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豪夺新夫很威猛-第4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阶埽嬲媲砂 !
    是陆飞扬。
    他一手拿着她的教科书,一手插在裤袋里,脸上带着温和笑意,他的背后就是怒放的阳光,仿佛被他的周身镀上了白光,越加衬得他玉树临风,风流倜傥。
    在这盛世瑰丽中,已经鲜少有人敢穿这样纯白的不带一丝污染的颜色了。
    他如一线天,照进秦洛的眼中。
    她回过神来,放下手拉了拉自己的衣服,这才有勇气正视他。
    陆飞扬将书本还给她了,笑意不减的问:“秦老师,你这是干嘛呢。”
    “呵呵,呵呵”秦洛这下可说不出我头疼拿书撞头这样搪塞的理由了。
    “陆总,你来这边是”
    “哦,我来找你们院长。碰巧遇见了你。”
    秦洛手一指:“院长的办公室在顶楼,你直接上去就行了,我还有课,就不陪你聊了啊,我先走了。”
    她几乎是落荒而逃。
    陆飞扬站在楼梯口,冲着底下的她喊:“秦洛,你跑慢点”
    慢,慢,她怎么可能慢的了。
    一直到跑完楼梯,确定他完全看不见之后,秦洛才敢慢下来,哦,她最近的运气真是太背了,动不动就让人看笑话。
    她郁闷的赶去教室。
    这堂是考试课。
    原本热闹的教室随着她步入立刻就安静下来。
    秦洛站在台上,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这群突然战战兢兢的学生,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白纸说:“一人一张,传下去,下面考试。”
    《马克思主义哲学》上到最后的时候考核是简单而复杂的。
    简单的是秦洛在黑板上出了四道与之有关的题目便行,最典型的就是谈谈对某一个哲学家的某一句哲学话语的领会。
    题目简单,可学生回答起来,却要引经据典,旁征博引,力求把这个学期所学的知识全部用上。
    往往一道题目,就可以做一个小型的论文,写满一页A4纸。
    学生写的怨声载道,叫苦连天,其实秦洛改起来也不轻松。
    简单的四道题目,最少的也有正反两页A4,最多的,每道题一页纸。
    可是今天她坐在上面看着他们绞尽脑汁奋笔疾书的模样,她感觉十分快慰,好歹她也还能看看别人着急上火的样子,虽然这有点不太道德。
    九十分钟后,秦洛拿着那厚厚一叠写满密密麻麻字的考卷离开。这么长时间了,她想陆飞扬应该已经离开了。
    不用见面也就免了之前的尴尬。
    岂料,她的如意算盘完全落空了。
    陆飞扬不但没走,还堂而皇之的坐在她的座位上。
    “秦洛,你回来了。”她还没反应过来,宋诗颖眼尖的发现她便大声叫唤。
    陆飞扬也随之转过身来,呵笑着站不起来,秦洛只得收起那讪讪的表情:“陆总,你还没走呢。”
    陆飞扬摸着下巴,有趣的打量着秦洛:“秦老师,看来你不太欢迎我啊。”
    “没有没有,怎么会呢,你坐吧,我给你去倒杯水。”“不用了,我不渴。”陆飞扬阻止了她,“秦老师,我是特地在这里等你的。”
    “啊?”
    这时,刘主任进来了。
    他看到秦洛已经回来了,很高兴:“小秦啊,你回来的正好,我正好有事找你呢。”
    秦洛看看陆飞扬又看看刘主任。
    刘主任接口道:“这样,陆总,小秦,你们到我办公室来谈吧。”
    于是秦洛又在一群人好奇打探的目光中跟着刘主任和陆飞扬走了。
    原来是他们学院跟陆飞扬公司一起有输送人才的协议。
    这一年的毕业季,又到了。
    学院想请陆飞扬来学校做一个企业经营的讲座,顺便选拔一批优秀人才进入他们公司。
    一来解决了学校的生源,一方面又给企业注入了新鲜的血液。
    这样才能实现社会与学校的良性循环。
    听完后,秦洛已然明白大概:“陆总,刘主任,那你们决定什么时候开啊。”
    这种需要人打杂跑腿的局面,有刘主任的厚爱在,秦洛向来是责无旁贷的。
    这不,刘主任笑呵呵的说:“小秦,我就知道,你是明白事理的人,这事儿整个学校只有交给你办我最放心。”
    “刘主任,你又给我戴高帽了。”上次的事情,还是前车之鉴。
    陆飞扬站起来伸出手:“秦老师,那一切就拜托你了。”
    秦洛略显局促:“陆总太客气了,我会尽力的。”
    陆飞扬点点头,又说:“秦洛,我觉得咱们这样太生分了,是吧,你还是叫我飞扬吧,我叫你秦洛,方便自在些,你看怎么样。”
    陆飞扬一脸的诚恳,秦洛只要勉力为之:“好吧,飞扬。”
    “行,那我先走了,咱们电话联系。”
    “哎,对了,琴筝姐出院了吗?”
    “出了,这几天在家休息。”
    “好,谢谢。”
    陆飞扬精准的捕捉到了她眼神里传递的讯息:“你想去看她?”
    秦洛也未有隐瞒,看看是应该的。
    “正好,我也要回去了,不如送你一程吧。”
    盛情难却,秦洛最终上了陆飞扬的车。
    她在路上又买了一些林琴筝爱吃的菜和水果。
    陆飞扬笑起来的时候眼角那细细的鱼尾纹其实十分明显,可是这无损他的俊朗,反而更添男人味。
    秦洛听他笑,不由问:“有什么好笑的?”
    “我只是在想,也许今天晚上我可以找个借口蹭顿饭吃吃。你说是吗,秦洛。”
    秦洛没想到他这么直接,微张着嘴好不容易挤出一个笑容:“这个,我可做不了主。”
    “好吧,”陆飞扬说,“那咱们就拭目以待吧。”
    她只知道林琴筝也住在寰宇天下,但具体哪里,她并不清楚。
    陆飞扬十分热情的自告奋勇的领路,说可以给林琴筝一个惊喜。
    秦洛没多想,也就同意了。
    幸运的是,林琴筝并不是跟沈少川他们住在同一幢。
    是的,她来这里,最怕的,还是遇上沈少川。
    “到了。”陆飞扬在前头领路。
    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板,铮亮的乳白色墙壁,几乎可以映出秦洛的影子。
    她跟上陆飞扬的步子,他按门铃,门很快开了。
    可是屋里屋外的人,都怔忪了。
    秦洛透过陆飞扬肩膀的缝隙看过去,望见站在那门口的人时,有种拔腿就跑的冲动。
    可林琴筝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少川,是谁来了。”
    沈少川快速的回答:“秦洛来了。”
    这下,她想走也走不了了。
    沈少川打开门,对他们说:“进来吧。”
    陆飞扬呵笑两声:“真是巧了,少川,你也来看琴筝啊。”
    “是啊,刚到几分钟,屁股都没坐热呢。”
    陆飞扬先走了进去,沈少川站在门口手持着门把,秦洛站在门外,连看他的勇气都没有。
    身体某个隐秘的部位似乎又开始隐隐作痛。
    林琴筝已经走了出来,看着低头的秦洛一把将她拉了进去:“秦洛,你站在门外干什么,来来来,快进来。”
    沈少川顺手接了秦洛手上的东西。
    林琴筝的精神相当不错,看起来的确没什么大碍了,她指着桌上那堆东西说:“哎,你看,少川带了这么多吃得来,我正愁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呢,你们就来了,这下好了,咱们四个人,都不许走,吃了晚饭再走啊。”
    秦洛收益不佳,林琴筝身体不适,陆飞扬和沈少川同时说:“我来吧。”
    两人相视一眼。
    这顿饭自然有了着落。
    两个男人在厨房快速的忙碌着,秦洛被林琴筝拉着在客厅闲话家常。
    秦洛偶尔朝厨房看一眼,两个同样出类拔萃不分伯仲的男人,竟是配合的相当默契。
    一个切菜,一个备菜,尤其是沈少川的刀法,竟像是在表演。
    秦洛看着他扔起一个萝卜,刀子飞快的跟着舞动起来,陆飞扬便拿着盘子左右开弓,等刀停,陆飞扬完美的接住最后一片萝卜,沈少川的刀功堪媲美五星级大酒店的总厨。
    看的秦洛瞠目结舌。
    林琴筝也在看,看完后,她放下杯子拍手鼓掌:“好,少川,飞扬,你们两配合还是这么默契,风采不减当年啊。”
    厨房内的沈少川和陆飞扬对望着,陆飞扬率先放下盘子说:“少川,行啊,都亮出绝活来了,那好吧,咱们就比比看吧,炒菜吧。”
    两个人,一人占了一个炉灶,开始大展身手。
    秦洛望着沈少川的背影,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淡淡的甜,伴着微微的酸。
    她向来知道他无所不能,潜水做饭,都比她好,可是没想到,竟然好到这个地步。
    “秦洛,秦洛?”林琴筝推了推她的肩膀。
    秦洛回神,嗯了一声。
    “想什么呢。”
    “呵呵。”秦洛回答,“没想到沈少川的刀功这么好。”
    林琴筝微微一笑:“那是因为你们分开了,这是后来他们在部队学的,少川跟飞扬,他们是同一批入伍的新兵,最后又一同退役,他们这些手艺,都是在部队学的。”
    “沈少川去当过兵?”秦洛十分的诧异。“你不知道?”林琴筝而后恍然,“也是,你们那时候已经分开了。”
    是啊,她在他生命力的这六年空缺,发生了很多的事情。
    林琴筝安慰她说:“其实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是飞扬告诉我的,只是我没想到你也在这里,我们竟然离的这么近,现在才相遇。”
    冥冥中有一双翻云覆雨的命运之手,在操纵着他们的人生。
    安排他们何时分离,又重新聚首。
    陆飞扬端了他最拿手的酸菜鱼出来了:“秦洛,琴筝,聊什么呢,这么投入,准备洗手吃饭吧。”
    “好,好香啊。”林琴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们今晚可真是有口福了,走,秦洛,我们吃饭去。”
    沈少川和陆飞扬十分有意思,一张长桌被划成了无形的两半,一半放着沈少川的,一半放着陆飞扬的。
    菜色十分之丰盛。
    基本都是秦洛和林琴筝爱吃的几样。
    沈少川做的,都是秦洛爱吃的。
    陆飞扬做的,是林琴筝的口味。
    林琴筝略带复杂的目光扫过他们:“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开动吧,秦洛。”
    鱼香肉丝,酱爆茄子,红烧鲫鱼,糖醋里脊,他还记着她的口味。
    沈少川率先夹了一块糖醋里脊进秦洛的怀里。
    秦洛一愣,旋即道:“谢谢,我自己来就行了。”
    “就是就是,少川,秦洛爱吃啥你让她自己选,来,我们也快吃吧。”林琴筝缓和着气氛。
    那酸酸甜甜的熟悉又久违的滋味慢慢在她的唇齿间扩散开。
    就像他们当初甜蜜的青春,爱了,又散了。
    陆飞扬也跟着捞起一块鱼片放入秦洛的碗里:“来,秦洛,好歹尝尝我的手艺。”
    “飞扬,你这是厚彼薄此啊。”
    在林琴筝的笑声中,陆飞扬立刻给她夹了一筷子丝瓜:“身体不好,还是吃些清淡的吧。”
    “你看你,真没说错。”
    沈少川的目光总是那么直接而迫人,秦洛坐在他的对面,感觉压力很大。
    陆飞扬突然问起了沈少川与宁采的婚事:“少川,你打算什么时候跟宁采喜结连理啊。”
    沈少川不动声色的吃饭,回答:“还没打算。”
    “啊,那就奇怪了,我前几天还听市政府几个朋友跟我说,宁局长可是迫不及待的筹备着嫁女的事情了?”陆飞扬握着一杯啤酒,谈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