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2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高宸心下起疑,朝兄长问道:“大哥,里面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高敦涨红了一张脸,“哎,我喝多了。”
    “来人,来人!”大郡王妃的声音在里面响起,尖锐高亢,清楚的传了出来,“快点抱住彤云,当心……,别碰着她了!当心……”
    邵彤云怎么了?高宸不明所以。
    “我、我……”邵彤云哭得哽咽难抑,凄惨无比,“我不要活了!你们放开我,放开……,让我去死。”
    高宸心思反应机敏,思绪略转,很快猜出了里面的大概情况。
    他心下猛地一沉,邵彤云……,她怎么又和兄扯上了瓜葛?大哥脾气好,是出了名的宽厚待人,不可能打骂亲戚家的姑娘。
    那么,只可能是“那种欺负”了。
    高敦脸色尴尬无比,“是我喝多了,都怨我……”
    “大哥!”高宸当即喝止了他,脸色微沉,冷声吩咐丫头,“赶紧进去,叫大嫂和邵三小姐都哭了。”又回头,冷冷的警告了仙蕙一眼,意思自然不言而喻。
    仙蕙低着头,人都已经缩到墙根儿去了。
    高宸心中自有一番思量。
    方才在路上遇见大嫂,她见了邵仙蕙表情十分怪异,仿佛觉得邵仙蕙不应该出现在哪儿,――若只是为了邵仙蕙走迷了路,根本不至于如此吃惊。而后来,大嫂听说邵彤云不在跟前,顿时慌了,急急忙忙就往回赶。
    这里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还难讲……,只怕另有蹊跷。
    所以,不能让大哥就这么担了罪。
    “老四……”高敦实在尴尬得不行,朝着兄弟摆手,“走走,咱们先出去说话,我头疼的紧,别站在这儿喝冷风了。”
    高宸上前搀扶兄长,目光凝重,“走。”
    “彤云!彤云!!”正门外面,荣氏好似疯了一样冲进来,头上发髻都散了,金步摇松松的挂在一边,看起来狼狈不堪。她根本顾不得仪容,听闻出事,当即用生平最快的速度跑了过来,声音发抖,“我的彤云……”
    高宸和高敦不好掉头就走,给她让了让路。
    荣氏一双眼睛好似浸血,目光怨恨看向高敦,刚要颤抖着开口,忽地发现站在台阶下面的仙蕙,――那死丫头没事,居然安然无恙的站在这儿!是她,肯定是设下阴谋她害了彤云!甚至顾不得先进去看女儿,疯子似的,径直冲了过去,“我……,我跟你拼了!”
    仙蕙目光大惊,连连往后退了几步。
    “荣太太。”高宸一把抓住了荣氏,“有话请说。”他心思清明有如镜台,已经隐隐明白了前因后果,声音寒凉,“不要在王府动手动脚。”


☆、第27章 破碎 
    荣氏断断没有想到;四郡王会拦住她;继而醒悟到此刻是在庆王府;惊恐和害怕让她暂时压下愤怒,――此处不是撒泼闹事的地方;此时也不合适。再闹下去,再当中死揪着仙蕙不放,只怕还会引人怀疑。
    可是……
    想到女儿被毁,悲痛交加;热泪一下子流了下来。
    “彤云、彤云……”荣氏急着进去看女儿;上了台阶又止步,心中悔恨滔天,当初怎么能让女儿来做这件事呢?就不想想;一个不小心;便会是眼前的悲惨下场啊。
    不,这不可能!
    怎么会弄错了人?不可能!
    “小姨。”大郡王妃从里面走了出来,眼神闪烁;“彤云哭得伤心,我劝不住,你快进去看看她罢。”怕对方不顾场合大闹起来,再泄了底儿,赶紧快步上前搀扶,“小姨我扶你进去。”暗地里,悄悄用力捏了一把。
    荣氏最最心疼的宝贝女儿给毁了,眼下又不能杀了仙蕙,还得压抑怒气,所以的怨恨都迁怒到大郡王妃身上,“不用你扶!”她一甩手,咬牙切齿的快步跨门进去。
    大郡王妃面色讪讪的,自语道:“小姨这是在气头上。”
    “走了,走了。”高敦生平从没有如此狼狈过,他喝得醉醺醺的,脑子不清楚,并没有兄弟反应那么快。眼下只求赶紧回避此地,招手道:“老四,我们走。”
    高宸上前搀扶哥哥,沉默不语。
    仙蕙挪了挪步子,似乎想要跟着他们一起走。
    高宸想起荣氏那要撕人的凶狠劲儿,再看向目光不善的大嫂,复又停下脚步。许多片段一一浮过,她一个人在园子里面乱蹿,大嫂看到她时的惊诧,大哥醉酒,和邵彤云不清不楚,荣氏二话不说就要找她拼命。
    是她一手设计陷害了邵彤云?以她客人的身份,来到王府,大嫂的屋子里又有丫头仆妇,邵彤云也不是傻子,――她是怎么做到的?邵彤云又怎么会中计?
    不,这不可能!
    因为就算她有那份本事,在重重包围之下去算计别人,但也没办法,哄得大哥赶巧时间过来。大哥根本就不认识她,她更不可能找个人去叫大哥,大哥就听话的掐着时间过来了。
    能让大哥刚好赶回来的人,只有一人。
    “四叔?”大郡王妃感觉到小叔子看向自己,目光清亮凌冽,好似冰刀子在自己脸上刮过,说不尽的渗人。她虽然是长嫂,但是在嫡出、又得宠出众,且是天潢贵胄的小叔子跟前,并没有多少威严,“你们要出去就快出去,别在风口站着,当心你大哥醉酒吹了风头疼。”
    今生和前世不一样,出事的人是邵彤云,大郡王妃不能像前世那样大声嚷嚷,闹得满世界都知晓。而且之前太不赶巧,偏生在路口遇到高宸和仙蕙,她担心,当时由于太过惊慌,只怕让聪明的小叔子起了疑心。
    因为心虚,说起话来柔和得不像话。
    “嗯,我们先走了。”高宸点头,继续搀扶着兄长,然后扫了仙蕙一眼,撒起谎来好似真的一样,“正好我们出去顺路,送你到前面。”
    仙蕙赶紧跟了上去。
    高敦还醉醺醺的不明所以,哪里……,哪里顺路了?可是他头疼得紧,加上满心尴尬和难堪,只想早点离去。再者,又不想当众驳了小兄弟的脸面,因而也没多说,就这么仍凭那个小丫头跟着,一路出去了。
    大郡王妃愣在当场。
    小叔子这是……,看出了什么?还是看上了那个美貌的丫头,所以护着她。
    她顿时心慌意乱起来,顾不上多想,就慌慌张张转身冲了进去,对荣氏母女道:“不好了,不好了,只怕事情已经败露了。”抚着胸口连连喘气,声线紧绷,“咱们得赶紧合计合计,对好说词,否则……,王妃娘娘和郡王爷都不会饶了我的。”
    邵彤云已经哭肿了一双明眸,正在哭得嗓子发干,浑身脱力,小小声的抽泣,闻言猛地抬起头来,“表姐……”她满目不可置信,带出怨恨、愤怒、震惊,以及铺天盖地的浓浓怨念,“你……,你的眼里只有自己!”
    她哽噎住,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彤云,彤云!”荣氏又气又急又怒,赶忙给女儿捶背揉胸口,等她缓过来这一口气,方才抬头怒道:“大郡王妃!是你的安排出了差错,害了彤云,你的心里就没有半点愧疚怜惜吗?你太伤我们的心了。”
    “我怎么不关心彤云了?”大郡王妃急忙分辩,“出了这样的岔子,难道我还能高兴得起来?我也心痛啊。”指了指外头,“可这是什么地方?庆王府!万一这件事要是闹开了,别说你们,就是我……,也担待不起那份后果!”
    荣氏愤恨的别开视线,看着向女儿,将她凌乱的衣衫裹紧搂在怀里,心疼的抚摸着她的脸颊,“我的儿。”伸出手,拨开泪水粘住的一缕缕青丝,自己的眼泪却止不住,“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
    邵彤云双目无光,像是一支风吹雨打过后的残花,摇摆不定。
    “还有。”大郡王妃可不愿意背了黑锅,又道:“小姨,我知道你生气,也知道彤云这会儿伤心难过,但是你们不能怨我安排的不对啊。”转头看向表妹,“彤云,当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仙蕙走了,你反而在屋里……”
    底下的话,实在是难以启齿说出来。
    邵彤云目光茫然,想要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细细的,一遍又一遍的,然后找出到底哪里出了错?可是她做不到,一想,就倒映出那张近在咫尺的面孔,表情狰狞、动作粗鲁,轻而易举的撕碎了自己的衣衫,然后他……
    不!不……!她一声尖叫,继而往后一栽晕了过去。
    ******
    一路上,仙蕙都本能的隔了一小段距离。
    比起冷冰冰的高宸,更怕前世带来噩梦的大郡王高敦,特别是他浑身酒气,身上袍子皱巴巴的,略显凌乱,――只要闭上眼睛,就能浮现出前世的那幅画面。
    从头到尾,仙蕙都没敢抬头看高敦长什么样子。
    “老四。”高敦的声音从前前面传来,他大着舌头说话,指了指后面,“这丫头是谁家的姑娘?怎么……,怎么一直跟着咱们?”因为才闹出那样的事情,不免对女人心有余悸,“孤男寡女,赶紧……,呃,赶紧把她送走才是。”
    “嗯。”高宸不想再刺激兄长,听到什么邵字,并没有解释仙蕙的来历,走到一个月洞门的岔路口停下。先扶兄长在树荫下的石凳上坐好,然后吩咐跟着婆子,“去前厅找两个妥当的大丫头过来。”
    婆子赶忙应下去了。
    仙蕙远远的立在旁边候着,不吭声儿。
    高敦正好需要歇息一下,支了手在桌子上,揉着眉头,抬头想跟兄弟说点什么,看了看旁边的仙蕙又忍住了。
    高宸端坐旁边,深邃的眼睛中有着复杂闪烁的光芒。
    片刻后,一个清脆的少女声音响起,“仙蕙!”随着脚步声走近,假山后,跑过来一个端方明丽的少女,与仙蕙长得有七、八分像。她连高宸、高敦在旁边都顾不得,赶紧上来拉起妹妹,“你不是换裙子吗?怎么去那么久?而且裙子还没有换。”
    高宸把这话在心里过了一遍。
    原先的猜测,渐渐水落石出更加清晰了。
    “我迷路了。”仙蕙简略带过,眼下不方便跟姐姐细说,捏了捏她的手,“是四郡王和大郡王领我过来,多亏他们了。”
    明蕙听得云山雾里的,妹妹怎么会迷路?邵彤云又去哪儿了?怎地会和四郡王、大郡王遇上,心下惊骇无比,――外男可都是在外院的!
    好在她一贯都是性子沉静,不该问的,就不会贸然多问。
    “多谢大郡王、四郡王。”明蕙屈膝裣衽,道了谢。
    仙蕙想起他之前的帮忙,还有荣氏冲过来时他的阻拦,以及之后把自己领走,平安的送到姐姐手里。不管他起初有多不愿意相送,自己都是承了他的情,不然想要从大郡王妃和荣氏母女那里脱身,只怕有些麻烦。
    因而诚心诚意的行了大礼,“多谢大郡王,多谢四郡王出手帮忙。”
    高敦揉着脑袋,根本就没有往这边多看一眼。
    高宸抬手,“你们去罢。”
    仙蕙迟疑了下,想要再多说几句感激的话,又觉得无用,至于送个什么东西答谢更不敢想,让人误会自己想要攀高枝儿就麻烦了。
    邵彤云出了那种事,下场只会和前世的自己一样,给大郡王做妾。
    这一团乱麻,还得躲得远远儿的才行。
    不!只怕躲不开,荣氏母女和大郡王妃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回去以后,还得多多提防才行。特别是自己很可能就要去京城一趟,母亲她们必须得有防备,这件事……,回去还得细说清楚才行。
    “仙蕙?”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