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施太太,我没你不行-第4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凌末细微的动作没能逃得过仿若身在他世的余墨臣。凌末,是除了黑羽卓以外,唯一能让他平心而待的一个人。在他心里,凌末是一位推心置腹的好友。她是一个好的听众和好的朋友。
  而在凌末的心里,施鹊伯是永远遥不可及的梦。他的世界,她无处不在。余墨臣是心灵交流的疏导,他们可以相互依托,相互倾吐。从某种程度上她不想失去这种对她而言非常重要的精神朋友。所以她是唯一既是施鹊伯的朋友,又是余墨臣的朋友
  凌末慢慢的走到窗前,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那朵枝繁叶茂的茉莉花:“晚上我们一起去poor喝一杯吧。”
  余墨臣看向凌末,她又憔悴了。总是会忽视她,因为她总是安静的让人心疼:“好~”余墨臣的声音有些沙哑,有些哽咽
  夜幕降临,因为最近主人经营的不热情,让poor的生意多少有些惨淡。
  余墨臣醉眼惺忪的把胳膊搭在凌末的肩膀上,嘴上的烟卷冒着一圈圈的烟雾:“我~我要是你,我早就天天扒着施鹊伯,一边哭一边闹,早就让他踹了那个马路了”
  彩色的液体灌入喉咙,凌末半个身子靠在余墨臣的怀里:“你以为我没想过啊~我就是不屑。”
  指了指她:“呵呵,装吧,不管怎么说。有耐力,为这个,干杯!”
  凌末摇晃着拍着他的脸:“你不要以为我真不知道,你这段时间消失都干什么去了!你接近马路对吧?!我就知道,马路身边总是有一个叫什么,对,炎天海的转悠。我就觉得,不是觉得,是肯定,那就是你”
  “呵呵,还是你了解我!”
  凌末望着空空的杯子,眼神迷离,张狂不羁的笑容不同以往的娴静恬淡:“那是~”
  余墨臣摆正凌末的脸:“那为什么你不告诉施鹊伯?”
  凌末突然沉默了:“”然后重重的倒在余墨臣的怀里,眼角有着他不曾留意的泪痕
  “小兔,把她送回去。”轻轻叹了口气,余墨臣的语气里有着点点的疲惫。良久之后,都没有出现。余墨臣又说了句:“小兔?”
  还是白天的那间病房,床前为黑羽卓擦拭的则是长了一张天使脸庞的小兔。滴滴答答的眼泪全部滴到了黑羽卓纤细柔软的手背上:“小姐,对不起,都是小兔没有照顾好你,让你一次又一次的受到伤害。都怪小兔,妄想能和臣少爷在一起,背叛了小姐。都怪小兔”
  长长的医院走廊里,庸医一身洁净的迈着萧条的步伐。小淳根本不相信自己是她的父亲,是自己这个父亲太失败了吗?不知不觉,他来到了黑羽卓的病房前。这个美丽的女孩子能够活下来真是一个奇迹,如果小淳的母亲也能有这样的奇迹该有多好
  “小姐,你平时总是教导我,要我做一个单纯干净的小兔子,可是,可是我你知道吗?救你的医生是柯柯的爸爸。我真的很感激很感激他,可是我却亲手杀了他的妻子,就像柯远,为了姐姐柯诺害你和夫人发生意外一样。我用了同样的方法”小兔到后来已经泣不成声
  庸医呆愣在原地,仿若灵魂脱离了躯体。两鬓的白发更显寂寥。孤独僵硬的背脊,他走回了来时的萧条步伐。像是一个牙牙学语的初生儿。他一直以为,柯远远离他是因为他的不思进取,不求上进,古怪癫狂;他一直以为,当年柯诺跳楼自杀都是她一手所为,因为他知道,柯远喜欢的是柯诺的丈夫,那个众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施音尧;他一直以为,黑霆母女的失踪真的只是一个意外
                  第八章(3)邂逅4
  话说施马大战,打得那叫昏天黑地,日月无光。两个人整整三天没有出1306,直到最后体力透支,便抱在一起倒在了沙发上
  第四天的清晨,阳光透过落地窗,洋洋洒洒的暖了整间屋子。马路伸了一个懒腰,发现近在咫尺的施鹊伯,沉静的如同早春的冰露。马路轻轻的伸出手,想要摸他一下
  “羽卓羽卓”低喃声中夹杂着淡淡的伤痛,让马路才举起的手愣愣的停在了冰冷的空气中。他是来为黑羽卓祈福的,她占据了他整个生命,让马路似乎永远也走不进去
  披了件衣服,找到了后厨。前台的美女紧张的抓着她不放:“路路,你没事吧?那个那个施鹊伯没把你怎么样吧?你怎么进去这么长时间都没出来?”问题像是连珠炮似得直逼马路。
  马路摇了摇小脑袋:“我赢了,那个施鹊伯现在不死也得残~”她一点炫耀的心情都没有,她需要和饭店借一下厨房
  “什么?!”琪琪揪住马路的肩膀:“我不是让你不要太狠吗?!你不知道人家会心疼哦”她的表情像是马路杀了她丈夫似得,令马路非常的不爽:“我老公我愿意怎么虐待我就怎么虐待,管你鸟事?!!”
  美女和琪琪长大了嘴巴,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惊愕的站在原地。马路拿着炒勺像是赶苍蝇似得把两个人给赶了出去:“别碍事,厨房重地,怎么能随便进咧!出去出去”
  看着紧闭的厨房大门,琪琪呐呐的问美女:“你相信吗?”
  美女摇了摇头:“很难让人相信。”
  “我就说,施鹊伯那种集一切优点于一身的极品男人怎么可能会看上”琪琪的话还没说出来,眼前立刻出现一份去年的商业和娱乐报刊:报刊的大标题就是灰姑娘嫁入豪门的感人故事。另附上施鹊伯和马路的结婚照数张。作者拿人头担保,这是我亲眼看见马路逼迫小白这么写的
  塞进琪琪的怀里,马路拿围裙擦了擦手,眼角泛起了泪花,那是她珍藏了一年的宝贝啊。不心疼才怪呢~
  这家饭店算是拉萨最好的了,这里的厨师也是顶尖级的。此时都围成了一团,马路在圈圈的中央,细心的为他们讲解马家烹饪的各种技巧。各大师听得非常认真
  ‘偷’来两个捆青菜的皮筋,揪着两个短短的小辫子。那块抹布系在脑袋上。扯块高级床单围成围裙。马路拿出小包包里的十瓶不同颜色的指甲油,小心的为自己脚趾头涂抹。嘴里是依然是烂到家的‘柏濯小调’。这个名字是她自己命名的,与本作者无关。
  “我洗洗洗,我刷刷刷,我再洗,我再刷,我洗呀洗,我刷牙刷,我洗了刷,我刷了洗恩,我太有才了,这文文的内涵深深地~”马路最大的本事莫过于此。她还能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把整间屋子乃至整栋大厦都飘满晶亮晶亮的泡泡
  她揉搓着她自己的小裤裤,嘴巴里叼着一根被粘满了泡泡的冰棍施鹊伯倚在门边,惺忪的睡眼,慵懒的姿态。手里拎着自己的小裤裤:“一起~”
  对于突如其来的小裤裤,马路的小脸倏地通红,红的好似熟透的番茄。在家的时候,即便马道欺负她,也从不让她洗他的内裤这是她洗过的第一条异性的内裤,而且近在咫尺。最最重要的是,那是她最最喜欢的人的小裤裤!!!
  马路僵硬的走出浴室,施鹊伯正在狼吞虎咽桌子上的食物。那是她准备要和他浪漫共餐用的。可是转眼间,被施鹊伯消灭干净。桌面上一片狼藉
  施鹊伯拿手绢斯文的擦了擦嘴,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家饭店的厨师手艺不错,可以给爷爷请回去”
  马路紧握双拳站在原地,刚刚浓浓的羞涩已经在瞬间转化成为莫名其妙的愤慨,马路咬着牙说:“那是我做的!”他居然吃不出来那是她做的!
  施鹊伯擦嘴的动作停了下来:“哦。”难怪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就这么简单?!马路撅着嘴,用力的关上浴室的大门,使劲的揉搓施鹊伯的内裤,好像他就是施鹊伯本人一样。“气死我了,莫名其妙,气死我了,很莫名其妙,我为什么这么生气?!气死了!”
  施鹊伯纳闷的抓了抓头发,不明就里的看了眼浴室的大门。摇了摇头,马路的心思绝对不能用常人的思维去理解
  ‘嘭!’大门被皮特一脚给踹开了,手里紧紧握住手枪。动作规范的扫视着1306内的一切。施鹊伯从餐桌上站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皮特一激灵,把枪口对准了施鹊伯。待看清后,紧张的检查施鹊伯的全身
  “你干什么?!”防备的退后两步,这个皮特越来越变态了哦~
  “老大,你没事吧?”皮特问的小心翼翼
  一挑眉毛:“我能有什么事?”
  “我给你打了N个电话,你为什么都不接,害的我以为你被那些人给谋害了呢~”皮特觉得这个房间有一种熟悉的味道,这种味道让他毛孔竖起,全身戒备
  施鹊伯拿起手机,一看有300多条未接电话,难怪皮特着急:“没什么,我们回去吧。”他一走就走了四天,这种非常时刻,帮会里估计又发生了很大的变动,事情肯定很多。重要的是,他放心不下黑羽卓
  “亲爱的小皮特~”马路一个箭步,扑向惊慌失措的皮特,对着皮特就使劲的‘啵’了一口。不知道为什么,施鹊伯看见,觉得非常扎眼。也没整理行李,随意套上一件衣服,走出门
  皮特使劲的拽着自己的大腿,凄惨的呼唤着施鹊伯确定大腿和沙发腿栓紧后,马路拍了拍手,拉着自己的小箱子,飞快的奔向走出数米远的施鹊伯。最后走的都是傻子的说。(算账嘛~)
                  第八章(4)没你不行
  从医院回来,施鹊伯直接去了凌末的公寓。一个中年女人细心的修剪着花卉,按了下门铃,冲中年女人摆了摆手。那人惊喜的给他开门:“施少爷,你来了,我去叫小姐。”
  施鹊伯叫住她:“云嫂,不用了,我去看看她。”
  云嫂接过施鹊伯的外套和皮包,兴高采烈的进了厨房。施少爷自从结婚很少回来公寓了。凌末小姐天天以泪洗面,强装笑脸,粉饰坚强,别人看不到,云嫂看的是最清楚的。自从十五年前,她被小姐从拐卖妇女的恶人手中救出来后,她就跟着小姐了。小姐这样,她真的很心疼。
  轻手轻脚的走进凌末的卧室,淡淡的花香味伴着敞开的窗户随风吹了进来。凌末就是这样,即便寒冬,早晨依然喜欢把窗户打开一会儿。凌末安静的躺在床上,床头柜上摆着他和凌末准备去帝鹰大学头一天的照片。那时候的她总是快乐的。
  “鹊,你来了。”凌末的眼中满是惊喜,她用手臂支撑着身体,恍惚着她宿醉后的神经
  施鹊伯的笑容里尽是宠溺,与其说凌末是他的红粉知己,倒不如说是他妹妹。
  “身体不舒服吗?居然睡到现在。”以前她从来不会这样的。
  凌末垂下眼眸:“昨天晚上和朋友玩到很晚。”她指的朋友是余墨臣,只不过施鹊伯不知道:“对了,你去看过羽卓了吗?”
  点了点头,施鹊伯的眼底有着深深的疲惫,也只有在凌末的面前他才会毫无防备的去卸下一切面具,尽情的展示自己的无奈和痛楚:“医生说,她能够活下来已经是奇迹了~”
  不可否认,凌末的心底有那么一丝庆幸,她为自己的这丝庆幸而自责着
  擎天大厦
  烈日当空,马路仰望着楼顶,眯着眼睛,从怀里掏出猫咪形状的小镜子,梳理着自己刚刚染成金色的短发。配上她雪白的肤色,更加俏皮可爱。马路臭屁的嗅了嗅鼻子,陶醉的亲了下镜子里的自己:“我就是这么漂亮~”
  前台的接待小姐画着精致的妆容,微笑有礼的问:“请问你有什么事?”
  “你第一天来擎天吧。”趴在前台亮亮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