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豪夺新夫很威猛-第6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知道了。”
    **
    “快,秦洛,把那个锅盖递给我——”
    滚热的油锅里,随着秦海兰的鱼倒下去,火势瞬间熊熊燃烧了起来,吓得她自己都措手不及,唯有找秦洛救命。
    “哦”秦洛赶紧拿了锅盖过来,看秦海兰心急火燎的盖上,有些受惊吓。
    好不容易等火灭了,秦洛的额头上留下一脑门子黑线,心有余悸道:“秦医生,你今天是怎么回事,有心事吗?这么失水准。”
    “死丫头。”秦海兰骂了她一句,“你妈做饭给你吃还这么多嫌弃的,去去,外面呆着去,你就等着吃吧。”
    “真的不要我帮忙?”
    “不用。”
    “好吧。”秦洛只好到外面的客厅看电视,偶尔看一眼忙碌的秦海兰。
    她趴在沙发上,突然感觉回到了小时候。她还是那个懵懂的青涩小丫头,而她的妈妈是一个漂亮忙碌的女医生,妈妈能回家给她做顿饭的时间真是少得可怜,所以每一次,她都格外珍惜。
    可是如今,她长大成人,而她的母亲,正在逐渐老去。虽然她的外表依然风韵犹存,可她鬓白的发丝是无论如何也抹不去的艰辛而漫长岁月留下的痕迹。
    秦洛看着看着,就有些眼眶发涩。
    她从秦海兰的身上,看到了坚强与隐忍,还有默默的付出以及不求回报的无私奉献。
    不论是对自己的女儿,还是对自己的病人,秦海兰一直都秉承着这样的信念。
    “秦洛,你干什么。”秦海兰端着饭菜出来,在自己的围裙上擦了擦,又看着秦洛,“发什么呆呢。”
    秦洛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走过去抱住了她的肩膀:“妈,你昨天是不是跟陆伯伯看粤剧去了?”
    秦海兰斜眼看着她:“秦洛,我说呢,你老实说,是不是你把我出卖的?”
    秦洛呵呵笑了两声,笑得像个纯真娇羞的女孩儿:“我这不是为了你好吗?妈,其实我真的不反对你再婚的,陆伯伯人也挺好的,你真的考虑考虑吧。”
    “陆向天什么人我不比你更清楚?”秦海兰抱着秦洛的胳膊,眉梢微微往上翘,带着隐隐的笑意,“洛洛啊,妈这辈子吃过的苦比你吃的饭也许还多,所以妈觉得现在没什么不好的,我今天叫你回来,主要是上次你过生日,我又给忘了,所以这次给你补上。”
    这一眨眼,母亲垂垂老矣,女儿也成家立业,秦海兰心里也有几分感慨。
    桌子上已经放着一碗长寿面,那是秦洛小时候也很少能吃到的,除非秦海兰记得她的生日又正好不上班,才会有。所以在秦洛的印象里,这碗面显得弥足珍贵。
    秦海兰递给她一双筷子:“洛洛,看什么呢,快吃吧,面凉了就不好吃了。”
    秦洛强忍着酸意:“这碗面这么多,我哪里吃得完,不也你生日吗,一起吃吧。”
    于是,母女两分食一碗面。
    吃着吃着,两个人不禁都红了眼眶。
    秦洛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滚落在面碗里,她终于问出了长久以来积压在心中的问题:“妈,你不肯再找一个,是不是因为心里还想着他啊。”
    秦海兰的表情却是无比淡定,她抽了张纸巾给秦洛,又往自己脸上一抹:“吃面就吃面,你哭什么啊,我不肯嫁是因为一时没找到合适的,而且我一个人生活挺好的,洛洛啊,妈妈这一生的希望都放在你身上了,只要你过的幸福,妈妈比什么都高兴。”
    “妈——”秦洛委屈的更加心酸。
    “你这个傻闺女,是不是振光他们对你不好啊。”秦海兰帮她擦了擦眼泪,“洛洛,古语说,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妈妈活了大半辈子,看惯了太多的人和事,我虽然不知道何家人如何待你,但多少也能感觉的出来,可洛洛,做人媳妇就是这样,婚姻的经营就是隐忍与坚持,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就是这个道理。有问题你可以跟妈说,妈会站在你这边,但婚姻这条路能不能走到底,是要靠你自己的,知道吗?”
    秦洛总觉得秦海兰有什么话外音,可一时间,她分析不出来,她只是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妈,我知道了。”
    “这就对了,所以妈也不想再找个伴了,年轻的上头还有妈等着给我这个媳妇脸色看,年纪大的肯定也是有儿有女我给人当现成的后妈也是麻烦事一堆,没那么闲工夫受那个罪,还是一个人自在。”
    “可是我没听说陆伯伯结过婚啊。”在秦洛的印象里,似乎从小到大,都没见过陆向天有什么桃色绯闻,非常自律和克己的一个人。
    秦海兰笑得温和:“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凡事要多学会沟通,沟通是人际关系交往的最重要一步,不论是跟丈夫还是婆婆,都是如此。”
    秦洛觉得这些话,很是耳熟。其实她与韩婷婷说的,不也是这个意思吗?
    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
    当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吗?
    “洛洛,你有一份好工作,为人踏实又勤奋,你的前途也是不会差的,所以要细致些,别走错了路,等错了再想回头,就来不及了,”秦海兰无比感慨,“虽然现在社会变了,但是流言仍然猛于虎,人言可畏啊,你要自己把握。”
    秦洛看着她,唯一想到的可能是:“妈,你是不是听人说了什么?”
    “哪能啊。”
    但看秦洛刨根问底誓不罢休的眼神:“好了,我不瞒着你了,是你婆婆,给我打电话说你不肯要孩子,可你是我女儿啊,我知道你想要的,我都跟你婆婆谈过了,她应该没再为难你了吧,其实她也不是那么蛮不讲理的人。”
    秦洛想呢,她怎么就那么好心的塞给她钱了,都是因为秦海兰的缘故啊。
    果然若非有外力,人性哪能出现那么大转变呢。
    不等秦洛开口,秦海兰已经催促她。
    “别发呆了,赶紧吃饭,吃完了赶紧回你婆家去,以后每周回来陪我吃顿饭行了,其余时间少来。”
    即使秦洛说了何振光出差在外,秦海兰还是将秦洛给赶了出来,让她赶紧回去。
    “洛洛,听妈的话,早点回去,今天你不明白但等你有一天自己当了婆婆就会知道了,快回去吧,路上小心。”
    **
    沈少川已经陪宁采逛了一天。
    此时,他们正从电影院出来。
    随着拥挤的人流,宁采挽着沈少川的胳膊笑得一脸甜蜜,爱情片对女人来说永远是一剂良药。
    那些唯美的只能出现在童话里的爱情,给了女人无尽的幻想与期许。
    电影中的爱情大多都有一个美满的结局,尽管过程也许那般虐人,所以女人都坚信,只要努力,没有得不到的爱情。
    对宁采,亦当如是。
    可他们也都忘了,强扭的瓜终究不甜。
    她抬头笑盈盈的看着沈少川:“少川,我们好久都没有出来看电影了,你觉得好看吗?”
    沈少川淡淡掀眸,显得有些心不在焉:“还可以。”
    他对于电影院的记忆停留在当年学校的放映厅,与秦洛一起。
    若要深究他上一次来这样正规的电影院,他是真的想不起了,但绝对超过六年。
    宁采也从来不是一个喜欢踏足这里浪费时间的女人,可最近,她的改变,真是让人挺发愁的。
    “我觉得挺好看的呢。”宁采选择了忽略他脸上的那一抹不自然,又说,“我肚子饿了,咱们去吃宵夜吧。”
    沈少川看了看时间:“我不饿,已经九点了,我送你回去吧。”
    “可是我饿了,少川”
    夏荣光的电话及时来了。
    沈少川将手从她的臂弯里抽出来,点点头,说了句抱歉到一边接电话。
    宁采站在人流拥挤的出口处。
    明明他就近在眼前,可那儒雅而淡漠的身影却是那么虚幻而飘渺,仿佛一伸手,他就会消失不见。
    这样的患得患失,悲喜无常,如何是好。
    沈少川走回来,发现宁采在发呆,他将收进放在口袋里,便伸手在她面前挥了挥:“宁采,怎么了?你不是饿了吗,那走吧,我先带你去找点吃的。”
    宁采回过身来,突然一下子抱住了沈少川的腰,将脸贴在他的心口上,惴惴不安的说:“少川,你答应我,永远都不会离开我,少川,我突然好怕,怕有一天你就这么消失不见了,走进人群里,我怎么都找不到了,少川,你回答我,你永远都不会离开我的。”
    “宁采”沈少川望着不远处正升起水柱的五颜六色的华美喷泉,被风一吹,有一些水沫星子被吹过来,落在他们的身上,很快又蒸腾而去,也望着那里川流不息的人群,根本不曾为谁而停留,心头一阵怅然,“宁采”他扶起她的肩膀,望着她脸上湿漉漉的泪痕。
    有些话,横亘在心头不吐不快,可今天显然不是一个好时机,他说:“好了,走吧,先去吃东西吧,时间不多了,市长找我有事情,我必须很快赶过去。”
    宁采吸了吸鼻子,最近的她似乎特别脆弱,特别的多愁善感,她摇了摇头,清了清喉咙说:“那算了,我不吃了,是市长找你,你赶紧去吧,别让他久等了,我一个人回去就行了,你回家给我打电话,也别忘了明天晚上我们两家人要一起吃饭,你得安排好时间啊。”
    沈少川面部一僵,到底还是点了点头:“我知道了,那你自己回去小心点。”
    
    开车上路,沈少川的脑子却静不下来。
    他第一次感觉如此疲惫。宁采也是这么多年来,表现的如此无措。她在他的印象里,一直是个很骄傲的人。
    对什么事情什么人都成竹在胸,也从不曾这般斤斤计较刻薄与人,可是他对她的了解,似乎也就这么多了。
    宁采的察觉在他的意料之中,因为他本就无意隐瞒什么,但他没想到她的动作如此迅速,迅速的出人意料,而且牵涉之广,也令他始料未及。
    秦洛有句话说对了,他不过一个小小的市长秘书,官场上那千丝万缕的关系,盘根错节的人脉交际,他纵然有天大的能耐,若不能想出两全其美之策来保全秦洛,让他自己也能够全身而退的话,他也是不敢轻举妄动的。
    他赶到夏荣光指定的酒店时,并没有在大堂看到他,只好拿出手机给他打了个电话,很快,手机铃声从旁边的沙发上传来。
    沈少川走过去一看,才发现夏荣光半躺在沙发上喝醉了,沙发背高,所以他刚才走进来时并未注意到。
    他按灭手机,收进袋里,又扶起夏荣光。
    “市长先醒醒,我是沈少川。”
    夏荣光一直是个很谨慎的人,即使喝醉了,他也从来不会在外过夜,更别说开~房间了,大多数的情况下他会叫司机送回去,特殊情况,则会叫沈少川过来处理。
    现在的情况比沈少川预想的轻松许多,只要把夏荣光送回去即可。
    夏荣光身材高大,又喝了酒,沈少川扶起他确实是有些辛苦的。
    好在夏荣光睡了一会儿脑子也清醒许多。
    坐在沈少川的车上尚且能够自如说话:“少川,又麻烦你过来了。”
    “夏市长你太客气了,这本就是我的分内工作。”沈少川钻心开车,又帮夏荣光开了一边的窗户。
    夏荣光就是喜欢沈少川这份谦逊与细致,他其实还有许多秘书,但涉及隐私的事情他只放心交给沈少川去做。
    “少川啊,今晚我想去上林赋苑休息。你送我去那里吧。”
    沈少川并没有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