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豪夺新夫很威猛-第4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惊讶之余,欣喜若狂。
    *
    新滴一月了,看作者这么自觉滴加更,各位看官有月票滴还不赶紧丢上来嘿嘿。下章继续吃肉。





     下不了床
    更新时间:2013…5…2 0:36:23 本章字数:12209

    秦洛被他说的满面羞愧,无地自容,是的,她老公不是正常男人,不能人道,是的,他说对了!
    秦洛突然感觉好负罪,他在这个时候提到了她的老公,瞧她,又在干什么呢。欤珧畱踢她在别的男人身下承欢!
    秦洛想要推开他,可是手指一碰到他滚烫的身体,就像是触电般缩了回来,而他不可抑制的露出一丝恍惚的美妙:“哦,洛洛,你别动。”
    她被羞愧淹没,无法面对他,身体又酸又痛,毫无书上看到的欲仙欲死的攀上云霄的感觉,所以,她想把这个身体的入侵者赶出去。
    可是沈少川的笑容,就像是雨后的彩虹屙。
    他的眼睛那么晶亮,将她当成全天下的宝贝一样小心翼翼的捧在手里,他在她的身体里轻微的动了动,等着她身体稍微适应之后才惊叹:“洛洛,你真是送了一份天底下最棒的大礼给我,洛洛,我爱你。”
    他吻住她的唇角,再不让她开口,他想爱她,只想狠狠的爱她!
    秦洛的身体慢慢随他起舞,浮浮沉沉,飘荡不定,最初的不适慢慢褪去后,终于在他不懈的努力下,收获了人生的第一次高~潮介。
    偶然风过穿堂,她微睁了眼,看向外头无边黑暗,换来一室动情风月。
    **
    再漫长的夜总有迎来黎明的一刻,再沉醉的酒意,也有消散之时。
    天亮了,酒醒了,就该面对活生生的现实。
    她起身的时候,他的手还横亘在她的腰间,她一动,他的手便收紧,将她揽入自己的怀里。
    她赤身贴着他光滑坚硬的胸膛,背后抵着的,是他依然旺盛的。
    秦洛很是不习惯,而且昨夜如此孟浪,她的双腿间还是酸涩不已,一动,便有些疼。
    米黄色的床单上还残留着白色的液体以及暗红色的血渍。
    她到底是出轨了。
    她低低一叹,小心的松开他的手:“时间不早了,我该上班去了。”
    “还早,不急,再睡一会儿吧,我等会送你去。”说着,他就将她压到了身下。
    她根本推不开他。
    他又在她双腿间蠢蠢欲动。她内心的不安如潮水般涌上来,外头明晃晃的的阳光让她再也找不出放纵的借口,她挣扎起来:“沈少川,我答应你的事情我也做到了,以后,咱们就不要见面了吧。”
    刚才的柔情蜜意转瞬消失无踪,他匍匐在她身上,居高临下望着她:“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次。”
    她调转眼眸,昨日风情万种纸醉金迷,今日朗朗乾坤名不正言不顺,她的眼中闪烁着倔强和孤傲,仍是认真的说:“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吧,你应该好好爱宁采,现在,你也得到我了,咱们两不相欠了,所以,你放了我吧。”对大家都好。
    可是她的话,明显惹恼了他。
    他气愤的双眸半眯,似乎要将她看穿,他满腔的柔情此刻被她毫不犹豫的推开,试问他要如何冷静。
    “秦洛,我不是傻子,我很清楚你昨晚的感觉是什么意思,还有你那个老公,何振光,他根本不是男人!我是不知道,如果我早点知道,我早点知道我秦洛,你为什么总是那么一根筋,你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你为什么只字不提?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那是我的事情!这是我选择的婚姻,好也罢坏也好,都是我的事情,跟你这个高高在上的市长秘书没有一点关系!何振光是不行是不好,那宁采呢,她有什么错,她有什么问题,你不能这样对她啊。”说着说着,秦洛就哭了。
    她已经对不起何振光,她不能再对不起宁采。
    看着她的眼泪,沈少川的脾气一下子就软了下来:“好了,洛洛,你别哭了,我想找机会跟宁采说清楚的。”
    “不行!”秦洛立刻瞪大了眼睛,“沈少川,你记住,咱们已经两清了,你别破坏我的家庭,我不要被千夫所指,我跟你,再也没有任何瓜葛!”
    “秦洛,你真是不把我气死不甘心是不是!”她要起床,结果又被他硬生生的按回去。
    他看着床上暗红色的血迹,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他是那么高兴,可是看看她,现在都在说些什么。
    “放开我——”她又变成了一只缩头乌龟,缩回了她又笨又硬的外壳里,外面的世界,她连窥探的勇气都没有了。
    沈少川急的挠头抓耳,可是她就是不愿意出来,他能有什么办法呢。
    受了伤的狮子是要发威的。
    她不肯出来,他就抵死缠绵。
    “啊——”当她的身体再一次被他贯穿的时候,他对她说,“秦洛,你记住,你这辈子都是我沈少川的女人,我看上的女人,你只能留在我身边,哪里都去不了!”
    她的双腿无力大张着,承受着他霸道的侵略与攻击。
    他的每一次撞击,都让她的灵魂为之颤抖。
    慢慢的,她放弃了抵抗挣扎,只剩了柔弱无骨的欢愉。
    最初的疼痛已经过去,除了酸涩,她真的体会到了传说中的欲仙欲死的美妙境界。
    男人啊。这才是真男人啊。
    所有的争吵,最后都用呻吟做了替代。
    一个清晨,翻云覆雨。
    秦洛被他弄得,几乎下不了床。
    身上布满了青紫的吻痕,整个人,却像是雨后清荷,抖着晶莹剔透的露珠,隐着柔美绽放着羞怯。
    **
    沈少川送秦洛去学校。
    她坐在车内抿着唇,他却如一只餍足的猫,面上布满春光。
    她眼里的冷光如利剑一样嗖嗖飞到他的身上,他权当那是带着毒药的蜜糖,明知会死,依然甘之如饴。
    他拉着她的手,话锋一转说:“洛洛,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你留给我的这个惊喜,送给我的这个礼物。”他是她第一个男人。
    光这个认知,就足够弥补之前留下的种种不快。
    他居然又呵呵的傻笑:“洛洛啊,如果你早告诉我这点,我就不会”
    “闭嘴!”愤怒之余,秦洛终于吼出了这么一句,“沈少川,这件事情,你不许跟任何人提起,听到没有!”
    “什么事情?你跟我的事情还是你老公不能人道的事情?”她的面皮啊,一阵青一阵红的,迅速将自己的手给抽了回来:“都不许说!要不然,要不然你就是在逼死我!”
    那一瞬间,她的目光中迸发出前所未有的不安。
    过去的向来安分的二十八年日子里她从未做过任何离经叛道的大逆不道的事情,向来循规蹈矩中规中矩的一路走来。
    她是个那么保守的女人。
    结果,却在结婚之后,做了对丈夫这么不忠的事情。
    如果说一开始这并不是她的本意,那么后来发生的事情,是不能用任何理由来解释和逃避的。
    因为,她很清醒。她甚至沉溺在沈少川给她带来的这种新鲜刺激振奋疲惫与酸痛的满足感之上。
    面对她的急切,沈少川再次放软了语调:“好,好,洛洛,你别激动,我保证,这件事情除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外,再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不,你要忘记。”秦洛的表情很决然,“我也要忘记,你不就是想要我的人吗?现在,你也得偿所愿了,满意了吧,那咱们,就算两清互不相欠了,就当是,什么都没发生过吧,以后,你走你的阳光大道,我走我的独木桥,谁也别打扰谁,行不行。”
    沈少川真是被气的要死:“秦洛,你以为在你成为我的女人后我还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跟别的男人在一起?”
    “哪又怎么样!”秦洛的脾气没来由的大,不安在她心中逐渐扩大,虽然现在这个社会一夜情的现象早已见怪不怪,小三情妇的身影也到处都是,可那不是秦洛,不是她会做的事情。
    一想到她的这种行为已经是对何振光的不忠,同时也伤害了宁采,她就觉得歉疚。
    她身上那股子消极歉疚的意味沈少川感受到了。
    他不得不更加握紧了她的手,对她说:“秦洛,你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对不起宁采的人是我,你的婚姻,是何振光对不起在先,所以你完全没必要愧疚。”
    他说的轻巧,但她怎么可能无动于衷的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呢。
    头忽然就痛了起来,她再度抽回了手,惨笑着摇头:“沈少川,你别傻了,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就算你放弃了宁采,放弃了你那如花似锦的前程,我也不可能放弃我的婚姻的,我不想一辈子都背上红杏出墙的骂名,更不想一辈子都活在内疚绝望的”她硬生生的压下了最后几个字。
    她不去看他,她希望他能明白横亘在他们之间的除了双方的婚约与婚姻之外,还有一些他们无力改变的已经发生的悲剧。
    沈少川听出她话里有话:“秦洛,那就麻烦你把话说说清楚,咱们之间到底还有多少问题。”
    脑子里就像是万马奔腾,乱糟糟的。
    她身累,心更累。
    她说:“停车。”
    学校就在前方。
    “我送你进去。”
    “我说停车!”
    轮胎与地面摩擦出刺耳的火花,车子到底还是停了。
    秦洛疲惫的叹了一口气,伸手去叩安全带。
    结果安全带不知怎么的就卡住了。
    他们的车后,一辆黑色的沃尔沃正开上来,车内,助理对正在翻阅资料的宁采说:“宁律师,这里还有一些对这个案子的补充材料,另外这些是胡教授当年打官司时的具体案例,你还要再看一遍吗?”
    “不了。”宁采摆手,合上文件,虽然神情疲惫,却是掩不住的神采飞扬。
    所有的案子,已经在她脑中滚瓜烂熟,只是她不敢稍有懈怠,因此依然兢兢业业的为之努力着。
    助理又说:“宁律师,快看,学校就在眼前了,那是沈秘书的车吗?”
    宁采疑虑的嗯了一声,顺着助理的手指看过去,又让司机放慢了车速,果然看见沈少川背对着他们,面向副驾驶,整个人侧面扑了过去,那么亲昵的身影,好像是在
    她整个人怔住。
    助理也惊讶的捂着嘴:“宁律师,沈秘书是在”
    车前突然窜出来一个骑脚踏车的身影,司机情急之下紧急刹车,又猛按喇叭,那车歪斜了一下,最终安全窜过马路,他们的车子却被迫逼停了。
    宁采与助理的身体都往前拱了拱,她手上的资料从腿上滑落,而这样大的动静,终于惊动了旁边的车子。
    沈少川一个用力,抽出了秦洛的安全带,同时回头,看到了满脸震惊却依然微笑的宁采。
    秦洛也看到了,瞬间紧张,可是她很快调整好了自己的呼吸。
    都见面了,不可能当做什么都没看到。
    沈少川将车靠边,宁采的车子也跟上去,她弯腰,捡起地上的文件放好,交给助理后。
    微笑着下车。
    车还未停稳,秦洛已经急忙跳下,临走前,不忘警告沈少川:“你不许宁采伤害,不许告诉她任何事!”
    “秦老师?”宁采惊讶的说,“你跟少川一起来的?”
    秦洛确定自己没有任何的不适与破绽,回了个笑容给她,也稍微解释一番:“刚才我的安全带坏了,沈秘书帮我一把。”
    宁采细致的观察她的脸,似乎终于放心了。
    沈少川也下车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