的搜索。
  马路从垃圾桶里钻出来,脑袋上还顶着一个香蕉皮:“什么叫有意义?~我怀疑你俩谁应该是队长?!~白痴呢~”
  整个酒店共计38层,楼顶天台夜风很大,一群保安左看看右看看:“明明见到往这里跑的,怎么一转眼就没有了?!~”炎天海吊在楼顶栏杆的下位,身子悬在半空之中,身下便是人来人往,车流不息的大马路。
  三群保安无头苍蝇似得从楼上跑到楼下,从楼下跑到楼上,总队长(鹿林)摸着脑门:“怎么一下子都没了。”
  柏濯躺在房间里的大床上,悠闲的磕着瓜子翻着电视节目
  同志们,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不是鹿林这个总队长的失职。实在是这三个人实在是太厉害了。马路是出了名的阴险小人,再一次证明,鹿林绝对不是她的对手
  炎天海,更不用多说了,他的身份大家应该非常了解
  至于柏濯嘛,他只是回了自己房间而已
                  第七章(9)婚变
  鹿林站在保卫室,死死盯着监控。奶奶的,这是他升官以来的第一次考察,绝对不能在这些后辈小将面前丢面子。“等会,往回放一点~”这个人很像某个人嘛?!~贼眉鼠眼的娇小身影,貌似,鹿林的小眼睛闪烁着贼亮贼亮的光芒。我亲爱的夫人,你终于让我逮到把柄了吧!!!吟情岛上你承诺给我‘背叛’董事长,冒着杀头危险押运宝藏的报酬,到今天还没有兑现。鹿林的拳头握紧,呲牙咧嘴的对着屏幕上的小人张牙舞爪,嘿嘿~
  酒店走廊的拐角,马路探出小脑袋,轻轻的呼唤了声打扫卫生的客房服务员:“美女,过来下,过来下”那大婶莫名其妙的走近。马路一拳把服务员大婶打晕在地。迅速的换上她的衣服。对着穿着很卡哇伊的背带裤的大婶深深的鞠了一躬:“对不起哦~”堂而皇之,大摇大摆的从拐角的楼梯口走了出来。一路上嬉皮笑脸的和‘同行’的姐姐们打招呼。大家都纳闷的互相询问:“新来的?~”“大概吧?~不知道。”
  ‘叮咚’柏濯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谁呀?!”
  “客房服务~”马路嗲声嗲气的回答。
  “不需要!”
  马路暗暗咬牙,你丫的死男人,你就不会扒门眼看一眼,我又不是杀手:“你这个站在马桶上睡觉的男人,开门!!!”及其的温柔,及其的粗暴!柏濯立刻把门打开,把马路迎了进来,嘿嘿的傻笑不停:“马路啊,演的真像,嘿嘿,你要是,要是在我们这行,估计什么影后都得是你的!~”
  马路不听他胡扯,屋子转了个遍:“盐巴呢?!~”
  “他估计被逮着了吧~”柏濯幸灾乐祸的说
  马路拉着柏濯:“那还不快跑,那小子的贱样,非得把咱俩出卖了不可!”
  两个人刚要出门,炎天海从窗户中钻了进来,‘伤心欲绝’的看着马路:“我在你眼里就是那样人?!”
  马路尴尬的笑了笑:“没得没得,我是想要说我们俩一块去救你,是去救你~”
  “怎么对付他呀(他:酒店负责人)?”让他们跑的跟过街老鼠似得,凭借三人‘心胸狭隘’‘小肚鸡肠’的心理,作者不得不为亲爱的酒店老板祈福了!
  第一步,马路把床上的两个大白枕头绑在了一起。从浴室里拿出白色的浴袍给枕头裹上。从漂亮的窗帘上写下来几个串在一起的绳子,绑成了一条。一端拴在了被浴袍裹着的白色枕头上,一端握在了马路女士的手里。
  38层最东面的房间里,抒情的音乐弥漫着整个房间。酒店负责人常寿揽着娇妻的小腰跳着舞。极富情调。妻子轻轻躺在常寿宽厚的肩膀上,手中的红酒印出她姣好的面容和性感的嘴唇。尽情的享受着难得的团聚时光。突然,落地窗的米色窗帘后,出现了一个黑影。妻子惊叫出声。常寿回头,同样看见一个黑影。心里虽然害怕,但还是安抚着妻子,小心翼翼的走到窗前,掀开窗帘的那一刻。妻子还没晕倒,常寿率先晕了过去。接下来,就是常寿妻子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声。马路捂着肚子和炎天海、柏濯笑成一团:“太幼稚了,太幼稚了,没想到我六岁玩过的招数还能奏效,哈哈这些幼稚的大人~”
  炎天海心中冷哼一声,这些道貌岸然的人,平日里亏心的事做多了,居然一个破枕头和一个破浴袍都能把他们吓死!
  本来进军马路他们房间的大部队改道去了常寿的房间。鹿林一步一回头的看着马路的房间,痛苦异常的和自己的宝藏说了句:“再见,我的爱~”
  第二天一早,马路满身脏兮兮哼着小曲的回到了施家,却发现众人看她的表情充满了同情,柳芊芊坐在大厅中央好像刚从农场回来的样子,沉着脸怒视着一脸冷漠的施鹊伯:“我不知道你们施家是出于什么目的才娶得马路,但是我不允许我女儿受一点委屈。离婚可以,今天我就带她走。”施功渊推开老陈的搀扶,从太师椅上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挤出一丝苍白的笑容:“亲家母,先不要激动,我保证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鹊会提出原因一定是有原因的。在我眼里,马路就是我的孙媳妇!”
  “爷爷,你不用说了,这次我一定要离婚!”施鹊伯态度冷硬,誓死要甩掉马路的模样。
  “你住嘴!”施功渊指着施鹊伯的手指激烈的颤抖。
  马路突然变得异常冷静,施鹊伯的反应和表情深深的刺伤了她:“爷爷,我离,放心,做不成您孙媳妇,孙女也不错,我对你们家庞大的财产可是很感兴趣的哦~”马路在笑,笑的异常灿烂。灿烂到让施鹊伯危险的眯起眼睛:“你终于说出了你接近我的真正目的了!”
  第一次,马路选择彻底的忽视施鹊伯,她怕自己看见他鄙夷冰冷的眼神后,会情不自禁的流下眼泪。这种忽视被施鹊伯当成了默认。他甩袖不回头的离开了。
  施功渊心疼的轻拍着马路的脑袋,脸色越发的苍白:“好孙女~”
  打量着这个生活了一年多的家,马路拒绝任何人的送别,沿着马路,向山下的公交车站慢慢的溜达。走的时候她硬留给了施功渊宝藏所存银行的账号和密码。身无一物的出了施家的大门。老陈说,黑羽卓没死,却成了植物人,可能一辈子都要躺在床上。施鹊伯把责任全怪在了自己身上,每天除了不知道忙些什么外就是陪着她他说他相信少爷一定会回心转意的,马路却觉得很渺茫。
  余墨臣距离马路五十米不多不少的跟着,他恨施鹊伯,也恨马路。但是他就是下不去手,为什么他下不去手?为什么?
  路旁的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滋出了嫩芽,每隔一公里都会有一个箭头似得木桩板上写着前方‘施宅’。这让马路心里的小泡泡又开始发酵。黯淡的眸子闪烁出了一丝难掩的苦涩。换做以往,也许她会在上面写上‘前方施工,请绕路’的字样。可是今天,才冒起的坏泡泡瞬间的灰飞烟灭
  隐忍的泪,终于滴滴答答的落了下来
  他看着马路蹲了下来,整个身子蜷缩在一起,心情不受控制的暴躁了起来,他更加的恨施鹊伯。他必须发泄,必须。
  感觉到身后有人,马路迅速的擦干怎么也擦不干的眼泪,看见那个美到人神共愤的余墨臣,对,她记得他。那次,在龙乐岩的宴会上,他怎么会在这里?
  余墨臣煞那转变,露出邪魅的笑:“嫂子,怎么就一个人,鹊呢?~”
  马路一挑眉毛,不答反问:“你从那个方向来,怎么会不知道呢?~”余墨臣突然不知道怎么接下去,是啊,至少他应该知道施鹊伯已经不要马路了的。他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在那一刻乱了心神。而马路的眼神却出乎意料的锐利。
  马路‘扑哧’笑出了声:“我已经不是施鹊伯的老婆了,真遗憾,回答不了余先生的疑问。”他应该和黑羽卓在一起吧。
  丢下呆愣愣的余墨臣,马路头也不回的丢下一句话:“请不要再跟着我。”
                  第七章(10)邂逅
  回到了恍若阔别一辈子的家,马路把自己关在自己的房间里连续一个星期都没有出来,厕所也不上,饭也不吃。偶尔会听见柳芊芊和马越的吵闹声,多是要上施家说理去,找施鹊伯算账去。都被柳芊芊拦住了。马道也没有向以往一样调侃她取笑她,只是敲了几次门劝她吃饭未果后,一直销声匿迹了。月缨淳也来过,只不过是靠在门口,和她说了很多话,说雷临醒过来后什么都不记得了,包括她。说雷临的父母和爷爷要她离雷临远点。说月晏天天缠着她说她是他寻找多年的女儿。说她决定去浪迹天涯。
  第八天,柳芊芊看着马路紧闭的大门,再也忍不住。找来一把大锤子,一下给砸开了。房间里干净的没有一片纸屑,也没有马路
  去往西藏的一辆牛车上,马路摇着在路边摘得一大束狗尾巴草,哼着那个藏民听不懂的烂歌,高喊着向西藏前进的口号。这一路上,她总能给人带来欢乐,那个赶牛车的藏民也不知道听不听得懂马路在哼哼唧唧什么,总之嘴巴一直没有合拢过
  “阿达诺大叔,咱们现在走的这条路到不到得了拉萨啊?~”马路捂着冻僵了的鼻子,她上来的时候一点高原反应都没有,这里的海拔已经很高了。
  阿达诺大叔扭过头,摸了摸自己尖尖的鼻头:“路路不是要说上昆仑山和喜马拉雅山的嘛,怎么又说要去拉萨了,你还想要去多少地方呢?~”
  马路嘿嘿的笑了笑:“我想先去布达拉宫和大昭寺看看~”
  桑姆大婶和阿达诺大叔是一对老实憨厚的夫妻,桑姆大婶用精心酿制的酥油茶和糌粑热情的招待她,她还吃了牛肉干、羊肉干和青稞酒她穿着阿达诺大叔的女儿卓玛漂亮的藏服。穿梭浏览了布达拉宫红宫的各类佛殿。和达赖喇嘛,上殿高僧座下虔心拜叩。在占地极广的布达拉宫里迷失了方向。
  走出灵塔殿,拜别圣僧。施鹊伯仰望着蔚蓝的天际,眉头锁得更紧。他不该相信皮特说来这里为羽卓祈福很灵验。那个洋鬼子不是应该崇尚基督教或者伊斯兰教吗?
  马路一直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路痴,更不认为自己是个笨蛋,居然在边走边打听的情况下还是找不到原来的路。太阳已经西下:“啊!”
  “喂,看什么呢?!~”施鹊伯是本来是可以躲开的,只怪自己当时想事情想的太沉迷
  马路张大嘴巴,惊讶的指着施鹊伯说不出话:“你你,你”
  “怎么是你?!”下意识,施鹊伯认为马路是尾随跟踪他来的。
  马路伸出爪子踮着脚用力的掐了下施鹊伯,听见施鹊伯痛呼出声,她眨巴着眼睛自言自语:“好像真的哎~”
  “你这个女人,你怎么不掐你自己啊!”捂着自己被掐红了的脸颊,施鹊伯怒视着不在状况中的马路。
  “废话,掐我自己会痛哎~笨蛋!”白了眼施鹊伯,马路见到他是欢喜的,手臂也不受控制的挽住了施鹊伯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