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2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仙蕙前世是领教过那药的,知道厉害,――况且邵彤云被自己诓骗的喝了更多,药效只会更强,根本不担心她会再次醒来。当即翻身下床,再不走,被赶过来的大郡王撞上就麻烦了。
    悄悄穿过绡纱屏风,有道暗门,方便女眷平时往后面院子去的。
    因为大郡王妃摆下陷阱,不方便太多人知道,后院一个下人都没有,她蹑手蹑脚出了院子,打算绕个路就回前面去。哪知道庆王府实在是太大了,绕啊绕的,最后竟然绕的迷失了方向。
    天哪!这么这边有假山?那边也有假山?眼前的亭子刚才好像斜对面路过,怎么又看见了?好像……,越走越远,完全听不到花厅那边的喧哗了。
    怎么办?仙蕙急得,冷天里鬓角冒出细细的汗。
    不行,不行!这样肯定是越走越偏了。
    她一咬牙,只好掉头往大路那边走,期待碰见丫头或者婆子们,好问个路,赶紧回去前面才是正经。哪知道沿着大路走了一炷香的功夫,还是不见半个人,正在焦急,忽地听到隔墙传来说话声音。
    难道那边就是花厅外面的空地?赶紧过去看看。
    仙蕙顺着声音,急急忙忙提裙绕了过去,穿过梅花门,眼前顿时豁然一亮,然后她百年怔怔的呆住了。
    面前是一处小型花园,中间小小湖心亭,四面环水,几个年轻男子正围着火盆坐在亭子内,桌面上摆了瓜果点心、美酒,显然是在此聚会说话的。
    她一来,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看了过去。
    仙蕙不胜尴尬,更多则是猛地看见陆涧的慌张,他和姐夫怎么会在这儿?也是来拜会庆王府的?所以,才和四郡王高宸在一起?想退,又不知道往哪儿退。
    凉亭内,高宸已经站了起来。
    他的身量原比一般人要高些,又兼丰神俊美,穿着奢华,根本不用说话,单是面色稍微一沉,便有一种迫人心弦的气场。不过他很快缓和了神色,喊道:“邵家妹妹,你怎么到这边来了?”
    不喊小姐,喊妹妹,明显是要用熟人关系做遮掩了。
    仙蕙结巴道:“我、我……,我迷路了。”
    “你等着我。”高宸转身对众人解释,微微含笑,有种居于高位的谦和气度,“那是我大嫂亲眷家的姑娘,想是淘气,从前面走岔了道,我先把她送回内院那边,免得家里人担心。”
    宋文庭和陆涧,以及在座的五、六人都站了起来,纷纷客套道:“四郡王请忙,我们在这儿等着便是了。”
    “诸位稍候。”高宸略微欠身,然后不疾不徐的走了过去。
    他穿了一袭银灰色四爪织金线蟒袍,外罩紫貂片坎肩,越发显得比平日更加高大挺拔,说不尽英姿出尘。早春清冷阳光洒在他的身上,仿似织金绡纱,衬得他眸光皎然明亮,整个人透出高山雪巅的清冷光华。
    仙蕙低头不敢直视。
    高宸停在她面前,淡淡道:“走罢。”


☆、第26章 自食其果 
    仙蕙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高宸挑眉;“不走?”
    他声音淡淡;带出一抹冰凉凌冽。
    仙蕙心情紧张无比;想躲开,又不敢;下意识的就朝宋文庭看了过去。她对姐夫前世的关照太过习惯,本能的向他求助,结果却从姐夫眼里看到惊诧,更是看到旁边陆涧眼里的疑惑;――这才想起;不对啊,这会儿姐夫还不是姐夫呢。
    高宸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疑惑道:“你在找人?”
    “不是。”仙蕙赶紧撒谎;小声道:“我……;我就是担心,这么多人都看见我走迷了路。回头……,他们该不会乱说吧?”
    高宸用一种“你能问得更蠢一点吗”的眼光;淡淡扫了过去。
    仙蕙有点愕然。
    “他们都是我的朋友。”高宸道了一句,“不会乱说的。”
    仙蕙旋即领悟过来。
    对啊,像姐夫和陆涧那些人结交高宸,不论是想做个幕僚,还是谋个官职,肯定都是对他有所求,怎么敢得罪他呢?自己问了一个傻问题。
    高宸没有责备她,但也没有多话,大步流星径直往前走去。
    仙蕙步子小,不得不得加快了步伐跟上。
    心下忍不住暗暗腹诽,他走这么快这是故意的吧?因为嫌弃自己给他添乱了,所以非得看自己跑得喘气儿才高兴。
    “你,过来。”高宸自然十分熟悉庆王府的地形,三拐两拐,找到一个守在院角门的粗使婆子,吩咐道:“邵二小姐走迷了路,你跟着,等会好送一起她回去。”
    那婆子应了,然后隔了十来步的距离跟上。
    ――原来是为了避嫌。
    仙蕙心里有点愧疚,不免又想起之前周峤给自己通风报信,那消息……,会不会是高宸透露出来的?觉得不是他,可是除了他,又想不出能有别人了。
    毕竟选秀的消息,肯定只有外面男人们知道。除了高宸认识自己以外,庆王府其他的男人都不认识自己,更无交集,怎么会让周峤通风报信呢?可是他,好像很讨厌自己的样子。
    不对,不对,或许是他很讨厌女人罢?不是好男风吗?
    而且……,他给自己通风报信也没好处啊。
    “哎哟!”仙蕙想东想西的,没留心脚下,一脚踢在假山过道的小台阶上,姑娘家的绣花鞋又不比靴子厚实,顿时疼得眼泪直冒。她停住脚步,“咝咝”吸气,然后动了动脚趾头,真是钻心的疼啊。
    “踢着脚了?”高宸低头问话,眼里闪过一抹“女人就是麻烦”的神色。
    “不要紧。”仙蕙咬牙,用脚后跟一瘸一拐的跟了上去,“我没事的,能走。”她赔着笑脸,只希望他赶紧把自己送回去,别在这之前翻脸了。
    “真的能走?”
    “嗯。”
    “那走罢。”高宸没有怜香惜玉的停留,看了仙蕙一眼,深邃幽黑的眼眸里平静无波,似乎……,只想早点解决麻烦。
    仙蕙腹诽,此人肯定好男风!肯定!
    ******
    “刚才那位小姐,真真是人间殊色啊!”亭子里,有人夸赞起来。
    另一人道:“不知道是谁家的千金?”
    “谁家的,也轮不着你我高攀啊。”前头那人接话取笑,又道:“方才四郡王喊那小姐妹妹,又说是大郡王妃的亲眷,想来是平日就走得极为熟络的人家。嘿嘿,那可不是谁都高攀的起的。”
    宋文庭闻言一阵恍惚。
    邵家?难道就是准备和自己议亲的邵家?细想想,应该就是没错了。
    只是不清楚,刚才那个明丽无双的少女是姐姐?还是妹妹?不过,不管她是姐姐还是妹妹,都侧面证实了邵家姑娘长得很好,远非寻常庸脂俗粉可比。
    虽说娶妻娶贤,但貌美,亦是一件锦上添花的美事啊。
    宋文庭不由摇头失笑,自己这都是在想些什么啊?怎么净惦记人家姑娘长得好不好看了?这可不是端方君子应该想的。
    不过这么看,邵家这门亲事倒是极好的。
    那邵景烨年纪轻轻,又能干,接人待物亦是十分周到,邵家女儿又好,竟是十全九美的一门亲事了。唯一有缺陷的是,邵家是两房平妻并行立嫡,邵景烨兄妹等人又是才来江都,根基不稳,只怕将来少不了麻烦。
    但世上哪有十全十美之事?自己一个穷秀才,除了读书好点,将来有可能考一个功名以外,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还挑什么?邵家富有殷实,大舅子精明能干,未婚妻又温柔貌美,这样好的亲事,不知道祖上烧了几辈子高香才修来的。
    回去赶紧订下,免得再错失了一门好姻缘。
    旁边的陆涧亦是心绪起伏不定。
    邵家小姐?记得那天被邵家的马车刮破衣服,外头的刁奴仆妇,喊说话的少女为二小姐,――自己记得清清楚楚,就是刚才那个容姿殊丽的少女。
    还记得,邵家的仆妇蛮横不讲道理,是那一道清澈的声音喝斥,给自己解了围。她说话恍若黄鹂出谷般悦耳,心柔好似棉花一样柔软,特别是……,那忽如其来的惊鸿一瞥,到现在都难以忘记。
    有点奇怪,她当时掀帘子看自己做什么?
    继而摇摇头,人家不过是好奇看了一眼,难道自己就要多想,好好的姑娘有别的意思了?那未免也太可笑了。
    罢了,她与自己是不相干的。
    而另一头,高宸和仙蕙已经走到内院的角门口。
    高宸叫了门口一个小丫头,“去里面找两个认路的丫头,赶紧过来,说是邵二小姐走迷了路,正等人送回前面。”
    小丫头平时哪有机会跟四郡王说话?又是欣喜,又是紧张,赶紧拔脚跑了进去。
    正在等候,忽见路的另一头进来好些人,花团锦族、环佩叮当,竟然是大郡王妃领着下人们过来。一行人笔直往前走的,忽地有个丫头眼尖看到这边,惊讶道:“四郡王和邵二小姐在那儿。”
    大郡王妃扭头一看,“仙蕙?”她目光惊讶,像是活见鬼了一般,惊诧道:“你、你怎么在这儿?怎么会和老四在一起?”
    仙蕙羞赧道:“我想出去逛逛,走迷了路,是四郡王送我回来的。”
    高宸轻轻颔首,“大嫂。”
    “彤云呢?!”大郡王妃声调拔高,颇为尖锐。
    “不知道啊。”仙蕙一脸茫然,明眸带着迷惑的光芒,“我出来好久,她等不到我应该先回前厅了吧?怎么……,她没回去?是不是也走迷路了。”
    “彤云才不会迷路!”大郡王妃口气很不好。
    高宸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大郡王妃却顾不得小叔子的打量,心下慌张无比,……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这个祸害居然全须全尾的在这儿?不仅没有出事,而且还没有留在自己屋里,等等!彤云并没有回前厅,难道彤云还在屋子里面?!
    那岂不是……
    大郡王妃张大了嘴巴,继而牙齿打架,要不是强令自己闭上了嘴,几乎要“咔嚓、咔嚓”响起来。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转头就走。
    “大嫂?”高宸喊了一声,眼里闪过迷惑不解的光芒。
    “扑通!”大郡王妃被自己的裙子一绊,差点摔倒,竟然嫌搀扶的丫头挡路,一把推开,继续跑,好似后头有鬼在撵她似的。
    丫头们也都慌慌张张的,全都蜂拥而去。
    高宸等了片刻,不见里面有丫头出来,心下微沉,肯定是内院出什么事儿!眼见四处乱哄哄的,回头看看,那个怯生生的少女低着头,又不好把她丢在半路,“走,我们一起进去看看。”
    仙蕙才不想进去看呢。
    前世没有看清楚大郡王的脸,今生也不想看清楚,不想回忆噩梦,――可是不去又会惹得高宸疑心,只得硬着头皮跟上。心情紧张无比,好似马上就要被架到法场上面行刑,死死掐住掌心,才感觉稍微好点儿。
    高宸轻车熟路,领着她经过几道九曲回廊,穿过月洞门,抄近路来到长房内眷所住的留香洲。刚要上台阶进去询问,“呼哧”一下,里面猛地冲出一个身体微福的男子,浑身酒气冲天,衣袍头发也有些凌乱了。
    “大哥?你这是喝醉了?”
    大郡王高敦抬头一看,“老四啊。”他的身量比兄弟稍微矮一点儿,但是发胖,便显得颇为富态,喷着酒气咳了咳,“是啊,今儿喝得有点多。”
    高宸心下起疑,朝兄长问道:“大哥,里面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高敦涨红了一张脸,“哎,我喝多了。”
    “来人,来人!”大郡王妃的声音在里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