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豪夺新夫很威猛-第2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的尾音被风拉的悠长,绵延在夜晚凉风中。
    秦洛背脊僵直着愣在那里。
    *
    秦洛走进急诊室,找到了何振光,脚底板在隐隐作痛,但被她忽略了。
    他坐在外面的板凳上,不时朝里面张望几眼。
    虽然与张文英处的有些不快,可不管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婆婆,秦洛也是真关心的:“振光,妈怎么样了。”
    何振光担忧着吐出一口气:“洛洛,怎么这么久才来啊,你家跟医院也不远啊。”
    “我正好有事在外面。”他一开口便是一副质问的语气,实在让人不怎么舒服,“妈人呢。”
    何振光指了指隔开的帘子:“正在里面打石膏呢,小腿骨折,还有轻微的脑震荡。”
    秦洛悄悄掀开帘子一脚,医生已经在收尾,她于是大方的掀了帘子,与里面的人打招呼:“妈,陆伯伯。”
    “洛洛?这是你婆婆?”给张文英包扎的陆医生正是他们医院的副院长,对秦海兰可算是十分的上心,自然是爱屋及乌,对秦洛也不错。
    秦洛微笑着点点头:“是啊,陆伯伯,怎么今天您亲自值班呢?”
    “太忙了,医院人手调度不过来,我就下来帮帮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识自家人呢。”陆医生感慨的跟张文英打招呼,“你好你好。”
    张文英原本看到秦洛是绷着脸的,现在的态度一下子缓和很多,跟陆医生套起了近乎:“医生,那我这脚严重吗?什么时候能出院啊。”
    陆医生说:“有点严重,至少住院半个月,也不能下床走动,这样吧,我让人给你调一间单独病房出来,清静些。”
    “好啊,谢谢你了,陆医生。”这下张文英的脸色终于转阴为晴了,一个劲的道谢。
    “谢谢你,陆伯伯。”秦洛也道谢。
    陆医生拍拍她的肩膀,一脸的和蔼:“都是一家人,不用客气。”
    秦洛抿嘴微笑,陆医生的心思从未瞒过她,她也乐见其成,最后不忘鼓励:“您加油,我看好您。”
    “好了,别贫嘴了,快送你婆婆去病房吧。”
    “嗯。”
    *
    等护士将他们送到住院部四楼时,单独病房也被协调出来。
    何振光的脸色终于好看很多:“洛洛,今天真是多亏你了,所以你看,这个社会就是这样,不管办什么事情还是要有人才好办啊。”
    秦洛帮忙调试床的高度,又整理被褥,忙得不可开交,何振光的父亲秦洛的公公何铁军总算下班赶到了。
    “爸。”秦洛叫道。
    何铁军放下包,应了一声便开口问:“这怎么回事啊,搞成这样,还打了石膏”
    张文英负气说:“现在你满意了吧,我这样就没人管你了。”
    “哎,你这说的什么话,咱们多少年夫妻了,你看你,跟我还闹什么别扭呢。”
    秦洛轻咳了一声:“爸,妈,要不我跟振光先回去帮您拿一些换洗的衣服过来吧,爸,你在这好好陪陪妈。”
    “行,那你们去吧。”何铁军挥挥手。
    秦洛如释重负的离开了病房。
    她一直谨小慎微的,深怕张文英继续挑食看她不顺眼。
    *
    以后的更新都会在零点哦,宝贝们可以早上起来看哈,早点睡觉,爱你们‘‘~~~MUA
    其实我想说,让月票咖啡神马的,来的更猛烈些吧,O(∩0∩)O哈哈~





     寰宇天下
    更新时间:2013…4…27 1:34:12 本章字数:17527

    何振光的车子没去修,还是被撞时的惨不忍睹的模样。
    秦洛十分抱歉:“振光,我都存照了,报保险吧,应该要不少修理费。”
    他为她拉开车门:“没事,过两天吧,这几天没时间,还是可以开的,上车。”
    她只好上车。
    何振光一边开车一边握住了秦洛放在膝盖上的手:“洛洛,我真的知错了,咱们和好吧,你别生我气了,我这几天一直吃不好睡不好的,你看我都上火了。峥”
    他的嘴上确实长了几个水泡。
    秦洛没挣扎也没说话。
    他继续道:“我的好洛洛,你别跟我一般见识了好不好,我后天就要参加竞选了,我这几天一直努力筹备着,我不能再分心了,洛洛,你是我未来前进的动力,你要陪我一起并肩作战,好吗?客”
    “你真的那么想升职吗?”又老话重提,秦洛忍不住开口。
    何振光面色一喜:“自然,难道你不希望我升职吗?”
    秦洛微微抿唇:“小心开车吧。”
    她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
    男人有追求是好事,她是应该支持的。
    “那你好好准备把,我会好好照顾妈的。”
    何振光大喜过望:“洛洛,我就知道你是最懂我的人,这几天就辛苦你了,你放心,等竞选一过去我就自己来,辛苦你了,老婆,你最好了,我爱你。”他又拉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嘴边吻了一下。
    秦洛只是淡笑,并无过多表情。
    这样,就算是言归于好了吧。
    秦海兰说,要懂得拿捏分寸,切莫过分强硬。是时候了就给个台阶一起下了吧。
    
    “我在外面等你。”秦洛站在客厅里说,“你进去吧。”
    何振光一脸为难:“洛洛,都是女人的东西,还是你去吧。”
    “可那是你爸妈的房间,而且我不知道放在哪里。”
    “我也不清楚,你四处找找吧。总在那些柜子里。”
    秦洛竟然不知道何振光对女人的衣物避讳到这个地步,更何况那个是他的亲生母亲。
    她从未进过张文英他们的房间,房间摆设很简单,中间一张床,墙两边是衣柜,床前摆着一个电视柜,上面放着一个电视机。
    摆放中规中矩的。
    她打开衣柜的抽屉,先是找到了张文英放袜子的地方,再下面一个,就是她的内衣裤。与何铁军分开放置的,秦洛也不尴尬。
    她用一个小的旅行袋装好,走到外面:“好了,可以走了。”
    何振光嗯了一声:“洛洛,你动作真快。”
    “”
    两人重新回了医院。
    张文英的房间里却来了两个警察。
    秦洛十分诧异:“怎么回事啊。”
    “是啊,妈,出什么事情了。”何振光一脸紧张的问。
    何铁军解释:“你妈是在超市摔得,结果找超市理论人家不认,只好报警了,这两位同志是过来给你妈做笔录的,东西都带来了吗?”
    秦洛赶紧将手上的东西递上去:“带来了,爸。”
    “那就好,行了,这里也没你们什么事情了,你们先回去吧,今天晚上我陪你妈。”
    何铁军话音未落,张文英已经在那里开口:“不行啊,老何,你明天早上还上早班呢,振光,要不今晚就你陪陪妈吧。”
    “妈,我这两天要竞选,我很忙啊。”何振光一脸阴翳,“更何况我一个人大男人,你让我怎么办洛洛,要不然,你看”
    何振光到底是将脑子动到了秦洛的身上。
    其实秦洛从张文英说那话开始,就隐隐觉得她在隐射什么,可是事到如今,她这个做儿媳妇的,是不是责无旁贷呢。
    她轻轻笑了笑:“我知道,你跟爸都回去休息吧,我在这里照顾妈好了。”
    “洛洛,我就知道你最好了,那就辛苦你了。爸,我送你回去吧。”
    警察做完笔录也走了,秦洛送何振光他们出门,又折回来。
    张文英的脚被吊着,动弹不得,吃喝拉撒睡都要在这张床上,可是那张嘴,却是利落的没有闲着,先是指挥着她将行李袋的东西拿出来,一一放好。
    秦洛考虑的细致周到,不但将她的衣服带了来,就连牙刷杯毛巾牙膏都一应俱全,张文英面色稍微好转。
    但很快,她又对秦洛说:“洛洛,出去给我打两盆热水来,我想洗个脸,身体也难受的很。”
    擦身体,端屎倒尿这种事情,秦洛这个儿媳妇不做,还有谁来做?
    秦洛提着两把热水壶走在冷清的走廊上,因为时间晚了,大家纷纷关了病房门休息,她也终于明白张文英的良苦用心。
    她不舍得让自己的老公儿子熬夜,却忍心对她这个媳妇颐指气使。
    秦洛面无表情的帮她洗了脸擦了身体,又帮她倒了茶削了苹果,还开电视换频道,一直折腾到九点半,张文英终于有了睡意,躺了下来。
    不过她打着石膏的脚还是需要吊着的。
    秦洛帮她掖好被角,终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她熄了灯,可以让她睡得安稳一些。
    一直等到张文英彻底睡着,她也拖着疲惫的脚步离开病房,坐电梯下楼,换到旁边一幢楼,再上去。
    秦洛事先给秦海兰打了电话,今晚她值班。
    “秦洛,你婆婆没事吧。”一看到秦洛,秦海兰便放下手中的病历问道。
    秦洛有气无力的点点头又摇摇头:“妈,你这里有衣服吗,我有点儿冷。”
    她气若游丝,样子看起来的确不太好。
    折腾了大半个晚上,她好想睡觉。
    秦海兰莫名的担忧:“洛洛,你看起来精神不太好。”
    见秦洛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秦海兰立刻捞起自己的外套走过去披在她的身上,一摸她的额头,“还好没发烧。”
    “没事,我就是累的慌,让我休息下。”
    “振光呢。”秦海兰皱眉,“怎么让你这么累。”
    “回去了,今晚我留在医院。”秦洛迷糊的说着,可是眼皮已经开始打架。
    “回去了?”秦海兰一脸不赞同,“怎么能让你一个人留下呢,洛洛”她一低头,看到秦洛已经睡着了,不由得心疼。
    她的女儿,什么时候这么遭过罪啊。
    秦海兰去护士站拿了一床毯子,盖好秦洛,又去查了张文英的病房,自己下楼去。
    她穿着白大褂,路过的护士皆客气的打招呼,她都微笑致意,没有半分架子。一支圆珠笔放在口袋里,脖子上挂着听诊器,随时可以上去救治病人的模样。
    她走到张文英的病房门口,正好一个护士走出来,她示意护士别出声,摆摆手让护士先离开。
    然后站在病房门外,听着里面传来的痛苦的呻吟声。
    秦海兰推门之前礼貌的在门上敲了几下,可是不等她开口,张文英的声音已经响起:“哎哟,洛洛,你去哪里了,我叫了你这么多声你怎么也不出个声,哎哟,你想疼死我啊是不是”
    她的抱怨未休,秦海兰微微皱眉,客气的打断了她的话:“对不起,亲家母,我是秦海兰,知道你住院了,我特地过来看看。”
    张文英立刻睁眼,一脸的惊讶,半天才回过神来:“哦,哦,亲家,是你啊,你来了,那个快坐快坐吧。”
    她手忙脚乱的要帮秦海兰搬椅子,秦海兰阻止了她:“不必了,我已经习惯了,我站着就行,你这脚看来还有些严重,疼就疼一些吧,止痛药镇静剂还是少用的好,很容易对神经产生副作用,能忍就咬牙忍一下。”
    张文英有些不好意思的拢了拢头发:“是真的疼,亲家,你坐,要不要吃点水果呢,洛洛也不知道去哪里了,真是失礼。”
    “没关系。”秦海兰说,“洛洛在我那休息,是她让我下来看看你的,我们洛洛这孩子这点分寸还是有的,亲家别见怪才好。”
    “怎么会呢怎么会呢。”张文英的言语有些干巴巴的,表情也讪讪的。
    秦海兰从她的脸上寻到了蛛丝马迹,不过聪明的,没有点破,她点点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