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施太太,我没你不行-第4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聂君凝汗如雨下,施功渊一手把他扶植起来,他能举起他,便也能摔死他:“老先生,我我,哎,这完全是施少爷的意思!”那个男人说,如果他真的不敢,可以往施鹊伯的身上推,以保自己的万全
  不仅施功渊,更加震惊的是门口的马路。灵魂在那一刻,仿佛飞散。傻傻的焦灼着门上的队长办公室的字眼。负责审讯她的胡明拍了拍她的肩膀。她呐呐的回头,机械般的有转回了头。胡明敲了敲门,眼神苍白的施功渊在看到马路如同透明木偶的样子。就知道,她什么都听到了
  “路路”施功渊把马路轻轻的抱在怀里。
  马路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爷爷,我能不能回家一趟,去看看爸爸妈妈,去看看老公,去看看羽卓姐。”
  “没问题,爷爷帮你安排啊~”施功渊把不受控住的梗咽生生的卡在胸口聂君凝站起身:“施老先生,这”
  “你闭嘴!在他xx的废话,我废了你!”说这话的时候,雨鹤拿枪顶住聂君凝的头,老陈紧紧按住胡明欲要拔枪的手他们都是跟了施功渊大半辈子的人,默契不言而喻
  这种战争不再属于她了,她只想一个人静静的躲在关押室的角落里,静静的
  下午,马路就走出了这座威森森的刑警大楼。刺目的阳光却飘着大雨,浑浊了视线。鹿林接过马路的外套,轻轻的说了句:“夫人,去葬礼吗?”
  “羽卓的?”
  鹿林点了点头,他不相信是马路杀了那个黑羽卓。但是他又无能为力。而现在,往日所有的人好似都从人间蒸发了,只有施功渊行走在各个部门的苍老身影,柳芊芊以泪洗面的苍白面庞,马越突然病危的苍茫瞳仁
  “我们去看看吧。”是什么人舍得杀死那么飘零美丽的女子呢
  葬礼很低调,完全是黑羽卓的风格,全场布满了飘香的野茉莉。看来筹办这场葬礼的人确实煞费了一些苦心。礼堂的正中央摆着黑羽卓的相片,被野茉莉簇拥着笑容更显美丽。马路细细的看着,一身黑衣黑裤的施鹊伯背对着他。只是背,就能让她深深的感触到那种无言的悲伤。
  他转头了,马路却有些害怕,忍不住瑟缩了下。可是,马路不禁自嘲。施鹊伯脸上的冷漠和伤感言明了他们之间的距离。所谓距离,原来可以这么远,远到你可以眼睛穿过我,看向天堂的她
  忍不住呐喊啊~心中的旋,涤荡着她那么那么想要喊出来的爱恋和痛楚:“你知道吗?你大概永远不会知道,我爱你,就像你爱她,深入骨髓!”绝对不能哭出来,她需要找一根针把自己心上的缺口缝起来,缝起来
                  第九章(2)没你不行
  参加追悼会的所有人,除了施鹊伯,都用仇视的眼光看着马路,让她寒芒在身。
  “夫人,我们走吧。”鹿林悄悄的对马路说,好多人的眼神都恨不得生吞活剥了她
  马路淡然一笑:“我想多陪羽卓姐一会儿。”
  小兔一身黑裙站在角落里,一道道仇恨的目光直直的射向静立在黑羽卓遗像前面的马路。手中紧紧握着余墨臣的三菱刀。余墨臣用力按住她的肩膀,企图让她冷静下来:“你现在冲出去,不但杀不了她,也会让羽卓走的不安心!”
  小兔握刀的手松了一些,但杀气丝毫没减:“我一定会杀了她的!”转身走进内堂,刀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放回了余墨臣的腰间
  人流散去,马路缓慢的鞠了三个躬。她决定直接回到刑警队,不回去看父母了。她怕她会忍不住
  街道熙攘,独自漫步在看不见边际的马路上,收拾着心碎神伤夕阳的余晖落在她的身上,隐隐泄露掩藏不住的瑟缩和彷徨。
  “我现在就去杀了她!”小兔眼看马路越走越远,已经脱离了繁华的街道,想要冲上去报仇。被余墨臣一把捂住了嘴:“你别这么冲动!”
  “现在不去什么时候去,凭施功渊的权势,即便她坐牢又怎么样?换个地方做富太太而已!”小兔挣扎着想要摆脱余墨臣的阻挠,大吼着一张粉脸呛的通红
  “你现在还不能杀她?!”余墨臣气急败坏的把她禁锢在怀里
  小兔突然间沉默了,若有所思的看着余墨臣:“为什么不能?你也喜欢她?”
  余墨臣一张俊脸瞬间变得冷凝,霎时变成一个魔鬼:“你的胆子真的是越来越大了~”
  小兔忍不住颤抖了下,但还是鼓足勇气直视着他。余墨臣的手已经掐住了小兔纤细的脖子,似乎随时都会扭断她,下一秒,小兔整个人撞到了树上,昏死了过去
  那一天回来以后,马路便开始不吃不喝,不睡觉也不说话。柳芊芊和施功渊来看她也被她拒绝了,呆呆的看着手中的小猪吊饰,反反复复的看施鹊伯和她的名字。判决的那天,来了很多很多人。坐在轮椅上的爸爸,推着爸爸的妈妈,满头华发的施功渊,从美国飞回来的马道,流浪归来的月缨淳。推掉了很多大片酬的柏濯和红色,去英国开公司的雨抻岚还有很多恨她的。
  审判长是一个威严的中年男人,从他嘴里说出十年这个数字的时候马路却没有任何感觉。有十年她要在监狱中度过了这么轻的判决引起了强大的不满,不过那都和马路没有任何关系了,她只想静静的龟缩十年
  沉重的脚镣声回荡在用铁栅栏围住的高墙里,马路低着头,数着这条长长的走廊所需要的步伐。
  “马路?!”一声刺耳的惊呼打乱了马路的思绪。她抬起头,看见了张大嘴巴的穆拉拉。她看见穆拉拉的眼神中飘荡着死寂。在她身后有两个全副武装的特警帅哥。
  马路微笑着说:“你要被枪毙了吗?”
  穆拉拉点点头,回给了马路一个微笑:“我要被枪毙了。”
  “再见。”
  “再见。”她们擦肩而过,那个瞬间。马路觉得穆拉拉也许并不如自己曾经想象中的白目。也许,如果还能有机会,她们或许有可能成为朋友
  监狱生活没有想象中恐怖难过,只是太过封闭孤独。日子单调乏味。前两天,和其他三个女犯人一起在监狱的后面空地种菜。然后每天就是出操、浇菜,跟着‘大部队’在狱警的押送下,去监狱旁边的秃山上种小树,晚上回去的时候,吃晚饭,几个人围在一起就听一个胖胖的中年女人讲她以前风花雪月的故事。总之,马路学坏了不少转眼间,两个月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过去了。马路似乎习惯了这种生活,短发也长长了不少,已经可以及肩,扎成一个小辫子。
  今天的晚饭是豆腐和冬瓜。马路所在的201女人都比较安静,多是些犯事不大的人。
  马路拿着饭盆排着队打饭,无意间看见201那个胖胖的女人偷拿着一个猪肘子使劲啃,忍不住胃里一阵恶心。“呜~”马路捂着嘴跑向大大的垃圾桶(装倒掉食物的大桶。)她一吐不要紧,立刻招来了此起彼伏一堆人的谩骂:“干什么呢?还让不让人吃饭了?”“恶心死了,你就不会去外面吐”马路歉意的笑了笑。一个漂亮的女警递给她一块手帕,上面绣了一只手艺拙劣的青莲。马路笑着说谢谢。
  夜晚降临,马路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晚饭的时候几乎都没吃东西,她现在饿得发慌。她特别特别想吃以前经常和小淳马道去吃的麻辣烫、过桥米线、酸辣粉。那种想,抓挠着她的心。她轻轻的敲敲床板,向下铺探头,哑声说:“按摩,按摩”
  半晌,下铺的按摩女从被窝里伸出黑黑的脑袋:“什么事啊?”
  “你能不能把你的辣咸菜给我?”
  按摩女看了眼门口,从枕头的小塑料袋里拿出一包咸菜递给马路:“你今天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就是特想吃辣吃酸,见到油腻的东西就想吐”
  胖女人突然插嘴:“你该不会是有了吧?”
  她这么一说,其他的三个包括按摩女都直勾勾的看着马路。马路沉默的平躺在床上。怎么可能呢,即便真的不小心中奖了,穆拉拉那么打她,在监狱里将近一个星期没有进食,伙食那么差还会有吗?胖女人和按摩女都说,这孩子命大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没出一个月马路有身孕这件事就让上面知道了。施功渊听到消息,动用一切关系为的就是把马路母子从监狱里弄出来。以施功渊的手段和权势本来轻而易举,难就难在有人故意从中阻挠。
  事实证明,黑暗中想要致马路于死地的人终究不是施功渊的对手。马路还是从201监狱搬了出来。监狱外的太阳终究是要明亮些的。柳芊芊和施功渊在监狱大门外深深的望着。
  妈妈瘦了,白头发也多了。马路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自己的不孝。这种恍如隔世的重逢,肯定少不了泪水的洗刷
  如果有错别字请见谅!
                  第九章(3)没你不行
  午后,阳光静静的流淌,温暖柔和。马路躺在躺椅上,闭着眼睛享受着。这份光如此纯净,纯净的让人就这么想要死去
  不远处,柯柯静静的看着,她从来不知道马路这么美,美到不可亵渎。
  “柯柯,陪我去吟情岛一趟好不好?”她的话似是自言自语,飘渺在空气里,却清晰的唤回了柯柯有些摇曳的思绪。
  “恩,好。”
  海风微咸,马路有些长的头发胡乱的飞舞。马道为她披了件外衣,轻轻的搂进自己宽厚的怀抱里。马路乖巧的靠着马道的胸口,只有这个怀抱,让她可以毫无顾忌,安下漂泊疼痛的心。
  岛上还存留着他们曾经停滞流连过的残破痕迹,被吹着七零八落的帐篷,帐篷外横七竖八的烧烤架子和已经泛旧的旅行包。马路坐在施鹊伯曾经经常坐的那块礁石上,遥望着此时有些平静的海岸线,兀自怔忪
  “马路,我逮到一只野鸡哎!!!”
  “明明是我逮着的!!!”
  马道和柯柯一惊一乍的从小林子中钻了出来。吓得马路从礁石上滑了下来:“哎呦~”什么东西咯着她了。自从知道有了身孕,马路就觉得自己金贵多了。
  “怎么了?怎么了?”闻讯赶来的马道和柯柯连忙将马路扶了起来。马路捂着肚子,摆摆手:“没事没事,干什么一惊一乍的”
  “咦,这是什么?”柯柯从草堆里捡起一把木匕首。
  马路一把夺过去,上面刻着一个抱着金元宝的夸张的卡通人物犹记得,马路的眼泪扑朔扑朔的就掉了下来。马道一见,连忙说施鹊伯的坏话:“哎,马路,你可千万不能心软,一个破匕首都能把弄哭了?那,那小子不行。你可千万千万不能原谅他!”
  马路露齿一笑:“”对着茫茫大海摇了摇头。身后是马道和柯柯对峙的吵嚷声:“你凭什么说我表哥不行啊?!”
  “他本来就不行,我就没见过那么冷血的人!”
  “冷血也比你花心大萝卜好吧?!”
  马道不可置信的指着自己鼻子:“我花心?我萝卜?我花心你了吗?我萝卜你了吗?你这么激动干嘛?!是不是早就暗恋我得不到我的回应憋得你肝疼啊~”
  “我今儿发现你不仅花心还无比恶心的自恋,脑袋长的跟洋葱似得我能喜欢你?!做梦去吧!我暗恋你,你把你脑袋做成极品洋葱沙拉也别想得到本姑娘晶莹剔透,鲜活美丽的哈喇子!”
  “洋葱头怎么着也比金毛狮王好多了吧,至少哥们做的是沙拉,还西式的。你顶多狮子头,还铁狮子头”
  
  从吟情岛回来,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