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施太太,我没你不行-第5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给池亥和雷临打个电话,让他们来支援你。”
  “好好好,真是的,你什么时候这么婆婆妈妈啦?~”
  擎天集团对面的咖啡厅,一首柔中带伤的曲子绵绵长长,回荡在悬梁四壁间。钢琴通体幽亮,伴随着一双修长纤细的艺术家似的手,给人一种极美极静怡的幻觉。弹琴的是一个一头银色短发的瘦高男人,深情很享受,仿佛周遭的所有都不会干扰到他
  一阵刺耳的刹车声让他的琴声一顿,细微的只有他自己清楚。
  会客室内,马路看着雀跃不已的宁婷一,有些昏昏欲睡,以她对施鹊伯的了解,他看到这一幕后应该会对宁婷一产生反感。
  “鹊和我说,擎天集团是他爷爷的拼搏一生打下来的基业?”
  马路睁开惺忪的眼眸,他和这个女人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微微点了点头
  “可他现在姓马。”
  迎上宁婷一尖锐的眼神,马路不怒反笑:“这你就得去问地底下的施老爷子了~”他是想要把他们家的公司再夺回去吗?~那么眼前的这个女人,我马路不得不说,你施鹊伯的眼光是越来越差了!
  宁婷一怒视着马路要死不活的不温不火:“哼~”
  墨镜后的眼神阴蛰,施鹊伯立在门口,无言的看着安然无恙的宁婷一。
  “鹊!你回来了~”看见施鹊伯,宁婷一欣喜若狂的迎了上去,手自然的挽住他的手臂。施鹊伯没有躲。回头对紧跟他进来的鹿林说:“麻烦你给我一杯水。”
  他坐在马路的对面,她消瘦了许多,眸中多了份冷淡和干练,他的出现,并没有让她平静的眸底有丝毫波澜。他直勾勾的看着她,看不出情绪,只是看着。
  鹿林小心翼翼的把水送上,同时偷偷的观察他们彼此的反应。他们如此对视着
  宁婷一不甘被忽视:“鹊,马路趁你不在,不仅派人收购了poor,还砸了我们在央晨的公寓,实在是太过分了!”
  马路把宁婷一彻底当成了空气:“你们什么时候结婚?”语气里透出了太多太多的无所谓。
  “你和柏濯还好吗?”他看着她的眼睛面色不改的转移话题。
  “很好。”
  “那就好。”
  喝了一口水,宁婷一看着他们之间简单之极却意味深长的谈话,忍不住插嘴:“我们下个星期结婚。”
  ‘噗!’施鹊伯一口水喷了出来,险些喷在对面马路的身上。
  施鹊伯神情空远淡漠,拉开了紧贴着自己宁婷一,起身拿起宁婷一的包包,从里面翻出钱包,拿出一沓钞票,指着宁婷一:“这是往返的飞机票,这一百是刚才喷出来的那口水钱。”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马路,转身大步的离开,独留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宁婷一站在原地变态不能回神。
  马路把一百块揣进口袋,走到宁婷一的面前:“你的新郎走了~”
  美国
  皮特清数着弹夹里的子弹,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还剩下三颗,对方还有六个人:“Do not do unnecessary resistance,Before you is t e U。S。 special elite unit ' idden' in squadron leader,You want to escape from my  ands is simply idiotic nonsense in t e past(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在你们面前的是美国特种精英大队‘隐’的中队长,想要从我手里逃过去简直是痴人说梦)
  亡命徒握紧手中的机关枪,手心里满是汗水,他清楚的知道,即便现在乖乖的承认自己的罪行,也同样会被枪毙,那么倒不如拼死一搏
  枪响声再次震响夜空,伴随着翻滚的波涛声。亡命徒站在呼啸飞荡的海水中,身下是已经断了气的皮特,那个金发碧眼,说着一口流利中文的美国男人,那个幽默风趣,身手灵活矫健却义气绝对的特种官兵
  血染红了大片的海,浪潮一波接着一波,来来回回,揉碎了狂风细沙中的苍凉
  秋风落叶细雨微殇,低头骇首垂眸泪殃。
  墓碑上是一个笑的无心的金发男人,他的对面,施鹊伯眼底深深的自责划伤了秋凉后完美掩饰的裂痕,风啊~似乎都读不懂这个男人的忧伤,蒙蒙的雾气勾勒出他有些摇曳的背影,一步一步,皆是悲凉
  ‘施鹊伯,原美国特种精英大队队长,在参与此次缉捕行动中违反了严重的纪律,经研究决定,取消其大队长职务,由DI部部长U yok代替’
  钢琴声依旧,银色短发男人露出一抹满意的迷人笑容,随之,柔和的钢琴曲变得激昂澎湃
                  第十章(10)大结局03
  点点罂粟花飘在半空中,有种童话世界的幻觉美感,美丽的罂粟花海随风飘荡,一波一波。
  “他最近怎么样?”
  花海的尽头,一个及其魅惑妖冶的男人冲着她欢呼挥手。
  银狸用围裙擦了擦手:“挺听话的。”
  七彩的热气球马上就要飞起,马路眯了眯眼睛,想要从这一切中看出一些端倪,热气球缓缓升起,马路厉声喝道:“不好,拦住他!”她马路不是傻子,以擎天集团的能力,虽然不能完全查到炎天海的真实身份,却足以证明,他炎天海,确切的说是余墨臣,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坏蛋。她这么做的目的,是受施鹊伯老先生生前好友中央军区总司令的委托,实则软禁余墨臣。可现在在她看来,擎天集团保卫科的力量对于余墨臣来说,形同虚设,他同样能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堂而皇之的逃跑~
  热气球已经升起,马路眯起眼睛:“先不要开枪。”
  余墨臣拿出一个扩音喇叭,嬉笑连连的对着马路的方向摆摆手中的炸弹遥控:“亲爱的路路,请看好你的手下,否则一不小心‘擎天集团’很可能会飞上我头顶的这篇蓝天~”
  看来他好了不是一天两天了,马路自嘲的一笑,她马路也有被人玩的一天。
  余墨臣看着越来越远的马路,沙哑着嗓子温柔的说:“我亲爱的路路,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你~”最后看了眼,狠狠的把遥控抛向空中
  马路请来专家进行秘密拆弹,一天下来。总专家,一个带着粗框眼镜的中年男人,严肃的对马路说:“马董事长,贵公司真的没有任何炸弹及危险武器的痕迹。”
  马路微笑的起身握住总专家的手:“那就太好了,谢谢各位专家,辛苦了。鹿林,带各位专家回酒店,盛情款待。”待所有人都走了,背靠在皮椅上,闭上眼睛静静的整理着纷乱的思路~
  尚亭市,海边别墅
  透过大大的落地窗,屋内坐着一个银色短发的男人,鲜红的液体在玻璃杯中微微荡动。余墨臣捻灭烟蒂,大步的走进
  “你是谁?这里不能随便乱进的知道吗?”两个拦住他的去路
  余墨臣巧妙的躲开他们欲碰到自己的手,和气的说:“麻烦你通报一声,就说余墨臣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找他~”
  两人看了看他不俗的气质,一个转头去里面汇报,一个警惕的挡在他的面前。
  那人恭敬的站在他的身后:“龙哥,外面有一个叫余墨臣的男人说找您有重要的事情。”
  微微荡动的红酒霎时间平静无波:“让他进来吧。”
  余墨臣笑容可掬的对着保姆说:“麻烦你给我也倒一杯。”他慢慢的品尝着美酒:“86年的~”
  “你找我来不会只是来喝酒的吧~”
  “龙腾,那是你和施鹊伯之间的恩怨,没必要牵扯到马路。”
  龙腾幽幽笑了:“我不想牵扯马路,可是她现在是唯一可以对付施鹊伯的武器,我又怎么能不利用呢~”
  “如果你伤害了马路,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他的笑容灿烂的犹如寒冬的皓日,却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的暖意。龙腾被那股鬼魅的阴气瑟缩了一下
  “你真的爱上了她~真难想象,你也会爱上人~”
  余墨臣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起身放下酒杯:“这是我今天来的目的,祝你成功杀死施鹊伯。”
  “余墨臣,如果我说我也喜欢马路,从一开始就喜欢你相信吗?”
  “相信~”
  室内的装饰风格独特且温馨,颇有雨抻岚的气质。
  马路亲自下厨,今天是她和柏濯团聚的日子,所以她想给他一个惊喜。恩~汤不错:“濯,你什么时候结束?”
  “大概还有一个半小时。”柏濯整理好最后一身演出服,对着镜子检查一遍妆容:“等着我~”
  “好,我等你。”
  龙腾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马路忙碌的背影,喃喃自语:“你真的忘了施鹊伯?~”
  他的自语虽然细微却还是被马路敏感的捕捉到了,她回过头有些呐呐的看着自己家沙发上坐着的陌生男人。
  “你不认得我了?~”龙腾的语气里有些伤感
  马路看着他,眉宇间有着些微的熟悉,却依旧想不起来:“”
  “真让人伤心~”
  “你这么冒冒失失的闯进我家,不单单是来伤心我认不出你吧?~”
  龙腾从沙发上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她的面前,从怀里掏出一条沾满血的手帕,递到马路跟前。马路皱了皱眉毛:“这是什么?”
  抬抬下巴,龙腾示意她打开看看。马路小心的打开手帕的一角,一个血淋淋的手指出现在她面前,她捂住嘴巴,怒视着龙腾。
  龙腾笑的甚是开怀:“知道这是谁的手指吗?”
  马路摇摇头:“我不想知道。”
  “呵~这可不是你能决定的,我相信你应该认识一个叫皮特的美国男人,虽然我没能成功的杀死施鹊伯,杀了他倒也算是让人开怀的事情。”
  马路看着他因仇恨而扭曲的脸:“你找我来的目的是想借由我来威胁施鹊伯?”皮特死了?这个消息太让她震惊了,脑海中他们之间的美好回忆一篇篇好似电影般,让人除了痛还是痛~
  “聪明~”
  “你的计划要落空了,施鹊伯自始至终都没有爱过我,而且他应该快要和另一个女人结婚了,我们现在是不同世界的两个人”马路平静无波的心底划出一道伤痕,那种抓不住的落寞和悲痛让人窒息。
  “你错了,施鹊伯就是因为太爱你,所以才使你们现在落得这步局面,至于那个宁婷一,呵呵~”‘啪啪’三声过后,客厅内有多出了一个一身皮衣皮裙的高挑女孩,转头的刹那,马路彻底呆在原地,居然是宁婷一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骗局吗?
  “马董事长,我们又见面了~”原先乖巧贤淑的宁婷一此时有一种杀手特有的戾气。
  龙腾神色一凛:“小兔。”
  “小兔?”小兔不是黑羽卓的
  似乎猜到了马路的疑问,小兔的语气和神情中满是恨意:“没错,本来我应该死了,可是老天爷有眼,让我可以替小姐报了仇!”
                  end
  似乎猜到了马路的疑问,小兔的语气和神情中满是恨意:“没错,本来我应该死了,可是老天爷有眼,让我可以替小姐报了仇!”
  “我记得你不是这个样子~”
  “我虽然没死,却因为爆炸的巨大冲力,被碎石划破了原来的容貌,不过我不在乎,只要能活着,只要能让我杀了你”
  马路忍不住打断她:“不好意思,你们家小姐黑羽卓不是我杀的,请问你这么恨我的理由是什么?”
  小兔笑的有些痴狂:“你抢了我喜欢的男人。”
  “你喜欢的男人?~”
  “你有哪点好,余墨臣他为什么会喜欢你?你凭什么占住他所有的心?!”她近乎歇斯底里,让人马路想要大笑出声,莫名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