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邪魅殿下的拽丫头-第1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每天都在这片灯红酒绿的繁华中徘徊,看着一个个过路人的讥笑和不屑,看着一家人开开心心的路过和欢快的笑声,而自己,一直都是一个人。
  
  讨厌
  
  每天都与孤独、自卑、伤感为伍,好像自己就是一个多余的人一样,可有亦可无。
  
  讨厌
  
  看着和自己一样的很多孩子一起聚集在那个魔鬼岛屿的时候,看着他们自相残杀,而自己为了活着,也要拿起尖刀的时候
  
  讨厌
  
  可是那一切都过去了,自己知道的,以前如噩梦般的回忆是可以忘记的,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就可以了。自己现在不是一个人的,我有很多好朋友,有我喜欢的女孩,我一直不是孤单的,不是吗?
  
  冽一直这样想着,一直这样麻痹着自己,一直催眠着自己,一直认为,只要不去回忆,过去就可以忘掉的。
  
  可是现在,当鬽以这样高傲得意的姿态站在冽面前时,却适得其反的唤起了冽一直想要忘记的过去,再次感同身受的回忆起那段尘封的记忆。
  
  冽的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从手上的青筋可以看出,冽握的很用力很用力。
  
  监控室里,一直看着冽的众人也都为冽这样的状态而感到隐隐不安,他们的眉头紧蹙成一个大大的‘川’字。
  
  冽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冷冽的杀气比先前还要重上好几倍,这也让鬽警惕了起来,同样戒备却包含探究的,不屑的眼光扫向冽。
  
  只见冽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形,双手同时从腰间以一个十字形的姿势划过,在鬽诧异的目光下,瑶瑶左手缓缓上移,掌心朝内的捂在了自己的左眼上,而右手,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疾速一挥。
  
  霎时——
  
  百个飞镖齐发!
  
  




☆、完胜

  鬽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想不到冽竟然会有如此大的爆发力,即使有意要去躲闪,但是飞镖的数量和密度也太大了,迅速侧到一旁,但身上也是中了几枚。
  
  冽脸上勾起一丝冷笑,嘴角微微上扬——
  
  鬽暗叫不好,额上冷汗如雨下。那银针肯定是蘸了软骨散的,全身顿时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就像被抽干了一样,软绵绵的就要倒了下来。
  
  冽抓紧了时机,如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一下子闪到了鬽面前,右手准确无误的掐在了鬽的脖子上,就像提着小猫小狗一样,一点一点的把鬽从地上提起来。
  
  “真是卑鄙!”鬽怒视着冽的脸,面具破碎,原本温柔可人的样子瞬间变的狰狞。
  
  “跟你学的。”冽冷冽如寒冰的双眸扫像那张和自己一样面容的脸,左手伸了出去,一下子就撕掉了那层假面,露出的是一张绝对妖艳的脸,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蛇蝎美人!
  
  冽冷笑着,掐住鬽脖子的手在一点一点的用力,待鬽被提到和自己同样高度的时候,只听冽如同诡魅的声音缓缓开口说道,“垃圾,是不应该在这里丢人现眼的。”
  
  “呃——”待冽话音刚落,手猛的一用力,就听到一声清脆的断裂的声音,鬽低吟了一声,就咽气了,眼瞳猛的一收缩着,满是仇恨和不甘。
  
  “垃圾。”
  
  冽不屑讥讽道,用力一扔,鬽就被冽狠狠的甩到了一旁
  
  蝶此时在监控室内,整个人已经完全呆滞了,满脸的震惊和不可思议,看着冽的目光,也多了一分陌生和复杂。
  
  倒是其他人松了一口气,因为多年在黑道他们明白了一个道理,弱肉强食是最基本的生存法则。他不死就是你死。所以当看到冽成功后,倒是没有太多的什么情绪。震撼是绝对有的,不过马上又被喜悦所覆盖了,因为冽成功了
  
  可是,在大家的神经才刚刚得意舒缓的时候,意外却发生了——
  
  房间内的冽,在刚刚秒杀了鬽后,只觉得头重脚轻,昏昏沉沉的。
  
  想起刚刚鬽的那句 ‘真是卑鄙’,不由的感觉到一阵好笑,他和自己也不过是彼此彼此。在刚刚的对打中,他有一个诡异的动作,明明手都快要击中自己了,却又突然收了回去。而且自己明显的感觉到,空气中有一些诡异的粉末袭向自己,顿时感到浑身无力昏昏欲睡。
  
  瑶瑶此时真是摇摇晃晃,连站都站不稳。监控室里的大家也察觉到了冽的不对劲,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再也顾不上什么了,马上冲出监控室朝冽所在的房间跑去,这时,管家并没有拦住他们,只是看着他们焦急的背影,脸上展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意。
  
  累,好累——
  
  好困哦,有些想家里面的自己房间里的那个大大的软绵绵的枕头了,好想,就这样睡一觉——
  
  冽实在是抵挡不住软骨散的力量,整个身体就这样无力的像地上倒去,
  
  如溪水般清澈的蓝眸似挣扎的缓缓睁开,进入视线的,是大家满是焦急却模糊不清的身影,
  
  呵呵真好啊,自己果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的不是吗?
  
  冽的眼眸缓缓的闭上,长长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逆光扑动,带着浅浅的晶莹,一层薄薄的水雾。
  
  嘴角,缓缓勾起一个苍白无力,但是却透露着幸福的浅笑
  
  




☆、妖娆如她

  冽的考核总算是华丽落幕了。不过,一向很彪悍的王子殿,此时处境似乎不太乐观
  
  一年的年度考核,都是那么的冰冷的公式化。
  
  就像一个向上的阶梯,你要一步一步的登上去,站的位置越高,看的就越远;同样的倒立,爬得越高,摔的就越狠。就例如,在一分钟前还正在高处以一个高傲的姿态俯视嘲笑着低处,而一分钟后,却狠狠的摔在低处,摔在那个曾经嘲笑过的位置,粉身碎骨。
  
  殿和魑两个人其实就是互相的镜子,殿反映着魑,魑倒映着殿。他们有着同样傲人的地位,同样高傲冷艳的气质,只不过是一个在明,一个在暗。
  
  殿属于在众人视野里出现的次数比较多的,而且以实力书写着黑白两道的奇迹。
  
  魑一直处于暗处,极少几乎从未出现在公众视野范围之内。但是在魑有着跟殿同样的骄傲,这是不可否认的。
  
  而现在,这两个相互映照的人碰在一起,那也必定是免不了一场苦战了。再此还要由衷的膜拜王,膜拜着他那颗强悍的心脏,居然看了那么久还没有over,确实是很好很强大!
  
  现在的处境已经渐渐从平手转下坡形势。
  
  魑冷眼扫过殿,嘴角嘲讽似的微微上扬,眼里一闪而过一抹阴阴的光。
  
  这么阴暗的眼神,就连智商三十八的人都看得出没好事了
  
  果不其然,魑的鞭子迅速朝殿头部袭去,殿反射性的用手中的抢射出子弹把魑袭来的子弹给打到一旁去。
  
  呵
  
  魑脸上那抹得意的神情,随着渐渐上扬的嘴角,弧度越来越大。
  
  瞅准机会,魑迅速收枪 ,腾空跳去,脚狠狠的朝殿腹部踢去。
  
  “唔——”殿咬紧了下唇,原本就苍白的下唇泛出了几丝血色。魑的突然袭击使的殿向后面连连退了几步,小腹的疼痛也使得的殿不禁嗯哼了一声。
  
  一向都把心里真实想法都埋藏的深深的,让人看不出丝毫,都曾被尘他们一度怀疑是不是面瘫的冷大少爷,此时眉头挑的那叫一个高,脸上杀气四溅。
  
  殿深知不能在这样耗下去了,那样的自己的处境只能越来越不好。
  
  微微抬眸,殿看魑的眼神有多了一分寒意,嘴角莫名的勾起一丝冷笑。
  
  既然是你先出阴招的,那么也就不能怪我用狠了。
  
  在这场绝对冷冽公式化的考核中,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公平!
  
  殿强忍着腹部的剧烈疼痛,射出子弹,向魑袭去,魑一下子也没反应过来。
  
  要知道刚刚那一下,魑可是绝对用尽全力的,若不是受过专业训练有非人的承受能力,普通人挨了这一下,早就打120拉医院送急诊了,不是内出血也顶多是个内伤。
  
  殿这突如其来的袭击让有些正放松了警惕的魑防不胜防,黑色子弹如红绸般在空中飞舞,划出一个个弧形,魑完全猜不透殿在想什么。
  
  殿嘴角扬起一个邪魅的弧度
  
  ‘唰’的一声,一把锋利的尖刀从向魑射过来!
  
  这一下,大家都有被惊到了。除了他们的父亲,他的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挂着那抹慈祥的微笑。
  
  “噗——”在魑走神的瞬间,殿反手一刺,刀刃一闪银光,直直刺入魑胸口。
  
  殿没有给魑任何说话的机会,迅速抽出尖刀,不带一丝面部表情,直接摔门离去。
  
  一切都那么不真切,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房间里静寂无声,只是那地上倒在血泊当中的一个绝色妖娆的女子
  
  魑脸上没有仇恨也没有不甘,只是微微一笑。
  
  那笑容那么纯真和美好,不带一丝阴暗色彩。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真的是无法想象此时的魑和刚刚满脸杀气的杀手联系在一起。
  
  鲜血不断从胸口涌出,在地上溅起了一朵凄凉而妖艳的红花。魑带着脸上依然不变的笑容,长长的睫毛犹如逆光扑动的翅膀,缓缓闭上眼睛
  
  




☆、若隐若现的暧昧

  殿左手捂着腹部,右手扶着门口,强撑着身体走出了房间。
  
  刚一离开那个房间,真的是不由的感觉,外面的空气真它丫的太好了
  
  在监控室里心急如焚的寒一见殿出来了,马上,二话不说的就冲了出来。天知道,当时看见魑踢中殿那瞬间自己有多失控,很怕,很怕很怕里面那个会消失,彻底的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
  
  那种感觉冷少要多厌恶就有多厌恶,明明自己就在他身边,却什么也做不了!
  
  看到静瞳打开门出来的那刹那,一向是冷若冰霜的紫梦寒小姐就彻底不淡定了,虽然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马上就摔门冲了出去。
  
  不一会儿,满脸焦急的寒就奔到了静瞳面前,原本那副冷酷如冰,明明就是冷冽狠绝的,却又尽显名媛般优雅而忧郁的性格早就离家出走,刚出河北就找不着北了。
  
  看着就站在自己面前的寒,殿垂眸,强忍着腹部的一阵阵若火烧般炙热的疼痛,冷言道,“你怎么来了?寒,你不怕王吃醋啊,快回去吧。”
  
  还不等殿说完,就被寒伸手一环,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我们不是男女朋友,你不属于我
  
  殿刚要说出口的话活生生的就给咽回去了,只剩下满脸震惊,一脸不知所措的表情。
  
  “真是个傻丫头!”寒紧紧的抱着殿,狠狠的抱着。
  
  “你”殿就这样被寒抱着,她所呼出的热气全都均匀的洒在自己的颈上,一向高傲的殿,此时脸烫的都可以煎鸡蛋了。
  
  她这是在干嘛?
  
  在抱着自己吗?
  
  这样就好,真希望一直这样下去,可是她终究不属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