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施太太,我没你不行-第5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宁小姐做汤面的手艺不错。”马路的嗅觉有点过分敏锐,尤其是与食物有关的。
  宁婷一怔在原地,脸色微红,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窘迫。被人这么一语道破,她也只能尴尬的笑笑。
  马路可不管她是不是窘迫,她那点小心思都是自己玩剩下的。她闭上眼睛似乎陷入了遥远的回忆,有些享受,有些沉沦:“好像盐巴的感觉。”
  提起盐巴,宁婷一一头雾水。施鹊伯和柏濯满脸阴郁
  “姐姐,我好困哦~我想回家~”余墨臣的声音飘近,她拽着宁婷一的衣角撒娇道
  “余先生?”马路声音一挑,她以前从来没觉得余墨臣是一个会撒娇的人。
  余墨臣颀长的身形一滞,机械的看着马路,好像受到了什么惊吓。马路眼睛微眯,她总觉得自己还是有些东西被蒙在鼓里了
  余墨臣一把把马路抱在怀里:“你干什么?!”
  一旁的柏濯用力的扯开余墨臣,一拳打了下去。施鹊伯的脸色更加阴郁,他引以为傲的定力啊~他已经忘了有些呆若木鸡的宁婷一,借机拉走了晃神的马路
  柏濯怎么会是余墨臣的对手呢,余墨臣头痛欲裂,出于本能的反抗。身手迅速很辣,招招毙命。一旁的宁婷一早已经被吓掉了三魂,眼见他马上就要对柏濯下死手的时候,惊呼出声:“小海!!!”
  柏濯的身形停滞,手还成爪状,停留在柏濯的咽喉处只差分毫。
  “你干什么?!弄痛我了!”马路甩掉手,恼怒气愤的看着施鹊伯挺拔的后背,心里却轻松不少。叹了一口气,施鹊伯幽幽的说,语气中有些恳求:“马路,你能不能能不能别嫁给柏濯?”
  马路用探究的眼神看着她,语调却是施鹊伯惯有的冰冷:“你现在似乎没有这个权利。”
  她终于可以如此高傲的在施鹊伯的面前转身了,可她却没有预想中的快乐。强迫自己冷漠的离开。没入黑夜里。
  “施太太。”她和他相距不远,却让他心痛的窒息。他的声音显得空灵。
  一声,马路有些震惊的站在原地
  “我没你不行。”他显得有些忧郁,就是那种他最讨厌的故作姿态的烂男人的那种忧郁。
  马路自嘲的冷哼一声,撞上满脸青紫的柏濯,惊呼出声:“濯,你?”
  “没事!”他柏濯抑郁的牵着马路,宣告似得看着施鹊伯。他发誓,一定要报仇,这太伤他男人自尊心了。那个余墨臣,我一定会揍回来的。
  秋意正浓,路旁一片金黄深红。护城河上伐舟游玩的人很多,马道和柯柯在船的两端大眼瞪小眼。
  “你说你都答应嫁给我了,马上就要办婚礼了,现在反悔你什么意思啊?!”马道率先打破沉默。
  “你都不让我们把我工作的工具搬进家里,我凭什么嫁给你?!”
  “不是柯女士,麻烦你搞清楚,你见过那家满房子都摆满重型坦克、大炮,甚至还有核武器!”
  “这是我的工作,那些都是我的宝贝!”
  “那我算什么?!我连那些破铜烂铁都不如?!”
  “如果非要我二选一,我选择我的宝贝。”
  马道气的指着柯柯:“行,我换一女的。”
  两人话不投机,一个往河岸边划,一个往河中心划,两个人像斗牛一样,在河里就打了起来。游湖的人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看戏似得看着他们俩,有人甚至开始起哄:“加油加油!”
  “你让一步!”
  “凭什么我让啊?!金毛狮王!”
  “绿豆芽,你让不让?”
  “不让!”
  柯柯阴测测的笑看着他:“小心你新买的那栋小别墅,姑奶奶我上了岸,我就给你轰天上去!”
  “呦呦呦,吓死我了,你轰去,你给我轰了我就搬你爸那住去,还有人天天给我做饭,啧啧,小日子做的那叫一爽”
  “马道,你出门留神,有种你一天二十四小时屁颠屁颠一步别离开我爸,我到今天都在怀疑你是不是男人这个事实!”
  “我觉得你是女人这件事更加值得考证,你说你姐姐月缨淳虽然不是一淑女,怎么着也活泼可爱吧~怎么就有你这么个雌雄难辨的妹妹?”
  
  远远的游船上,月缨淳带着可爱的荷叶帽,大大的墨镜:“马道你个豆芽菜,我不淑女?!”
  马路抚了抚额头:“马道这男的怎么越活越幼稚啊~”
  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人喊:“船翻了!!!!”
  马道和柯柯在水里扑棱棱还不忘对骂~
  错别字比较多,请见谅!
  亲们:推荐+收藏 水~在这里给你们鞠躬了~
                  第十章(4)没你不行
  马道后知后觉的扑腾:“救命啊!我不会游泳~”
  “快点救人,马道那个挫男人不会水。”马路头也不回的对鹿林说
  小淳拦住鹿林,温柔滴说:“鹿总管,你负责救柯柯就好,马道就交给我了”,说完阴测测的看着水里呼救的马道。马路和鹿林不禁背脊发凉,为马道祈福
  游客中总是有见义勇为的,几个高大的男人迅速的脱下外套,想要下水去救马道。小淳闪电般的把船划到了马道最近的地方,高喝一声:“我看谁敢救这个人?!”救落水者的‘英雄们’相互看了一眼,迅速的把外套又都穿了回去。
  小淳蹲在船边上,眨巴着眼睛看着扑腾的马道,笑眯眯的说:“马道哥哥,这个季节的湖水一点都不冷的~”
  刚上船的柯柯,随便裹上一件大棉袄,发抖着蹲在小淳的旁边:“真的不冷不冷呢~”过分幸灾乐祸的表情让马路想起了巫婆
  马路吩咐一声,鹿林找来一根很长很长的麻绳,一头拴在了环城河岸边的小树上,另一头好心的递给了水中的马道,目测了一下,露出节哀的表情:“根据我不太准确的判断,你这里距岸边大约五百米,不太远不太远。”
  马道虽然有万千怨恨,也还是感激的对鹿林说了声谢谢。他拼命的拽着那根犹如救命稻草的绳子,身子还是不由自主的往下滑。不过,我加油我努力,我加油我努力。在感觉终于见到曙光的时候,他真想大喊出来:“站在地上用两条腿走路真好!”
  趴在岸边,马道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最后看了眼‘禁锢’自己5分钟之久的护城河,幸福的趴在岸边的石阶上
  余墨臣歪着头,这个哥哥的样子好享受哦~他的脑海中迅速的飞过一片片画面:画面中的他和一个背着背带裤的短发可爱女孩阴坏阴坏的把高度近视的教授的眼镜镜片抠出来换成了瓶底;偷吃一个只有两三岁小孩子的冰欺凌,然后亲她一口,很不要脸的说她赚大了;把一个胖胖的男人的车子螺丝拧松,计算好时间跑到他必经之路看笑话;把果园的苹果偷光,用从施功渊那骗来的万价古董埋在一棵树下,给果园主人画张藏宝图;她逼着自己写了两份高考试卷,自己在考场流着口水画着某班的某帅哥
  也许是出于本能,总之鬼使神差的,他把马道那视为救命的麻绳的另一端用怀里的小刀给切断了。浩瀚苍穹在深秋的落叶金黄中回荡着一声凄惨的尖叫声:“啊!!!!!!”
  鬼别墅
  银狸修剪着秋菊,不时的看一眼发出惨叫的某个房间,突然眼前一亮:“我知道今天晚餐做什么了!”烤全猪~(作者只听过烤全羊^^)
  柯柯端着炮,炮筒里还冒着烟,她笑的猖狂,一步一步紧逼满身被轰的黢黑的马道。这个大炮已经被她改良过了,被轰过的人,会疼不会死!哈哈哈
  马路无视,似乎已经司空见惯。探究似得的看着对面嘟着嘴,吃着苹果的余墨臣:“余先生?”
  余墨臣头摇的像是拨浪鼓似得:“我不叫余先生,我叫炎天海。”然后一瞬不瞬的盯着马路,屁股也蹭了过来:“漂亮姐姐可以叫我盐巴~”
  马路震惊的看着他,往事飞转。炎天海,余墨臣;余墨臣,炎天海
  马路一把抓住他的衣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为什么杀死黑羽卓?!”
  余墨臣好似被吓傻了般,竟然吧嗒吧嗒掉下了眼泪:“姐姐欺负我~呜呜呜”
  “你说这件事可不可能根本和他没关系,他被人利用恐吓,以至于吓傻了?”天知道,小淳说这话的目的根本就是因为马路实在是不该对一个这么这么帅的男人动粗!即便他的智商有点低~
  可她的话却让马路陷入沉思。她一直坚信着和炎天海的友谊,她一直把他当成老公的备胎。只要是在施鹊伯那受到一丁点委屈,她第一个想到的人一定会是他。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开饭啦~”一声长喝,香喷喷的烤猪端上了饭桌。
  马路满脸黑线的看着桌子上自己昨天才买回来的小花猪,和大家无从下手的样子。银狸拿着把菜刀横着就进来了:“吃啊吃啊,不要客气撒~”率先卸下一个大腿,放到嘴里。越嚼越觉得不对,好像没熟哈~
  马路放下筷子,站起身,走进厨房:“我今天就告诉告诉你什么叫做‘回锅肉’。”
  “我帮姐姐”炎天海屁颠屁颠的跟在马路的后面
  自从那天以后,无论马路去什么地方,包括厕所和洗澡。炎天海一步不离的跟在她后面,充分展现了当初马路追施鹊伯时候的精神。
  最讨厌他的莫过于鹿林,因为:一个黑色的加长林肯停在高档的仿水上办公大楼,马路的身后跟着鹿林、炎天海和四个黑衣保镖。鹿林刚想要为马路开门,炎天海抢先一步。马路直接忽视鹿林,给了炎天海一个大大的微笑。显而易见,他鹿林金牌总管的地位受到了威胁!
  加长林肯驶远,皮特犹豫着开口:“老大,还是不实行抓捕行动吗?”余墨臣可是一个定时炸弹,万一哪天要是突然恢复嗜血的本性,马路和无辜的群众都是非常危险的。
  “再等等。”马路,你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最苦的莫过于柏濯,炎天海极力破坏他和马路的约会。而他又打不过他,让他气的跳脚也无可奈何。他的身手实在是太厉害了。
  有喜有忧的是施鹊伯,天知道,当余墨臣又一次破坏了柏濯和马路的约会的时候,他有多么的幸灾乐祸。
  今天是马路的生日,马路回到施宅。和家人狂欢后,又驱车来到了酒吧。一行人在里面泡到了凌晨2点多都没出来
  施鹊伯看了看表,脸色随着时间越来越铁青。仿佛一个等着妻子的丈夫般:“这个女人~”
  等到凌晨四点的时候,终于忍无可忍的走下车,一间包厢一间包厢的找。最大的贵宾包厢内,几个歇斯底里,醉意熏熏的声音传了出来。打死施鹊伯,他也能听得出来,这是马路的声音。再瞄了眼隔壁的几个包厢,空空如也,甚是安静
  透过门缝往里面看,马路和余墨臣勾肩搭背的唱着情歌
  一股怒火噌的窜上心头,施鹊伯一脚踹开门,揍晕醉醺醺的余墨臣。把马路提溜出酒吧,走向他们来时的林肯。一路奔向央晨公寓
  马路不安分的在车里上蹿下跳,嘴里不闲着的唱着:“啦啦啦啦玫瑰一束束”爬到前座,整张脸埋在施鹊伯的脖子里,手扒着他的脸:“你~你长的,长的实在是,太像一个混蛋了!”最后干脆和他抢起了方向盘:“这条路太黑了,我们换条都是,嗝~都是亮亮的好不好?”
  施鹊伯一手钳制着马路,把她紧紧禁锢在怀里,另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别动,乖~”
                  第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