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邪魅殿下的拽丫头-第3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听!是谁在唱歌?是傀儡?是撒旦?是邪恶?如此恐怖的旋律,如此令人发颤的声音邪恶势力在叫嚣,谁能阻止悲剧的发生?
  
  终于战斗结束了,结束于夏宇的胜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是我赢了。我的霸业终于实现了,把他们都带走,毁了我的总部,我要你们付出代价。”夏宇得意的笑声充斥着寒他们的耳朵,可是他们却无力再战,身上的伤口,血液在疯狂的涌出。体内的毒素,在身体里渗透。体力的不支,更是让他们不堪重负。
  
  “怎么样?我的毒,是不是很棒呢?当初,凤离渊就是中了这毒,哈哈哈哈”夏宇站在他们的面前俯视着他们,摆着胜利的姿态,近乎疯狂的笑着。
  
  “你疯了。”绝冷冷的说,冷峻的眼神直盯着夏宇,没有恐惧,没有痛苦,有的只是同情,深深的同情,却未到眼底,嘴角勾起一个笑容,颠倒众生。
  
  “是,我是疯了我为了权力疯了!我疯的心甘情愿。我杀了自己的妻子,囚禁自己的儿子,反抗我的人都得死,谁也不例外。”夏宇贪婪的眼神说明了一切
  
  “至尊,里面的人都歼灭了。”冷飒来汇报情况,眼中没有感情,冷若冰霜。
  
  “爸,近乎呢喃的一声呼唤,冷殿绝望的低下了头,以至于他错过了冷飒肩膀的轻颤。到底还在期待什么?
  
  “听到了吗?你们完了,我才是强者,黑道的至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带走!”夏宇炫耀的宣告他的成果,昭告天下,黑道是他的。
  
  这场战斗的成败早已注定,死过的人又怎会再死,那些傀儡没有生命,受药物控制,再厉害的人也无法与他们战斗并且胜利,一切冥冥之中早已注定,只能沿着命运的轨迹一步一步的走下去,直到死亡的来临
  




☆、丧心病狂

  当他们来到这里之后,他们才明白,原来地面上的一切都只是个幌子,总部下的地下室才是真正的奥秘所在。
  
  整个地下室表面上称不上华丽,但识货的人一定可以看出这里的东西样样价值不菲,特别是那些仪器,外形美观,功能又多一看就知道他的主人有多么富有。
  
  “怎么样?我这儿是不是很不错?这个地方,可是我花了大手笔才建下的,我亲爱的老婆也是因为发现这里才被我灭口的,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样?是不是很恨我,很想杀了我,呵呵,可惜你做不到,反而你现在可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呢?是吧,我的好女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夏宇用刀子挑起寒的下颚,看着寒憎恨的眼神,得意的说着。
  
  “你真是个丧心病狂的杂碎。”寒感受到下颚的冰凉,心中没有恐惧,死,并不可怕。
  
  “呵呵,多谢夸奖,我亲爱的女儿。”夏宇拿开匕首,看着大家,眼神那么的阴森,真是恐怖的一个人
  
  “你这不要脸的糟老头,自己干的坏事,生怕没人知道,是吧?恬不知耻的挂在嘴边,果然不是东西。”嫣忍不住大骂了起来,什么人啊,不对,他已经不是人了,他是魔鬼,彻头彻尾的魔鬼。
  
  “你有什么资格骂我,成王败寇,你们败了,就是本尊的阶下囚。”夏宇给了嫣一巴掌,力道十足,嫣的嘴角渗出了血,右脸立刻红肿起来,脸上一阵刺痛,但却远远比不过,肩膀上的疼痛,在刚才打斗的时候中了一枪,最后脑海中只剩下众人的一声惊呼,就不省人事了。
  
  “嫣!”众人担心的看着嫣倒下,想要去看看,却无奈,自己被押着,根本无法动弹一步,只能在这里干着急,狠狠的瞪着夏宇“这一次,若我不死,我一定杀了你。”这一句是寒说的,爱的越深,恨得越深,她讨厌欺骗,讨厌利用。
  
  “好哇,我拭目以待,不过想杀我的人多着呢,可是现在都已经在下面了,放心,你们很快就会成为其中的一员,哈哈哈哈哈哈哈···把他们关进刑房!”夏宇疯狂的笑了之后,面色一冷,下了命令
  
  刑房不比外面的,这里又脏又臭,空气中是尸体腐烂的腐臭味夹杂着血腥味,耳边都是这里的人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地下室本来就很暗,这里更是昏暗,不见天日。
  
  “啊!冷···好冷··好痛···”在刑房的最深处传出了熟悉的声音,他们随着声音过来,看到的却是这样的一幕
  
  “小尘···杀了我···杀···杀了我···啊!痛···”王身上不断的冒着虚汗,在墙角蜷缩着身躯,使劲的砸着自己的头,满脸痛苦,一点都没有往日的风采
  
  “渊,你怎么了?怎么会这样?”寒伤心难过的抱着王哭了,她心痛,他认识的王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怎么会变成这样?
  
  “寒!杀了我,杀了我!···我好痛···又好冷,如···如果你爱我就杀了我!”王疯狂的拿自己的头去撞击墙,尘不忍心一个手刀把他劈晕了
  
  “馨,你快来看看,渊怎么会这样?”寒哭着叫着馨,满身的伤口还在流着血,很痛,却没有心痛。
  
  “残血!”馨面色难看,说出了这两个字
  
  “是毒药吗?怎么解?”寒着急的问
  
  “是毒药,解法说难不难,说简单也确实简单···”




☆、诺的死

  “是毒药,解法说难不难,说简单也确实简单···”馨还没说完,就被某个神经大条的人打断了
  
  “废话那么多,到底怎么解啊?”尘着急的问
  
  “我正要说!要取下毒的人的三碗血,搭配曼珠沙华和天山雪莲,就可以解毒。”馨不爽的说,暗下决心有空让嫣调教一下风逸尘不要那么白目,不过她似乎忘了,紫梦嫣同样很白目。
  
  “曼珠沙华不是毒药吗?”舞不解
  
  “这个世界上有种解毒方法叫以毒攻毒,OK?”馨无奈的说,天哪,这些人是白痴吗?还是我家的绝最聪明。
  
  “问题就是谁下的毒?”殿找出了关键
  
  “这个猜都不用猜,一定是夏宇干的,别忘了,残血可是夏宇研发的,除了他,没人会有。”寒在这里住了那么多年,多少是知道一些的
  
  “解毒难就难在夏宇的血。”绝接着说
  
  “嗯,对了,尘,诺和玥呢?”馨发现似乎少了两个人
  
  “玥保护我爸离开了,没被抓来,至于诺···他,在打斗过程中分心不幸···我很抱歉。”尘难过的说
  
  “诺···死了?”寒不管相信的问,怎么会?这样就···
  
  “嗯,子弹打中要害,当场没了呼吸,尸体现在在我爸租的小屋门口。”尘也同样很难过,他们居然连给他收尸的能力都没有,夏宇,这笔账我一定要和你算
  
  “也就是说,现在我们在外面的人还有玥和凰。”馨转移话题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与其在这里悲天悯人倒不如想办法逃出去手刃仇人
  
  “是,所以我们应该先和他们取得联系。”寒也很快进入状态
  
  “这个你放心,玥知道我们被抓了,相信她通知凰的,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养好身体,不要一个个病怏怏的样子,这样子怎么战斗啊,你们说,是吧?”尘很乐观,事实上他的心里也是有许多的不确定,但是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我先给你们初步包扎下伤口,这里没有药品,我只有随身携带一些常用的药物,所以只能做初步的处理,防止伤口溃烂发炎。”馨边说边做,现如今,只能这样了,只能听天由命,赌一把了······
  
  整个刑房寂静的只能听见包扎声和轻微的呼吸声,所有人各有各的心事,这里安静的可怕,外面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又有人下了地狱,这个人,会是谁呢?明天究竟会发生什么?




☆、弑杀亲父

  夏宇的房间
  
  “至尊,少爷求见。”一个仆人,看起来五十多岁的样子恭敬的说着
  
  “叫他进来。”夏宇头都没有回,只是冷冷的说着,在他的眼中,没有一个父亲该有的表情,也许真的是无情的人才能成为王者,没有牵挂,没有在乎的人,没有感情。。。。。。
  
  门被推开了,泽面无表情的走进来,依旧是那张帅脸,只是变得憔悴不堪,下颚上长着胡渣,眼睛布满血丝,头发未经打理,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个。。。额。。。颓废的帅哥。
  
  “父亲,我答应你。”夏熙泽不带感情的说,对这个父亲他失望了,失望透顶,那个爱他的父亲早就死了,现在活着的是一个冷血无情,被权力欲望冲昏头的父亲
  
  “好!早就该这样了,这才是我的好儿子,福伯,传令下去,立少爷为少主,我死之后由少主继承我的位置。”夏宇没有回头,只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脸上有笑容,但却未及眼底,如果不是需要继承人,他才不会对一个孩子百般迁就。
  
  “是,属下这就去。”福伯也就是刚才的老头儿毕恭毕敬的说着退了出去
  
  “父亲,对不起。”泽从腰间拿出了手枪,毫不犹豫的开了枪,冲着夏宇的背影,夏宇不可置信的看着夏熙泽,还是倒在了血泊中,但并未断气,因为夏熙泽故意打偏了
  
  “父亲,对不起,但我只能这样做。”夏熙泽流了一滴眼泪,取出三个碗,在夏宇的伤口下接住流下的血
  
  “熙儿,在你的心中凤离渊比父亲重要。”夏宇虽然吃惊,但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很快恢复了过来,既然要死了,那就把最真实的自己释放出来吧那个最原始的自己,曾经的曾经,他也爱过,也有过青春,有过朋友,只是最后的结局是背叛。
  
  “不,你比凤离渊重要,在我的心中,你一直是最重要的,是你自己亲手毁了这一切,父亲,你好狠的心,好让我失望。”泽静静的说着,这些天,他已经麻木了,刚刚他不小心听到了宫月瑶和灭的对话,听到了王中了残血,那时他就已经决定要杀了夏宇,结束这一切。已经牺牲太多人了,冷冽,紫梦蝶,冰诺。。。。。。太多太多的人为了父亲的权力欲望失去了生命。。。
  
  “是吗?熙儿,多取些血吧,这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冷飒也中了残血。”随着血的流出,夏宇的脸已经变得惨白,但是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洪亮,有威慑力,这是他最后的骄傲
  
  “老爸,为什么?权力真的那么重要吗?我不想你离开,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痛苦,你知道吗?一边是我的父亲,一边是我出生入死的朋友!”夏熙泽爆发了泪流满面,面对这样的夏宇,他感觉好像又回到了从前,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曾经受过伤,熙儿,父亲对不起你,希望,以后你能快乐,梦馨既然不喜欢你,就放弃吧,天下的好女孩多的是,我儿子条件这么好,一定可以找到的。。。咳咳。。。还是。。。忍不住了啊。。。记住,我曾经爱过你,现在不爱了,所以。。。。。。所以。。。。。。咳咳。。咳。。。没。。。有必要为了一个不爱你的人伤心。”夏宇不断的咳嗽,咳出了血,终于还是断气了。
  
  “爸!”夏熙泽崩溃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