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豪夺新夫很威猛-第3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张文英继续道:“还有,秦洛的肚子也真不争气,人家现在都流行先怀孕后结婚了,要么也是结婚一个月都开始纷纷有喜了,他们呢,都快三个月了,还没个动静,哎,老何,你说,该不会是秦洛有什么问题吧?”
    张文英的话,彻底将秦洛打入了万劫不复的地狱,她的身体虚晃了一下,几乎站不稳。
    手握的门把,也不自觉的抓紧。
    何铁军驳斥她:“你胡说什么呢,这话让洛洛听到了可不好,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打算,再说才三个月,又不是三年,你急什么啊。”
    “我能不急吗?”张文英一顿抢白,“这秦洛也快三十了,女人的生育能力就开始下降了,将来影响孩子的品质。如果真是三年,我们要一只不会下蛋的母鸡干什么。”
    不会下蛋的母鸡
    真是刻薄又尖酸的形容词啊。
    看着他们一唱一和的在里面讨论,秦洛只觉得一个心一沉再沉,直至坠入湖底。
    这就是何家人。这就是自认高人一等的张文英张老师!
    除了在背后编排秦洛的不是,从不曾自己的儿子身上找问题,秦洛,都是秦洛有问题!她何其冤屈啊。
    她多想现在就冲进去恶狠狠的告诉他们,不,问题不在她身上,是他们那个不争气的儿子,是他们那个自以为是的儿子不能人道,不能!跟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不要再往她身上按罪名了!
    她承受不起!
    秦洛怒气滔天,可是最终,没有这么做。
    她抹去不成气的眼泪,也没有再进去,选择了径直离开。
    可是为何眼前的房顶都在旋转,脚下的道路都开始扭曲?眼泪还是成串的落下来,瞧她结的什么婚,早知道随便选个开货车的都比何振光强!
    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金黄的夕阳带着闷热的暑气席卷上来,秦洛的身体却感觉发冷,她打了趔趄,最后又危险站稳,原本宽敞笔直的马路也在她眼里旋转起来,她想去对面打车,可是走到马路中间的时候,突然分不清东南西北,除了傻傻的站在那里,没有多余的动作。
    陆飞扬刚挂了林琴筝的电话,打算去医院探望一下病人,结果半路杀出个傻站着的女人,等他发现的时候,他唯有猛踩刹车。
    刺耳的刹车声尾音被拖得老长——
    陆飞扬的眼睁得老大,肾上腺素急速上升,这么多年大风大浪的商海沉浮,都没有这一刻来的凶险!
    车子只差一点就撞上秦洛,不过她的身体先支撑不住,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陆飞扬急了,快速松开安全带下车:“喂,小姐”等他托起秦洛,不由的惊异,“是你?”
    *
    秦洛悠悠转醒,映入眼帘的,是一间充满男性阳刚之气的阔绰房间。
    房间内的摆设,无一不彰显着主人非富即贵的品位与声望煊赫的身份。
    秦洛强撑着从床上坐起,依然感觉头晕,但她更想知道自己究竟身处何方,她慢慢回想起晕倒之前的事情,她去了医院,听到了张文英对她的评价,然后虚弱的离开医院,结果,在大马路上晕倒了。
    好像还有一辆车朝她迅猛的开过来
    房间门蓦然被推开,屋外灯光照射进来,照在门口之人身上。
    逆光里,她只看到一个高大而模糊的轮廓,他深色的亚麻休闲裤衬得他双腿笔直,咖啡浓郁的香味已经悠远的飘了进来,强烈刺激着她的嗅觉。
    “你醒了。”伴随着他醇厚的嗓音,室内灯光骤然亮起。
    她不习惯的用手轻轻一挡,而后终于将门口之人看清。
    他潇洒而利落的斜倚着门,白玉陶瓷的勺子在咖啡杯里慢慢搅动着,唇角微扬,脸上有浅淡的笑意,还有些许的关系。
    秦洛大为震惊,望着眼前平静而尊贵的男人:“陆先生,这是你家?是你把我带回来的?”
    他并不避讳的承认着,端着咖啡走进来,放在她的面前:“虽然要一个刚刚醒来的病人喝咖啡显得有些不合适,不过咖啡刚刚煮好,正是最香醇的时候,现在不喝,未免可惜。”
    秦洛终于看清了他,一件亚麻质地的米色上衣和一条亚麻之地的褐色长裤,还有一双棉质的软底拖鞋。
    似乎所有成功男士都偏爱亚麻款式的衣裤。而在秦洛的印象里,亚麻这种产于地中海沿岸的十分难打理的纤维纺织衣料只有身份尊贵身材一流气质卓绝的高富帅才能驾驭得了。
    不是她故意贬低何振光,陆飞扬这一身乍看普通实则价格惊人的薄薄衣料如果穿在何振光的身上,是绝对穿不出这份气定神闲的贵气的。
    所以说,有些人,穿上龙袍也不像皇帝,反倒是画虎不成反类犬。
    陆飞扬见秦洛走神了,体恤的问:“如果还是不舒服,就去医院吧。”
    “不用了。”她的声音依然粗砥如沙石,十分给面子的品尝了他刚刚端过来的咖啡,入口即化的丝绒触感,唇齿留香的美妙,她十分中肯的赞美,“真的很好喝,你的手艺很好。”
    他很受用:“谢谢,不过你不是第一个这么夸我的。”
    秦洛一怔,旋即笑了:“我已经好多了,我该走了,谢谢你带我回来。”
    如果此刻她在医院醒来,肯定免不了劳师动众。
    她不想秦海兰担心,更加不想让何家人知道刚刚发生的一切。
    陆飞扬拦住她:“不多休息一会儿吗?你还在发烧。”
    “我知道,不过已经好很多了,我妈是医生,我回去她能给我看看。”
    话已说道这个份上,陆飞扬打趣:“那看来我留下来是不明智的决定了,走吧,我送你回去。”
    秦洛婉拒了他的好意:“已经打扰你这么长时间了,我自己走就行了。”
    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呆在一个房间里,她很不习惯。
    陆飞扬看似温文儒雅,可是眼里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侵略气息也是不容小视的。
    他像是一个深不可测的谜,秦洛不想也不愿去触碰。
    萍水相逢,这般淡然分手最好不过。
    陆飞扬大方的应允了,拿出一张名片给她:“上面有我的手机号,有问题可以随时找我,我不介意充当知心哥哥或者借一个宽阔的肩膀给你。”他说这样的话都说的坦荡磊落,无丝毫的遮掩,秦洛当真是笑了。
    “谢谢,那我走了。”
    他送她到电梯口,秦洛朝他点头致意,步入电梯。
    这是一座十分高级的小区,从一门一户的电梯就可以看出来。
    没人进来,一路畅行无阻的来到一楼。
    等待电梯门开,秦洛正打算跨出去,结果偏偏撞进一双阴鸷冷峻的双眸。
    她的心跳漏一拍,是她没注意看,外面的人却似乎看了她许久。
    电梯门再次要关上,她情急的按下开门键,身体微微颤抖而紧张的离开。
    这一次,沈少川没有做任何的动作,只是目送她离开,她走的十分的顺利。
    没想到沈少川也住在这里,上一次是郊区的普通小区,这一次是如此高档的住宅区。
    狡兔三窟。他也算一个。
    可他真是个守信用的人,他说过不会纠缠她就是不会了,也不会再与她有任何交集。
    只是真巧,陆飞扬也住在这里。
    冤家路窄形容的最贴切不过。
    走过鹅软石铺成的小路,脚底不再疼,上次的伤,彻底好了。
    夜幕已经笼罩大地。
    小区的绿化做的很好,银白的路灯与天上的月亮交相辉映,在夏日的夜晚,显得并不惨白,反而多了几分清爽利落。
    走到门口,两名笔挺的保安站立在台上,对进出来往的车与人皆敬礼,规格与保安的严密系统都做的十分到位。
    她有些心虚的接受了保安的致意,看到外面的石头上用红色大字写的小区名字,顿时恍然,寰宇天下。
    这是本市最新开发的一个最奢侈的新小区,它的宣传口号便是给上层精英人士一个七星级总统的家。
    七星级总统的家啊。
    那可想而知有多奢华。
    **
    万字更哦明天也是。哈





     唯一想要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3…4…28 8:04:41 本章字数:11280

    这里距离秦海兰的房子并不远。欤珧畱踢
    她很想回去,但又不想面对秦海兰的盘问,也不想她担心。
    回何振光那里呢,她又实在不愿意面对又一个喝得醉醺醺回来的男人。
    她站在小区门口徘徊,一辆香槟色的奥迪开进来,对她按了按喇叭,秦洛赶紧往旁边挪了挪,那车子进去后,又倒回来,在秦洛诧异的目光里摇下车窗:“秦洛?真是你。我还以为我眼花呢。”
    “琴筝姐?你也住这里?”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嫔。
    林琴筝温婉的笑了笑:“也?看来你刚从人家家里出来,上车吧,相请不如偶遇,去我那里坐坐吧。”
    秦洛感觉体内的感冒君来势汹汹大有卷土重来的势头,更何况沈少川也在里面,万一林琴筝又好巧不巧的住在同一幢
    她于是说:“不了,琴筝姐,下次吧,已经有点晚了,我得回去了。咙”
    “那我送你吧。”林琴筝迅速的调转了车头,“这里晚上不太好打车,去哪儿。”
    结果,秦洛报了学校的地址。
    她思来想去,这里最合适不过。
    林琴筝有些讶异,但聪明的没有多问。
    秦洛感激她的体贴,同时,她也很细心:“秦洛,你在发烧。”
    秦洛淡淡的嗯了一声。
    林琴筝的眉头却皱了起来:“洛洛,虽然我不想问,但看你这样子,你老公是怎么回事啊。”
    “他明天要参加单位竞选,很忙,我也不想打扰他,到了,就是前边,琴筝姐,多谢你了,我自己进去就行了,你开车回去小心点。”
    林琴筝见她一脸不愿多谈的样子,不放心的道:“吃点药啊。”
    “好。”
    
    宋诗颖顶着一张绿油油的的面膜打开门,吓得秦洛连退三步。
    宋诗颖赶紧扯下面膜,看着她潮红的脸色说:“你怎么来了,快进来,发烧了?坐下,我去给你倒水。”
    “谢谢。”看着宋诗颖动作麻利的找药片倒水,秦洛倒在她的床上,一动也不愿动。
    退烧药吃下去,她将水杯放在一边。
    宋诗颖皱眉:“秦洛,你出什么事了?怎么这么憔悴,下班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搞得,你老公呢。”
    每个人都问她老公呢,其实她也很想知道现在这时候最应该给她依靠的男人到底在哪里。
    她不想再费尽心思的帮他找借口了,抿了抿唇,伸了伸手腕:“诗颖,我很累,我想睡觉,不介意我在你这里挤一挤吧。”
    “说什么呢,当然可以了,快睡吧。”宋诗颖拉过被子盖住她,“赶紧睡,有问题叫我。”
    真好,秦洛庆幸自己还有个可以去的地方。
    药效开始发作,她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宋诗颖很照顾她,秦洛知道她一直在起夜查看她的状况,甚至多拿了一床被子给她盖。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尽管如此,秦洛出了一身汗,烧退了,但鼻塞依然没有好转。
    宋诗颖也跟着醒了,拿了一套干净的衣服给她:“秦洛,你去洗个澡吧,汗津津的。”
    “谢谢,害得你一晚上都没睡好。”
    “嗨,咱们之间还用这么客气吗,你没事就好,等下再来吃点药吧。”
    秦洛站在温水下,舒服的洗了个澡,出来后感觉鼻塞也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