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豪夺新夫很威猛-第4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腥恕
    一想到这里,她的就又笔直的沉下去,沉入那千年湖底。
    她对沈少川说:“你进去洗澡吧。”
    他却又贴上去,继续与她耳鬓厮磨:“洛洛,我舍不得,我还想再好好爱爱你。”
    秦洛心一惊,面上却没有任何表露,她微微一笑:“你还是先去洗澡吧,黏糊糊的,不难受吗?”
    他咬着她的耳朵,在她耳边哈热气,引起她敏感的反应:“我想要你”
    秦洛后退了两步,浅笑看着他:“你还是先洗澡吧。”
    她的样子,就像是默认,也像是邀请,沈少川立刻来了精神,对她说:“行,那你先上床休息,我去洗澡。”
    他越过她,快速步入洗手间。
    秦洛站在室内,望着里面看不透的模糊背影,心痛难忍。
    
    沈少川愉悦的打开浴室门,边走边擦,笑容来不及隐去,结果看到空空如也的床铺。
    秦洛散落在一边的衣服,也都不翼而飞。
    他温暖的笑意,逐渐冷漠下来。
    秦洛不停的望着匀速下降的电梯,一脸的紧张,包里的手机响起来,她心头一跳,拿出来一看,果然是沈少川的,立刻就给摁了,又关机,将手机塞回包里。
    做完这一切,正好有人在外面按电梯,于是电梯在这一层停了。
    而她深吸一口气,微微往里退了退。
    电梯门缓缓雍容打开,并无人进来。
    她诧异的略微抬头,在电梯旁吻得难舍难分的男女刺激了她脆弱的神经,她毫不掩饰惊讶的半张着嘴,而后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尴尬不已的站在那里。
    陆飞扬推开怀中的女伴,看着里面的秦洛,忍不住笑了一声:“秦洛,这么巧,又遇到了。”
    “飞扬”陆飞扬身边穿着豹纹短裙的女孩又依偎着朝他靠近,脸上本来是欲求不满的难受模样。
    秦洛面色燥热不已,对他点点头:“我先下去了。”
    她伸手去按关门键,陆飞扬手一推,将身边的女人给送了进来。
    那女人跌撞着跑进电梯里,再转身,电梯门已经缓缓合上了,也隔断了秦洛与陆飞扬的目光。
    女人气的跺脚,秦洛咳嗽两声,稍稍掩饰自己震惊的心情。
    女人很高,尤其还穿着那恨天高的宝蓝色抢眼高跟鞋,她打量着娇小的秦洛,眼底闪过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精光:“你认识陆飞扬?你是他什么人?”
    一开口,就是这样的气势汹汹咄咄逼人。
    秦洛立刻澄清:“你别误会,我跟他只是普通朋友而已。”跟你,完全没有利益冲突。
    女人挺翘的眼睫毛微微一闪,然后又撩拨了一下肩上风情万种的卷发:“就算有,我也不怕你。”
    电梯下到一楼,她留下这句没头没尾的话,高傲的扭着翘臀离开了。
    秦洛傻眼跟在她的后面,与她拉开了一段距离,结果看到她走到门口,下楼梯的时候,脚一拐,身体一歪,整个人狼狈的往前扑去——
    “小心——啊”秦洛忍不住在背后小声说着,因为见她只是丢了鞋,人并无大碍,便没有上前。
    女人注意到秦洛看到了她的狼狈样,立刻狠狠的瞪了秦洛一眼,提着高跟鞋走了。
    “呵。”秦洛浅笑,从门前那豪华的自动移门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一怔,立刻收敛了心神,低头离去。
    沈少川没有追上来,与她,是幸,不是失。
    现在为止,她的身她的心皆背叛了自己的丈夫,她必将活在强烈的道德谴责之下,即使外人不知,她也无法心安理得的过了自己这一关。
    路过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药店,秦洛脚步一怔,进去买了一盒毓婷。
    回家后,紧急服下。
    *
    秦洛走后,沈少川一夜未眠。
    他躺在床上,就睁眼等来了黎明。
    他微微侧头,手抚上还稍嫌凌乱的床铺,她的气息,还残留在他这张大床上,而她那娇美的身躯,似乎也未曾离开。沈少川躺在她曾经躺过的地方,手一伸,仿佛还能摸到那柔软细腻又爽滑的肌肤。
    他不能撒谎,他要了秦洛的第一次,他感觉从未有过的满足。
    在他接近三十年的人生中,他第一次对一个人如此上心,耿耿于怀,求之不得。
    这感情,比六年前更深,更浓,更让他无法自拔。
    清脆悦耳的门铃打破了寂静的早晨。
    他不得不起床,换掉床单,同时,也掩去属于秦洛的气味。
    他打开门,宁采那一张明媚的笑脸便从早餐后钻了出来:“亲爱的,我来给你送爱心早餐了,惊喜吗?”
    宁采抱住他的脖子,直接来了个早安吻。
    沈少川推开她:“还没刷牙洗脸呢,你怎么这么早。”
    “这有什么关系。”宁采满不在乎的说,“属于你的味道,都是你独特的男人味,我不介意的。”
    她说着笑,手脚也没闲着,利落的打开自己带来的早餐,清香诱人的三明治,一个爱心荷包蛋,还有几片烤面包和番茄酱。
    她推着他:“快,去洗脸,我给你再热一热,出来就能吃了。”
    进他卧室后,她咦了一声:“少川,你什么时候换的床单啊,我前两天才给你换过,你忘了吗?”
    洗衣机里传来水流搅动声,沈少川在洗手间刷牙,似乎没听到宁采的问话。
    她站在房间里,耸了耸肩,继续到外面准备早饭。
    等沈少川吃完后,她又亲昵挽着沈少川的胳膊去上班。
    电梯里,她帮沈少川整了整西装的领带,看着沈少川那张英气勃发的脸,她忍不住踮起脚尖往他的唇上一吻。
    她还未退开,电梯正好开门,陆飞扬一手插在裤袋里,一手拎着公文包,站在门外。
    沈少川和宁采也发现了他,宁采站直了身体,拉了拉自己的裙摆,这才大方自然的打招呼:“嗨,飞扬,早啊。”
    陆飞扬噙着笑,目光在他们之间来回穿梭着,这让他想起了昨晚,好像整个情形回放一下,只不过当时他是主角,现在他是看客。
    “飞扬,进来啊。”宁采挽着沈少川的胳膊往里退了退,给陆飞扬让了位置。
    陆飞扬点点头,微笑垮了进去。他的眼神扫过他们交握的手,嘴角有不言自明的清冷笑意。
    出了电梯后,陆飞扬与他们颔首致意,率先上了车。
    宁采上了沈少川的车,脸上有些唏嘘。
    沈少川看了她一眼,问:“想什么呢。”
    她抬头,笑着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没什么,就是爸爸让我问问你,什么时候请阿姨还有大姐他们吃顿饭呢。”
    沈少川握着方向盘,面上古井无波,他说:“宁采,这件事情我”
    岂料宁采的手机突然想起来,他打断她:“对不起,少川,我先接个电话啊。”
    他摆手,让她先接。
    “什么?”宁采接通电话后立刻脸色大变,“在哪里,好,我现在马上过去!”
    “怎么了。”
    “少川,”宁采绷着脸说,“先别去事务所了,送我去飞扬他们公司,有人闹自杀,需要律师去谈判。”
    沈少川不得已,只好将口中的话暂时咽下,专注开车送她前往陆飞扬他们公司。
    一路上,宁采都与陆飞扬在通话。
    沈少川的车子开入他们公司范围,底下已经围满了人,向上望去,高耸的建筑上面一个几乎看不清的模糊黑影摇摇晃晃的在移动着。
    陆飞扬眉目紧锁站在那里,宁采对沈少川说:“少川,你先去上班吧,我在这里就行了。”
    沈少川看了看时间,夏荣光还等着他去开会,只好交代:“那你自己小心点,有事给我打电话。”
    “好,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情况怎么样了,飞扬。”宁采转身朝陆飞扬走去。
    “边走边说吧。”陆飞扬为她推开了公司的大门。
    **
    临近期末了,学校里一派忙碌景象。
    老师忙着写各种报告,做各种总结。
    学生忙着跑图书馆食堂抢座占位,开始临时抱佛脚,好像要把这学期该学的知识在这几天内统统塞进脑子里。
    留在寝室上网的学生少了,图书馆食堂开始爆满了。
    这就是大学特有的风气与味道。
    而秦洛像是个怀揣着秘密的小贼,行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
    天气闷热,她穿着一袭黄绿色中国风棉麻手绘连衣裙,显得烟娇百媚。
    鹅黄色的衣领前襟上是两个民族风的盘扣,秀气的领子旁边还有一只小小的蝴蝶,下面整个裙身都是湖水绿,裙口带着个微扬的弧度。
    她信步徜徉,美丽优雅的就像是从中国古典画中走出来的倾国倾城的女子,一举手,一投足,都带着典雅浓郁的东方韵味,在这个沸腾浮躁的校园里,悄然带来一份美好的闲情逸致。
    她在校园里走了一圈,便收获了无数的回头率,到办公室时,又赢得了办公室老师的一致好评。
    宋诗颖哇的站起来,眼前一亮:“我还以为自己眼花呢,哪里走来一个活生生的大美人。秦洛,你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漂亮,真漂亮,只有你这样温婉的气质才能穿出这国色天香的韵味来呢。”
    秦洛莞尔,笑得浅淡:“有这么夸张吗?这件衣服我两年前就买了,你不是也有一件。”
    宋诗颖挠了挠头:“是吗?好像是吧,但是我忘了我放在哪里了。”
    “”秦洛终是无语。
    她只是昨晚睡不着,就想着整理一下以前的东西,最后翻出了这件衣服,她试了试,腰身似乎比两年前更合适呢。
    “哎,秦洛,我跟你说,你穿这衣服是漂亮,但最关键的是你那由内而外散出来的气质,整个人就像是一块温润的美玉你让我怎么说呢,哎。”宋诗颖急的抓头挠耳,那些乏善可陈的英语单词是形容不出中国古典的美韵来的,宋诗颖最后只好一言以蔽之,“就是你气色好,穿着才能完美。”
    她在秦洛耳边咬耳朵:“看来最近何振光把你滋润的十分好,秦洛啊,我现在相信,女人就是要爱情滋润才能漂亮。”她最后暧昧的笑起来。秦洛却笑不出来。只能勉强应付着她:“话这么多,还不赶紧上课去。”
    何振光昨晚给她打了个电话,无比的雄心壮志。他觉得现在的状态十分的好,也许很快又会取得新的成就。
    他那种昂然上进的为未来拼搏的态度,秦洛理应是高兴的,可是最后,她显得兴趣缺缺。
    所有的课程都已接近尾声。
    学校期末考试的统一安排也出来了。
    考试时间表也都发到了各老师手中。
    秦洛有好四场监考。并不算多,工作量也不重。就是时间分散了一些。
    她改作业时,何铁军给她打了个电话。
    *





     亚当的诱惑
    更新时间:2013…5…5 0:43:23 本章字数:8884

    秦洛这才想起,张文英可以出院了。欤珧畱踢
    何振光不再,她理应身先士卒。
    可是自从上次不欢而散后,她也假装忙碌,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这一次,何铁军找上门来了,她不可能无动于衷。
    “好,爸,我知道了。”秦洛说,“下午两点是吗?行,我到时候过去。嫦”
    “洛洛,谢谢你啊,爸爸走不开,要不然也不会麻烦你。”
    何铁军的歉意令秦洛受之有愧:“爸,你别这么说,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会去的。”
    何铁军这才放心的挂了电话身。
    秦洛一直记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