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2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圆的眼睛,略显稚气,说起话来亦是言语无忌,“仙 蕙,你给我做几个荷包吧?我看你腰上的那个荷包不错,上次你戴的也挺好,还有,还有……,你姐姐的荷包颜色漂亮。”
    仙蕙微笑不语。
    明蕙心里生出一丝不悦。
    什么叫做几个荷包吧?自己的妹妹又不是使唤丫头,她想要几个,就要几个,还罗里啰嗦点了一堆,难道还要都给她做不成?说话太不客气了。
    仙蕙不动声色,把手放在姐姐手上捏了捏,然后笑道:“看你说的,我的东西就样样儿都好?我看你啊,是山珍海味吃得太多,所以觉得青菜豆腐好,只怕尝两口又没趣儿丢开了。”
    周峤听得乐不可支,“那你给我做个青菜豆腐的。”
    “行。”仙蕙掐了她的话头,浅笑道:“给你做一个绿底儿配白玉兰花的。”记得她喜欢白玉兰,做一个哄哄她玩儿也就罢了。
    “好,好好!”周峤抚掌大笑,撞得桌上茶碗叮当乱震,“我最喜欢白玉兰,清爽、漂亮,长在树上好看,摆放在花瓶子里也好看。”
    孝和郡主蹙眉道:“你安生一些罢?就听见你说话,旁人说话都听不见了。”
    周 峤的娘在庆王府横着走,她的脾气自然也不小,哪里害怕一个庶出的小姨?再者想起上次本来事情不大,都是这个小姨闹得,害得仙蕙下不来台不说,连带自己也有 了多嘴的不是,不由冷笑:“我又不是蚊子,为何要哼哼唧唧的?”语气暗藏讥讽,“难道假装斯文就是美人儿了?我看未必……”
    孝和郡主微微涨红了脸,正要反驳,忽地旁边有人一声惊呼,“……当心!”
    一个丫头不知道怎么端茶的,竟然失手,泼了仙蕙一裙子茶水。
    仙蕙起身连连后退。
    明蕙惊道:“天哪!烫着你没有?”慌忙过去帮妹妹提起裙角。
    邵彤云也围了过来,“二姐姐,你还好吧?”对那丫头抱怨,“怎么搞的……”她欲言又止,一副想打抱不平,但是在庆王府不方便说话的样子。
    “没事,没事。”仙蕙看了姐姐一眼,又对着众位小姐笑道:“不要紧,就是湿了裙子,人没有烫着。”
    端茶的丫头伏在地上,连连磕头。
    “怎么了?闹哄哄的。”大郡王妃像及时雨一样,从外面进来,听邵彤云说了事情原委,当即朝那丫头啐道:“蠢货!端个茶你都不会啊?!要不是今儿是大好日子,就拖下去掌嘴。”叫了管事妈妈,“先记住她,回头过了正月十五再发落。”
    管事妈妈应了,当即叫人拖了那丫头下去。
    “哎……”邵彤云眉头紧蹙,愁道:“这可怎么办才好?二姐姐的裙子都湿透了。”
    大郡王妃笑道:“这有什么难办的?换一条好了。”
    “去哪儿换啊?”邵彤云叹道:“我们想着今儿不用待很久,没有带衣裙。”
    “没事。”大郡王妃笑容和蔼看向仙蕙,“你和我身量差不多高,只是瘦些,我年轻时有几条上好的裙子,后来生孩子发了福,再也穿不上,一直白放着那儿。等下跟我过去换一条好的,也不用还,只当是我送你的,压一压你今日受得惊吓。”
    ――来了,果然来了。
    仙蕙眸光闪烁好似星辉,腼腆道:“这……,不太好吧?”


☆、第24章 风满楼 
    “有啥不好的?”大郡王妃今儿珠翠满头,梳了牡丹圆髻,穿了一袭海棠红的如意纹通袖大袄儿,颇有庆王府嫡长媳的架势,笑语连连,“想来是你跟我不熟,所以觉得不好意思,就让彤云亲自陪着你过去好了。”
    仙蕙只做腼腆害羞,不答话。
    “没事的。”邵彤云温柔笑道:“二姐姐,我陪你走一趟。”不等仙蕙回答,便朝着大郡王妃伸手,“把钥匙给我,让我们俩翻了你的箱笼仔细挑一挑,我不管,我送人过去的也要得一条裙子。”
    “你也要?”大郡王妃佯作心疼,慢吞吞从腰间取了钥匙给她,“给你。”转头又对大丫头悄悄嘀咕,却让众人都能听见,“给我看着点儿,别让她们把我的家底搬空,一人挑一条就行了。”
    周围的丫头仆妇们都笑了,顾忌规矩,不敢放肆出声。
    小姐们早已笑倒一片。
    甚至就连一向温柔端庄的邵彤云,也“扑哧”笑出了声儿。
    仙蕙嘴角噙了一丝复杂笑意。
    瞧瞧……,眼下气氛多好啊。
    大郡王妃八面玲珑、说话喜人,不仅纡尊降贵让自己穿她的裙子,而且还大方的送给自己,又逗笑众人化解了自己的尴尬。而妹妹邵彤云娇俏可爱、体贴人意,不辞辛劳亲自陪着自己过去,简直好得跟亲姐妹一样。
    她们一面说笑,一面演戏,然后暗藏杀机害人,――若非自己重活一世,被她们害得家破人亡,知道她们的毒辣,只怕是不会有任何防备的。
    “大嫂。”周峤笑得直揉肚子,大声嚷嚷道:“俗话说,见者有份,今儿我也要去挑一条才是,还要挑最好的。”
    大郡王妃笑容微微一僵。
    仙蕙讥笑,她是怕周峤过去坏了事儿吧?不敢答了。
    “哎呀,你别闹了。”大郡王妃反应很快,又笑了起来,与众人道:“我们府里的姑娘成天尽会一些精致的淘气,别家姑娘倒好,特别是仙蕙和明蕙,斯斯文文的。”连连给邵彤云递眼色,“你们去罢。”
    “二姐姐。”邵彤云满目关切之色,上前拉她,“我们赶紧过去换了裙子,大冬天的,别让你再冻着受凉了。”
    仙蕙笑了。
    啧啧,多好的妹妹啊。
    明蕙觉得人生地不熟的,担心道:“我和你们一起过去。”
    大郡王妃含笑上前拉住她,热情得很,“坐罢,坐罢,你的宝贝妹妹丢不了。”还故意跟众人笑了笑,“要是丢了,我再赔你一个妹妹。”
    赔?你赔得起吗?!仙蕙心底闪过一丝冷冷寒芒。
    但是她并不想让姐姐跟着,等下的事儿,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不用了。”故作怕被姐姐看轻的样子,摆摆手,“我又不是小孩儿,一会儿换好裙子就回来。”
    邵彤云神色微松,赶紧上前挽了她一起出门。
    两人各自披了大红羽纱的披风,带上兜帽,然后从后门抄近路过去。大郡王妃的丫头在前面引路,像是怕仙蕙紧张似的,还在说笑,“大郡王妃年轻时最爱打扮,有好些稀罕漂亮的裙子,一直白放着。今儿两位小姐仔细的挑,顺便啊,让我们也跟着饱一饱眼福。”
    仔细的挑?仙蕙心下嗤笑,是让自己在大郡王妃屋里耗时间的罢。
    那件事……,总得等大郡王过来才能办成啊。
    邵彤云笑道:“我要挑一条最好的。”又亲昵的扯了扯仙蕙,“二姐姐,你说,咱们挑两条差不多的怎样?等下我也换,我们穿一样的裙子,才好看呢。”
    仙蕙转述了她前世说的话,“是啊,谁让我们俩是至亲姐妹。”
    邵彤云放下心来,看来这个姐姐只是仗着有几分小聪明,未必比自己厉害,这才和她说了几句亲热话,她竟然就全都信了。因而笑着挽了她的胳膊,“你放心,大郡王妃是我的亲表姐,最是疼我,等下我们挑最好的裙子穿走。”
    仙蕙含笑看着她,“好啊。”
    等她邵彤云出了丑闻,然后再做了大郡王的侍妾,倒要看看,大郡王妃还是不是一样疼她?要是……,那才真的姐妹情深呢。
    庆王府很大很深,一路上有浑圆可爱的鹅卵石小路,有干净整齐的石板路,中间还穿过一道曲曲折折的竹子桥。而路边,更是假山层叠、怪石嶙峋,那些常绿的积年古树上,都挂了红绸,看起来颇有喜庆的节日气氛。
    邵彤云爬上了一个高高的亭子,喘着气儿,指着东北角的一处院子,“留香洲就在那边,咱们再过两道抄手游廊,绕一个假山,穿过一个梅花门就到了。”
    仙蕙跟着站了上去,寒风拂面,让她的心思比之平日更为冷静。
    假意四下环顾了一圈儿,“景色真不错啊。”
    邵彤云眼里闪过淡淡的讥笑之色,旋即掩盖住,跟着道:“是啊,这个地方叫做望江亭,是王府里地势最高的地方,站在此处,能看到下面欣赏不到的好景色。”
    仙蕙轻轻勾起嘴角。
    前世里邵彤云这么说的时候,自己还真的信了。
    而刚才自己留心观看时,分明瞅着那边墙角一道人影闪过,――邵彤云领着自己爬上望江亭,站得高高儿的,就是故意要让人看见,然后好去报信,再伺机安排大郡王醉酒过来。
    一步一步,她们全都是算计好了的。
    “走罢。”邵彤云大概觉得差不多了,招呼道:“我们下去,上面真是怪冷的。”
    “是挺冷的。”仙蕙轻笑,自己的心都冷透了。
    这一段路程不算近,不过总有头,两姐妹手挽着手进了院子。
    庆王府不仅各个房头复杂,而且人多,加上大部分地方都是亭台楼榭,所以大郡王妃的院子并不比西院大多少。只不过,一进院子,就能感受出王府的气派格局,不是小小邵府可以比拟的。
    邵家多少有点暴发户的味道,庆王府却已经传承了三代,百年沉淀下来,讲究的是低调奢华,力求用价值不菲的东西,营造出一种淡雅内敛的氛围来。
    仙蕙没有半分心思欣赏,绷紧了心弦,缓缓走向前世发生噩梦的地方。
    “走。”邵彤云脚步轻快,笑语盈盈,“我们进去挑裙子。”
    仙蕙摸了摸耳朵,将一枚南珠耳坠悄悄扔在草地里。
    她跟着邵彤云一起上了台阶。
    引路的丫头打起帘子,含笑招呼,“两位小姐里面请,我先吩咐人去搬放裙子的箱笼出来,外面亮堂,等下可以仔仔细细的挑选。”
    邵彤云笑着挥手,“去罢,去罢。”
    仙蕙看着熟悉的场景,熟悉的摆设,每一件都是那么的触目惊心!重生至今不过几个月时间而已,往事历历在目,甚至一走进大郡王妃的寝阁,耳畔就开始萦绕前世自己的惊呼声、哭喊声,全都是那么凄凉悲惨,那么绝望无助!
    怨念和恨意,像火焰一样在她胸膛里熊熊燃烧。
    她猛地抬眸看向邵彤云,陷害自己……,就那么值得欢喜和快乐吗?别说前世,就算今生自己算计父亲一些银子,那也东院应得的,并没有谋害她们荣氏母女啊!为何?为何非要置自己于死地?!
    是良心都被狗吃了?还是天生凉薄毒辣有如毒蛇?仰或二者都有。
    “二姐姐?”邵彤云见她神色不太对,疑惑道:“你怎么了?”
    “哦……”仙蕙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状若感叹,“我原来以为,荣太太的屋子就是世上最华丽的,没想到大郡王妃的布置得更好,而且看起来很是高雅不俗。”露出几分艳羡的目光,“要是我能住在这样的屋子里,那就好了。”
    呸!你也配!
    邵彤云心下又啐又骂,面上却笑,“是啊,我也觉得很漂亮呢。”更是忍不住暗暗诅咒,等她回头做了大郡王妃的侍妾,自然有好屋子住,只不过不是嫡妻住的正院,而是侍妾们住的别院。
    再等自己将来做了四郡王妃,到时候……,可就有得好戏天天看咯。
    “两位小姐。”刚才引路的丫头端了热茶上来,笑着招呼,“过来坐罢。”她的动作恍若行云流水,说话也很自然,“那些旧年的箱笼放得位置深,又沉甸甸的,只怕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