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施太太,我没你不行-第5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有哪点好,余墨臣他为什么会喜欢你?你凭什么占住他所有的心?!”她近乎歇斯底里,让人马路想要大笑出声,莫名其妙的大笑出声。不过余墨臣会喜欢上她,倒让她不是很意外,没办法,她一直觉得炎天海那小子暗恋自己,请允许她有这种变态的自信。
  “马路,我们可以测试一下,看看施鹊伯和余墨臣,对了,还有那个柏濯,对你的爱有多深~”龙腾的笑容让马路直接有种吃了苍蝇的感觉
  她就这样被绑架了,没有任何反抗,因为她知道反抗是没有用的。
  24小时之后
  清晨的光晕还没有散去,坐在天台上的男人身影孤寂,彷如雕像般的就这样坐了一个又一个小时。红色轻轻的走到他不远的身后,踌躇着该怎么开口
  “还是没有消息吗?”
  “没有。”
  “报警吧。”
  “是。”
  施鹊伯,我们不得不再见面了
  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是擎天集团董事长马路失踪的消息,致使施鹊伯刚刚踏入这个城市的第一步就知道了。他知道,这是冲着他来的。
  如阴森森的城堡般恐怖的阴暗房间里,马路蹲在角落里,蜷缩着身子,企求这样能让温暖流逝的慢些。她的前面是悬吊在屋顶的铁链,偶尔剧烈的摇摆,偶尔安静的沉思
  小兔温柔的摸着每一条铁链,背对着马路说:“所有该出现的人都出现了,施鹊伯、余墨臣、龙腾和柏濯,他们会为了你斗的血流成河。呵呵,在那之前我会把你变成尸体,分成四份送给他们,你说好不好?”
  马路用一种可怜的眼神看着她,这小孩彻底扭曲了:“”
  小兔抽出腰间的钢鞭,上面一排排倒刺还沾满没有干涸的血肉,在铁链的闪烁下,显得触目惊心。
  随着一束银光,结结实实的抽在了马路的身上,马路倒吸一口冷气,那种痛钻心蚀骨
  “你不要妄想逃跑,这里只有一个出口,除非你能把我打倒;也不要奢望谁会来救你,这里除了我之外任何人都不可能知道~”又一鞭子,只不过被马路躲开了,这让她有些恼羞成怒,一鞭狠过一鞭
  等到她打累了,马路已经痛得昏过去了,而她的身上,鲜血淋漓
  这里,显然经过了一场血战。到最后,站着的,只有三个人。三个人,三把枪,其中两把枪指着施鹊伯的胸口和脑袋,另一把指着余墨臣的脑袋。
  “我们的恩怨一会再说,先把马路交出来。”
  “施鹊伯~你休想再见到马路,今天我就为我父亲和马路报仇~”龙腾暗哑着嗓子吐出一句从牙缝中挤出来的话,
  俊秀的眉毛紧紧的蹙在一起,施鹊伯眯了眯眼睛:“龙腾,龙乐岩的死虽然和我有关系,但他不是我杀的~”
  “呵呵,我可不管他是不是你杀的,施鹊伯,你今天是死定了。”
  “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帅气的飞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施鹊伯终于显露出了惊人的身手,只在刹那。已经变被动为主动,直接踢掉了龙腾的枪。
  而余墨臣还呆呆的指着一个方向没有动作,无视龙腾焦急的呼喊,他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小兔不见了!!!
  飞快的狂奔向关着马路的公寓,发疯般的冲进关着她的房间。空无一物的房间内狂风刮起白色的窗帘,肆虐飞舞
  施鹊伯举起手中的枪,抵着龙腾的脑袋,黑色皮衣下的身躯微微颤抖。余墨臣离开的时候,他就产生了强烈不安的情绪,龙腾又如此难缠,让他对心底这股不安越发的焦虑。
  “说!马路在哪?!”
  “我说过你休想再见到马路!”龙腾用空着一直手擦了擦嘴角的鲜血,脸上的表情因为扭曲而狰狞。
  施鹊伯松开了手,手中的枪应声而落,另一只手猛然间抓住龙腾的银发,声音飘渺的近乎虚无:“龙腾,马路如果少了一根头发,我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end
  黑的彻底,静的彻底,彻底到只有马路微弱的呼吸声,这让她忍不住自嘲,她居然还活着。动一下,好似牵扯到身上的筋筋脉脉,每一块都痛的撕心裂肺。
  如此黑如此静,一声近过一声的高跟鞋声敲击着马路的心房,她知道,小兔又来了~
  “今天,我们换一种玩法吧~”小兔的腔调里充满了仇恨和冷漠,尽管马路对她这种针对自己的仇恨莫名其妙和委屈,却也莫可奈何的只能选择承担。在她现在看来,小兔已经不是一个正常的人了。
  小兔笑眯眯的看着马路有些过分苍白的小脸,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她是嫉妒,嫉妒马路的幸运,嫉妒马路轻而易举的虏获了余墨臣的心
  一把揪起马路,牵扯的伤口让她忍不住呲牙咧嘴,小兔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铁链紧紧的将马路的双手捆在一起,拉扯着她走出整个封闭似得的地方。见到阳光的那刻,马路不自觉露出一丝微笑,身上结痂的或是滴血的伤口都减轻了不少。
  柏濯焦躁不安的来回渡步,紧紧攥住从一栋公寓里搜到的马路的手机,脸上不加修理的胡须添了一抹沧桑。
  “你们是最好的侦探?”他的声音极空,听不出丝毫的生气,给人的感觉,他的灵魂已经随着在未知远方的马路而去了。
  沉稳精明的男人有些正襟危坐:“柏先生,请再给我们一些时间~”
  “一些时间?~”
  “对,四个小时。”
  柏濯定定的看着他,虔诚的像是一个圣教徒,极其认真的问“杀一个人需要多长时间?”
  “”有着神探之称的男人冷汗顺着额际流了下来
  “我要的不是我太太的尸体。”
  险峻的山端下是激流涌进的溪涧和瀑布,余墨臣立于山端之上,紧缩的眉头泄露了深深的恐慌:“你为什么总跟着我?~”
  “因为你最了解小兔。”声音沙哑中带满了疲惫。施鹊伯迎上阳光眯起猩红的眼睛,他已经一天两夜没有合眼了。
  轻轻吐出一口气,余墨臣勾起薄唇,轻笑一声,这声笑,有些自嘲,有些自我解嘲,有些说不出的味道,但是美到极点。
  “这里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那时候小兔总是喜欢来这里蹦极~”
  施鹊伯看了眼他,脑子飞速的运转:“你很清楚小兔一直都喜欢着你。”
  “你也很清楚马路喜欢的人只有你。”余墨臣看着施鹊伯的侧脸,听不出说这话里的一丝一毫的情绪。
  施鹊伯笑了,笑的余墨臣周围的阳光灿烂了不少。他的笑容太有震慑力了:“你笑起来还真是祸害。”余墨臣有些小小的嫉妒,施鹊伯不常笑,笑起来却是这样好看富有感染力。
  那种疼痛的缓和并没有维持多久,她被小兔猛力一推,一下栽到了地面凸起的坚硬的石头上,马路只是感觉黑暗铺天盖地的袭来,这种黑暗让她有种莫名的解脱。
  小兔揪着马路的衣领,粗暴的把她拎到了崖边,检查了下手腕上的铁链的固定程度,满意的看了眼紧闭着双眸的马路,温柔滴说:“马路,你现在睁开眼睛看看的前面和下面。”
  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艰难的睁开眼睛,前面和下面,高而险峻的悬崖峭壁,深不见底的崖底笼罩在天旋地转的浓雾里,马路看了眼头顶的太阳,她是要把自己埋在这群山深谷之中吗?~
  不待马路反应,小兔一脚把马路踹了下去,铁链拴着马路像一只飘渺无居所的破落风筝,另一端拴在一个悬在山壁缝隙中松树杆上
  “啊!!!!!!”说不害怕那是骗人的,等到掉下来的那刻,突然下来的那刻,马路听见了自己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那死亡,是如此接近。
  “马路!”施鹊伯和余墨臣飞快的狂奔向尖叫声的方向
  烟一根接着一根,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勉强压下他心中涌上来的焦虑。
  红色飞奔进来,撞开门,气喘吁吁的说:“找到了。”
  柏濯抬起眼睛,迟疑了一秒,拿起外套,狂奔出别墅,钻进车,狂踩油门。红色紧跟其后:“在城外不远的山边发现的,一名拉黑活的司机说前天下午一个长的很像宁婷一的女人带着体型容貌非常像马路的人上了山,搜查队在山上的小路上发现了马路的戒指~”
  现在柏濯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只知道城边的大山有他的马路
  小兔已经疯了,她看着马路惊吓的悬吊在半空中,因为受力不住的磕在峭壁上,脸上身上的鲜血不住的往下流,尤其是胳膊,鞭伤刚刚有些结痂,便被冲力硬生生的撕开了。看着马路痛苦的好似要昏厥过去,她疯癫般的大笑不止。
  马路紧紧咬住下唇,牙齿因为疼痛忍不住打颤,谁能来救救她,谁能来带走这个疯子
  “马路!!!”施鹊伯和余墨臣抓心的看着吊在悬崖下的马路。
  马路倏地睁开眼睛,不住的往上眺望,她听见施鹊伯的声音了:“鹊~”
  余墨臣的眼睑下一朵黑色的罂粟慢慢盛开,那种因为痛苦的挣扎和嗜血的火热让小兔瑟缩的往后退,瞪大的瞳仁里满是惊恐,她拽着铁链的手不住的揉搓,一步步马上要退到崖边了。施鹊伯马上制止余墨臣:“你冷静一点,马路现在还在她手里。”
  身上的戾气慢慢褪去,施鹊伯挡在他面前,面向马路,心里轻轻的说‘我的施太太,我一定会救你的~’
  她听见施鹊伯对她说话了,说了什么没太听清,心里的不安已经渐渐消失
  在转头看向小兔,眼神中的锐利像一把把利剑直刺向她,这个世界上谁敢伤害马路,他绝对不会轻易的绕过他。
  风驰电掣般施鹊伯和余墨臣已经来到了小兔的跟前,施鹊伯一脚踩在铁链上,一手握枪指着小兔的命门。余墨臣连忙把铁链往上拉,鲜血顺着手掌流了下来,一滴一滴,滴进了马路努力睁开的眼睛里
  小兔一个闪身躲过施鹊伯致命的攻击,余墨臣从施鹊伯的脚下夺过铁链,用力把马路往上拉。而施鹊伯和小兔则你来我往的战在了一旁
  把马路拉上来,余墨臣倒吸了一口凉气,马路的身上哪还有好地方啊,伤口已经发炎,真的是血肉模糊都不为过。颤抖的把气若游丝的马路拥进怀里,脸上的花纹不由自主的冒了出来,余墨臣机械的转动着脖子,眼睛如同一潭深水,能吸走人的灵魂。马路艰难的抬起一只胳膊,似有似无的摸着他的脸:“还是炎天海帅~”
  余墨臣抱着马路的手臂紧了紧,无语的看向一旁慌乱应对施鹊伯的小兔。
  “永远做我的盐巴好不好。”泪是热的,如珍珠般一颗一颗。喉咙里好像卡住了什么东西,哽咽的说不出话。
  “好。”
  马路笑的和三年前一样没心没肺却真诚的如冬日的暖阳。
  好似被吸干了魂魄,那种恐惧让小兔全身战栗,停止了和施鹊伯的纠缠。松了一口气,回头想要去看一眼马路,突然感觉腰间一空,小兔狞笑一声:“让我一起死吧~”
  全身散了的马路不知哪里来了一股力量,支撑着她猛的从余墨臣的怀里挣脱,挡在施鹊伯的前面
  子弹出膛了
  “路路!!”刚跑上山的柏濯惊恐的尖叫出声,冲到了马路的前面,结实的挡下了那颗子弹。
  “濯~濯!”马路跌在地上,声嘶力竭的爬向不远的柏濯。趴在他的身上用手堵住他的伤口:“不能死,不能死,求求你,不能死,求求你,我求求你~”
  余墨臣惶然回神,手中的三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