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2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所以,现如今这份名单是虚的。
高宸随手翻了翻,便合上册子,“放回去……”他话音未落,忽然觉得刚才好像看到一个名字,有点印象,又打开多看了一眼。
――邵仙蕙。
她的名字怎么会在上面?邵家连这点银子都拿不出来打点?当然不可能了。
高宸往椅子背里靠了靠,目光微凝。
想起邵元亨说过,打算把生意做到京城去的想法,所以……,他这是打算送个女儿进宫探路?万一女儿混得好,做个娘娘,邵家没准儿还能成为皇商,在京城开家分店不在话下。
――胃口倒是不小。
不由想起那个伶牙俐齿的少女,有点可惜。刚从乡下来到江都,就要被送到京城皇宫去了。不过也难讲,邵元亨就是为了这个,才把元配和儿女们接回来的。
这些纷杂的念头,在高宸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很快便划入不用在意的范围,他把册子递给了初七,“放回去罢。”继而找了一本兵法古籍,认真的看了起来。
但……,今天似乎有一点心绪不宁。
******
仙蕙想着送了绣花鞋过去,就算完事儿。没想到庆王妃真的回了礼,另外还有一份是周峤的,来得婆子道:“我们小姐说了,前几天的事儿都怪她嘴多失言,以至于给邵二小姐惹出麻烦,还望不要见怪。”
仙蕙心下明白,周峤年纪还小,就算心里真的过意不去,只怕也未必想得如此周全,多半是庆王妃的意思。毕竟周峤是她的亲外孙女,心肝宝贝儿,当然要帮着全一全好名声,不过是顺带多送一样东西罢了。
但面上情还是要做的,一面陪笑,“周小姐真是太客气了。”一面翻了旧日绣的一方手帕,权作回礼,“替我向周小姐道个谢。”
她并没有把这事儿放在心上,转眼撂开了。
过几天,第二批打造的首饰送了过来。比起第一次更多,更华丽,好似没日没夜连着赶出来的,一下子多了几倍,――似乎有点着急。
仙蕙之前的怀疑又冒了出来。
她拿起一只九转玲珑坠红宝石的步摇,左右转动摇晃,金子闪着黄灿灿的光芒,宝石殷红似血,简直美得让人头晕目眩。心里的疑惑也是迷迷糊糊的,没有答案,不知道究竟会有什么等着自己。
明蕙见她最近心事重重,担忧道:“又有心事了?”
仙蕙抬起眼眸,或许……,自己可以和姐姐商量一下?不,不行,肯定会吓坏了姐姐的,她断然不会把父亲想的那样凉薄,因而还是抿了嘴儿。
“闷葫芦。”明蕙以为妹妹是小儿女心思,无故爱发发愁,没放在心上,转身吩咐丫头们,“东西都收好,每一样都是上了册的,遗失损坏,可都是你们的罪过。”
“是。”丫头们神色紧张,都应下了。
“二小姐。”坠儿在外面回话,“周小姐说上次二小姐送的手帕很好,她很喜欢,特意让人送了一碟子带骨鲍螺,说是让二小姐尝尝。”
仙蕙微怔,周峤怎么变得如此多礼了?前世里,她好像不是这样的性子。
却没时间细细思量,“让人进来。”
明蕙笑着眨了眨眼睛,悄声道:“你可真厉害,这么快就交上朋友了。”眼里不免露出一丝艳羡,不是羡慕妹妹结交了周峤,而且觉得妹妹越来越聪慧能干,自己也该多努努力,得像个姐姐的样子。
门外进来一个圆脸丫头,将食盒放在桌子上,先福了福,“给两位小姐请安。”然后才道:“邵二小姐,我们小姐还有一句话让单独转告给你。”
仙蕙不觉得有啥悄悄话值得说,周峤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姑娘,想来多半是一些咬耳朵的话,只当听着玩儿,因而笑道:“你说。”
圆脸丫头看了看四周,不肯开口。
明蕙见状站起身来,领着丫头们出去了。
难道还能是什么机密不成?仙蕙心下好笑。
“邵二小姐。”圆脸丫头很是郑重的样子,先关了门,然后才回来低声道:“我们小姐说,京城的早春还是很寒凉的,二小姐多准备一些棉衣服,免得回头去选秀的路上给冻住了。”
仙蕙顿时脸色大变,“什么?!”
圆脸丫头再次福了福,不肯多说一字,“奴婢回去了。”
仙蕙脸上的血色一点点褪去。
之前一直猜测,父亲会在自己的亲事上做文章,但是想着嫁去庆王府荣氏母女不会答应,嫁去刺史家又不能让父亲赚回三万两银子,所以思绪便卡住了。
原来……,父亲是要自己进宫!
之前破碎的片段,隐约的谜团,在这一刻全都清晰的串了起来。
荣氏的病突然好了,邵彤云又温柔客气起来,父亲不敢看自己的眼睛,他还特意给自己做了华丽的裙子,自己在庆王府被选秀的嬷嬷打量,……原来如此。
父亲肯定告诉荣氏母女,自己是要被送进宫的,――之前那三万两银子,是为了安抚东院,算是给得安抚费。得了这个解释,荣氏母女才会消了气,幸灾乐祸的等着看自己的悲惨,看东院的生离死别!
难怪荣氏母女最近又神气起来,还处处谦让。
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仙蕙心口哽噎,像是堵塞了一团棉花般难受。
明蕙从外面进来,打趣笑道:“周小姐跟你说什么悄悄话了?”忽地发觉妹妹脸色惨白,不由疑惑,“仙蕙,周小姐到底说了什么?”
仙蕙抬头看向姐姐。
没错,明年春天就要举行三年一选。
前世里,母亲正是为了回避这个,才让哥哥去找采选宦官打点银子,急匆匆的给姐姐订了宋家的亲事,给自己报了一个时疾,然后避开了选秀。
而今生,父亲主动把自己拱手献了出去!
仙蕙难以自控的哽噎着,喘不过气,她一把拉起姐姐,咬牙尽量让自己的身体不要发抖,去前院正房找到母亲,“娘,我有话要跟你说。”头也不回,撵了丫头,“你们全都退出去。”
沈氏微微惊讶,“仙蕙……”
邵大奶奶立在屋里不知所措,一脸茫然。
沈氏打量着两个女儿,猜疑道:“你们姐妹俩拌嘴了?”
“不,没有。”仙蕙转头,看向嫂嫂道:“你在门口守着,谁也不要让进来。”拉着母亲和姐姐去了里屋,再也忍不住,热泪似喷薄洪水汹汹涌出,“娘……,救我!赶紧给我订一门亲事吧!”
沈氏瞪大了眼睛看着女儿,吃惊道:“仙蕙,你在胡说什么?!”


☆、第21章 中计
仙蕙知道自己的话,在母亲眼里有多荒唐放肆,――哪有未婚姑娘,自己哭着喊着要嫁人的?可是不知怎地,在确定自己被父亲出卖的那一瞬间,情绪翻涌,泪水控制不出,本能的想抱着母亲痛哭一场。
可是哭完以后,话到嘴边,看着母亲和姐姐却又犹豫不定。
“仙蕙。”沈氏双眸清明看着小女儿,眉宇间有怒气,觉得她在胡闹,但更多的是担心不安,“到底怎么了?什么事儿吓着你了?”
明蕙一脸焦急担心,忙道:“刚才周小姐让丫头送了一碟吃食过来,那丫头单独跟仙蕙说了会儿话,不知道说了什么,就把她给吓成这样了。”
“周小姐说什么了?”沈氏郑重问道。
“她说……”仙蕙看着母亲和姐姐,纤长的睫毛上,还挂着几点细小泪珠儿,无数个念头在脑海里飞速闪过,话到嘴边又迟疑了。
刚才的情绪实在是太过激动,慌了神,哭过之后,慢慢冷静下来,才想起事情没有那么糟糕,――明年的选秀,最后会因为出了一件大事,继而被取消。
仔细想想,自己的名字即便报了上去,顶多就是跟着秀女们一起,被送往京城,路上风尘仆仆吃点苦头,转悠一圈儿,还是会被遣回原籍的。
自己当然不想吃这份苦头,可是……,能不能从中获取点什么呢?父亲他如此凉薄无情,不把自己当做亲生女儿看待,只当是攀龙附凤的资本,那么自己算计他,良心上也没什么过不去的。
“仙蕙?”沈氏等了半晌,急了,“你倒是说话啊。”
明蕙亦是催促,“你这丫头,说了,我和娘才能帮着你想法子。”
“刚才……”仙蕙暂时没想好主意,临时改口,决定先掩盖一部分真相,“周小姐的丫头说,明年春天就是三年大选,像我和姐姐这样的适龄女子,都很有可能被选为秀女。”这个谎言,听起来半真半假也算合理,她扁了扁嘴,“娘……,我不想进宫,你快给我订一门亲事!还有,还有,给姐姐也订一门亲事。”
沈氏脸色渐渐变了,“选秀?!”
明蕙轻声惊呼,“是啊,我和仙蕙的年纪都在适龄中间。”心下虽慌,但还是上前搂住妹妹,轻拍她的后背,“别怕,别怕,娘和哥哥一定想出办法的。”
在她心里,母亲和兄长的庇佑可以挡风遮雨。
而此刻,仙蕙已经完全冷静下来。
不知道周峤是从哪儿得来的消息,准不准确?如果她只是道听途说,中间有什么误会,父亲并没有送自己进宫的意思,那就听听算了。反正让母亲提前定下陆涧,也没啥不好的,自己早点嫁给他,到时候救他便是顺理成章。
只不过……,这种可能微乎其微。
如果周峤的消息可靠,父亲真要送自己进宫,那么在母亲给自己订亲之前,这段时间里,自己应该还能办成一件大事。等到事成之后,母亲、姐姐和哥嫂侄女,包括自己,往后就再也不用为生计发愁了。
仙蕙心里一一盘算妥当,恢复理智,倒是腾出空来琢磨,周峤是从哪里得知消息的呢?庆王府负责江都州县的秀女采选,这个自己知道,好像……,隐隐有点印象,四郡王高宸有一年去了京城。
莫非此次护送秀女进京的人就是他?所以,周峤从他嘴里得知消息的。
仙蕙想起那个好似冰山雪峰般的身影,那么清冷,他会突然心生怜悯,让周峤来给自己通风报信?怎么想,都觉得不太可能。
或许是他偶尔不小心说漏了嘴,给周峤听见了吧。
罢了,罢了,现在没功夫去琢磨他。
******
第二天,仙蕙一大早的就出了门,不让丫头跟着,“我自己去逛逛。”
她披了一件秋香色的织金披风,带上兜帽,踏雪往后花园而去。每当她驻足假装欣赏景色时,就会听见耳畔传来一、两声动静,细细的,碎碎的,像是有人蹑手蹑脚的跟在后头,猛地停住脚步。
心下了然的笑了笑。
自从父亲给东院拨了三万两银子打首饰,丁妈妈和坠儿就慌了神,整天鬼鬼祟祟的不说,每次自己去哪儿,坠儿都悄悄的跟在后头。自己早就发现此事,只做不知,不是忍气吞声,而是为了找机会收拾她们!
――今天便是开始挖坑了。
仙蕙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立在一树梅花前,装模作样的看了看,又假装谨慎的四周打量一圈儿。停了片刻,折了一支梅花在手,然后便回去了。
隔着琉璃窗户,看见坠儿在院子里头一拐,去了丁妈妈的耳房。
明蕙也看了几眼,回头道:“你一出门,坠儿就悄悄的溜了出去,等你回来,她也回来了。”压低声音,“你说得没错,坠儿的确一直在跟着你。”
仙蕙轻笑,“跟罢,我还怕她不跟呢。”
明蕙道:“你捣什么鬼?跟我说说。”
“过来。”仙蕙扯了姐姐在耳畔,细细嘀咕了一阵。
明蕙惊道:“这……,这太冒险了。”她性子敦厚,又不知道前世的那些惨烈,忍不住犹豫道:“坠儿虽然讨厌,可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咱们是不是有些过了?”
“过了?”仙蕙轻笑,“我做了一个圈儿,她若是好的,根本就不会跳下去!若是她跳下去了,只能说明她本来就心术不正。”
明蕙觉得妹妹说得像是歪理,可又不好辩驳,犹豫道:“可是闹这么大的动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