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邪魅殿下的拽丫头-第3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一切,都是他设的一个局,引我们入局,帮他集权,然后一并消灭我们,让他稳坐至尊之位,泽已经被他软禁了”
  




☆、冥焰帮

  “这一切,那是他设的一个局,引我们入局,帮他集权,然后一并消灭我们,让他稳坐至尊之位,泽已经被他软禁了,因为他要泽帮助他,泽不肯,他便命人将泽抓回去,然后长谈了一番,最后不知说了什么,他一气之下亲手抽了泽20鞭,下令关进地牢。”馨说到后面,情绪已经失控,眼泪留在眼眶中打转,却迟迟没有落下,泽喜欢她,她不是不知道,她又不是木头,只是他大于她,只是一个哥哥,仅此而已,别的,他给不了,也给不起
  
  “草,夏宇有病吧。”王听到这个消息盛怒,说出了脏话,这是他这一辈子第一次说脏话。则是他从小就认识的朋友,是知己。当初夏宇派人给他下毒,他是后来找解药时才知道的,这种毒,只有夏宇有,那个时候,他恨,他恨和夏宇有关的所有人,包括夏熙泽,他不明白,当初他被风瑾轩赶出家门时,是夏宇救了他,教他一身武艺,可是他竟对自己下毒。泽从小就对他很好,事情过了一段时间后,他也释怀了,活不久就更要活得精彩,活得比任何人都要好,所以他原谅了夏熙泽,但又不原谅夏宇,他搬出了夏家,逃开了夏宇,也应为寒对夏宇的相信,他没有告诉寒这一切,离开夏宇的同时,他也跟寒提出了分手,既然活不久,他又何必拖累别人,这是他当时的想法。
  
  “大宫主,现在我方损失惨重,只有这暗室可以躲避一阵,但终不是长久之策,现在应该怎么办?”鬼龙很敬业的汇报情况。
  
  “夏宇约我们5天后郊外的6号仓库决斗。”寒此时已经消化了这一切,面对事实,她从不逃避,她不是弱者,她是这个世界的王者。君临天下,所有人在他眼中都如蚂蚁般渺小。
  
  “准备资料,开会。”寒下这命令,这一刻,所有人之间的关系都是上级和下级。
  
  10秒钟的时间,原本在各个地方坐着的人立刻坐(站)在自己的位子上,一切准备就绪。
  
  “在你们离开的那个晚上,灭带人血洗了冰焰、鬼魅和殇三大帮,根据地被毁,这里是我们唯一可以藏身的地方。”鬼凤
  
  “灭?”寒
  
  “是,当时夏宇只是做做样子,事后不久,灭就被接了回来。”凤
  
  “嗯,这段时间的事,我要知道全部。”寒头痛的揉了揉额头
  
  “影失踪了,凰死的消息散发出去,他就失踪了,至今杳无音信。”龙带着一些伤感,他们四个暗卫情同手足,如今却只剩下他们两个
  
  寒点了点头,不做任何回应,失踪?是逃开了吧,呵,面对这种事,果然信任是那么脆弱啊。
  
  “这几天时间有一帮派迅速崛起,如今规模十分强大,夏宇就是碍于这个,才急于消灭我们。”冷(冰焰帮的暗卫)
  
  “哦?”王示意他继续说下去,嫣和寒也紧盯着他。
  
  “对于这个帮派,没有太多资料,我们目前只知道他的帮主叫冥煞,副帮主叫冥逸,帮派叫冥焰帮,其他一无所知。”冷
  
  “一无所知?也太神秘了吧,竟然我三大帮联合都查不到。”嫣不敢相信,这太离谱了,这样的一个帮派一定非常强大。
  
  “凤瑾轩听闻凤逸尘死讯,心脏病发,抢救急时,没有大碍,出院之后便不知所踪。”龙
  
  “另外,消息得知凤瑾轩是‘轩’至尊手下另一员大将。”凤接着说
  
  还不等众人做出反应,就有一个人慌慌张张地跑进来。
  
  “出什么事了?”嫣问道,该不会至尊后悔了,现在就要打吧。
  
  “回三宫主,冥焰帮帮主来访。”
  
  “冥焰帮主?让他们进来。”寒冷冷的下达命令。
  
  过了一会儿后,就见有两个人走了进来,戴着面具,看不见容貌,但身形却非常熟悉,会是熟人吗?或许命运在冥冥中中早已注定,她们的爱情原来还没走到终点
  
  




☆、死而复生?

  “不知阁下驾临鬼魅暗室所为何事。”寒冰冷的话语更胜从前,这是她保护自己的方式,拒人千里之外。
  
  “曾经纵横黑道的鬼魅,冰焰如今却如破攻,就连‘殇’也不可避免,看来这黑道要变天了。”冥煞并不回答寒的话自顾自的说着。
  
  “如果阁下只是为了来看笑话,那不好意思,阁下请回吧。”王开始下逐客令。
  
  “当然不是,本少爷才没那闲情雅致,我们来是想大家联合起来,一起推翻夏宇。”冥逸
  
  “哦?如今的情况两位也看到了,我方损失惨重,只剩这几个残兵败将,如何能推翻至尊?”绝对他们还是怀疑。
  
  “残兵败将阁下太谦虚了,剩下的自然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世界排名前列的杀手,比如鬼龙暗卫。”冥煞不依不饶地说
  
  “可是纵是如此,至尊几万杀手,鬼龙只有一个,这是胜算渺茫,几位还是请回吧。”馨也开始下逐客令,现在的情况,不允许他们在相信任何人。
  
  “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阁下究竟在顾忌什么,不与我们合作,难道是看不起我们冥焰帮!”冥煞忽然变的冷漠起来,气度竟然有点像他。
  
  “冥焰在短短几天,就建立起来,规模如此庞大,在下自愧不如。”王虽然说着奉承的话,可是表情动作却依然高傲冷漠。
  
  “那为什么你们如此固执,大家合作不好吗?”冥逸有点沉不住气。
  
  “逸,不要冲动!难道几位是想束手就擒?”生气的拉住冥逸,接着问道。
  
  “我们宁远战死,决不投降。”嫣此是也是意正言辞,颇有女王风范,这才是邪心该有的样子,事实上,无论是活泼的,冰冷的,哀伤的,邪魅的······都不是真正的她,或许连她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宁愿战死,决不投降。宁愿战死,决不投降。。”下面得人也跟着一起喊道,虽然多少都有受伤,但声音却是气势如虹,毫不逊色,语气中有赴死的决心。
  
  武本秘藏说:谁能阻止少年武士赴死的决心呢?他们听不到,听不到
  
  “既然如此,究竟为何’ 冥煞继续追问,及时答案他心中已然知晓。
  
  “阁下难道还不明白吗?如今的我们一部比当初,即使我们没事,却也是孤掌难鸣,已经无法承受其他的威胁,所以我们不想信任何人,阁下还是请回吧。”馨
  
  “那样的话,就好办多了呢。”冥逸似是松了一口气,准备拿下脸上的面具
  
  “逸,舞来了。”冥煞只是这样一句话就阻止冥逸放下那面具得手,也是一群人一起看向门口。
  
  “这个人,看着好像有点眼熟。”嫣看着走进来的那个男生说
  
  “冥灵舞。”寒肯定的说
  
  “是我,没想道鬼魅宫主还记得。”冥灵舞并没有戴面具
  
  “当然,只是不知阁下前来所为何事?”寒
  
  “也没什么事,现在谁都知道,至尊想削弱我们的势力,重新实现黑道的大统,所以我也是为了冥焰和你们合作的是前来,想说来坐下说客。”冥灵舞不紧不慢的说
  
  “那么,劝阁下还是算了吧,我们已经做好了拼死一战的准备绝肯活,也绝不接受任何人的合作。那对于我们来说,太危险了,而且,我,从不接受任何人的怜悯。”王
  
  “寒,如果是我呢?”冥煞或者说是冷殿看如果再说下去也没有结果,终于还是把变声器拿了出来,那充满磁性的嗓音,略带忧伤的味道是那么熟悉,王和寒是如此的登对,自己终究还是败了,而且冽···现在的他们,不适合谈什么儿女情长,却也抵抗不了对爱人的思念,这些日子所承受的一切,在这个时候,都化为乌有了,一切,只是为了再次的重逢。
  
  “殿。”寒轻轻的呢喃,声音似乎有些哽咽,她不敢相信这一切,他亲手葬的殿,现在居然站在他的面前
  
  “是我。”殿拿下面具,直视着寒,眼中是化不开的柔情与忧伤
  
  “嫣儿”冥逸或者风逸尘也拿下了面具,他眉气中少了一分稚嫩,多了一份成熟,俊朗的容颜更胜从前,却多了一点憔悴,声音也有些哽咽,他现在很想念嫣的拥抱和她柔软,有淡淡糖果香的唇,可是他不敢,他怕,换来的是嫣冷漠的眼神和浓烈的恨意,可是···
  
  “尘,对不起,对不起我太偏激了,对不起,还好你没事,我好想,好想你。”嫣冲上去保住了尘,紧紧的抱住,也许真的是失去后才会懂得珍惜,脸上是止不住的泪水,但所有人都知道,那是幸福的泪水,尘呆愣了一下,随即就开心的回抱住嫣,眼眶虽然湿润,却倔强的不肯流下来,真是一个别扭的‘孩子’
  
  




☆、永不分离

  “嫣儿,哭了就不漂亮了,乖,我这不是没事?”尘心疼的为嫣擦了眼泪,可是眼泪就像断了的珠链,怎么样都止不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冷静的说,其实也就是表面镇定
  
  “我中枪的时候是想过要诈死,所以我要医生说我死了,我服用了‘死亡精灵’进入假死状态,但是子弹射入了我的心脏,我需要一颗心脏,但是我的时间不多,等不起一颗心脏,就在我真的快要死的时候,冥灵舞出现了,那个时候我已经醒了,我出了棺材到郊外的一栋别墅养伤,冥灵舞帮我找来了一颗心脏,我救了尘,但是很快的这颗心脏也不能用了,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知道冽和蝶遇难了,所以冥灵舞就挖了冽的心脏给我用
  所以我才能够活到今日。”殿此时已经留下了珍贵的男儿泪,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所以你也是为了引出夏宇才制造自己已死的假象?”馨一针见血
  
  “是,而且我成功了,不是吗?”殿淡淡的说,成功的代价是冽的心脏
  
  “冥灵舞,你为什么要帮我们?”寒依旧冷淡,只是在冰冷的面容中似乎多了一点欣喜,不可否认的,就在刚刚殿那下面具的那一刻,她的心动了。
  
  “因为我很羡慕你们的兄弟情谊,我从小就是一个人,没有兄弟姐妹也没有朋友,父母也从来不管我,他们给我丢下一大堆的麻烦,就去环游世界了,所以我很孤独,我想和你们成为朋友,可以吗?”冥灵舞诉说自己的过往时,眼中是化不开的哀伤,再配上他那略带婴儿肥的可爱脸蛋,看起来就像易碎的玻璃娃娃,惹人怜爱
  
  “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不是吗?”绝毫不吝啬的说他知道那种感觉,一个人的滋味很不好受,所以很快就答应了。而其他人还有所怀疑,但是看到殿和尘相信的目光,也点头答应了。
  
  “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最好的朋友,永不分离!”尘热血的说他向来都是这样,而且,今天开心,首先伸出了手
  
  “永不分离!”其他人也伸出了手,七个拳头碰在了一起象征着他们的友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