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豪夺新夫很威猛-第6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也说了,我是副的,你才是老总,拿着这样的工资跟分红,你不做点什么,不觉得于心有愧吗?”
    岂料陆飞扬笑得畅快,他看着林琴筝毫不留恋的说:“那从现在起,换你来做这个位置,我拱手相认,你让我真正问心无愧的生活吧。”
    “你想得美!”林琴筝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赶紧看看吧,这些人里面你还得挑一个秘书助理,霍秘书太忙了,跟我抱怨好几次了,就趁着这个机会给她找个帮手吧。”
    “这你应该拿过去让她挑啊,给我干什么。”
    “你是老总啊,最后选来的这个人还是要为你工作的,你要是看着不顺心,底下的人能好过?”
    陆飞扬被她说的,只得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好好,我的林经理,我马上选一个,你瞧,外面都觉得我多风光,实际上呢,你才是那个幕后大老板啊,我也得听命于你啊。”他说的似是而非。
    林琴筝也不表态,就见他翻开了那个文件夹。
    然后他抬头讶然看着她。
    放在最上面的,是韩婷婷的资料,右上角,还贴着一张她的证件照。
    蓝底白边,头发挽起,穿正式的黑色套装,显得挺专业的。
    “有问题?”林琴筝终于问了一句。
    “呵。”陆飞扬这下当真笑了,“完全没问题,你看人,我放心。”
    原本他还想着到底要不要录用韩婷婷,不用吧,是不给秦洛面子,与人情交代不过去,用了吧,又怕人在背后说闲话,说他假公济私。
    即使他身正不怕影子歪,也难堵悠悠众口啊,再加上韩婷婷给他的感觉,确实不太合适。
    但现在,林琴筝帮他解决了这个麻烦。
    他心情立刻又愉悦了几分,随手从底下抽了一张简历出来:“行了,就她了。”
    并不是韩婷婷。
    林琴筝点了点头:“那韩婷婷我就带着做公关了。”
    “没问题,琴筝,还是那句话,你办事,我放心,不过,既然是你亲自招进来的人,那以后都你接手吧,这次招进来的新人培训,也有你全权负责。”
    “什么都是我负责,那请问陆总你干什么?”
    “我负责检阅啊。”陆飞扬眉毛一扬,说的理直气壮理所当然,“既然你说我是老板,那我只要会用人就行了,是吧,琴筝。”
    后面的几个人选陆飞扬有点印象,但大都只是昨晚匆匆一面之缘,他也没细看,便大手一挥拿起笔刷刷的签了名:“行了,你拿去人事部吧,通知他们下周一过来上班。”
    林琴筝还没走出办公室,就见陆飞扬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她便绷着脸说:“你是要打电话给秦洛吧,不用打了,我已经说过了,人是我招进来的,你就别上前去抢着邀功了。”
    计谋被人看穿了,陆飞扬也不恼,正儿八经的说:“谁说我要打给秦洛了,我是打给万达的黄总,我们约了晚上吃饭,我得敲定一下。”
    林琴筝给了他一个白眼,抱着资料出去了,临走的时候还不忘提醒他:“陆总,记住我跟你说的话,碰谁都行,别打秦洛的主意。”
    “琴筝,我说你是不是太敏感多心了一些。”陆飞扬勾唇淡笑,玩世不恭的样子如此浪荡不羁。
    林琴筝敛眉:“我敏感最好,陆总,我先忙去了。”
    办公室门被关上,室内又安静下来。
    陆飞扬嘴角笑意慢慢隐没,最后,他将椅子换了个方向,俯瞰底下波澜壮阔的建筑盛景。
    *
    下午的时候,秦洛不经意的朝办公桌上的日历看了一眼,才发现上面用红笔圈了个日子做了记号,而今天,正是这个日子。
    她拿出手机,找出秦海兰的号码给打了过去。
    电话是通的,就是没人接。直到音乐响停,她才挂了,最后改为发了一条短信过去:妈,生日快乐,祝你有个美丽的夜晚。
    她还记得上个星期去医院的时候遇到陆向天时,他与她探听秦海兰的情况,如果没出的意外的话,她相信他们会有个美好而愉悦的夜晚。
    而暗灭手机时看到何振光的名字,她又记起昨天他们没联系。她怨怪自己粗心,昨天何振光应该去医院做了检查了,她竟然也没有打过去关心一下。
    她握着手机,走到外面的阳台上,给他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但被掐断了。
    不一会儿,何振光的短信便来了:洛洛,在开会,完了我给你打过去。
    秦洛说了声好。
    但左等右等,一直等到她下班回家吃过晚饭,仍不见何振光给她打电话来。
    何铁军见她频频看手机,不由问了句:“洛洛,你在等振光电话?”“是啊。”她会回这里,是因为秦海兰今天回来了,她不能继续在那里住下去了。
    而且韩婷婷找到工作了,张文英高兴的跟什么似的,今天难得的和颜悦色,还夸秦洛懂事能干。
    呵。
    韩婷婷正好咬着苹果从客房走出来,穿一条棉质的长裙,头发放下来,整个人倒是温柔娴静也顺眼许多。
    她亲昵的挽住秦洛的胳膊说:“表嫂,真是要好好谢谢你了,多亏了你,我才能这么顺利的找到工作,明天,我请你吃饭吧。”
    “不用了。”秦洛听她这么说,还是欣慰的,语气也温柔几分,“这也不是什么麻烦事,但以后就要靠你自己了,我帮不了你太多的,路要走的长远,关键还要看你自己的修为了。”
    “别这样嘛,表嫂,明天周末了,我刚刚接到公司打来的电话,让我下周一去上班呢,你陪我去买几身合适的衣服吧,我带来的那些,好像都不太适合。”韩婷婷半靠在她的身体上撒娇。
    张文英又说:“是啊,洛洛,你看婷婷马上要上班了,总不能继续穿这样,要不然就是给你丢脸啊,妈这里有些钱,你们拿去买衣服吧,夏天了,你也该给自己置办些新衣裳了,你看你,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件,快,拿着吧。”
    只见她从口袋里摸出两千块钱来递给秦洛。
    秦洛是真傻眼了。
    她觉得,向来给张文英数落惯了,她突然热情的反常,让秦洛觉得有点黄鼠狼给鸡拜年的味道,当然,说这话是她刻薄了。
    不过秦洛怎么可能要她的钱呢。
    她一手给张文英按了回去:“妈,钱我有,行吧,那我明天带婷婷去买衣服吧,你们都早点去休息吧。”
    “哎呀,洛洛,你这孩子,让你拿着就拿着,哪来那么多客套呢,咱们都是一家人,我的钱啊等我死了将来那都是你和振光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拿着拿着。”
    
    秦洛看着那些钱,真觉得是个烫手山芋,她没有考虑,直接婉拒了:“妈,我真的有钱,你拿着吧”
    两人在那里推来推去,最后,何铁军从张文英那里把钱接了过来,交到秦洛的手上,神色温和的说:“来,洛洛,拿着吧,你妈一番心意,莫要辜负了啊,拿着吧,啊。”
    既然何铁军都出面了,秦洛实在不知如何推却,只好讪讪的拿了:“那,谢谢爸,谢谢妈了。”
    “好好,拿着就好。”张文英笑着说,“老何,扶我进房休息去吧,你们也早点睡啊。”
    **
    秦洛翻来覆去睡不着,看着床边的那两千块钱,总觉得是个麻烦。
    她也希望是自己疑神疑鬼了,张文英这么做不过是想缓和一下婆媳关系罢了。
    她看了看手机,最后实在不想等了,就自己给何振光打了过去。
    何振光接的挺快的:“喂,洛洛。”
    “振光,你怎么没给我打过来啊,我一直等你电话呢。”
    “哦,对不起,晚上陪领导吃饭,就给忘了。”
    “那现在呢,你在哪里。”
    “刚回宾馆,正打算给你打电话呢。”
    这个理由,听起来还算凑合,于是秦洛便直接问:“那你去医院了吗,检查了吗?医生怎么说呢。”
    “昨天去了,报告要明天才能出,洛洛,你还有事情吗?要是没有的话,我先挂了啊。”
    “没有了”
    “那我先挂了啊,宝贝,我爱你,拜拜。”
    “喂,振光”秦洛听着话筒那边传来的嘟嘟声,一时间郁闷的不知如何是好。
    也罢。
    她卷过薄被盖住自己,心情糟糟的,迷迷糊糊的想着事情睡了过去。
    半夜时候,手机在柜子上震动起来,机身摩擦桌面的声音,相当刺耳。
    虽不情愿,她也得接了。
    “喂”她睡意惺忪的接起。
    “洛洛,你睡了呀。”
    是沈少川。
    秦洛的脑子一下子清醒,抱着手机从床上坐起,一看,果然是的,她于是又心惊肉跳起来:“沈少川,你疯了,你又玩什么花样,干嘛给我打电话。”现在的她,就像怀揣秘密的惊弓之鸟,但凡沈少川的一点风吹草动,都叫她心慌意乱。
    沈少川只得无辜道:“洛洛,我没什么恶意的,你别跟个小野猫似的什么张牙舞爪啊。”他在那边叹气,听起来的确挺无奈的。
    “那咱们就再加一条吧,以后没事就别给我打电话。”
    “洛洛!”沈少川有些生气道,“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狠心呢,那万一我想你了,该怎么办。”
    “我不想你!”秦洛没好气的顶回去,“你挂了吧,别打扰我休息了。”
    “可是洛洛,我现在很想你,怎么办呢。”他像个无赖的要糖吃的孩子,一直缠着秦洛。
    “凉拌吧。”秦洛说了网上最惯常用说的习惯用语。
    “洛洛,你不惹我生气你是不是觉得很难过啊,非得要把我气得暴跳如雷才甘心是不是。”
    看吧,披着羊皮的狼终于揭掉那虚伪的面具,露出本来的面具了。
    “我可没这么说,是你自己爱生气有什么有办法。”
    她平淡无奇的一句话,又将沈少川给噎着了:“行啊,秦洛,你就处处给我添堵是吧。”
    秦洛忍不住反击:“谁给谁添堵啊,你不给我打这个电话,能闹的人这么不愉快?”
    “这么说还是我错了。”
    “难不成还是我错了?”
    “是啊,洛洛,要是你给我打电话,我绝对不会用这样的语气跟你说话的,我一定会说,宝贝,你想我,所以睡不着吗?”
    擦——
    秦洛实在没控制住骂脏话的冲动,恨不得将手机给摔了。
    沈少川自己也笑了,而后又在那里诱哄着秦洛:“洛洛,不如你也说一次给我听听吧,或者再叫一声老公,我想听。”
    秦洛顿时血上脑门,暴怒的想骂人,但又考虑到张文华何铁军在隔壁,只得恨恨的掐掉。
    不等她关机,沈少川的短信先跑了进来,宝贝儿,晚安。这么恶心又甜蜜到腻的称呼,抖落了秦洛一身鸡皮疙瘩。
    不过也没了关机的必要了。
    
    晚上睡得迟,早上起不来,又后悔起得迟,这就是个恶性循环。
    可是韩婷婷精神却十足,一大早就拉着她出门了。
    秦洛不得不收起连天的哈欠,陪韩婷婷逛街。
    韩婷婷初来乍到,对这里也不是很熟,秦洛必须起好带头的作用,带她前往市中心的几个百货商场。
    她也是许久没来逛街了,差点忘了,一般商场都要十点才开门,最早的,也要九点半。
    而此时,才九点十分。
    所以他们眼前的银泰百货,还是大门紧闭。
    但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年轻靓丽的女孩,面前的停车位上也陆续停了不少车子。他们都是有备而来的,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