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施太太,我没你不行-第4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不对,摸了摸腰间的枪,脸上的表情丝毫未变,不动声色的给了池亥东和雷临一个暗示。面色无常的走出包厢。下腹越来越紧绷,一股股热潮激流涌进,似乎要吞噬他。身体内像是有千万只虫子在啃咬,那种感觉让汗水浸透了宽背。可他依然淡定自若,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几个如狼的眼睛在绚丽噪杂的糜彩中死死的盯着人群中亮眼的高大身影。杀意是那么清晰的笼罩着他。施鹊伯勾起一抹残忍的笑,过长的刘海遮挡住暴涨开来的戾气,绽放出比来者更狂肆更张扬的气焰。花都内仿若已经只剩下了施鹊伯和那波隐藏在暗处的一群人。也就是十秒钟,有人尖叫一声:“人头!!!杀人啦!!!”整个夜总会乱成一团,尖叫声不绝于耳。
  推搡着乱撞的人,龙腾从暗处气急败坏的寻找施鹊伯的身影,手中的枪对着天花板上的炫彩灯砰砰砰三枪。花都立刻鸦雀无声。放下枪,龙腾最后看了眼蹲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人群,抓了把已经被染成银白色的短发,猩红的眼睛怒视着出口,双手胡乱的指着不同的方向,像是一个精神失常的病人:“施鹊伯,我一定会杀了你!!!”
  半年前,马路还在监狱里。施鹊伯横扫尚亭市地下黑道,把龙乐岩连同他的六个情妇吊杀在他的豪华别墅里,死状之惨,令人骇然!
  擦了擦手中的鲜血,施鹊伯跌跌撞撞的沿着马路缓慢的走,体内的骚热越来越猛烈,痛楚也越来越清晰。靠着一棵不算粗的柳树慢慢滑落,此时此刻。他是那么的想念马路,不明所以的想念。摸了下颈项。有一天他回家,看见枕头上有一枚可笑幼稚的吊坠,记得凌末也曾经要求他带过。真不知道这些女人~吊坠呢?施鹊伯倏然站起来,颈上空无一物。努力的回想
  感受到有人慢慢向他靠近,施鹊伯放弃掏枪,毕竟这里人太多,难免会伤及无辜。而且枪响肯定会暴露位置。思及此,从腿上抽出一把藏刀,趁其不备,猛地勾住那人的脖子。这把藏刀锋利无比,是西藏之行在布达拉宫旁边一个老游士卖给他的。趁着人群惊乱
  施鹊伯不顾身上难耐的燥热和疼痛,疯跑回花都夜总会
  龙腾拎着椅子疯狂的砸着花都里的所有东西。所有的人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一句话也不敢说。直到夜总会内的没有一件好东西,龙腾扔掉椅子,整理整理西装,用力的扭着脖子,对着身后一甩手。转身恰巧撞见又折回来的施鹊伯
  错别字比较多,见谅!
                  第九章(6)没你不行
  看见施鹊伯,龙腾愣了。许久之后一呲牙,笑看着满脸大汗的施鹊伯:“回来找死啦?”迅速,七八个黑衣大汉紧紧的把他围住。施鹊伯掏出藏刀,二话不说上去就砍。催不及防,一个大汉倒在地上。一场战斗也就此拉开了帷幕。
  这些人都是这半年来龙腾精心挑选培养出来的,目的就是杀施鹊伯。每个人都有两下子。如果只有施鹊伯一个人,那么他这次真的在劫难逃,只可惜,池亥东和雷临一直都在暗处。随着战斗的白热化,二人也跳进战圈
  意识越来越浑浊,每动一下,浑身都好似撕裂了一般。突然,黑暗中有一抹亮光让他精神一振,他甚至忘记了身后的危机,直直的奔着那抹亮光去了。后背的寒气越来越重,施鹊伯艰难的躲避,却还是被扎中了腰部。混乱中一声惊呼:“鹊!!!”
  施鹊伯睁开一只眼睛看向声音的来源,凌末捂着嘴惊恐的看着他。天知道,她是多么的后悔自己给施鹊伯下药。如果她没有,那么施鹊伯就不会受伤
  意外受伤,反而让施鹊伯有了短暂的清明,帅气的一个飞身,站到了龙腾的面前。速度之快,只在眨眼。
  “老大!”一个黑衣人看见和龙腾对峙的施鹊伯,欲要救驾。施鹊伯动也不动,伸出手臂,动作貌似有些呆滞的卡住那人的脖子,只听‘咔吧’一声,黑衣人面部扭曲的倒在地上。施鹊伯表情认真,语气温柔,伏在龙腾的耳边:“找死的是你~”
  煞那间,龙腾的脸变得苍白,冷汗顺着额际落了下来。施鹊伯的眼神太可怕了,温柔的令人心悸
  ‘啪啪啪’花都的客人早已经走干净了。所以这三声巴掌显得干脆空旷:“不愧是施鹊伯,就是有魄力。”黑暗中的余墨臣让施鹊伯联想到了吸血鬼。美丽着却也血腥着~
  点燃一支香烟,施鹊伯绕过龙腾。在他看来,最大的敌人是余墨臣:“比起余墨臣的阴狠,我倒是惭愧。”
  余墨臣从黑暗中缓缓走了出来,殷红的薄唇微勾,狭长的丹凤眼透出丝丝寒光。眼眶下的黑色罂粟张扬绽放:“呵呵,还是鹊了解我~”
  凌末紧紧的揪着衣角,她在准备着。如果余墨臣敢伤害施鹊伯,那么她一定不惜任何代价。
  淡淡看了眼凌末,余墨臣心里叹了口气。高涨的气焰渐渐的熄灭:“我要带龙腾离开。”
  龙腾不服气的站在余墨臣和施鹊伯的中间,一字一句的说:“谁 都 带 不 走 我!今天不是施鹊伯死就是我龙腾死!”
  余墨臣暗暗皱眉,龙腾的仇恨太猛烈,已经不是自己所能控制的了。想罢,狞笑一声,举起隐藏在袖子里的三菱刀:“那我就成全你。”
  眼前的影像越来越恍惚,施鹊伯提起长腿,转身走向门口:“你们忙,我先走了~”
  凌末快步追上去,勾住施鹊伯的胳膊,给了余墨臣一个乞求的眼神。臣,求求你,看在我的面子上,这一回放了鹊吧~
  余墨臣多么想要揉碎凌末又一次为了施鹊伯义无反顾的样子,胸腔中满满的仇恨凝于刀上,冷冷的注视着同样被仇恨蒙蔽双眼的龙腾,沙哑着嗓音低喃:“让你的血来祭祀我的刀吧~”
  今夜的风在骤然间凛冽,合奏着树叶的唰唰声更添了一丝萧瑟。月弯如钩,挂于树梢,星星三三两两悬于大大的黑幕之上。映衬了马路此时此刻不太平静却空荡寒冷的心境。
  “夫人~”鹿林看了眼宁静如斯的马路,轻轻的叫唤:“二少爷和凌末小姐已经进去两个小时了。”
  银狸在底下狠狠踹了他一脚,待看清马路的表情无恙之后,微微叹了一口气,白了鹿林一眼。鹿林吐了吐舌头,祈祷二少爷和凌末赶紧出来
  清晨,央晨公寓笼罩在细雨里,煞是美丽。一个姿势,整整一个晚上都未曾变过。马路看着依旧静怡的公寓,淡淡的对鹿林说:“这附近有一个早市,我们去买一些新鲜的蔬菜。我想为施少爷和凌末小姐做一顿我的拿手好菜。”
  鹿林白了眼公寓紧闭的大门,搀扶着马路走下轿车,缓步走向早市
  ‘叮咚’马路平稳而规律的按着门铃
  睡梦中的凌末睁开眼睛,细长漂亮的胳膊从施鹊伯裸露的胸膛上拿了下来,一翻身。被单滑落,泄露粉色的春光。随意的穿上施鹊伯的衬衫,赤足朦胧的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马路笑意盎然的小脸:“早啊,凌末姐。”
  凌末明显愣住了,她没想到马路会在这个时候出现:“额,你怎么来了?”她显得仓皇失措
  马路径直走进厨房,甜甜的声音空灵灵的传了过来:“我最近一直在家里,都快憋坏了,出来溜溜,顺便来看看你和鹊。”
  睡梦中的施鹊伯听见马路的声音倏地睁开眼睛,惊觉被单下的自己**,他竟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飞快的套上长裤。走下楼,看见惊愕在原地半裸的凌末。脑袋轰的一声仿佛是要炸开般脚下犹如中铅般挪到了厨房的门口。马路瘦了很多,微微隆起的肚子,增添了一抹母性的美。她的侧脸挂着笑,笑的坦然,笑的太过坦然,坦然的让施鹊伯不禁怒火中烧:“你来这里做什么?!”
  马路微笑回头,一双眸子灿亮如星:“鹊醒了,我最近发明了很多很多不同样式的菜系,特意跑来做给你们尝尝。”她装作没有看见施鹊伯和凌末身上暧昧的荡漾,熟视无睹的冷漠深深刺伤了施鹊伯。施鹊伯冷冷一笑:“那真的要谢谢你如此辛苦了。”他故意拦住凌末有些微颤抖的肩膀,居高临下的看着马路。
  马路绽开一抹大大的笑容:“呵呵,跟我客气什么,稍等一会啊~”
  如此近的距离,致使让凌末清楚的听到了施鹊伯骨头捏碎的响声和紧咬牙齿的冷冽,他温柔的对凌末说,眼睛却看向那个置身事外的小女人:“好,末,我们去外面等。”
  感觉到那抹强大的压力消失,马路握刀的手再也控制不住的颤抖,好似得了羊角风,抽搐的厉害,泪珠充斥在眼眶上发胀酸涩。只是忍着,辛苦的忍着。
  他似乎没有穿衣服的打算,颈上的白金项链上挂着他和马路的婚戒,紧抿着双唇冷冷的看着厨房的方向。紧握的双手泄露了他内心不知所以的紧张。他的眼里根本没有我凌末,我又何必自责呢~思及此,不知是冷笑还是苦笑掩盖住不加粉饰的娇颜
                  第九章(7)没你不行
  马路微笑着端着盘子从厨房走出来,凌末的身子紧紧的贴着施鹊伯。回以马路灿烂的笑容:“路路,真不好意思,你怀着身孕还亲自跑来给我和鹊做东西~”
  “没关系,尝尝看,味道怎么样?”马路把筷子递给施鹊伯,而施鹊伯却把目光落在了马路的肚子上。他怎么忘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他的。这个后知后觉的认知让他莫名的欣喜,他接过筷子:“你也一起吃吧。”
  马路委婉一笑,手摸着肚子:“不用了,天海还等着我呢~”筷子在半空中一滞,施鹊伯机械的看着马路,轻声的问:“你刚刚说什么?”
  “我们约好去买婴儿车~”
  施鹊伯的语气冷至极点:“你应该知道孩子是我的。”
  马路的笑也随之冷至极点:“也许,我不太确定”
  ‘啪’马路跌在地上,脸颊立刻肿了起来。施鹊伯攥紧拳头,忍住想要抱她的冲动。天知道,他有多么后悔打了她。
  凌末有一种叫做幸灾乐祸的东西在体内迅速的扩张流淌。让她忍不住勾起嘴角,轻轻的抚着施鹊伯起伏的胸口:“鹊,你怎么能打马路呢?!~”
  马路捂着肿起来的脸颊,抚着桌子站了起来:“凌末姐我没事,你和鹊慢慢吃。我和天海去买婴儿车了。”
  马路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施鹊伯眼前一黑,栽倒在地上。眼中的痛楚弥漫了每条神经。清清楚楚的传递给了凌末。可是凌末却只是沉默着,她知道,马路是故意气他的,因为余墨臣和炎天海根本就是一个人,她百分之百的确定,他们根本从来没有在一起过
  猛力的开门,瞥了眼偷听的银狸和鹿林:“开车!”
  鹿林呐呐的点点头,偷偷瞄了眼屋内,在看到施鹊伯阴蛰的脸后,慌忙瑟缩回自己的脖子
  银狸一直往前开,怯怯的问冷若寒霜的马路:“夫人,我们去哪?”
  “海边。”
  海浪拍击着海岸,激起平静心湖的荡荡潋滟,强压的伤怀顷刻间决堤。矗立在潮水中,湿了的裤脚和心扉:“”嘤嘤的哭泣声浮在海面,声嘶力竭却压抑隐忍。马路呆呆的看着海天相接的地方,日暮日落,橘红色的太阳仿佛就在眼前却遥远的让人无奈。缓缓的跪倒在冰冷的海水中,企图从中获取一丝丝温暖,却越发冷的透彻。让她不得不瑟缩,不得不躲避
  腹部传来阵阵疼痛,铺天盖地的疼痛。那种痛却远远抵不过心脏撕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