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邪魅殿下的拽丫头-第3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丫床患傲耍淼袅艘话耄糯罂劭淳鸵耍趵藕敛挥淘サ奶氯ィ嗽诩彼俚淖孤洌醢炎约旱纳硖逑蛳拢押旁谒幕忱锝艚舻谋ё牛艚幼糯捶苫谋ㄉ吡撕枚嗳说纳慈司故侨绱舜嗳酢
  
  “喂,你干什么,你想死吗,快放手,我不想你为了我死啊!”寒哭着说,用拳头击打着王的胸口,眼泪不断的从眼眶溢出,打湿了两人的衣襟。。。
  
  “寒,殿是值得你爱的,这都是我咎由自取,祝你幸福,记住,我爱你,一直爱着你。”王微笑着,笑的那么帅气,那么的虚幻,仿佛下一秒就会消失,眼角滑下了一滴泪水,终于,坠落到地面上,王嘴角挂着微笑闭上了双眸,而寒在王的怀里,被王护着,只是有一点小擦伤。暗红色的血在她的眼前蔓延着,寒惊惧地瞪大眼睛,看着倒在血泊里的星飒,只觉得天地在自己的眼前疯狂地旋转着。
  
  寒恍若没有灵魂的木偶,无声地跪在他的面前,瞪着眼睛,嘴唇冰冷颤抖。终于回过了神,大声的哭闹着,悲伤充斥着全身。
  
  “渊,我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我怀孕的是,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就这样离开。。。你祝我幸福,没有你,我怎么幸福!。。。为什么?为什么要救我,我们一起死,不好吗?。。。为什么你连让我和你一起死的权力都不给我,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我们的孩子,还没出生,你就准备让他没有父亲吗?!。。。你怎么可以。。。这样自私!!!”寒的泪水泛滥,一滴一滴滴在王的身上,王紧闭着双眸,惨白的脸色,嘴角含着笑容的殷红,消失的呼吸,没有心跳的声音,慢慢变冷的身体,代表了一个生命的流逝。
  
  纠结缠绕的情感,走向彼岸的少年,立于盛开的曼株沙华中,在记忆的阳光中,落下泪来,完美如天神的面孔,那一种骄傲的忧伤,直到他即将离去的一刻她才懂得忧伤的寂寞怒放的血花,终抵不过微笑的一瞬。还记得那一刻,与你相逢,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好美的梦。转眼之间,物是人非,恍如隔世




☆、结婚典礼

  三年后
  
  结婚进行曲在教堂高声响起,今天是嫣和馨结婚的日子,真的好幸福。
  
  嫣和馨步步轻移,托着泽的手,走向红地毯那头的男人,那两个个与她们牵系一生的男人。
  
  绝和尘目光洒向了紫儿,细细打量:风髻露鬓,浓妆淡抹两相宜,然今儿她并未着脂粉妆饰,一脸素颜清丽无双,目如碧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殷红嘴唇不点而赤,娇丽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的风情,明亮灵动的眸子缓缓转动,犹如会说话一般,有一种美人言语不是用嘴说,而是用眼传语,便是如此。人说,这辈子结婚的女人最美,这句话果然没错。
  
  淡紫色的婚纱,袖口上绣着浅黄色的雏菊,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密麻麻一排深紫色的华丽锦云图,胸前是宽片淡黄色锦缎裹胸,款款行来,轻风轻拂犹如一只在花丛中翩翩起舞的彩蝶,举手投足宛如风拂扬柳般的婀娜多姿。
  
  可谓风情万种,媚而不俗,丽而不娇,似一朵迎风含露而开的白色秋菊,风姿卓绝,清丽脱俗,静动皆宜。她们两个穿的是同一款婚纱,气质却不相同,各领风骚。
  
  尘和绝看罢,心中满是惊讶。但脸上依旧面不改色,冲众人点头含笑,这世上美女如云,千娇百媚,她们的风姿往人群里一站,醒目依旧。她不是因容而美,也不是因貌而出众,乃是她们的气质,一个高贵典雅,一个俏皮可爱,亦如一株纯白的菊花,自有清丽与绝代风华于一身。
  
  “兄弟,我们家的两个小公主就交给你们了,你们要好好待她们啊!!我的宝贝公主受欺负了,我要你们好看”泽半真半假的说着。
  
  馨听了这些,害羞的说“泽还在礼堂上呢!”她们向前走了一步站在了各自的新郎旁边。拉着他的手面向了牧师。牧师:“我要分别问两人同样的一个问题,这是一个很长的问题,请在听完後才回答。”
  
  “紫梦嫣(紫梦馨)小姐,你是否愿意嫁风逸尘(夜沧绝)先生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意”嫣和馨快速而坚决的回答了他的问题,没有一似犹豫。
  
  “风逸尘(夜沧绝)先生,你是否愿意娶上官紫小姐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意。”尘和绝也坚定的说,经历了这么多,已经是情比金坚。
  
  最中心的一个餐桌上,她们在热切的讨论着,这次的婚礼,送着祝福的话语
  
  “寒啊,王呢?本小姐的婚礼他也敢不参加?”嫣插着腰一点淑女形象都没有
  
  “他。。。有很重要的事,所以。。。就没来。”寒的言辞闪躲不敢看他们,她永远都记得,王死在她的怀里,那种快窒息的痛,渊,原谅我,没有去追寻幸福,其实,就这样也不错啊。
  
  “对了,嫣啊,你说你给我的礼物是不是很棒啊,要不要我也送你一份呢?”蓝伯特忽然想起这件事,手指被捏的卡卡的响,眼中都快要喷出火了
  




☆、制造宝宝

  “对了,嫣啊,你说你给我的礼物是不是很棒啊,要不要我也送你一份呢?”蓝伯特忽然想起这件事,手指被捏的卡卡的响,眼中都快要喷出火了。
  
  时间倒带到寒她们回国之后嫣留了一个礼物给泽,泽高兴的拿着礼物去了浴室,准备洗一个舒服的热水澡,洗着洗着忽然特别想知道那个礼物到底是什么?好奇心真的害死人啊,那简直就和潘多拉的魔盒一模一样,打开之后,迎面而来的是一个拳头,于是泽的脑袋开花了,再然后就喷出一点点的火星,后来就越来越大,烧了起来,接着盒子里就出现一个鬼脸,正是嫣留下的录像“嘻嘻,泽啊,难道你没有听说过潘多拉的魔盒吗?慢慢享受吧,谁叫你惹到我呢,女子报仇十年不晚哈哈哈哈哈哈哈···”某人的录像还在那里无良的笑着,泽的浴室已经是火光一片了,某人又接着说“烧的也差不多了,那就由我来拯救你把,不用太感谢我哦。哗啦啦又喷出好多水,瞬间这里又被水淹了,还好这个浴室有够封闭,不然说不定真个皇宫都给淹了。
  
  “额···不用了,那个礼物是馨研制的,你要算账就去找馨,我先闪了。”嫣说完就飞快的拽上自家老公的手跑了,那速度简直超越人类极限啊,果然人的潜力是无穷的
  
  “紫梦嫣,紫梦馨!你们都给本伯爵站住,本伯爵长这么大还没有被人这样玩过呢不想活了直说,英国不介意和中国打一架。”泽气结,半真半假的说
  
  “那个,蓝伯特啊,那个礼盒叫‘潘多拉的魔盒’是用来对付敌人的,这真的不能怪我啊,所以你还是去追嫣吧。”馨小心翼翼的说,紫梦嫣,你把我的发明当什么了,你放心,今天晚上,我会好好慰劳你的,你们家的尘···呵呵,我就不行明天你下得了床。
  
  于是蓝伯特就跑出去找那个喜爱恶作剧的闯祸精,好好“教育”一下,结果就听见不断的惨叫声,有男的有女的,看来蓝伯特同学不是紫梦嫣同学的对手呢
  
  “好啦,时间也差不多了,你们是不是该走了呢,我还要陪我的馨儿好好温存下呢,这可是我们的新婚之夜。”绝兴奋的看着他怀里的馨,馨的脸颊上爬上了两朵红云,绝满意的笑了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原来你这么腹黑,算了,算了,那是你们的事,不要太欺负人家哦。”殿玩味的说。他就是现在中国排名第一的黄金单身汉。
  
  “那我们走了,下次见面希望可以有小宝宝啊。”寒笑着说完就像门口走去,拉着蓝伯特回英国。
  
  “新婚之夜好好把握啊,快点制造一个小宝宝出来。”舞说完也闪人了
  
  “对啊对啊,我可是很期待哦,你们的宝宝一定很可爱。”殿最后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绝就跑了。
  
  晚上馨让绝去和尘说,蓝伯特喜欢嫣,让尘快点把嫣给吃了,结果啊,嫣就真的两天没能下床,不得不说,风逸尘,你猛!
  
  




☆、野孩子

  英国
  
  “Han; do not tell them; the king has been dead for three years; they also have the right to know; right(寒,真的不告诉他们吗,王已经死了三年了,他们也有权利知道,不是吗?)”蓝伯特说着自己的看法
  
  “This is not good At least in their eyes I was happy(这样不好吗?至少在他们眼里我是幸福的。)”寒低下头,看不出情绪,语气凄凉忧伤。
  
  “The elder sister; this is really good; for them; unfair; and they will one day be know。〃(寒姐姐,这样真的好吗,对他们来说不公平,而且他们总有一天会知道的。)”莎芭丝提妮也试着劝说寒,这样一直瞒着真的不是办法
  
  “Don't say that again! I decided matter nobody may change; this world is not our destiny is in charge; the master of fate; we; all of us just the fate of the chess pieces; to know when they will know。(不要再说了!我决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改变,这个世界不是我们在主宰,是命运,命运主宰我们,我们所有人都只是命运的棋子,该知道的时候他们自然会知道。)”寒有些激动,泪水又流了出来,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她永远都记得王是为她死的。
  
  “Han; this isn't you; so weak; will avoid you; what also can make You still we have followed the ghosts(寒,这根本不是你,这么懦弱,只会逃避的你,到底还能做什么?你还是我们一直以来追随的鬼魅吗?)”鬼凰一项大胆,口不遮拦,这种话在鬼魅宫除了宫主以外,恐怕也只有她敢说了
  
  “Cold; this isn't you; so weak; will avoid you; what also can make You still we have followed the ghosts(我不是!早在渊死的时候,鬼魅就死了,现在活着的只是一副皮囊,苟且偷生而已!果然和我有关系的人都没有好下场,我就是天煞孤星,先是我的父母,后是渊,我快疯了!)”寒烦躁的咆哮着,心好痛
  
  “Motherdon't crydon't cryXiao son with mothermotherdon't cry(妈妈不哭不哭萧儿陪着妈妈妈妈不哭)”凤冥萧,寒和王的儿子,现在也已经两岁了,长的很可爱,皮肤粉嫩粉嫩的,让人很想捏上一把,此时他正在努力的擦着寒脸上的泪水。话说啊,这孩子真是天才,英语中文都会耶,真怀疑他是不是混血儿。
  
  “Xiao Er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