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1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怎么了?娘。”明蕙问道。
沈氏叹气,“咱们的衣服还是少了一点,来得时候匆忙,只赶出了两套,之前那套绣花有遥П叩挠只幌戳耍秩缃翊蠹掖┑枚加行┧鼐弧!币∫⊥罚霸缰溃冒涯翘琢糇沤裢砩洗┑摹!
仙蕙知道母亲在担心什么,接风宴上,荣氏母女必定盛装丽服,母亲担心落了这一房人的面子。不过自己心里早有打算,就连妆容,今晚上都先不给大伙儿补了。因而淡淡一笑,“娘,你别担心。咱们就是要穿的略清减一点儿,等下才好唱戏呢。”
“唱戏?”沈氏不解问道:“唱什么戏?”
仙蕙神神秘秘的,悄笑道:“走罢,等下你们就知道了。”
******
今日的接风宴设在邵母住的院子,离得近,这样老人家不用出门,省得再被外面风雪给冻着了。
沈氏和儿女们一直跟婆婆相处,大家共同过了十几年,自是相熟不用说,进门还像以前那样,一起围在火炉边上说说笑笑。
气氛正热闹,就听外面传来一阵动静,有丫头喊道:“老爷来了。”
屋里的笑声顿时一凝。
仙蕙扭头看了过去。
果然……,还是和前世一样,父亲是和荣氏母子几个一起来的,又不是新婚燕尔的小夫妻,非得腻在一块儿吗?真叫人恶心!今儿可是接风宴,父亲都不肯给母亲多留一点脸面。
邵元亨穿了一身暗金色的长袍,披着鹤氅,带着黑狐皮的帽子,一副有钱富贵老爷的派头。他精神抖擞进了门,笑道:“娘,这院子住着可还暖和?要是冷了,叫荣氏再给你添两个炭盆。”回头叮嘱,“娘的屋里,记得一定要用银霜炭。”
邵母连连摆手,“哎……,我一个老婆子没那么娇贵,别折了我的福。”
“看娘说的。”荣氏不甘心在孝顺上头被沈氏比下去,也改口喊了娘,笑得十分亲热,“你老人家可是专门享福的人,哪能折福?别说是银霜炭,就是金炭、银炭、珍珠炭,放在你屋里也使得。”
她拖长了声调,笑靥如花的回头看向丈夫,“老爷,你说对吧?”
邵元亨点头,“嗯。”
沈氏嘴角微翘,透着淡淡讥讽之意。
荣氏却不打算消停,――之前几次交锋都吃了瘪,哪能不想赢回场子?不仅炫耀丈夫和自己亲近,还炫耀儿子,“对了,景钰回来了。”推了推儿子,“快过去请安。”
邵景钰今年刚刚十二岁,半大少年,脸长得像荣氏,身量却是遗传了邵家人的高挑颀长,加上瘦瘦的,看起来有点长手长脚。他上前,干巴巴道:“给祖母请安。”至于对着沈氏等人,那就更加不情不愿了,懒洋洋道:“沈太太、哥哥嫂嫂,两位姐姐好。”
一口气,给敷衍了事过去。
邵元亨皱了皱眉。
荣氏见丈夫脸色不好,赶忙打岔,“对了,老爷。”指了指女儿,“下午景钰回来的时候,给彤云带了一刮红珊瑚手串。听说啊,是四郡王给府里的人捎带的,大郡王妃嫌颜色太艳,想着彤云年轻,就让景钰捎回来给她戴着玩儿。”
邵彤云便献宝似的,捧了上来,“爹,你瞧瞧这颜色和水头。”
“啊呀,这手串可真漂亮!”仙蕙忍了半晌,就等着说到这红珊瑚手串,当即围了过去,一脸艳羡之色,“三妹妹,让我仔细瞧瞧。”


☆、第11章 巧取
邵彤云不情愿,但还是笑着递了过去,“二姐姐你看罢。”
仙蕙托在掌心里细看。
邵元亨一向关注庆王府的动向,也被转移了视线,看了看,“嗯,不错。”又疑惑问道:“四郡王怎么突然带东西回来?”
“说是去外头采办年货。”荣氏面色颇有几分得意,笑吟吟道:“老爷想想,四郡王是办大事儿的人,哪有功夫仔细挑小东西?不过顺手带点,不多,王府里的女眷一人只得一串呢。”
她的目光扫向沈氏等人,见他们一个个虽然穿了新衣,但是清减素淡,明显没有之前的那套华丽,――穷酸样儿,只得老爷买的两套衣服了吧?这么想着,再看看自己和儿女们,眼里的笑容就更得意了。
仙蕙眼角余光扫到荣氏,佯作不知,依旧反反复复看那红珊瑚手串儿。
看着看着便上手,直接给套在自己手腕上,红艳艳的珊瑚珠子,白皙肌肤,好似雪地里开了一支殷殷红梅。她抬头笑道:“三妹妹,这珊瑚手串真是好看,借我戴几天怎样?过几天我就还你。”
邵彤云顿时变了脸色,欲言又止。
沈氏一直盯着这边,见小女儿竟然索要东西,不由斥道:“仙蕙,你在做什么?还不赶紧放下东西,给我回来。”
明蕙怕妹妹脸上难看,赶忙过来拉人,赔笑道:“仙蕙她年纪小,不懂事,从小被我们惯得不知天高厚,不用理她。”
“我只是借几天玩玩儿,又不是不还。”仙蕙声音里面带出委屈。
邵彤云缓和神色,温柔道:“二姐姐,不是我小气舍不得,可这红珊瑚手串是大郡王妃给我的,不便轻易借给别人。要不……,回头我另外找一个手串,不用借,只当是送给你的。”
“送我?”仙蕙的眼睛顿时亮了,甩开姐姐的手,也不管姐姐有多尴尬,只管上前大声道:“那手串什么的我就不要了,你要送,就送你头上这支金步摇吧?往常里只听人说步摇步摇的,我还没有戴过呢。”
邵彤云原本只是想随意找个手串,号打发她的,没想到她专挑贵的东西要。自己头上这支嵌三色宝石的金步摇,和耳朵上的坠子,手上的戒指,那是一整套,――借?她借了,谁知道啥时候还啊?万一丢了、坏了,自己这一套首饰岂不成了残缺?她、她也太厚脸皮了。
仙蕙盯着她,问道:“三妹妹,你又反悔啦?”
沈氏在旁边忍无可忍,喝斥道:“明蕙!还不快把你妹妹给拖回来?不嫌丢人呢?东西有就有,没有,不会不戴啊!”
明蕙上前拉扯妹妹,急道:“走,跟我回去。”
仙蕙不肯走,委委屈屈道:“我是想着……,都快、快过年了,万一来个客人,都不能体体面面见人。我……”声音带出哭腔,“我才不要被人笑话,到时候我就躲在屋子里,谁也不见!”
邵景烨也过来了,沉脸道:“听话,赶紧回去。”
“我不。”仙蕙眼圈儿一红,楚楚可怜的哽咽,“三妹妹都有金步摇戴,我为什么不能有?”转身扯着哥哥的袖子,“哥哥,你给我买好不好?”一副任性不懂事的口气,“你以前不是说过,只要别人有的,我也有吗?哥哥,你给我买。”
邵景烨知道妹妹这样不好,可到底心疼她,软和了口气,“好,回头哥哥挣了钱就给你买,别哭了。”给她擦了擦眼泪,“听话。”
邵元亨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了。
爹还在呢,哪里轮得到儿子挣钱给女儿买东西?左右看了看,两房的人一对比,荣氏母女是盛装丽服、珠翠满头,沈氏那边的确显得寒碜了点儿。
再瞅着沈氏怒火中烧,荣氏又一脸得意,担心两边吵闹起来场面难堪,因而喊了仙蕙道:“好了,好了,别哭了。不就是想要几样首饰吗?爹让人给你打,多打几样,不会让你被人笑话的。”
仙蕙把沾了葱汁儿的帕子拿开,“真的?爹,你不骗我?”见父亲点了点头,顿时破涕为笑,“还是爹你对我最好了。”喜笑颜开的拍马屁,“刚才是我急糊涂了,光想着哥哥,怎么就忘了爹你才是大财主呢。”
“什么大财主?”邵元亨被她逗乐,摇头笑道:“你这丫头。”
真不要脸!邵彤云在心里狠狠啐了一口。
仙蕙哪里有空管她?只顾缠着父亲,又道:“爹,光是给我一个小辈打首饰,不太好吧?干脆你多破费点儿,给祖母、娘,还有姐姐和嫂嫂,也都打一份儿。”
沈氏再次喝斥,“仙蕙!你别说了。”
邵元亨则是闻言一怔。
要说给女儿打首饰还说得过去,只当是给她们添置嫁妆,沈氏……,现在似乎用不太上,再说给媳妇打首饰又算啥事儿啊?可是这海口都已经夸出去了,再收回去,那也太丢脸了。
更不用说,二女儿还把母亲也给饶进去了,――总不能不孝顺母亲吧?
邵母瞅着场面有点冷,忙道:“元亨啊,沈氏和孩子们这些年吃了太多的苦,你不是说了,要好好弥补一下的吗?我看仙蕙的主意挺好的,大过节的,都打点首饰,都打扮打扮给你长点脸面。”
“娘,看你说的。”邵元亨是一个八面玲珑的生意人,反应很快,出神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儿,当即笑道:“我能舍不得给娘你花钱吗?沈氏她们是我的妻女儿媳,也没道理舍不得啊。”
邵母松了口气,“那就好,至于我老婆子就不用了。”
邵元亨道:“少了谁的,也不能少了娘的啊。”罢了,正如母亲所说,家里往后少不了人来客往的,――沈氏和儿女们穿得寒酸清减,丢得还不是自己的脸?况且沈氏他们在仙芝镇苦了多年,现今补偿一些,也是应该的,又不是出不起这几个银子。
他大方的挥了挥手,“行,回头都打首饰。”看了看荣氏母女,做出一碗水端平的样子,“过年了,你和彤云也再添几样。”
仙蕙当即甜甜道:“谢谢爹。”
――事情就这么拍了板。
仙蕙赶着拍马屁,亲自端了一碗茶过去,忙前忙后的,“爹,可我不知道首饰该打什么样儿的?要不……,回头我去荣太太和三妹妹那里看看,看她们首饰什么样儿,然后叫人照着打,这样就不会出错了。”眨巴一双大眼睛,“到时候,我跟三妹妹打一模一样的,你说好不好?”
邵元亨笑道:“行,你们打一样的。”
邵彤云脸气得都发白了。
心下恨得简直想砸东西,这……,这都是什么无赖啊?厚脸皮缠着父亲要东西不说,还要给她娘打,她姐姐,还有她嫂嫂!甚至,还要跟自己打一样的首饰,呸……,谁要跟她一样了?她也配!
刚要说话,被荣氏拉住递了一个眼色,只得忍气不言。
“好了,好了。”邵元亨挥挥手,“都坐罢。”只想快点结束眼前场面,两房妻儿凑一堆儿,自己夹在中间滋味儿不好受,吩咐丫头,“赶紧上热汤热菜。”
荣氏笑容难堪的入了座。
心下气得肝疼,那个小丫头片子得寸进尺,贪得无厌!自个儿要了东西不算,竟然还拉扯上一大堆人!老太太、沈氏,两个丫头,还有一个乡下媳妇儿,加一起整整五个女眷,每个人都要打首饰,那得花多少银子啊?
可是丈夫已经答应了,再驳,就是驳了丈夫的面子。
――不能因小失大。
******
接风宴后,两房的人各自回了屋。
荣氏那边如何肝疼胃疼且不说,沈氏一进门,就让儿子儿媳孙女都先回去,然后关了门,沉脸斥道:“仙蕙!你真是太胡闹了。”
“娘……”
沈氏挥手打断她,“原本瞧着你有几分小聪明,就任着你的性子,没约束你,可你呢?”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脸色,指着小女儿,“今儿要不是当着外人,我当场就想教训你了。你说你……,怎么能为了要点儿首饰,就连脸面都不顾,低三下四的去找你爹要东西?咱们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明蕙也埋怨道:“你啊,这次真是太胡闹了。”
仙蕙却道,“我没有胡闹。”
“你没有?”
“是的。”仙蕙目光坚定,回道:“我就是要趁着现在,趁着爹对咱们愧疚之心最浓的时候,努力争取更多的东西。”
沈氏气得笑了,“就为了几根簪子?”
“几根?当然不!”仙蕙冷笑,“你们想想看,荣氏做了十几年的当家主母,她和邵彤云得有多少好东西?那敢情好,回头咱们就得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