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2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两位小姐。”刚才引路的丫头端了热茶上来,笑着招呼,“过来坐罢。”她的动作恍若行云流水,说话也很自然,“那些旧年的箱笼放得位置深,又沉甸甸的,只怕要找一会儿,才能慢慢搬过来。”
    仙蕙转眸,看向珠帘后的紫檀木美人榻,当中一个小几,左右两个位置,各放了一个秋香色贪墨线软垫。她凝目,仿佛看到前世的自己和邵彤云,坐在那里,欢声笑语的比戴宫制绢花。
    然后……,自己毫无防备的喝下了茶。
    “二姐姐。”邵彤云扯了扯她,疑惑笑道:“过来坐啊。”
    “哦,坐。”仙蕙佯作被小几上的白玉花觚吸引,连连快步走过去,然后坐在前世邵彤云的位置,――对面那个,简直就是惊心动魄的噩梦!她轻轻抚摸那白玉花觚,回头笑问:“这是羊脂白玉的吧?要一整块雕出这么大一个花觚,得费多少玉料啊。”
    没见识,丢人!邵彤云在心里暗啐了一口,上前笑道:“是啊,一整块儿雕的。”
    旁边的丫头也笑了笑,只是神色紧绷,先把装着茶盏地托盘放在旁边,然后先给邵彤云上了一盏茶,然后再端了另外一盏,准备放在仙蕙跟前。
    仙蕙忽然抬头,“这是什么茶?”
    那丫头吓得手一抖,差点把茶给打翻了,赶紧放下,然后镇定神色笑道:“是洞庭碧螺春,虽然不是今年的新茶,却是去年顶尖儿的。我想着两位小姐年轻,爱喝的都是清淡的茶,所以沏了碧螺春。”
    邵彤云姿态优雅的端起茶盏,嗅了嗅,“好生清香。”担心仙蕙看着丫头起疑,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又絮絮道:“二姐姐你看着茶汤的颜色,清澈明亮,再被底下的碧绿嫩芽所衬,简直好似一泓三春湖水。”
    仙蕙低头抚了抚耳朵,含笑道:“是啊。”
    邵彤云想要诱导她喝茶,装模作样道:“我先尝尝……”
    “哎呀!”仙蕙一声轻呼,“我的耳坠子少了一个。”她反复摸了摸,有些焦急的站了起来,“是一对南珠的,可不是寻寻常常的珍珠耳坠,好难得两个又大又圆,还能凑成一对,是我平常最心爱的了。”
    邵彤云和丫头对视了一眼,都有不安。
    仙蕙起身,“不行,我得出去把耳坠子找回来。”
    “二姐姐!”邵彤云急了,赶紧拉她,“让丫头们去找就好了,多大的事儿啊?你又认识庆王府的路,再出去,等下走迷了怎么办?”朝丫头连连递眼色,“还不快去找?快去啊!”
    “是是是!”那丫头慌忙拔脚出去。
    “好了,咱们等着罢。”邵彤云的笑容已经有些勉强,得赶紧劝她喝茶,那药才能起效用,“来来,不着急,咱们喝茶等着她们回来。”
    “好罢。”仙蕙犹豫着坐了下去,下一瞬,又豁然站了起来,“不行,不行,丫头不知道我那耳坠长什么样子,怎么找的到?”把另一个耳坠摘了下来,“得拿着这个耳坠比着找,我还是亲自出去一趟。”
    “二姐姐!”邵彤云是真的急了,算算时间,大郡王马上就要过来,再耽搁事情就办不成了!心里暗骂她事儿多,又不得不耐着性子拉人回来,将她摁在座位上,“都说你不认识路,胡乱出去,是要走丢了的!”
    仙蕙静静的看着她,――真的不肯让自己走吗?到这个时候,就要清楚看着自己喝下那茶,仍旧一丝心软都没有?女儿家的清白有多重要,她不知道?就那么恨,非得置自己于死地?好啊,她邵彤云无情,那也就别怪自己无义了。
    邵彤云还在劝道:“二姐姐,你放心……”
    “我怎么放心啊?难道要我白坐在这儿干等?”仙蕙连连摇头,故作焦急模样,“你找个丫头,领路带我出去找吧。”
    再次起身,一副要往外走的样子。
    邵彤云气得差点跳脚,情急之中,脑中灵光一闪,赶紧拿了她手里的南珠耳坠,“我去!我带着丫头亲自出去找,你在这儿等着我,马上就回来。”拍了拍她的肩膀,笑容温柔道:“你别急,在这儿慢慢喝茶等我。”
    仙蕙神色犹犹豫豫的,勉强道:“那……,好吧。”


☆、第25章 反噬 
    邵彤云心急火燎的冲出门去;一面颐气指使丫头们;“快找;快找!看见没?就跟这个南珠耳坠一样的。”一面琢磨,要是找不到耳坠;该怎么哄得仙蕙把茶给喝了。
    偏生情急,越急越乱越想不出法子。
    正在急得嗓子冒烟儿,忽地草地上有个丫头喊道:“找到了,找到了!”一溜小跑过来;献宝似的双手捧着;掌心里躺着一枚洁白浑圆的南珠耳坠,“邵小姐,是这个耳坠吧?白生生的;刚才我一眼就瞅见了。”
    “是;是这个。”邵彤云喜不自禁,道了一声,“回头再赏你。”顾不上多说;拿起耳坠就转身回去。走到里屋门口,先驻足平复了下情绪,然后两手各拎了一只耳坠,轻轻摇晃,甜笑道:“二姐姐你看,这是什么?”
    她神情俏皮,有一种小儿女的娇憨淘气之色。
    可是落在仙蕙的眼里,就好像一条戴了笑脸面具的毒蛇,那笑容里,毒汁正在簌簌往下流,溅上一点儿就会中毒倒地!强忍了厌恶之心,故作惊喜道:“找到了?多谢你啊,彤云。”
    “谢什么谢啊?自家姐妹。”邵彤云笑得轻松,心弦仍旧紧绷,刚才实在耽误了太多时间,再磨蹭下去,只怕时间就来不及了。毕竟茶喝下去,得一会儿才会起药效,所以眼下最要紧的,就是劝她喝茶。
    只不过,这个劝就有学问了。
    肯定不能心急火燎的直接劝人,那样只会让对方起疑,得徐徐图之,――实在不行也不能打草惊蛇,等下次再找机会。
    佯作喝茶,用眼角的余光打量过去。
    “哎,真好。”仙蕙正拿帕子把耳坠擦了擦,一脸开心的样子,戴在耳朵上,“要是丢了,今儿我可就要郁闷了。”
    她的手指纤细修长,白皙如玉,好似一把子整齐的十根水葱。
    特别是她微微偏了头,戴耳坠的时候,更衬得青丝如云、眉眼如画,神态间更是宜嗔宜喜的动人。再想起母亲转述的那些话,父亲居然要画流水价的银子替她打点,就算不封个皇妃娘娘,至少贵人、美人肯定跑不了。
    到那时,自己和母亲岂不是要被她暗算?
    ――先下手为强!
    邵彤云心里闪过一丝决断,微笑道:“看把你紧张的,不过只是一个坠子罢了。”
    “我可舍不得。”仙蕙嘀咕着,侧了身,顺手就去端茶。
    邵彤云见状心下大喜。
    哪知道仙蕙端起茶盏以后,却不喝,竟然偏头发起呆来。
    “二姐姐……”邵彤云忍不住又着急起来,“你在想什么呢?”
    “怎么回事?”仙蕙一脸疑惑之色,转头看她,“我们连南珠耳坠都找到了,这么久的时间,那搬箱笼的人却还不来。”放下茶,扯了扯被泼湿的裙子,“凉凉的,穿在身上好不舒服呢。”
    邵彤云心下烦不胜烦,――但是为了哄她喝茶,只得拿她当千金小姐一样捧着,惹不得、吵不得,还得陪着笑脸顺着她。在心里缓缓舒了几口气,温柔笑道:“二姐姐你别急,我去催催。”喊了丫头进来喝斥,“怎么搬箱笼的人还不过来?”
    丫头赶忙赔笑,“我这就过去催催,看看她们到底在磨蹭什么?”
    “二姐姐,你别着急。”邵彤云将火盆踢过去了些,表情关心,“先用火盆烤一烤裙子,免得着凉了。”然后端起茶,大大的喝了一口,“刚才我在外面一通忙活,屋里又燥热得慌,倒是弄得口干舌燥,渴死我了。”
    仙蕙笑着点点头,“是吗?可真是辛苦你了。”
    怎么还不喝茶?邵彤云气得快要七窍生烟,忍了又忍,端茶又喝了一口,“唔……”她妙目微眯,表情是说不尽的舒畅满足,“好茶啊。清香,丝毫不浮絮,入口甘醇,比我们家的碧螺春还要上乘不少。”状若随意笑道:“二姐姐,你也尝尝。”
    仙蕙摇摇头,“我不渴。”
    “这茶味道好。”邵彤云笑着劝她,表情自然,“你要是觉得好喝,等下好给沈太太捎一点儿。”
    仙蕙犹豫了下,“那我尝尝看。”低头抿了一小口,蹙眉道:“好是好,但是味儿有些淡,估摸我娘不爱喝。”
    难道茶是越浓得才越好?邵彤云在心里骂了一声,“蠢驴!”,脸上还是温柔大方的笑容,“沈太太不爱喝,兴许大姐姐爱喝呢?你细品品,若是真的喜欢,等下我就找大郡王妃要几两。”
    仙蕙摇摇头,“我不太懂茶,你喝出有什么特别的没?”
    邵彤云不得已,只好再喝了一口,装作细细品味的样子,“唔……,口味微微回甜,鲜爽生津,还有洞庭碧螺春特有的花果香气,当得起上品之赞。”
    仙蕙当然知道这肯定是好茶,顶尖儿的碧螺春,――可惜淬了毒!
    “你喝出来没有?”邵彤云笑问。
    仙蕙迟疑,“我再尝尝。”喝了一口,点点头,“是有一点花果香气。”
    邵彤云笑道:“那就对了。”
    “啊……”仙蕙打了一个呵欠,揉揉额头,“自从年三十守岁没有睡好,我这几天都犯困,还有屋里的火盆暖融融的太旺了,更是熏得发昏。”她起身,微微有点摇晃,“哎哟,我猛地一起来觉得更晕了。”
    这么快?邵彤云有点诧异,不过想想,兴许是表姐下药的时候太猛,所以起效才快吧?不过还别说,火盆暖融融的确有点熏人,自己也觉得有点发困,――暂时没有时间细细琢磨,先把事儿办了再说。
    ――管他呢,反正效用越快越好。
    当即上前搀扶,笑道:“我也有点困,不如我们到隔壁梢间歪一下。”
    仙蕙瞪大了一双明眸,“这不好吧?哪有跑来别人屋子睡觉的?”她打哈欠,摇摇头道:“没事,我还撑得住呢。”
    “都说大郡王妃是我表姐,不要紧的。”邵彤云上前拉她,笑盈盈的,“走罢,咱们就稍微歪一会儿,等箱笼搬过来,换了裙子就该出去了。”
    仙蕙揉着眉头,“那好罢。”跟她一起过去,嘴里还道:“我歪一小会儿就好。”
    邵彤云深刻的笑了,“是啊,一小会儿就好。”
    只消等一小会儿,大郡王便会回屋来换衣服,……好事就成了!
    到时候,仙蕙的名节被毁,除了给大郡王做妾,再无别的出路。大表姐那么厉害精明的人,仙蕙成了侍妾,搓扁揉圆算对她客气的,只要稍稍一用力,那还不轻易就捏出水啊?而且她的名声坏了,不光她完蛋,东院的人也都跟着一辈子抬不起头。
    哼,将来看他们还有什么脸面,再跟西院叫嚣?!这可是一箭数雕之计。
    至于仙蕙想进宫做皇妃娘娘,掉头对付西院,更是白做梦!
    “来。”邵彤云招呼仙蕙上了床,怕她害羞,不肯躺,自己先脱了鞋子上去,“咱俩一人盖一床被子,歪一会儿,等下精精神神的出门。”
    “好啊。”仙蕙心里清楚,她是想一人一床被子好脱身罢了。
    “你别说,我也觉得有点困……”邵彤云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怎么、怎么回事……”她似乎起了一丝疑惑,但话还没说完,就眼皮沉甸甸的合上了。
    仙蕙前世是领教过那药的,知道厉害,――况且邵彤云被自己诓骗的喝了更多,药效只会更强,根本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