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1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邵彤云……,就是等着自己出这个丑罢。
仙蕙转头看向她,目光清明闪烁,好似冬日里的冰芒一样耀眼。
邵彤云微微有些不自在。
偏生周峤不知内里,喊道:“你们两个怎么呆了?”
仙蕙忍了心头火气,解了荷包,摸了一片金叶子出来,与众人笑道:“今儿出门匆忙,没带银子,只带了这个,我就压一片金叶子罢。”
孝和郡主看了一眼,目光惊讶。
周峤则是趴上去,直接伸手拿了金叶子,她惊呼,“啊呀!这不是王府打造的金叶子吗?今年才下来的新样式,留着赏人用的,我娘还笑话今年的金叶子圆乎乎的,不像叶子,倒是像一个佛手瓜呢。”
――场面顿时尴尬起来。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仙蕙身上,仿佛……,她是个贼。


☆、第17章 面对
庆王府的金叶子?!仙蕙怔住了。
邵彤云又气又恨,紧紧咬了唇。
原本只是想让仙蕙出个丑儿,拿不出银子,自己再给她补上,顺便表现一下大方体贴的,谁知道竟然闹出这种丑事!庆王府今年才打造的金叶子,自己都没有,她居然拿出来了,――不是偷的,又是哪儿来的?
想到此,不由狠狠的瞪了仙蕙一眼。
仙蕙这会儿根本就没心思管她,想起那人,小厮喊他四公子,――如果金叶子是庆王府的,那他自然是庆王府的主子,仔细一想,岂不就是四郡王?
静默中,孝和郡主忽然“哧”的一笑,“你们怎么了?”看向邵彤云和仙蕙,“依我看啊,这金叶子多半是大嫂给了彤云,然后彤云又转给了仙蕙罢。”
周峤正在后悔闹了尴尬,闻言忙道:“是了,是了,一定是这样。”
在场的其他小姐互相交换视线,都没出声儿。
“好了。”孝和郡主笑道:“一点误会罢了。”嘴里这么说着,眼睛却往外看,“不如把大嫂叫进来问一问,就清楚了。”
邵彤云闻言大急,――孝和郡主是庶出,和嫡出的长房一向都合不来,特别是跟自己表姐大郡王妃,姑嫂矛盾由来已久。她这根本就不是在解围,而是要叫了表姐,把事情闹大,让表姐和邵家都跟着丢脸!
心下着急,赶紧朝孝和郡主笑道:“何必呢?既然是一场误会,再认真叫表姐进来问话,反倒越描越黑了。”
孝和郡主淡笑道:“误会只会越说越清楚,怎么会越描越黑?”不理她,转而吩咐侍女,“快去,把大嫂请进来说话。”
那侍女一溜烟儿的出去了。
邵彤云根本拦不住,也不敢拦,只得眼睁睁的干着急。
外面大厅,响起侍女清脆的声音,“大郡王妃,邵二小姐刚才拿出一片府里的金叶子。郡主说,想必是你给邵二小姐的,请你进去解释一下,好证了邵二小姐的清白。”
邵彤云顿时眼前一黑,这番话……,岂不是嚷嚷的所有人都知道了?今儿宾客满堂全都是人,回头一传,整个邵家的脸面都丢光了。
孝和郡主不疾不徐的拨着茶,颇为悠闲。
“你们不用猜疑。”仙蕙突然站了起来,冷声道:“这金叶子的来历,我自然说得清楚。”转身拉起脸色发白的姐姐,“走,我们出去说。”
“二姐姐!”邵彤云见她不仅不知道回避,还要出去,急得上前拉人,“有什么好说的啊?刚才孝和郡主说了……”
“三妹妹,金叶子不是大郡王妃给我的。”仙蕙不想和她一起撒谎,直接打断,免得等下她一套说辞,自己一套说辞,更是叫人看笑话,“你放心,我的金叶子来路正正经经的,没什么见不得人。”
她一甩手,不管邵彤云,拉着姐姐的手出去了。
孝和郡主是看戏不怕太高,挽了周峤,笑道:“走,我们也去瞧瞧。”招呼另外几位小姐,“都别干坐着了。”
她一开口,其他几家小姐岂敢不从?众人都纷纷出去了。
邵彤云怔了一会儿,又恨又悔,但也无法,最后不得不跟着去了大厅,――眼瞅着一屋子的宾客女眷,众目睽睽,简直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怎么回事?”庆王妃淡声问道。
仙蕙上前福了福,“给王妃娘娘请安。”
心下知道今天已经惹上了麻烦,若不证明自己的清白,往后都要背上一个贼名,误了自己不说,还会误了姐姐,误了整个东院的人。
庆王妃打量着她,笑道:“这是谁家的姑娘?声音好似黄鹂出谷似的。”
仙蕙回道:“民女是邵家的二姑娘,今儿来王府做客的。”
庆王妃转头看向大郡王妃,“原来是邵家的人。”招了招手,“过来,让我仔细看看。”眼里露出惊艳之色,“好模样,许久没见过这么齐整的丫头了。”
大郡王妃干笑,“是啊,仙蕙长得是很水灵。”
“叫仙蕙?”庆王妃目光蔼蔼,一袭紫棠色的万字连绵纹对襟通袖袄,姜黄色的撒花裙,衬得她颇为雍容华贵,“好名字啊。”转头看向沈氏,“果然女儿肖母,你这个姑娘出落的很好,另一个也不错,一对姐妹花。”
沈氏担心的看着两个女儿,心神不宁道:“王妃娘娘过奖了。”
“这是实话。”庆王妃笑容温和,仿佛把刚才的事儿给忘了,“我们上了年纪的人说话,家常里短的,你们小姑娘不爱听,还是回去打你们的花牌罢。”
邵彤云忙笑,“好,那我们回去了。”
孝和郡主心有不甘,但也不敢当面违背嫡母的话。况且无所谓,反正事情都闹了一半出来,回头大家一打听,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啊?大郡王妃和邵彤云照样丢脸!转身挽了周峤,“我们走罢。”
原本事情到此就算结束了。
“等等。”仙蕙看得出庆王妃是在解围,但是不能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走了。上前一步,裣衽道:“王妃娘娘,民女先谢过你的爱护之情。但容民女放肆,今儿的事,还得跟大家说一个清楚明白。”
庆王妃见她目光清明,不由疑惑,难道真的只是一场误会?犹豫了下,“你说。”
“是这样的。”仙蕙口齿清晰,转头看向众人解释道:“我和母亲等人原本住在仙芝镇,在来江都之前,我们家靠做针线活计赚点小钱。”打开荷包,掏出剩下几片金叶子,“之前有位公子买了我家的靴子,这是他买靴子的钱。”
给人做鞋固然不算光辉之事,但凭手艺挣钱,清清白白,总比做贼好多了。
庆王妃静了片刻,思量道:“老四之前出去了一趟,算算日子,倒也对得上。”
众人都是若有所思,窃窃私语。
有人已经打圆场笑道:“原来如此,看来真的是一场误会。”
庆王妃颔首,“看来是了。”
“王妃娘娘。”仙蕙朝她福了福,“还请王妃娘娘宽恕民女的固执,事关名声,民女实在不想让人误会,一丁点儿也不愿意。”她声音清朗,“民女有一个法子,可以证明所言不虚。”
那些宾客们看起来好像相信,心里面肯定还是不信,不过是给庆王妃面子罢了。
――回头一样流言蜚语。
荣氏皱眉道:“仙蕙,你到底还想怎样?还不赶紧退下?”
“荣太太勿急。”仙蕙不理会她,转头道:“王妃娘娘,请给民女一个解释的机会。”
庆王妃皱了皱眉,的确觉得这个小丫头过于执拗。不过如她所言,一个人的名声是顶顶要紧的,也难怪她非要如此坚持。倒是奇怪,她能有什么办法证明清白?心下三分不信,三分好奇,“你说说看。”
仙蕙转身,清朗道:“上次我去给四郡王送靴子,虽然不曾见过,但是隔着门,曾经和他说过几句话,所以……”
她条理清楚、神色镇定,三言两语说清楚了自己的办法。
众位女眷都是纷纷点头不已。
庆王妃听了亦是赞许,吩咐丫头,“叫老四过来一趟。”转目看了仙蕙一眼,但愿她说得都是实话,不然等下证明不了,又闹这么大,那场面可是没法收拾了。
没多会儿,外面传来丫头的通报声,“四郡王到。”
此刻大厅里,早已经搬来一架十六扇的落地绡纱屏风,男女有别,四郡王当然不便见到在场女眷。门外面,一个高大俊朗的年轻男子进来,仿似一道明光,顿时领整个大厅明亮起来。
他躬身行礼,“儿子给母亲请安。”
那声音清澈微凉好似一道冷泉,天生镇定人心。
“过来坐下说话。”庆王妃虚抬了下,打量着小儿子,一连串关心问道:“今儿酒菜吃着如何?你有没有多喝酒?”又叮嘱道:“记得劝一劝你大哥,别多喝,尤其是不能喝冷酒。”
庆王一共五子二女,其中长女舞阳郡主和长子高敦、次子高曦、四子高宸为王妃嫡出。在这三个嫡出的郡王中,大郡王有些偏于平庸,二郡王已经故去,只剩下四郡王年轻有为、人物出挑,乃是庆王妃最最钟爱的小儿子。
高宸回道:“母亲放心,大哥和我都有分寸的。”然后对着屏风方向微微欠身,“诸位太太小姐,今日特意过来为权哥儿生辰道贺,我替兄长和侄儿谢过了。”言毕,方才施施然的坐下。
众女眷纷纷都道“不敢”,原本还应该再多客套几句的,但是今儿有事,谁也没敢贸贸然的多说什么,很快静默下来。
庆王妃指了屏风的另一边,说道:“今儿来的客人里面,有一位小姐,说是在仙芝镇的时候,你曾经买过他们家的靴子,所以给了一些金叶子,可有此事?”
高宸目光平静无波,回道:“有。”
庆王妃松了口气,又道:“这件事,有关那位小姐的清白名声,等下你好好的做个见证,给她洗了嫌疑也是一桩善事。”
“母亲请讲。”高宸对母亲说话,自然没有平日里的矜贵傲慢。
庆王妃解释道:“据那位小姐说,你们之前隔着门说过几句话,既如此,你自然记得她的声音。等下会有几位小姐一一跟你说话,你听一听声音,仔细分辩,若是能够认出那位小姐的声音,自然她就不是在撒谎了。”
“好。”高宸颔首,眉宇间闪过一丝淡淡的无聊。
屏风后面,一个少女声音响起,“公子,你把旧靴子给我吧?”
高宸摇摇头,“不是。”
“公子,你把旧靴子给我吧?”又一个稚气的女声响起,语气调皮,“你若是不给我,我可要叫娘吵你了哟。”
高宸皱眉道:“小峤,不要胡闹。”
周峤的笑声在屏风后面响起,只得一声,便被她娘舞阳郡主给喝斥了,“你捣什么乱?赶紧回来,不然回头让你抄一百遍女训!”
再次有人隔着屏风道:“公子,你把旧靴子给我吧?”
高宸仍是摇头,“不是。”
大厅里的气氛渐渐紧张,对于身居后宅的女眷们来说,很少有这般紧张之事,众人都提起了心弦。片刻后,一个清澈似水的少女声音响起,“公子……”
高宸根本不用听完,就已经分辩出这位就是正主儿。
他目光濯濯,往屏风那边看了一眼。
这是她第一次来到庆王府,只要自己认得出她的声音,便能证明她所言不虚,然后顺理成章解释了金叶子的来历,还她一个清白。
――想得办法不错。
只不过,她怎么知道自己一定会来?万一自己不来,或者一时记不住她的声音,到时候她挂在半空悬着,又打算如何下台?心底一声冷笑。
小丫头,胆子倒是不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仙蕙:“有亲娘给本姑娘撑腰,胆子大着呢。”
高宸:“…………”


☆、第18章 解围
高宸心念飞快,思绪几乎就是一闪而过。
他分辨认出了仙蕙的声音,却没急着指证,而是眉头微微皱起,“这位姑娘,方才的话还请再说一遍。”颇有几分郑重其事的模样,不着痕迹的,加重了等下说话的可信度,做得一派自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