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豪夺新夫很威猛-第3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阿嚏——”数小时后,她猛然惊醒。
    整个海岸都像是沉睡了,远处高地上的帐篷也没了灯火,而她一低头,裸露的肌肤上似乎找不出一处没有被蚊虫叮咬的好肌肤。
    她吸了吸鼻子,感觉有些受凉,上次的感冒还没好利索,她不敢轻忽,立刻进了帐篷。
    *早上五点。
    邱静安将大伙儿从睡梦中叫醒,迎来一天中最美丽的日出。
    从绚丽的从海平线升起的红日,气势磅礴,光芒万丈。
    蠢蠢欲动的男生开始准备热身运动,秦洛从帐篷里爬出,有些头晕目眩,身体也有些发冷。
    昨夜贪欢,她果然是着凉了。
    “秦老师,你没事吧。”细心的邱静安发现了秦洛的不对劲。
    秦洛摇摇头:“不碍事,有点伤风,大家赶紧速度的做早饭。”
    今日天清气朗,正是下水的好日子。
    “得令。”这些半大不小的男孩子,果然气壮山河。
    邱静安对沈俊轩说:“沈俊轩,时隔多年,老天竟然让我们相遇了,又这么巧有这个活动,肯定是要我们分个高低,到时候我跟你一组,你别跟我客气。”
    “我男的,你女的,胜之不武。”
    “什么男不男女不女的,我告诉你,你要是男的,就给我全力以赴接受我的挑战,听到没有,我不需要你让,哼,那年要不是我晚上拉肚子,你以为你能赢我?别搞笑了。”
    男女怎么会分到一起去比赛这个问题秦洛一直没想通,不过也无从追究了。
    饭后,秦洛分派下水人员,因为装备有限,所以两人一组下水,这样在水下也好有个照应。
    他们人数不多,正好分成三组。
    时间还算充裕。
    当然,邱静安和沈俊轩一组。
    白苗为他们送来了出海的船只。
    一艘白色的帆船,样子极新,她从船上跳下来,静安立刻跑过去献笑:“白阿姨,太感谢你了。”
    “不客气,首长让我告诉你注意安全,别贪玩。”
    “知道了,你回去告诉他,自己注意身体。”
    “嗯。”白苗被另一艘随来的船接走了。
    秦洛随他们出海。
    大海上白帆点点,海鸥盘旋,碧海蓝天。
    邱静安让其他同学先下,她与沈俊轩最后一组。她一直用挑衅的目光看着沈俊轩,战火开始慢慢燃烧起来。
    秦洛站在船上卡表,看着水下的学生一点点下潜,十米,二十米
    这些学生的素质还是不错的,虽然与专业的运动员水准差很多,可是已经很不错了。
    五十米。
    这是他们的底线。在潜下去心肺都会受到水压的强大冲击力。
    第二组同学也上来了,大呼好爽。
    邱静安已经按耐不住,将人一把拽了上来,然后对沈俊轩道:“来吧,到咱们了,是爷们你就别给我留情!”
    邱静安先下水,快的秦洛来不及交代几句,她只好嘱咐沈俊轩:“静安求胜心切,你多看着他一点。”
    她这才发现,这个男孩子的个头比她高出一个头不止。他绝对是一米八五以上的身高。
    他如一尾矫健雄壮的鲸鱼,纵身而下。
    秦洛一看手上的表跳的飞快,就知道有问题。
    邱静安这个毛躁的姑娘啊,潜的太快了。
    身后的沈俊轩却不急不躁的,平稳下潜。
    秦洛最后看邱静安停留在七十米的深度,怕是再下去就危险了。
    幸好没再动了。
    而沈俊轩停留在六十五米,便不再下潜了。
    秦洛按了指示灯,示意他们上升,可是表上的深度突然再次下降,是邱静安!
    竟然突破了七十五米!而且还在不断的往下潜。
    九十米!秦洛知道那是她的极限!就算重装再好,也无法抵御水下的强压。
    她不停的按灯让他们上来,其他学生也开始着急起来。可是她现在根本无法下水。
    然后,她看到沈俊轩也以飞快的速度下潜,秦洛猜测,他是去拽她的!
    “邱静安,你这个臭丫头,存心的是吧。”秦洛着急的骂人。
    “老师,你别急,静安从小在这片海域长大的,肯定没事的。”
    “是啊,老师,你看,他们不动了,沈俊轩追到了静安。”
    秦洛松了一口气,可是那表,却像是坏了,再也没有任何的上升或者下潜。
    “怎么回事啊。”
    又等了好长时间还是没动静,秦洛急的想自己下水,二师兄却突然喊:“老师,快看,表动了,他们上来了。”
    虽然速度很慢,可是确实,在上来了。
    秦洛的心慢慢落回肚子里。
    然而,后面的意外却让人始料未及
    *
    海军基地出动了两名战士帮忙将沈俊轩抬上救护车,邱静安还穿着潜水服浑身湿漉漉的在旁边落泪,她跟着上了车,嘴里不停的念着:“沈俊轩,你可千万不要死啊,沈俊轩,是我对不起你,沈俊轩,你醒醒啊”
    秦洛惊出了一身冷汗,手忙脚乱的跟着上车,这事儿最后还惊动了邱静安的父亲,海军基地的最高首长。
    来不及询问到底发生了何事,秦洛跟着救护车来到了军区总院。
    沈俊轩被送进去抢救,邱静安浑身湿哒哒的在哭,秦洛忙着通知沈俊轩的家人。
    她将电话打到了宋诗颖那里,让宋诗颖联系他的家人,等一切搞定之后,这才得以帮邱静安擦去脸上的泪水,好言相问:“静安,别哭了,你还告诉我你们在海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邱静安的父亲来了,一个穿海军军装的高大魁梧的男人。
    他站在秦洛面前,如一座大山,秦洛感觉压力重重。
    他喝止了自己的女儿:“静安,不许哭了,先解释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他饱含威严的声音终于止住了邱静安的眼泪,她如一个战士,站的笔直,接受着首长的责骂:“是!”她说,“是我的错,在六十米的时候其实我们就不应该下去了,但我跟他较劲,非得下去,他不动,我就管自己下去了,然后我到九十米的时候,在水下抽搐了,沈俊轩下来救我——”
    说到这里,她的眼泪就忍不住往外冒。
    秦洛也终于明白了,短短的时间里,他们究竟发生了何事。如此的惊心动魄。
    但是为何,最后是沈俊轩被邱静安抱出水面的?
    “继续。”
    “是,”邱静安只好继续讲,“后来,我被沈俊轩救了上来,可是还剩三十米的时候,他突然就不行了”邱静安想起那个情形还剩受了十分大的震动。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这样”情急之下的邱静安是带着自己的抽搐将沈俊轩拖上岸的。
    秦洛不胜唏嘘,却也心惊不已,若是再晚个几秒,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邱静安,我平时都是怎么教你的!”邱首长声如洪钟,直接将邱静安吼成了柔弱的小猫。
    “对不起,爸”
    宋诗颖给秦洛打来电话,说联系到沈俊轩的家人了,他们很快就会赶来,但是她也告诉秦洛一个十分不好的消息。
    “什么?你说沈俊轩有心脏病?”
    秦洛真的无法冷静了,邱静安的身体不安的瑟缩了一下。
    有心脏病的人怎么能潜水,水下的强压会把他那颗脆弱的心脏给击碎的!
    秦洛为自己的粗心大意赶到后悔不迭,同时也为邱静安的莽撞感到揪心,真的再晚一步恐怕就
    “对不起,秦老师,我真的不知道,他他”她泣不成声。
    秦洛无法再责怪这个孩子,只好安慰她:“好了,别哭了,没事的,没事的,你先随你爸爸去换身衣服吧,我在这里等着。”
    医生出来询问病情,秦洛飞快交代了他过往的病史,宋诗颖说的每一句话她都重复了两遍。
    手术室外只有她一个人,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这一次,她难辞其咎,可是只要沈俊轩没事,她愿意承担所有的后果。
    老天爷啊,求求你,保佑这个孩子啊。
    四个小时过去了,抢救还在继续。
    秦洛的心也跟着一点点冰冷。
    她的身体僵硬的无法动弹,邱静安受了很大的刺激,被强行拉去挂点滴了。
    又过了很长时间,秦洛恍惚不知道具体多久。
    直到空旷的走廊上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停在秦洛的身边。
    她木然的转头,呆呆的仰望着这个突然出现在这里如神邸的男人。
    他一身肃杀寒气,面容冷酷如宙斯。
    她的身体在发抖,却无法动作。
    他将她从椅子上拉起,话还没出口,秦洛已经道歉:“对不起。”她的身体那么瘦弱,颤抖的让人怜惜。
    沈少川脸上的忧心与愤怒来不及退去,此刻,又换了一声无奈的叹息,然后将她轻揽入怀。
    她一个人坚持了这么久,她太需要一个可以依靠的结实而温暖的怀抱,来抚平她脆弱的不安。
    此时此刻,她忘了他们前日还那样剧烈的争吵过,她甚至不惜痛下杀手。
    他搓揉着她的肩膀:“好了,没事的,不用太自责,我了解那家伙,不干你的事,镇定下来,乖,洛洛,镇定一些,没事的,相信我。”
    他还亲了亲她的头发,他没有责备她,秦洛的意识慢慢回笼,好像肩头的千斤重担一下子被卸去一半。
    他温暖着她的手,她的身体,然后震惊:“秦洛,你竟然在发烧?”
    是吗,她发烧了吗?可是她没觉得热啊,她只是觉得好冷,好怕,像是被浸在海水里一样,呼吸困难,眼睛模糊一片
    她一直强撑着等到沈俊轩的家人赶到,可是他的怀抱那么温暖,温暖的让她想要睡过去。
    “洛洛,洛洛”
    *
    秦洛是被惊醒的。
    猛地从床上坐起,结果牵扯到手上的吊瓶针头,疼得她直吸气。
    一边的沈少川按住了她的肩膀,沉脸道:“躺回去。”
    他像个黑面神,对秦洛板着脸,她晕厥前受到的温柔对待更像是她自己杜撰的美梦。
    他当真翻脸比翻书还快。
    “沈俊轩怎么样了。”
    “他没事。”沈少川帮她调了调床的高度,又拿了杯水给她,“你发烧了,多喝水吧。”
    “谢谢。”秦洛的心,终于慢慢落回了肚子里。
    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情,她的身体一直在反反复复的纠缠她,感冒好了又发发了又好,其实,跟她的身体素质还有心情都有关系。
    恐怕没有一个人活在水生火热的琐碎繁杂中还能保持心情愉悦身体健康。
    喝了水,干涩的嗓子好了很多,她正色面前的沈少川,她记得宋诗颖与她说过沈俊轩有个叔叔是省委的,有个舅舅是市政府的,想必:“你是沈俊轩的舅舅?”
    沈少川呵了一声:“堂舅,他是我堂姐的儿子。我堂姐招的上门女婿。”
    “原来如此。”
    都姓沈。必定是有渊源的。
    她望了望外头的天色,又看了看镜子里的点滴,她说:“带我去看看沈俊轩吧,我不放心。”
    沈少川不让她动,平静的眼神下是不容拒绝的强硬:“你最好还是别乱动的好,而且他在监护病房,你看不到。”
    “什么?”
    “他有先天性心脏病,前几年动过手术,一直恢复的挺好,这次玩的太过分了,新的心脏难以负荷,跟他产生了反应。”
    “怎么这么严重!”
    “这次是他自己太玩命了,应该受点教训。”
    秦洛不满:“他是你侄子,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