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豪夺新夫很威猛-第3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她找到了他们惯喝的那一种酱油牌子,还剩下一瓶,她运气好。
    只是她伸手的时候,旁边也有人伸手,两人同时,将手落在了那仅剩的唯一一瓶酱油上。
    秦洛有些愕然,侧目,那人也在看她。
    “秦老师啊。”宁采惊讶的缩手,“你也来买菜啊。”她看着秦洛推车的东西,笑得很温柔。
    秦洛点头,也看了她的推车,牛柳,黑鱼,青椒,酸菜,豆豉,丝瓜,她下意识的坚信宁采这顿饭,是要做给沈少川吃的:“是啊,你也买不少呢。”
    宁采笑得知足:“我平常都太忙了,今天难得有时间,我想做顿饭给少川吃。”
    果不其然,秦洛大方的拱手相认:“那这个酱油给你吧,我再看看别的。”
    “别,你拿着吧,我们家里还有点,下次再来买好了,反正我们不常开火,用不了那么多。你拿着吧。”宁采主动将酱油放进了秦洛的推车里。
    她点点头,也没有再推辞:“那谢谢了,我还有东西要买,我先走了。”
    “好,再见。”
    秦洛快步离开,是因为怕沈少川也来了。
    但根据墨菲定律,你越是不想她发生的事情,她就越要发生。
    比如,她越是想避开沈少川,就越是要让他看到狼狈的自己。
    刚下电梯,走到出口处,结果东西太重,超市的塑料袋质量不过关,带子断了,东西洒了一地,幸好酱油是塑料瓶的,才不至于打破,鸡蛋被另一个手拎着,也幸免于难。
    秦洛蹲下身,哀怨的看着这一地的狼藉,不得已蹲下身一件件捡起来。
    有些东西滚得远,比如护舒宝。
    她正在手忙脚乱的时候,一只手拿着她的护舒宝蹲在她的面前,递给她。
    她只看着那只手,指节宽而长,手掌干净纹路清晰,那是一只男人的手,而这只手,捡着她的护舒宝,秦洛恨不得地上有条缝钻进去。
    “谢谢。”她一把夺了过来,胡乱的塞进袋子里,一手托着下面,一手抱在怀里,扭头就走。
    可是那只手伸手去抓她,她灵巧的避开了,并且一脸紧张的四下张望:“沈少川,你干什么,你女朋友还在里面呢,你拦着我做什么!”
    面对她气急败坏的低吼,他笑得云淡风轻又意味深长,那狭长的眸子里蓄满一池春光:“我以为你没看见我呢。原来你都知道啊。”
    她怎么可能没看见呢,单看那只手,已经不能让她错看。
    所以她极力的逃避,想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可是他显然不愿放过她,拉着她往地下停车场走去。
    秦洛护着怀里的东西,被他拉着走:“放手,放手——”
    地下停车场光线顿时幽暗,进出的车子并不多。
    他将秦洛拉到无人的角落里,凑近她,闻着她身上淡淡的气息。
    秦洛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沈烧川,你到底要干什么。”
    “秦洛,我发现我的耐心块用完了,我当真是不想再纵容你了,收点利息不过分吧。”
    他吻住她的唇,舌头灵活的在她的口腔内辗转,秦洛等大了眼,完全没想到他会这么大胆,她震惊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一时间也忘了反抗。
    所以让沈少川得逞了。
    她手一松,手上的东西再次划落,这一次,包括那袋脆弱的鸡蛋。
    鸡蛋碎地的清晰的破裂声成功惊醒了失控的秦洛,她膝盖向上用力一顶,只见沈少川面色一变,到底还是松开了她。
    她气息不稳的用力一抹嘴巴,狼狈的望着地上的鸡蛋欲哭无泪。沈少川吃痛的按着身下的那个脆弱的部位,就差跳脚,他瞪着秦洛的眼里满是懊恼:“秦洛,你真下得去手!”
    秦洛愤恨不已,指着他低声警告:“对不起,我下的是脚,不是手,还有,你要是再敢轻举妄动,我保证会让你后悔的!对你,我很下的去脚!”她还击的干脆漂亮。
    沈少川当真有了几分薄怒:“秦洛,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哈,你这算敬酒吗?我还真没看出来,是你自己说要给我一点时间不会勉强我的,那你现在又在做什么。”她圆瞪着眼,眼底十足的防备,随时准备被他补上一脚。
    终于有车子朝他们这边开来,照亮了他们的脸。
    秦洛蹲下身,捡起地上的东西,鸡蛋碎了,蛋清蛋黄搅和成一团,看起来惨不忍睹,只好丢弃。
    这蛋碎的人生啊。
    沈少川的脸阴晴不定:“我只是收点利息而已,秦洛,我现在迫不及待就想收回本金了,你说我该怎么办。”
    秦洛瞪着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是宁采的电话及时解救了她。
    沈少川拿着手机对她说:“行,这次算你运气好,秦洛记住你今天对我做的,要是我真出点什么差池,我让你负责一辈子!”
    她阴着脸,满脸不信的瞪着他:“等你有问题再说吧,我用了多少力气我还不清楚,你还是快点上去吧,别让人家等太久了。”
    她不想让宁采有任何的误会,丁点都不想。
    *
    秦洛的心跟过山车似的,又跌倒了谷底。
    艰难的抱着这一大堆东西回家,只有张文英一个人在家,正坐在客厅嗑瓜子看电视。
    “洛洛,你回来了,买这么多东西啊。”
    秦洛点点头:“妈,你晚上想吃点什么。”
    “你不是都买了吗,你随便做,我们随便吃就成了。”张文英还不好意思的说,“洛洛,我脚不能动,就没法帮你了啊。”
    她呵呵笑了两声:“没事,我来就行了。”
    电视里唱着京剧,张文英也会跟着咿咿呀呀的唱几句,唱的还算不错。
    她在厨房手忙脚乱。
    毕竟不是做饭能手,做四个人的饭,的确有些气喘。
    何振光回来的时候秦洛忙得一身汗。
    他心情也挺好,换了鞋子就过来帮忙:“洛洛,我来,我来。”
    张文英在后面嘀咕:“没出息的东西。”
    何铁军说了她一句:“儿子心疼媳妇有什么没出息的,你也稍微收敛一点儿,别动不动就给我找茬。”
    “你说谁呢。”张文英怒瞪着何铁军。
    “好了好了,别胡搅蛮缠了,待会儿让洛洛听到不好。”何铁军说了软话。
    张文英又瞪了他一眼,这时候何振光端着饭菜出来了:“爸妈,可以吃饭了。”
    “走走,吃饭去。”何铁军扶着张文英坐到餐桌边。
    秦洛望着自己烧的几个菜,卖相虽然不比何振光的好看,不过也马马虎虎,张文英皱了皱眉,到底没说什么。
    秦洛主动洗的碗,何振光后来抱着她说:“洛洛,辛苦你了,等我爸妈一走,我什么都不会让你干的。”
    她听了,心里几分喜悦,其实女人有时候要的真的不多,她不是怕辛苦,不是不愿意干活,但也要干的知足,干的心甘情愿,她转过身问他:“那他们什么时候走啊,你不是说三天吗,今天都第二天了,明天就走了?”
    何振光脸上又露出了那种让秦洛捉摸不透的犹豫不定的眼神:“应该吧。”
    回答也永远是这么模棱两可。
    秦洛心中有不好的预感,所以先给他打了预防针:“振光,我不希望你骗我,或者再做出什么让我不愉快的事情,夫妻之间贵在坦诚,要是真有问题你就跟我说,我也不会强词夺理,可是如果你瞒着我最后又让我知道了,我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洛洛,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骗你呢,好了,时间不早了,快点休息吧。”
    何振光扶着秦洛躺下来,秦洛回想着他说的话,总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她推了推他:“振光,我还有件事情要跟你说,这个星期天我要跟我们学校的学生一起出海,你自己去医院,没问题吧。”
    何振光重新直起了身体:“这个周末?”
    “是的,很抱歉,事出突然,但学生已经大三了,这是最后一次社团活动了,我不想扫兴,你能不能答应我?”她很怕他又找借口推脱。
    不过他这次表现出奇的好:“行,没问题,你自己小心点,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
    “谢谢你,振光。”
    如果生活能一直这样风平浪静,如果事事都能这么顺心,该有多好。
    今天何振光很累,主动搂着她说:“洛洛,睡吧。”
    她叹息着心满意足睡去。
    **
    周六下去,秦洛便收拾了几件衣服坐上了邱静安爸爸派来的车子。
    一辆豪华的商务车,外表看起来与其他车子并无二致,可是秦洛一看到那车牌,便知道是军区专用车辆。
    稍微一想,便能猜出是海军专用的。
    车上已经坐满了人,全是潜水组的成员。
    他们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那一脸傲骄的光芒啊,是三年来夙愿能够得偿所愿的拳拳之心。
    秦洛微笑的目光慢慢从他们身上掠过,定格在最角落的一个男生身上时,哑然。
    “沈俊轩?”他竟然也在这里。
    沈俊轩抬头,他的脸被外头的日光直射,带着迷离的白光,他原本面无表情的脸,竟冲着秦洛笑:“你好啊,秦老师。”
    秦洛大为震惊,幸好这是白天,可是他的笑啊,竟给她一种看南派三叔的盗墓小说时躺在棺木里的僵尸猛然开口笑的阴森。
    她搓搓自己的胳膊,这孩子的心机,怕是不浅啊。
    “老师,你认识沈俊轩啊,哦,我想起了,他现在也算是扬名学院乃至整个学校了,是吧,”邱静安吃吃的笑起来,“听说他交作业时秦老师你摆了他一道。”
    沈俊轩翻了个白眼,秦洛倒是十分受用,就是,这小子还不是他对手。“不过,你会潜水吗?”秦洛问沈俊轩。
    “不试试,你怎么知道。”他翻了个白眼。
    好吧,秦洛自讨了个没趣,但还是提醒他:“潜水是一项充满刺激与危险的运动,如果不会不能逞强。”
    “老师,你放心吧。”邱静安安抚了秦洛的担心,“他参加过全国潜水比赛,我们小时候就比过,这次他可是我找来的对手。”
    原来如此,秦洛不再多话。
    沈俊轩也安静的坐在角落里好像这车人,都与他无关。
    邱静安个子高,也只有在这样挑高的车子里才能舒展的开,又说:“秦老师,你这次帮我们借来的装备我看了,都很新,价格都很昂贵,可是真的十分的好啊。”
    她脸上的笑容也感染了秦洛:“那就好,虽然装备不多,但轮流下水,没什么问题,就是不能深潜,你们没受过专业的训练,要自己注意安全。”
    “这个我们知道,秦老师,你放心吧。”
    车子开出市,上了高速,邱静安伸展了一下手脚,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扑克零食,一群人又闹腾起来。
    秦洛笑看着他们,不参与,在一边犯了困。
    想着她出门前张文英那眼神,她就觉得无奈。好好地一个周末,难道她就不能干点儿别的?
    但愿她回去的时候他们已经离开了。
    迷迷糊糊的靠在车窗上,竟也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当空的烈日已经缓缓西移,西边的天空布满绚烂的云彩,耳边突然传来哇的一声,秦洛也跟着往前方望去。
    绵延的海岸线不断的往前延伸,那宽阔的海面上面,映着落日余晖,壮观的像是着了火。海平面上的海燕,厉声嘶鸣着,在海面上打着转儿。
    天与地,仿佛在远方连成海天一线,那里,落霞与孤鹜齐飞,便是世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