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豪夺新夫很威猛-第3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烀患恕!
    说起这个,她就笑个不停:“大嫂,这个倒是真的,你给多催催洛洛他们,这年轻啊,才好生,现在怀的话明年春天能生出来,那时候最好不过啊。”
    张文英也跟着笑:“这个可不是我们能决定的,得他们自己拿主意啊。”
    客厅与厨房并不远,她们又说的那么大声,秦洛没聋,自然听到了,何振光也怎么跑得了。
    秦洛负气不说话,何振光好言安慰:“洛洛,让你受委屈了,洛洛,我答应你,这个星期天就去看医生,好不好,不过咱们找一家不认识的吧。”
    “真的?”秦洛侧目看着他,“这次不会临阵脱逃了吧。”
    他苦笑,利落的将菜出锅:“我答应你的事情,肯定会做到的,现在我的工作也上了台阶了,咱们是时候要个孩子了,我不能让你一直受委屈。”
    听到这里,秦洛的心再次宽慰一些,她但愿,何振光不要再辜负她。
    
    秦洛模样俊,性子佳,气质好,工作又体面,深得各位长辈的喜欢。
    张文英在她们无数的夸奖与艳羡声中,终于露出了些许的笑容。
    秦洛也礼数周到的招待着这些客人,一直到他们离开,她又起身收拾桌面。
    何振光阻止她:“洛洛,我来吧,你先去洗澡吧,明天还上班呢,别太晚了。”
    看着他眼中的关心与心疼,秦洛心间微暖,便进去了。
    只是她忘了现在家里还多了两个人,何铁军出来喝水,打开门,被张文英看到何振光在收拾桌子,顿时叫了起来:“振光,怎么你在收拾?洛洛呢。”
    秦洛在里面换衣服,一墙之隔,声音很清晰:“妈,洛洛累了一天了,洗澡去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振光,你”
    秦洛随后拉开了淋浴室的门,打开了淋浴,声音彻底听不到了,耳根子总算清净了。
    她洗完澡出来,何振光也收拾完外面的桌面,在她白嫩的脸上亲了一口:“洛洛,你真香。”
    她点点头,对他说:“你快去洗澡吧,谁还热着。”
    “好,你先上床等我。”
    “嗯。”
    她点头,心里却没多大的期望。她已经逐渐接受何振光不行的事实了。那么多次都没有成功,今天又有多大希望呢。
    可是何振光却兴致勃勃的,状态极好。
    官场得意,他要情场也得意。
    他洗了澡就猴急的扑到秦洛的身上,动情之时,洛洛洛洛喊个不停。
    秦洛半闭着眼,手脚没动,何振光已经麻利的脱下了她的睡裙,然后呼吸急促眼神黯然。
    他快速的熄了灯,匍匐在她的耳边说:“洛洛,我来了。”
    秦洛始终未睁眼,任由他趴在自己身上,来回摸索,气喘连连。
    他在前戏部分从来不偷懒,可是今天,可能是秦洛状态不佳,也可能是心事重重,她丝毫没有任何的感觉。就那么笔直的躺在那里。
    何振光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他依旧在努力,努力试图冲破她最后的那层阻碍,但困难重重。
    对别的男人轻而易举的事情,他却如此艰难。
    秦洛不免有些同情他。
    而他的高~潮似乎也在慢慢道来,呼吸更加急促,喘气更加厉害,声音也随之加大:“哦,洛洛,我的洛洛”
    他竟抓着她的手,去触摸他的灼热的坚硬。
    秦洛一下挣了眼,触电似的收缩回来,可是他不停的颤抖着,声音里充满了哀求:“哦,洛洛,你帮帮我,快,洛洛”
    她的两只手,缩到了背后。
    她不知道别的女人在床上的表现如何,可是她,终究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何振光如一只慌莽的困兽的豹子,低声咆哮着,他尽情投入的喘息,呻~吟,完全忘了一墙之隔的客房内,还住着两个老人。
    等秦洛意识到的时候,何振光已经开始了自~慰——
    秦洛又想起了当初那个令人作呕的场景,为什么,她的老公会有这样说不出口的缺陷?
    而隔壁房间内传来的咳嗽声,重物落地声,都在提醒着他们,对面还有人。
    他们不能太过分了。
    事实上,过分的只有他一人罢了。
    但是在不明真相的人的耳朵里,秦洛想必也是功不可没。
    *
    秦洛没有做早餐的习惯,更怕张文英又趁机找事儿,所以早早的出门去了。
    起床的时候,旁边的垃圾桶里安静的躺着何振光昨晚用过的,还残留着乳白色液体的纸巾。她不愿多看一眼,径直离开了。
    学期进入尾声。
    学校贴出公告,所有的社团以及跳蚤市场还有最后一次活动可以参加。
    秦洛接到了潜水组组长邱静安打来的活动通知电话。
    说起来惭愧,她这个指导老师,对潜水组的贡献实在少得可怜,多是社团组长邱静安一手在打理的,而且还打理的井井有条。
    因为活动的特殊性,所以他们通常一年到头可能只有一次出动的机会,而且每次出动,必定大动干戈。
    原本他们今年是打算下学期再出去了,可是邱静安突然说:“秦老师,我已经大三了,下半年就要实习了,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所以这一次,我想出海潜水,你看成吗?”
    秦洛听后吓了一跳:“静安,这么突然,船只协调很困难啊。”
    “秦老师,这些你都不用担心,你忘了我爸爸是海军吗?船只完全没有问题,问题是潜水服,这个装备太贵了,得麻烦你想想办法了。”
    他们学校原本还有两套装备十分落后的潜水服,后来体育馆整修,竟不知道被扔到哪里去了。
    面对大三学生这样的最后请求,秦洛实在不忍心拒绝,可是她该去哪里借潜水服?也真是让人头大。
    邱静安又曝露了一个消息:“秦老师,前段时间市里刚刚举行过潜水比赛,你看看有没有认识的人是市政府的,请他们帮忙跟体育局协调一下,借我们一天而已,保证完璧归赵。”
    听到市政府三个字,秦洛的脑子里第一个蹦出来的,便是沈少川三个字。
    她实在不忍心让邱静安失望,便说:“我想想办法吧,但是不能抱太大的希望。”
    “太好了,秦老师,谢谢你。”
    说起秦洛当这个潜水社团的指导老师,也算是渊源颇深。
    当年学校为了扩大招生范围,吸引生源,没少巧借名目开设多种花样,潜水组就是那时候阵痛的产物。
    刚好市里有几套退下来的装备,被校长大做广告吸引眼球。
    而当时的老师里面,根本没几个会潜水的,会潜水的,也没有受过系统的培训。
    而秦洛当年,刚刚被分来学校,兴趣特长好巧不巧的写上了潜水,她还代表过市里参加全国性的潜水比赛得了个铜牌。
    于是,她就与这个社团共勉了。
    好几年了,社团一直苟延残喘的持续着。
    真正爱好潜水的学生也有,可是学校根本没有这个条件为他们提供技术与装备上的给养,只能是小打小闹的这么挂个名目存在着。
    邱静安的父亲是海军高级军官,她的出现,稍微改善了一下这个情况,至少出海的船只是有保障的。
    她是个聪明勤奋的孩子,相处三年,多少还是有些情感的。秦洛很想满足她这最后的小小的愿望。
    最后,她做了个决定,给沈少川打电话。
    结果电话被挂了。
    秦洛继续忙手头的工作。
    
    沈少川正在市里开会,看到秦洛的电话,不得已,只好给挂了。
    开完会陪夏荣光回了办公室之后,他才找个安静的地方给秦洛打过去。
    她接电话的速度比他预计的快,他唇角半扬,带着些许讽刺的意味:“怎么,这么快就想通了?”
    秦洛听着他的笑声,一时语塞,可是脑子也突然清楚了,她怎么能为了这样的小事而求到沈少川的头上呢,她摇了头,镇定的回答:“不是,我只是想问你车子修好了吗?发票有吗?”
    何振光的车子已经报了保险,他正好有朋友在保险公司,所以给他们走了后门,秦洛的照片他们已经认同,只等着材料交上去就可以。
    沈少川淡笑:“你真有心了。”
    她也笑:“总是我的错。”
    “那好吧,我正好要去人事局一趟,我会自己给何振光的。”
    秦洛说没问题,匆匆结束了通话。
    有问题应该先找自己的老公,这才是好女人的表现。更何况何振光不行的话,还有林琴筝,她能帮忙的朋友还是很多的。
    不差沈少川这一个。





     负责一辈子
    更新时间:2013…4…30 0:40:55 本章字数:7882

    她给何振光去了电话,言简意赅的说明了情况,问他认不认识市政府或者体育局的朋友,能不能帮忙想想办法,如今他春风得意马蹄疾,很爽快的答应了:“好,洛洛,我帮你问问看,不跟你说了,我还有事,先挂了。欤珧畱踢”
    秦洛听他这么说,越发认定自己的决定没有错。
    可以依靠自己老公的,就决不能麻烦别人。
    这有助于维持夫妻感情稳定,促进和谐社会的发展。
    何振光从没办事效率这么高过,秦洛第一次对他刮目相看,他告诉秦洛,装备已经借到了,体育局领导答应借两套给他们,不过最后若有损失就要他们负责赔偿嫔。
    秦洛满口答应:“没问题,振光,谢谢你了。”
    何振光呵呵笑了两声:“洛洛,咱们之间还说什么谢呢,好了,快去工作吧,我也要上班了。”
    秦洛望着窗外的艳阳高照,斜肆的阳光恣意的照进窗棂内的人身上,燥热却舒坦,连日来的抑郁顿时一扫而空,她真是个容易满足的人娄。
    别人对她一分好,她会用十分来回报。
    她当即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邱静安,邱静安在那边尖叫:“太好了,秦老师,你真是太棒了,谢谢你,谢谢你。”
    这个个头一米七八的女生,即使在这个男生众多的学院里依然十分的抢眼,她的尖叫声让秦洛感觉到了她的愉悦,她立刻说:“好了好了,我先干活了,你也别得意忘形了,该准备的都要准备充分知道吗?”
    “没问题,秦老师,有你出面,果然马到成功,哦对了,我们这次出海的时间是星期六,到时候我爸会派人来接我们,晚上宿营,然后第二天一早就下水,可以吗?”
    “星期天下午能回来吗?”何振光还要去医院呢。
    “这个”邱静安抓头挠耳,“不好说啊,秦老师你有事?”
    秦洛想说是啊,她老公要去医院看病啊,可是最终,她摇了摇头:“没事,我会安排好的,挂了。”
    “好,谢谢秦老师。”
    都是大三的学生了,人生难得相遇,百年修得同船度,她不想扫兴,所以打算跟何振光商量下,让他自己去吧,又不是小孩子了,不会连这个都不懂吧。
    *
    今天心情好,所以下班之后,秦洛去了一趟超市。
    买了一些生活必需品之外,她又去食品区,称了一斤鸡蛋,买了两条鲫鱼,一斤排骨,还有山药芹菜都一些蔬菜。
    现在家里多了两个人,总得照顾的周到一些。
    后来想去家里酱油和盐都不多了,又去了调料区。
    她找到了他们惯喝的那一种酱油牌子,还剩下一瓶,她运气好。
    只是她伸手的时候,旁边也有人伸手,两人同时,将手落在了那仅剩的唯一一瓶酱油上。
    秦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