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施太太,我没你不行-第4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从吟情岛回来,马路常常会做各式各样的料理。然后偷偷的在鹿林和银狸的陪同下放到鬼别墅旁边的高级公寓央晨公寓的门口。她知道前几天施鹊伯从尚亭回来了,住在这里。每次都是放下就走,从不会多加逗留。
  每一天都会去,无论刮风下雨,无论天气好或者天气坏。
  爱情会让一个人变得懦弱,即便遍体鳞伤,依旧乐此不疲着
  正值盛夏,山上的马路郁郁葱葱。车窗外,都是好看的绿色。马路轻轻的抚着有些凸的肚子,眼中满是初为人人母的柔情。突然,一个急刹车,银狸探出脑袋,对着那人就是一顿乱骂:“你长眼睛了吗?找死啊!站马路中间”说话间,那人已经来到了车前:“我想找路路谈一谈。”
  马路看了眼他,给了银狸一个安心的眼神,走下车:“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你是鹊的朋友,余墨臣。”
  余墨臣笑容可掬的点了点头,眼睛却飘到了手抚着的肚子上,骤然变得冰冷。只是来的快走的也快。他笑了笑:“我和鹊彼此之间很熟悉。”
  马路点头
  “我父亲和他父亲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马路想了想:“帝鹰大学校长”
  余墨臣点点头:“路路,你和鹊的事我听说了。你可千万千万别误会他,他这么做也是因为他真的真的很喜欢你。”马路好笑的看着她,嘴角的冷笑划伤了余墨臣眼底隐隐的犹豫不决:“喜欢我就把我送到了监狱?”
  余墨臣轻轻叹了口气:“你应该知道鹊是做什么的?那个时候,正是他和尚亭市地下黑帮刀光血影的当口。每一分每一秒都可能会有生命的危险。他是怕你受到伤害才把你送进去的。”
  马路把所有的事情联想到一起,沉默的思索。
  “银狸,我们回去!”
  银狸犹豫的点了点头,他怎么感觉,这个人是这么的不怀好意。
  “快点!”
  “来了!”最后探究似得看了眼余墨臣,银狸上了轿车。
                  第九章(4)没你不行
  “来了!”最后探究似得看了眼余墨臣,银狸上了轿车。
  马路探出头,笑眯眯的对余墨臣说:“谢谢你,余先生。”
  车消失后,余墨臣扯出一丝残忍的笑容。蹒跚着一步一步走进自己的车里,小兔被他用绳子绑着。抓着玻璃,愤恨的看着马路消失的地方沙哑的嘶吼。
  房间一如既往,马路却心如鹿撞。把来时的料理摆放到餐桌上,紧紧拽着胸口的吊坠。马路从脖子上摘下来,放到施鹊伯的枕头上,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等着施鹊伯回来
  凌晨十二点过去了,银狸为马路披了件衣服:“夫人,我们回去吧。”
  马路点了点头,落寞的看着空旷的公寓。丝丝伤感跃上心头。
  漆黑的马路上,轿车与一辆阿斯顿马丁擦身而过。车上一个帅气逼人的男人怀里拥抱着一个性感妖娆的女人。
  马路推着马越走在施家的农场上,鹿林和银狸你推我我推你的跑向马路:“夫人,夫人,少爷回来了!”
  马路的身子突然一滞,马越拍了拍她的手:“千万别让自己有后悔的机会。”
  “爸,我”
  马越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去吧,我想一个人晒晒太阳。”
  马路在鹿林的搀扶下,小跑向主屋。远远的就看见施鹊伯、池亥东和雷临坐在客厅里。马路漾开笑容。施鹊伯的电话突然响起
  余墨臣趴在高墙上,冷眼看着马路雀跃的身影,叼着的香烟掩盖了他手中举枪的颤抖。他拨通了施鹊伯的电话:“你老婆来了。”
  施鹊伯看见余墨臣远远的用枪指着马路心脏。心如猫抓。拳头上得青筋若隐若现,牙齿咯得生生作响:“你想怎么样?”
  “一会会有一个美女进去,只要你吻她,我就不开枪。”
  施鹊伯心好似缺了一个口,过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眼神中飘荡不开的殇和不忍。勾起的嘴角却倔强的配合着他。
  小兔从马路的身边经过,满眼挑衅的杀意。笑意盎然的走进施鹊伯,整个身子贴近她。主动送上红唇
  他们吻得那么旁若无人,那么深入悠然。马路摇曳的晃了下身子,眼前天旋地转。鹿林连忙扶住她:“我去问问他!“
  马路拦住他,嘴角的笑漠然:“他现在已经不是我丈夫了。”
  举枪的手再也提不起力气,余墨臣看着马路决然的身影更觉决然。他为什么那么后悔,他的心疼的好似凝了血恍然间,一头栽下高墙,直直的躺在地上。
  施鹊伯用余角看着马路,握着小兔纤腰的手不住的用力。眼神狠狠的逼着她:“如果马路有事,你,死无葬身之地!”
  他看着她虚渺的背影离开,他看着她从震惊、痛苦到决绝
  霓虹灯点燃了夜晚的糜烂,喧嚣的音乐声冲撞着人的耳膜。透明的液体一杯一杯的灌进喉咙。池亥东无奈的陪着施鹊伯:“如果你真的爱她,去道歉吧。”
  施鹊伯眯起眼睛看了眼池亥东:“我爱她?怎么可能?!”
  “马路现在吃什么吐什么,短短一个星期,人瘦得不成样子”
  “够了,这都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当他听到马路吃什么吐什么,越来越瘦,整个心纠结在一起,好像马上就要窒息。那种钻心的痛蔓延了全身。
  几个越靠越近的莺莺燕燕着迷的看着昏暗灯光下施鹊伯完美至斯的轮廓。回头间,冷冽至极的眼神和紧锁好看的眉毛。一个老练的女人把胸脯靠在他强健的手臂上,对着他吐气如兰。
  施鹊伯淡淡的回头,面无表情的扫了她一眼,满口酒气的对着她:“滚!”声音不大,却让那女人冷到了骨髓里。待女人仓皇失措的逃跑后,施鹊伯脱下外套,扔给池亥东。从红色的环形沙发上站了起来,踉跄了一步:“脏了。”
  走出夜总会,夏夜的凉风吹在他的脸上,习惯性的用手抚了抚额头,却被自己手指上的婚戒夺去了眼眸。他的手修长漂亮,一点也不像是沾满鲜血的手。更像是艺术家的手。戒指是戚末辛亲自设计制作的,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一对。一只在他手上,一只在马路的手上
  白色的衬衫被吹起一角,露出强健腹肌上一道深深的伤痕。有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他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因为马路失神受伤。心中的波澜一圈一圈荡漾开来
  漫无目的的走上中心桥,大桥全长三百八十米。靠在桥的栏杆上,施鹊伯缓缓点燃一支烟,修长挺拔的身姿隐藏在浓浓夜色中
  桥头,凌末看着施鹊伯的忧伤的身影。那么完美到无懈可击的人怎么会爱上马路那样的人呢?~施鹊伯太帅了,帅的童话。而马路太平凡了,平凡的那么现实。
  池亥东站在凌末身后:“可是他们站在一起的时候,奇怪的相配不是吗?”
  蓦然回头,凌末仿佛被人窥到心里的秘密般仓皇失措
                  第九章(5)没你不行
  小小的客厅里回荡着马道惨绝人寰的叫声:“柯柯!!你死定了!!!”她居然把他的家当成了实验基地,到处隐藏着炸药、地雷和有毒药物。该死的马路却永远知道什么地方‘危险’什么地方‘安全’。
  马路伸了一个懒腰,怀里的小白懒懒的翻了一个身,趴在马路已经鼓起来的肚子上。粉色的小毛衣已经织了一半,每一针每一线都穿插了马路浓浓的母爱:“柯柯,我哥挺可怜的,你下次埋地雷的时候稍稍提示他就行,他很聪明~”
  专心钻研新型核弹武器的柯柯用沾满机油的手挽了下金色的头发,冷笑着:“没办法,这个小院里只有他长的比较像实验对象~”
  柯柯偷偷看了眼不做声的马路,犹豫着要不要开口。马路淡淡的说:“有什么就说。”
  嘿嘿笑了笑,凑到马路的面前,仔细的观察着她的表情:“你真的决定一辈子都不在理我表哥了?我跟你说啊,其实他这个人挺不错的,你们之间肯定存在误会,我觉得你们俩特别般配”
  “柯柯!!不好意思,我妹妹需要静养,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带着你的这些破东西离开这里!”马道围着围裙从屋里走出来,整张脸黑乎乎的只露出了一口森白的牙齿和晶亮的眼睛。
  柯柯白了一眼马道,继续笑眯眯的劝说马路:“路路,我说真的,没准真有什么误会,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你相信我!!!!”她的声音越来越远,因为她已经被马道给扔了出去
  看了眼不动声色的马路,马道轻轻咳嗽一声,柔声说:“你别理那个臭婆娘,等你把宝宝生下来,我就带你去美国,哥哥虽然没什么大本事,但是养你们娘俩绝对没有问题,我”
  “哥,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打断马道,马路的眼神变得悠远,落在远处有些许凋谢的玫瑰花上。马道看着她的样子,不知道说些什么,轻轻的叹了口气,走进厨房
  鸡汤咕嘟咕嘟的冒着泡,马道看着窗外马路种的花兀自叹着气。小淳翻过墙,越过沉思的马路,从窗户钻进厨房,狠狠的拍了下马道:“啊!~呜呜”马道瞪大眼睛看着突然出现的小淳。
  “别出声!”看了眼门外的马路没有发现,小淳从身后的兜里拿出报纸,递到马道的面前:“马路走了以后,这个施鹊伯真的是越来越逍遥了。”
  报纸上的施鹊伯左拥右抱,一个星期换了九个女朋友,最近更是夜夜浸泡在城市最有名的花都夜总会。无论商酬还是会议,都从未离开过花都。马道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冰冷:“千万不能让马路知道”
  “不让我知道什么呀?”马路笑眯眯的站在门口,给了小淳一个大大的拥抱:“死妮子,现在才来看我。”
  “没什么~”马道连忙把报纸藏了起来。马路质疑的看着马道。小淳紧张的挽住马路的胳膊,抚着她的肚子:“不好意思,最近实在是太忙了,看我都给你买什么好东西了”一边冲着马道使眼色,马道心领神会的把报纸塞到了碗橱里。帮着小淳把马路搀扶到了客厅。
  “小淳,我爸妈怎么样了?”坐到了沙发上,马路首先想到的就是马越和柳芊芊。
  回神的小淳坐到了马路对面:“都挺好的,他们要我和你说,不要太惦念了。倒是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犹豫了一下,小淳轻轻的挪到了马路旁边,抚着她的肚子:“想清楚了吗?”
  垂下眼睑,马路强忍住涌上来的水雾:“想清楚了。”纵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不甘又能怎么样呢?施鹊伯的心里终究是没有自己,这样的爱情只会苦了自己累了别人“我想去他的公寓取一样东西。”
  “好,没问题,我陪你去!”一听马路想明白了,小淳高兴的没有考虑的答应了她
  花都夜总会
  顶级豪华包厢内,烟雾缭绕。雷临堪称鬼哭的歌声充斥着施鹊伯的耳膜。身旁的莺莺燕燕娇笑连连。让他一阵阵的恶心和厌恶。两个月里,他试图利用这种方式来证明自己根本对马路一点感觉都没有。却让自己遍体鳞伤。他开始渐渐的相信池亥东的话,自己或许真的喜欢上了那个白痴一样的马路
  酒精的麻醉浑浊了他的视线,一把推开紧贴在自己身上的女人。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他需要冷静一下,走到门口,他开始意识到不对。高于常人的直觉和反应让他意识到周围的环境不对,摸了摸腰间的枪,脸上的表情丝毫未变,不动声色的给了池亥东和雷临一个暗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