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豪夺新夫很威猛-第4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她越是气急败坏他就越是高兴,她不能上当,不能!
    “说完了吗?”她咬牙切齿的打断他。
    “还没,你不用那个药也行,反正一回生二回熟,多来几次之后你自然就习惯了,洛洛,其实我现在就很想你。”沈少川继续无耻的着她,“不如我现在去接你?”
    秦洛终于没忍住,啪的撂下了电话。
    他无赖起来,真让人招架不住。
    她愤然站起来,动作大了,又觉得两腿间隐隐作痛。
    她捏着那个小瓶子坐在床上,清香的气味随着盖子打开便四溢出来。
    盖子上还沾染了不少膏体,本来就这么点儿东西,秦洛本着不能浪费的原则,稍稍涂了一些上去,顿时,一股清凉薄荷的感觉从她的肌肤处渗透进来,逐渐像四肢百骸扩散。
    舒爽的气息很快就缓解了那钝钝的疼。
    沈少川说的没错,这东西,真的挺好用的。
    尽管万般抗拒,可她的手指还是忍不住,一点点涂抹着。
    然而午夜梦回时,她总感觉有一双温暖的手,从背后轻轻拥着她,就像那一夜,她在军区医院的病房里,靠在他的身上。
    总有一个声音,轻轻在她耳边诉说呢喃着柔情蜜意的情话,像浅浅的吟唱。
    濡湿她的眼。
    这是因为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
    **
    一夜休整。
    第二天果然神清气爽。
    何振光凌晨时分才回来,倒头就睡。
    哪里顾得上她。
    秦洛逃过一劫。
    赶去上班。
    结果,沈少川的丰田就低调的停在楼下。
    秦洛大吃一惊,没有上前,只是快步离开。
    沈少川的车子便亦步亦趋的跟着她,一直等她跑到外面的马路上,他才加速追上去,然后挡在她跟前,大摇大摆的说:“上车,别逼我动手。”
    秦洛谨小慎微的查看了一下周围,确定没人看到之后,才逼不得已坐上去:“你到底想干嘛啊。”她的脾气不自觉又大了起来。
    现在只要一看到沈少川,她整个人就会十分的烦躁,就想骂他,让他离自己远远的。
    沈少川眉目疏朗,如这六月清晨的阳光,温暖舒服并不强烈刺眼,他发动车子,呵呵笑:“这么大早的,你又这么着急上火的干什么,难道是昨夜独守空闺寂寞难耐,以至内分泌紊乱?”
    秦洛紧捏着拳,好想一巴掌挥过去,可是随即,沈少川便收敛了笑意,认真的说:“俊轩回来了,刚刚到医院,我接你去看看。”秦洛立刻顾不上生气:“你怎么不早说。”
    沈少川终于得空看了她一眼:“你有给我机会说?”
    “”
    秦洛努力追上沈少川的脚步,可沈少川还是细心的发现了不对劲,等她追上来之后,将她拉到无人的角落里,一把撩起了她的裙摆。
    秦洛大吃一惊,学玛丽莲梦露的姿势快速的压下去,怒斥:“沈少川,你耍什么流氓!”
    而他则蹲下身,查看她淤青的膝盖:“这是你昨天撞得?”
    秦洛跟着低头,才知道他只是为了看她的伤,她讷讷的拉扯着裙摆:“不小心撞得,没事了。”
    “那你昨天为什么不拿药膏擦一下,那个真的很灵的,还有。”他凑近她,将她困在墙壁与他的身体之间,“下面还痛不痛。”
    他问的那么认真,眸子漆黑点亮,秦洛却扛不住了,用力往他身上一推,借此避开与他如此亲密的接触:“我早就忘了,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忘了?”沈少川好似早就想到她会有此一说,“但是我昨晚做梦又梦到了,想忘也忘不了啊。”
    最后是她暴走,沈少川在后面绵延不绝的追,不停的说,说的秦洛脸色大变,无地自容为止。
    秦洛走的太快了,结果撞了前面走路的医生。
    “对不起。”秦洛道歉。
    秦海兰惊讶万分的看着她:“秦洛?这么大早的,你在这里干什么。”
    秦洛完全没想到自己撞得会是自己的妈,都怪她心神不宁的,才没注意她的身影:“妈,你怎么这么早在医院啊。”
    “今天我要去外地开会,来医院集合的。”秦海兰的目光狐疑的落在她后面的沈少川身上。
    沈少川早已换了那副文质彬彬的不苟言笑的面容:“秦医生,好久不见。”
    秦海兰点头:“沈秘书啊,是好久不见了,怎么跟秦洛在一起呢。”
    “妈——”秦洛用力叫唤一声,“沈秘书的一个侄子,是我一个学生,前几天潜水的时候出了点事情,刚刚从军区总院转过来,我们来看看。”
    “这么巧啊,”秦海兰呵呵笑了两声,“我说呢,那你们快去吧,你走路看着点,别再撞了别人。”
    “我知道了。”秦洛又往前走去。
    秦海兰突然拉住了她:“哎,对了。这个你拿着。”她随手往秦洛的包里塞了一盒东西进去。
    “什么啊。”
    “看了就知道了,按时吃,我走了。”
    秦洛郁闷打开包一看,全英文的包装,她也来不及细看,因为沈少川已经进了电梯里。
    **
    沈俊轩的脸色有些苍白,鼻子里还插着氧气管,但除了这样,其余看起来并无大碍。
    依然是漂亮的惹眼的一个孩子。
    而邱静安一脸紧张罪过的站在一边,同来的还有她的父亲以及白苗。
    沈少川进去了,邱首长立刻上前来致歉:“沈秘书,真是对不起,静安这孩子从小也惯了,太不懂事了,烦请你跟沈部长说声对不起,请她见谅。”
    沈少川颔首:“邱首长不必放在心上,孩子间闹着玩罢了,俊轩也有错,身体有病还逞强,出了事不能怪别人。”
    秦洛见他们你来我往的争先恐后的揽着责任,又看看沈俊轩与邱静安两个人在他们看不到的时候相互瞪眼,只觉得好笑。
    白苗也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上前来与她打招呼:“秦老师,以后,就要多麻烦你照顾了,静安受了这次教训也该吃一堑长一智了。”
    “我知道,这是我应该做的。”
    白苗点头,颇有威严的对她说:“静安,不可以再胡闹了知道吗。好好学习,别让你爸妈老为你担心。”她将这一身海军蓝的军装穿的如此熨帖又合身。她的身上也体现了一种水的温柔与大海的坚强,两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知道了,白阿姨。”
    白苗点头,又提醒邱首长:“首长,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回去了。”
    “好吧,静安,我们走了,你好自为之。”
    “知道了,爸,你快走吧。”
    等他们一走,沈俊轩立刻掀被下床,邱静安一看,长腿一迈,就将他给压了回去:“沈俊轩,你干什么,赶紧躺回去啊。”
    他伸手去摘氧气管,沈少川厉声呵斥了他:“沈俊轩,你自己的身体自己不知道吗?玩什么坚强,躺好!”
    沈俊轩怨恼的看着他一眼:“你都说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现在我要下床又怎么了。我没事了,你们别这么紧张行不行。”
    沈少川气的不轻:“你的小命这几年都不知道去阎罗殿外晃了多少次了,不是每次都能这么幸运的,要好好爱护你身体里这颗脆弱的心脏你知不知道啊。”
    邱静安看着他的脸,非常高兴有人制的了他,所以跟着说:“就是,沈俊轩,有病就要好好休养,你逞能什么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次要是出点意外,我一辈子都难辞其咎。”
    沈俊轩幽眸微敛,将自己的手给抽了出来:“乌鸦嘴,你就不会说点好的啊,还有你,整天说说说,要不然换你来躺躺,我早就跟你们说过了,我活够了,我这二十年来哪天不是在跟死神赛跑,我很累了,我活够了,我现在只想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行不行啊,别一天到晚的老给我板着脸说教行不行,你们烦不烦啊。”
    秦洛听了他的抱怨,十分震惊。
    同时她也开始理解沈俊轩的怨怼。
    一个不能由自己选择的人生,一个自己都无法掌控的脆弱的身体。别人眼里,他活得高高在上,实际上,他活得比谁都辛苦。
    沈少川与邱静安都沉默下来。
    沈俊轩拉过被子盖住自己:“哎,行了,你们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赶紧都给我回去吧,让我一个人安静呆着行了。”
    “不行。”邱静安拉过一边的凳子,在床边坐下,“我留在这里陪你,秦老师,你们先回去吧,我答应过我爸爸,一定会照顾到你出院为止的。”“你烦不烦啊,我都说了不想看到你。”
    邱静安从善如流的回答:“那你就别看好了,你只管闭眼睡觉就是了。”
    **
    来都来了,也不能说走就走了。
    秦洛想顺道去看看张文英。
    结果后面跟着沈少川这个跟屁虫,让她很无奈:“沈少川,我去看我婆婆,你也要一起去?”
    “有何不可。”沈少川回答的平静自然。
    秦洛却没办法如此镇定坦然,她不得不最终改变了方向,绕开了张文英的病房。
    沈少川满意的拉住了她的柔弱无骨的小手,笑得满足。
    她用力挥开他,他又锲而不舍的黏上来。
    秦洛小跑着逃离他,他只好在后头吩咐:“别跑那么快,晚上记得按时擦药。”
    
    自从发生那件事情之后,沈少川就像是个阴魂不散的符咒,时常出没在她的活动范围内。
    而何振光,竟然被派去出公差。
    他走的很匆忙,根本没来得及与秦洛道别,据说还要去一个月。
    “一个月?”秦洛彻底傻眼,“怎么这么久啊。”
    “是啊,C城有个人事培训要参加,这是升职有的必经过程,局长给我这次机会,我很感激,洛洛,我不能说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该去机场了,你好好照顾自己啊,别吃那些没营养的方便面,想吃什么就跟妈说吧,她会跟你做的。”
    电话里只剩了嘟嘟的忙音。
    “喂,振光”
    秦洛握着手机,一脸惨淡,他刚才什么意思。
    让一个腿折了又烫伤的婆婆给她做饭吃?她还真没这个胆量。
    她再给他打过去的时候,何振光已经关机了。
    秦洛郁闷的抓起教科书就用力的一咬,她咬牙切齿的愤恨模样刚巧被进来的严谨成看到,他呵了一声,带着震惊的笑意问:“秦老师,你这是干嘛呢。”
    秦洛看了他一眼,慢条斯理的将那书给放了下来,然后无比自然的说:“哦,没事,突然有点牙疼,想着用用力可能会好些。”
    “”严谨成那张帅脸已经被惊得做不出任何的表情来。
    秦洛在心底暗骂自己的同时也十分的同情他。
    她不敢再办公室多呆,若无其事的捧着书本站起来说:“还真是好多了,严老师,诗颖快来了,你等她吧,我先去上课了。”
    “好,呵呵。”严谨成估计被她两面派的人格分裂给吓着了,嘴角一抽一抽的。
    镇定的走出办公室,走廊里四下无人的时候,秦洛才用力拿着书本往脑门上一敲:“哦,秦洛,你是猪啊。”
    她自怨自艾叫苦不迭时,伴随着一声低沉愉悦的笑意她手中的书轻而易举被人抽走了,惊得她不得不睁眼开着来人。
    白色的POLO衫,米色的休闲长裤,裤管笔直,双腿修长,褐色软底小牛皮鞋,还有那脸上戏谑的笑意,都逼得秦洛后退两步,尴尬万分的看着他:“陆总,真真巧啊。”
    是陆飞扬。
    他一手拿着她的教科书,一手插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