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豪夺新夫很威猛-第6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而且,一连好几个晚上,他都是循规蹈矩的抱着她睡,根本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这令秦洛的心,放松的同时却又惴惴不安。
    不过令秦洛庆幸的是,在何振光回来的时候,他的父母就被他送回去了,这一次张文英也没有说什么,乖乖的走了,只临走前交代:“洛洛,振光,你们得抓紧啊,抓紧怀个孩子啊。”
    何振光淡定从容的本事是越来越好了,一直跟他们说会的,会努力的,说的秦洛都觉得不好意思。
    “干哥哥,那我能继续住这里吗?”爱笑的韩婷婷从房间里走出来,冲着何振光笑得一脸甜蜜。
    她甚至跑过去用双腿夹着何振光的腰,任由何振光搂着她的腰抱起,就像是小时候那样,两个人亲昵的,不带一丝隔阂。
    韩婷婷最近的表现让秦洛开始改变对她的看法,可能是她一开始真的看走眼了。
    “这个我可不能做主,你得问你嫂子去。”何振光笑哈哈的将这个皮球踢给了秦洛。
    韩婷婷现在住的是何振光的书房,他回来自然要用,好在张文英他们走了,客房空余出来可以供韩婷婷住,秦洛倒是没什么意见,就点了点头。
    “真是太好了,哈,干哥哥,我现在上班了,以后你有时间可以接送我上下班了。”
    秦洛看着她高兴的样子,再看看他们拥抱在一起的姿势,虽然不愿多心,却总觉得有些别扭,感觉怪怪的。
    但她什么都没说。
    何振光和韩婷婷一起将张文英他们送了回去。
    秦洛在客房换洗床单,打扫卫生,整理他们走后的残骸。
    后来她干脆将整个屋子都打扫了一遍。
    从客厅的犄角旮旯到厨房的角角落落,等她做完这一切,何振光和韩婷婷也说说笑笑的回来了。
    何振光放下钥匙立刻过来接走了秦洛手中的抹布,看着秦洛脏兮兮的手指说:“这些事情,你放着等我回来做就可以了,我当初娶你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韩婷婷还在旁边,秦洛挺不自在的,就将手抽了回来:“没事,我没那么娇贵,我先去扔垃圾袋,你准备晚饭吧。”
    “干哥哥,我来帮你。”韩婷婷十分热情的说。
    秦洛回来的时候,看到何振光和韩婷婷在厨房里默契的忙碌着,一个切菜一个地盘子,竟是十分的熟络。
    秦洛摇头笑笑,厨房没有她的容身之处,她便回了房,开始收发邮件。
    她那个晚上连夜赶出来的论文的初审结果已经出来了,一切都很理想,这是她今年的第一篇论文,看来成果不错。
    她那个通宵,算是没有白熬。
    学校又下发了一些关于放假前的通知,她看了后觉得没问题了,便删了。
    只不过这里面还夹杂着一封来自外地的邮件,若不是看的仔细,恐怕就被她当成垃圾邮件给清除了。
    这是一份电子邀请函。
    邀请的是06级法商学院哲学系本科管理班的所有学员,出席毕业七年后的第一次同学会。
    地点就在他们的母校。
    电子邀请函做的十分精美,可见是花了许多心思的。署名是他们当年的班长。一个瘦高的但言辞犀利的手腕强硬的女生。
    竟然一晃七年了。
    秦洛对时间的概念清楚又模糊。
    清楚的是,其实她一直挂念着这将近两千个日子以来的点点滴滴,模糊的是,她从不刻意记住到底过去多久时间了。
    邀请函最后还附加了一个小款,最好携伴出席。
    因为到时候在附近的酒店还有一个简单的舞会,大家可以相互认识一下。
    要带何振光去吗?秦洛的脑海里一直反复着这个念头。
    何振光进来叫她吃饭,秦洛赶紧关了电脑,他将手放在她的肩膀上拍了一下,无比自然的说:“洛洛,快点,吃饭去吧。”
    “好。”
    韩婷婷换了一身居家的休闲短裤,两条白皙修长的美腿在空气中晃啊晃的,真是十分的扎眼。
    不过对此,秦洛并没有任何意见。她觉得在何振光身边,就像是养着十七八个如花美眷,那也是只能看看而已,完全没有其他的作用。所以她根本无需介怀。
    韩婷婷与何振光的互动如何热情与激烈,秦洛都可以睁只眼闭只眼的无视他们。
    **
    转眼,到了月下旬。
    学校开始考试了。
    秦洛的时间虽分散,但还是可以自如掌握的。
    而宋诗颖与严谨成的关系,似乎降到了冰点。
    两个人虽然在一个学校,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但宋诗颖也有办法做到完全无视他。
    也算是不容易了。
    秦洛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又不便说什么,只得偶尔关心宋诗颖几句。
    都被她四两拨千斤的挡了开去。
    于是,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着,一直到考试结束。
    也不用等出成绩,学生就快快乐乐的迎来了暑假,纷纷收拾东西打包回家去了。
    而老师则还要抽出一个星期的时间来改卷子评分数最后录分,又交期末报告年终报告的,忙得不可开交。
    正因为忙,沈少川不联系秦洛,秦洛也没有主动联系他。
    所以当她忙到一半时看到他发来的短信,要求晚上见面的时候,真的有点儿愣了。
    这么快,就一星期过去了吗?
    说来也奇怪,这一个星期以来,何振光除了抱着她睡之外,竟没有任何的别的举动和要求。
    而往往是前半夜抱着她入睡,后半夜就各自睡各自的。
    秦洛越来越觉得,这样的关系太不正常了。
    今天已是周五。
    何振光说晚上要回去吃饭的,秦洛犹豫着对沈少川回复,今天晚上恐怕不行。
    她刚把短信发出去,宋诗颖就回来了,脸上还是恹恹的,冲她说:“秦洛,明天有空吗?跟我去庙里拜拜吧,我觉得最近犯小人儿,你前段时间不是也挺不顺的吧,一起去拜拜吧,消消灾。”
    宋诗颖老早说她应该去拜拜了,可她一直也没时间,如今宋诗颖再度提起,她想了想明天也没什么事情,就答应了:“那好吧。”
    “嗯,我们早上七点半,我去你家楼下接你。”
    秦洛十分诧异:“诗颖,你买车了?”
    “是啊,二手的。”宋诗颖说,“刚刚从一个师兄那里接手过来的,二手的现代,价格挺公道,暑假我得回家啊,还是有个车比较方便。”
    宋诗颖的家在外地,只有每年寒暑假或者大假期的时候才能回去一趟,下了火车后还得转车,的确是十分的不容易。
    秦洛点头:“你早就该买了。”
    “是啊,求人不如求己,关键时候,还是得靠自己,不说了,我先出去一趟,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啊。”
    “好。”
    而宋诗颖一走,沈少川的短信又到了。
    他发了一个怒火的表情,问她为什么不行,就是要见面。
    秦洛觉得他有些无理取闹,可是心里,竟隐隐生出一份牵绊来。
    她实在有些不知如何回答。
    这段时间,何振光对她体贴又细致,没有公婆的叨扰,生活已经逐渐恢复平静。
    而且何振光的隐疾,并未不能根治。
    她这样的泥足深陷,到时候该如何收场。
    最关键的是,一个谎言的开始往往需要无数谎言来圆满。
    她从来不是个善于说谎的人。
    她非彻底颠覆自己的人生不可。
    没回短信,沈少川就来电话了。
    秦洛接起,抢在他跟前说:“我晚上有事儿,明天晚上见吧。”
    “行。”沈少川也很爽快的答应,“我知道何振光回来了,他没为难你吧。”
    秦洛内心荒芜的杂草又开始疯长,这么下去,她迟早有一天会人格分裂,她摇了摇头:“没有,他对我挺好的。”
    “难道我对你就不好?”他有些不服气的说着。
    秦洛抚额,眼见着有学生进出,只好挂了:“那就明天晚上见了再说吧,我先挂了。”
    “好,需要我去接你吗?”
    “不用,我自己认识路,挂了。”
    沈少川听着那边传来的嘟嘟声,这才起身走出安全楼梯,不巧,在门口遇到了夏荣光。
    夏荣光看起来红光满面的,身后并没有其他人:“小沈,干嘛呢。”
    沈少川淡淡一笑:“里面闷得慌,出来抽根烟。”这里应该刚刚有人抽过,所以还有淡淡的烟味。
    夏荣光并不怀疑,只拍拍他的肩膀:“小沈,我听宁局长说了,昨天晚上你们一起吃饭了,好,好事近了就提前跟我打个招呼,我放你个大假。”
    沈少川坦然自若的看着他:“那我先谢谢市长美意了。”
    “不用客气,对了,小沈,我跟你说个事儿。”夏荣光突然十分神秘的对沈少川说着。
    沈少川颇为意外,见夏荣光还四下望了望,确定没人后,才小声与他说。
    末了,还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相信你办事绝对会滴水不漏,这次的事情我帮你压下去了,但你注意点儿,以后别这么大意了,这个世界上没有密不透风的墙,犯不着为了不相干的人赔上大好前程,你要是喜欢,我可以帮你介绍几个,但那个秦洛,你还是好自为之。”
    “我知道了,多谢市长关心,这次又让你费心了。”
    夏荣光又恢复了满面荣光:“你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咱们什么关系,自然是不用客套的,以后我还少不得要仰仗你哟。”
    沈少川笑笑:“市长严重了。”
    夏荣光进了办公室,沈少川却一直在考虑他说的话,其实他的话,也是不大不小的给沈少川敲了一个警钟。
    他的轻举妄动,连累的,可不是一个两个人。
    牵一发而动全身啊。
    万不可有丝毫差错。
    一步错,步步错。
    *
    秦洛回家与何振光说了明天跟宋诗颖一起去庙里的事情,他很爽快的答应了。
    “也好,明天我得去拜望一下一位老领导,就不陪你去了,你们玩的开心点。”何振光十分体贴的说,“多带件衣服吧,天气预报说明天可能会下雨。”
    “知道了,”秦洛应了声,“对了,婷婷怎么还没回来。”何振光道:“那丫头啊,我刚刚给她打了电话,说晚上有应酬,她要晚点儿回来。”
    做公关就是这点不好,很多饭局很多应酬,由不得你想去还是不想去。
    不过凭韩婷婷的性格,该是喜欢那些场面的吧。
    果然如秦洛所料,韩婷婷回来的时候已经喝得东倒西歪,还是林琴筝将她送回来的。
    显然,林琴筝也喝了酒,不过并未醉。
    韩婷婷到底年纪尚浅,再八面玲珑也没能逃过这醉酒的命运。
    秦洛从林琴筝手上接过了韩婷婷摇晃的身体,可是韩婷婷身高,秦洛差点没扶住,最后是何振光将韩婷婷给接了过去,扶到里面去休息。
    林琴筝站在门口,秦洛回头对她说:“琴筝姐,进来坐一会儿吧,我去给你倒杯水。”
    “不了。”林琴筝摆了摆手,脸上一片酡红,可意识还是清醒的,“司机还在楼下等我呢,你好好看看那丫头吧,没想到还挺能喝,看来你介绍个不错的帮手给我,我也有点儿醉了,咱们改天好好聊。我先走了。”
    秦洛不放心的追出去:“琴筝姐,我送你。”
    “别,不用。”林琴筝在电梯口挡住了秦洛的身体,“我知道怎么下去,你回去吧,别送了,改天我给你打电话啊。”
    既然如此,秦洛也只有转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