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施太太,我没你不行-第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
  柏濯被突如其来的‘礼物’惊得一屁股从沙发上坐到了地上。。。。。。
  “哈哈哈。。。。。。”池亥东和雨抻岚直接趴在沙发上,这个马路,真是惊喜无处不在。。。。。。
  “柏濯,你怎么坐在地上呢?”马路把柏濯强扶到沙发上:“麻烦你哦,再在上面签个名,这样比较值钱。。。。。。”柏濯尴尬的接过马路递过来的笔,不用猜这就是那个祖宗,鹊的未婚妻,马路小姐。刷刷滴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你好,请问你是?”柏濯迅速恢复正常,明知故问。。。。。。
  “要说吗?”马路单纯的看着柏濯。。。。。。
  柏濯重重的点了点头。。。。。。
  “可是,这对凌末小姐是精神谋杀哎,柏濯,你好残忍哦~”马路一脸哀痛。。。。。。
  柏濯惊愕的一句话都没说出来,貌似这句话他在什么时候听过。。。。。。其他人也沉默的看着她,就连施鹊伯都把注意力从啤酒上转移到了马路的身上。。。。。。
  柏濯尴尬的清了清喉咙:“对了,怎么没看见戚末辛和雷临啊?”
  “他们两个自从上次酒吧事件后,如胶似漆,大叹相见恨晚,天天躲在实验室研究新型机械,到现在都没出来了。。。。。。”一旁的雨抻岚答道。。。。。。
  “呵呵呵呵,咳咳咳。。。。。。两个莫名其妙的小子。。。。。。”柏濯不自然的看向窗外,恰巧看见送报纸的大叔在往信箱里放报纸,激动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那个,报纸来了,我去拿报纸。。。。。。”
  三分钟后,尖叫声响彻poor,“啊!!!!”
  【公告:报纸头条,擎天集团少公子与钢琴公主秘密拍拖,另外附上其甜蜜共进午餐的照片。。。。。。】
  【公告:报纸次条,娱乐圈当红歌手柏濯有夜游症,曾经抱着维尼站在马桶边睡了一晚。。。。。。】
  “施鹊伯!!!雨抻岚!!!!你们两个小人!!!”说好了谁都不许说的。。。。。
  施鹊伯看了眼报纸,一张俊脸冷凝,扫过依然无觉的马路,冷冷的说:“我才没有那么无聊。。。。。。”
  “也不是我。。。。。。”雨抻岚表明立场,“而且都写错了,肯定不会是我和鹊,也不会是戚末辛。。。。。。”
  “错了吗?”马路好奇的问。。。。。。
  雨抻岚点了点头:“他是站在马桶上,不是在马桶边上。。。。。。”
  柏濯看了看标题确实有些问题。。。。。。随即反应过来:“雨抻岚,谁叫你说的!!!”
  雨抻岚无辜的缩了缩脖子:“不好意思,面对我们家路路,我不太会撒谎。。。。。。”
                  第二章(1)补课之心猿意马
  整个房间以墨蓝色为主,窗前的野茉莉发出淡淡的香,伴着悠悠扬扬的琴声沉默的肆虐着。。。钢琴的前面是一副浓墨的画,画里的女子只有半张脸,有的是一种极其虚幻的高雅,和淡漠飘扬的忧伤。发是凌乱的,却也是美丽的。。。。即便是如此静静的看着,还是会忍不住留下泪水。。。。
  门后伸出了马路的小脑袋,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滴溜溜的转。‘老公的房间好大哦!’马路摸摸这碰碰那,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哇塞,老公的床超大的哎。。。”
  施鹊伯被这声尖叫声惹乱了琴心,无力的站了起身,走向卧室。。。。。
  “那么好听的琴声怎么停啦?”马路忽然感觉耳边煞是安静了,才后知后觉自己刚刚听到是琴声,就在为此遗憾时,施鹊伯出现了。。。。
  “老公,你在哦。。。你知不知道今天是给我补课的日子?”马路像只无尾熊霸着施鹊伯不放。
  “从哪一科开始?”被打扰的施鹊伯明显的很烦躁。。。。
  “你没得备课厚。。。”马路看着懒懒洋洋坐在床边上的施鹊伯。。。。
  “看来你喜欢备课的老师。。。。。”施鹊伯挑起一直眉毛,语调闲散。。。。。
  马路忙把头摇的像个拨浪鼓:“我喜欢不备课的。。。。”
  “那我们开始吧。。。。。”
  。。。。。。。。。。。。。。。。。。。。。。。。。。。。。。。。。。。。。。。。。。。。。。。。。。。。。。。。。。。。。。。。。。。。。。。。。。。。。。。。。。。。。。。。。。。。。。。。。。。。。。。。。。。。。。。。。。。。。。。。。。。。。。。。。。。。。。。。。。。。。。。。。。。。。。。。。。。。
  “这道题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施鹊伯看着本上的题目,貌似耐心的讲解。。。。
  “老公,你的眼睛里有我哎。。。。。。。。”马路把施鹊伯的眼睛当成镜子,不断的摆着pose。。。
  施鹊伯拿起书用力敲击马路的脑袋一下。。。。。。。
  “这道题。。。。。。。。。”施鹊伯依旧貌似耐心地额讲解着。。。。。。
  “老公,你的皮肤好好哦。。。”马路忍不住捏了一把。。。。。
  施鹊伯拿起书用力敲击马路的脑袋两下。。。。。。
  “还有这道题。。。。。。”施鹊伯强忍着给继续往下讲。。。。。。。。。
  “老公,你真的太帅了!!!跟我好配哦,我们是天作之合。。。。”马路一脸梦幻,托着下巴,暗自沉浸在自己的美梦里。。。。。
  【梦:她是世界上最漂亮最漂亮的新娘,旁边是她最帅气最帅气的新郎,施鹊伯眼中爱意浓浓,深情的对她说:“路路,我爱你。。。。”哈哈哈。。。。】
  施鹊伯拿起书,又放了下来。走进客厅找到一个竹竿,在距离马路自认为安全的地方,遥控指挥着。。。
  “老公。。。。。”
  “站在那里不许动,否则别怪我后悔。。。。”施鹊伯拿起手中的竹竿,指着马路。。。。
  马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乖乖的坐在座位上。。。
  施鹊伯终于满意的笑了笑:“老公,你笑起来好帅!!”当看到施鹊伯冷凝的眼神,后面的‘我是越来越爱你’硬是咽了下去。。。。。
  “看下一道题,这道题。。。。。”他抬起头的时候,看见马路对着他桌子上的照片流口水。。。。
  施鹊伯抬起竹竿,打在了马路捧着照片的手上,吓得马路立马把照片放回了原位。。。。
  “继续看题。。。。。”施鹊伯突然抬头,马路乖乖的坐在位置上,一副好学生的样子,他低下头继续刚刚未完的题目。。。。
  “你懂了吗?”施鹊伯第一次觉得教别人一道完整的题是件多么幸福的事。。。。。
  “讲完了厚?那我开大点声喽?”马路把静音的电视开到了很大:“啦啦啦啦。。。我爱你。。。。。。”动感十足的音乐,性感热辣的舞蹈,加上电视机前疯疯癫癫的某人。。。。。施鹊伯用力的揉了揉太阳穴。额头的青筋若隐若现。。。。。。
  有钱人在马路的眼里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吃很多好吃的,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不用担心荷包不够。。。。
  和往常一样,施家的三餐从来没有重样的。今天晚上吃的是粤菜。和来的时候一样,马路恨不得抱着桌上的碟碟碗碗,狼吞虎咽,完全不在乎形象。。。。。。
  “路路,今天的菜对你口味吗?”施功渊笑的像圣诞节老公公。。。。。
  马路嘴里全部都是饭,拿起桌上的白水咕咚咕咚喝了下去,抚着胸口,打了个‘嗝’说:“那施老头知道这有关于粤菜的介绍吗?”从很早很早以前,马路就特别的馋嘴,除了帅哥和考大学,脱离父母的掌控,就是吃了。碍于老妈的抠门,老爸的偏心,加之家里条件的不允许,她就是研究研究,做梦的时候自己做做,请自己虚造出来的帅哥们尝尝,接手‘他们’对她的赞美,就是她最最幸福的事情。。。。。
  “哦,路路知道吗?给爷爷讲讲。。。。”从马路住进施家开始,施功渊就自称起马路的爷爷了。。。“南宋周去非在《领外代答》中就有记载:深广及溪峒人,不问鸟兽蛇虫,无不食之。其间野味,有好有丑。山有鳖名蛰,竹有鼠名猷。鸽鹳之足,猎而煮之;鲟鱼之唇,活而脔之,谓之鱼魂,此其珍也。至与遇蛇必捕,不问长短,遇鼠必捉,不问大小。蝙蝠之可恶,蛤蚧之可畏,蝗虫之微生,悉取而燎食之;蜂房之毒,麻虫之秽,悉炒而食之;蝗虫之卵,天虾之翼,悉炒而食之。”粤菜杂食之风,常令一些外人瞠目结舌。唐代韩愈被贬至潮州时,见到当地群众嗜食蚝、鳖、蛇、章鱼、青蛙、江珧柱等几十种异物,大为惊异,害怕得“臊腥始发越,咀吞面汗巯。像这盘麒麟鲈鱼,此菜装盘十分讲究,几种配料切皮片乳猪,制作艺术精细,色泽大红油亮,皮松软肉嫩滑。施老头府上的厨师当真不是盖得。。。”
  施功渊瞪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马路:“没想到你对菜品还蛮有研究的。。。。”说着递给她一个牙签,马路摆摆手,直接拿指甲抠。。。。
  对面的施鹊伯暗暗皱眉:“麻烦你体谅一下别人。”
  马路悻悻的拿出嘴里的手指,抓起施功渊递过来的牙签,大喇喇的开始剔牙。。。
  “明天亥东会代替我给你补课,我有事要离开几天。。。。”施鹊伯头也不抬的说。。。
  马路瘪瘪嘴:“祝你和凌末小姐过的愉快。。。。”
  施鹊伯不置可否,冷漠的不再开口,施功渊伸长脖子:“凌末是谁?”马路紧紧盯着依旧慢条斯理吃饭的施鹊伯回答:“育幼院的奶奶。。。。”
  “可是你刚刚说小姐。。。。。”施功渊纠正。。。。
  “没结婚的老小姐。。。。。”马路眼神幽怨的看着对面的‘负心郎’。。。。
  “哦。。。。”
                  第二章(2)补课之见义勇为
  池亥东和雨抻岚坐在肯德基里,咬着汉堡,喝着可乐,对着漂亮的小姐放电。没多久就已经左拥右抱了。
  “路路说她什么时候能到?”雨抻岚从美女的娇言蜜语里爬出来,伸长脖子对一旁的池亥东说。。。。。
  “快到了。。。”池亥东同样伸着脖子对雨抻岚说。。。。
  街道繁荣地段,一群人围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奶奶,几个男人怒气冲冲的对着瑟瑟发抖,苦苦哀求的老奶奶狠声说。。。。“你儿子欠我们的钱到底什么时候还?”
  “我现在没有那么多钱,求求你们宽容我两天。。。。。”老奶奶继续哀求着。。。
  “宽容你两天,谁宽容我们两天?”为首的大汉抓起老奶奶:“把这个破摊子给老子收了,快点!”
  “不要啊,我求求你们不要啊,这可是我吃饭的东西,钱我会想办法还给你们的,只需要两天,两天。。。。。”老奶奶哭的泣不成声。。。。。。
  人群中开始小声的议论,但是没有人敢站出来帮忙。。。。。。马路气的紧紧握住自己的拳头,大吼一声:“住手!!!!”鼓足勇气,“她的钱我还!!”
  为首的大汉冷凝着她,大声的嘲笑:“就你?”
  “就我!”马路示意那个老奶奶快走。。。。
  老太太忙收拾东西,一溜烟消失在了这些人的视线之中。。。马路暗暗佩服,‘以后得多学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