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2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荣氏哭,仙蕙也哭。
    她拿着早先准备好的葱汁帕子,在眼睛上狠揉,眼泪顿时簌簌而下,哽咽道:“我不知道,荣太太为何这样颠倒是非黑白?彤云过来陪我换裙子,不假……,可是搬箱笼的丫头一直不来,我们等了很久,是彤云亲口说要去梢间歪一歪,不是我……”
    荣氏尖声道:“你撒谎!”
    仙蕙针锋相对哭道:“那你让彤云来说,我有没有撒谎?”声音坚定,“我可以对天发誓,要是这些话有一字谎言,就叫我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邵彤云只是哭,好像哭得哽咽难言说不出话。
    大郡王妃指责道:“不管如何,你都不该让彤云独自睡下,然后就自个儿偷偷溜走啊。”一脸心痛之色,“若非如此……,彤云又怎么会出事?”
    仙蕙哽咽哭道:“我叫她了,真的……,可是她睡得很沉很沉,叫不醒。”抽抽搭搭的,“我又不好意思去喊丫头,怕有人看见,再臊了她……,所以就想去前面花厅找荣太太,结果、结果还走迷了路。”
    “你、你……”荣氏气得浑身发抖,“你满口谎话!”
    仙蕙心下冷笑,难道你们不是满口谎话?不接招,只是伤心无比的哭。
    大郡王妃一脸厌恶之色,“你别狡辩了!说来说去,都是你没有叫彤云一起走的过失,是你害了彤云。”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给人定了罪,“还害得大郡王颜面尽失……”
    她话未说完,忽然间“砰”的一声巨响,侧厅的门被人狠狠踹开!
    众人都是大吃一惊,看了过去。
    “郡王爷?四叔?”大郡王妃惊骇无比,他们怎么会一直在偏厅呆着?是什么时候进去的?听了多少?他们藏在那边到底所为何故?不由结巴道:“你、你们……”
    高敦阴沉着脸冲了上去,对准妻子的脸,就是结结实实“啪!”的一耳光,――闪得又准又稳,没有丝毫偏差,将她打得嘴角流血倒在地上。


☆、第29章 诡辩
    “大哥!”高宸动作飞快;赶紧上前拉住自己兄长;“别动手。”
    ――后宅的事不是动手能解决的。
    原是自己心里有些猜疑;不愿大哥被人算计,稀里糊涂背了黑锅认了错;就把那些疑惑都告诉了他。大哥不相信,觉得大嫂不敢糊涂到如此地步;非要过来对质;正好瞅见沈太太等人进了院子;便索性从侧门进了偏厅。
    本来想着;让大哥听个清楚明白,免得他糊里糊涂的蒙在鼓里。
    不料大哥气极了。
    今儿……,还是自己头一次见大哥动手打人。
    高敦气得抖个不停,他只比弟弟略矮几分;身量更壮;好似泰山压过去一般走到妻子跟前;“你自己做了什么?心里清楚!”
    大郡王妃花着脸伏在地上,嘴角流血,颤声道:“妾身不明白,郡王爷……,你这是在说什么啊?”抓着丈夫的袍角哭泣,“郡王爷今儿丢了脸,所以有气,妾身心里都明白,只是……,为何打妾身啊?我、我真的不明白。”
    “你不明白?”高敦指着她,“好!今儿我就让你明白明白。”转头看向仙蕙,“她们的话我已经听过了,现在换你来说。”声音好似闷雷巨响,“从头到尾!一个字都不许错,不许漏下!”
    仙蕙不妨他会突然跟自己说话,顿时吓得一哆嗦。
    前世的噩梦再次在眼前浮起,让她喘不过气,好似被人掐着脖子一样窒息难受,强咬着才没有牙齿打架,可就是发不出声儿。
    明蕙见状急了,“仙蕙,你快说啊。”
    沈氏也是催促女儿,“没错,你都仔仔细细说了,让大家伙儿分辨分辨,今儿的事到底事谁的错?”冷眼看向大郡王妃和荣氏母女,“你们休想血口喷人!”
    仙 蕙知道自己不能怯场,眼下说不清楚,只会便宜了荣氏母女和大郡王妃,倒霉的反而是自己。她深吸了一口气,低垂眼帘,尽量连大郡王的袍子角都不去看,“我在 前面花厅做客,有个小丫头打翻了茶在我的裙子上。大郡王妃过来,说……,说她有年轻时闲置的裙子,让彤云领着我过来换。”
    高敦一声冷哼,喝斥妻子,“听见没有?是你让人家过来的!”
    大郡王妃眼神发虚,但还在试图狡辩,“她的裙子湿了,我……,我让她过来换身裙子,也是一番好意。”
    一 番好意?仙蕙反倒被她气得冷静下来,继续道:“大郡王妃的丫头说去找人搬箱笼,瞪了好长时间,都没有过来。屋里火盆熏得暖融融的,我说发困,彤云就说去隔 壁梢间歇歇。我说了,这样不好,可是彤云说……”转脸看向邵彤云,“是你亲口说的,说大郡王妃是你的表姐,歇一歇也无妨,所以我才跟你去的。”
    邵彤云身体摇摇欲坠,凄惨道:“我是让你歇一下,可是……,可是没想到你会哄得我睡下,自己偷偷跑了。”
    还在给自己扣屎盆子!仙蕙恨不得撕烂她的假脸,强忍住了,“彤云,你又不是三岁孩童,我怎么哄你?我让你睡,你就睡?你有那么听话吗?再说了,是你自己睡得沉叫不醒,怎么说是我偷偷跑了。”
    “行了,继续说。”高敦摆手,转头喝斥邵彤云,“你也别插嘴。”
    仙蕙越说越流利,“后来我见彤云一直都不醒,想着要是花宴结束,前面回来的人看见总不太好。原想出门找个人去前面找荣太太,结果根本没人。”
    到底为什么没人?大郡王他们自然会细细思量。
    她接着道:“我越想越觉得不妥,所以,就想去前面花厅找荣太太,有她在,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可惜后来我迷了路……”抬头看向高宸,“再后来的事,四郡王都知道了。”
    把球踢给了高宸,他的话,只会更让大郡王高敦深信不疑。
    高宸深邃的眸子静谧如水,淡声道:“是我送邵二小姐回来的。”看向兄长,“当时本想找个丫头领她去前面,结果院子里乱了,找不到人,我只好领着她进来,然后就遇见大哥你了。”
    高敦指着妻子质问:“你还有什么话说?!”
    大郡王妃仍然不肯承认阴谋,连连摇头,“妾身不知道说什么。”一脸无辜之色,“没错,妾身是让仙蕙和彤云过来换裙子,那又怎么了?难道这也有错?说来说去,不还是仙蕙没有叫醒彤云,所以才……”
    她跪着,高敦不好俯身再扇她一耳光,“哗啦”一下,端起一碗凉茶泼了过去!然后指着她狼狈的脸,一字一顿道:“你拿本王当傻子看,是不是?!”指了仙蕙,“她的裙子不湿,她怎么会过来?我的袍子不破,怎么会回来?这分明就是你在两头算计!”
    刚才邵二小姐说了,她是被丫头泼湿了裙子才过来的,――这和自己袍子被划破何等相似?自然是有人做了手脚,特意引得她过来,然后睡下,好让喝醉了酒的自己认错了人。
    妻子应该不会算计邵彤云,而是算计邵二小姐,结果阴差阳错,反倒让邵彤云失了清白,――荣氏简直是一派胡言!妻子更是!
    小兄弟说了,之前在外面撞见妻子,她见着邵二小姐就神色慌张,急急忙忙往里面赶。若是她心里面没有鬼,谁信?她们此刻在这儿颠倒是非黑白,把脏水都泼到邵二小姐身上,还死不承认!
    高敦想起当时欲。火。焚。身的情景,忍不住怒道:“那屋子,你到底放了什么见不得人的脏东西!若不然,我又何至于……”底下的话,实在是说不出口。
    这也被丈夫察觉了?大郡王眸光震惊,脸色白得好似一张纸。
    前世里,并没有高宸撞见大郡王妃这一出,高敦又是个稀里糊涂的性子,仙蕙那时候更是百口莫辩,因而便成了一笔糊涂账。今生事情凑巧,高宸怀疑,高敦醒悟,仙蕙更是伶牙俐齿,使得阴谋渐渐水落石出。
    大郡王妃眼里闪过一丝绝望,只能连连摇头,“没有,我没有……,郡王爷你不要胡乱猜疑。”抽泣哭道:“我……,我怎么会放脏东西呢?郡王爷,你是不是听别人说了什么,误会……”
    “大嫂,你不必含沙射影。”高宸眸光寒冷如冰,正色道:“你嫁给大哥,我敬你是我的嫂子,平日里从未有过不礼遇的地方,但……”话锋一转,“若是有人栽赃我的兄长,别说是对人略有不敬,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他道:“我只说我看到的,我听到的,绝对没有任何添油加醋。”
    高敦性子急躁,见妻子只会一味的抵赖,已经失去耐心,又见她怀疑小兄弟暗地中伤她,不要越发暴躁恼怒起来。特别是,听得小兄弟对自己的手足情谊,更不能容忍妻子多言,当即指她道:“行了,你不必多说了。”
    什么叫不必多说?大郡王妃瞪大了眼睛,凭着直觉,预感底下不会有什么好事。
    高 敦凉凉道:“你一直都没有生育男丁,是为‘无子’;之前袁姨娘生了权哥儿,你几次三番为难于她,是为‘妒’;现如今又顶撞于我,里间我和老四的手足之情, 是为‘口多言’。”语气越说越冷,“七出你已经占了三条,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我不为难你,给你一封休书罢。”
    此言一出,大郡王妃吓得魂飞魄散,“不!不要。”
    屋里其他人亦是震惊无比,只有高宸,目光复杂的扫过大嫂,又看看大哥,――作为小叔子,他不能插手兄长屋里的事情,只能保持缄默。
    大郡王妃彻底绝望了。
    之前担心小叔子怀疑自己,成了现实,丈夫性子看似温和实则固执,认准了的事就难回头。自己越是和他硬抗对着干,就会越越糟,真的把他给逼急了,一封休书扔给自己,那可真的难以回转了。
    心中悔恨滔天,当初鬼迷心窍信了小姨荣氏的话。
    她说什么,“只要事成,我就给你三万两银子的答谢,邵家的银子与其送给东院的,还不如给你呢。那仙蕙生得一脸狐媚子相,大郡王肯定喜欢。不过你别担心,等她怀孕生下了儿子,……儿子是你的,棺材板儿就送给她了。”
    自己十年无子,之所以在王府里还算站得住脚,多亏手头大方。可要大方,就得从小姨那里拿银子,才有的使,不免当时就有些几分心动。
    小 姨又说,“我们家那个没良心的,说要把仙蕙送进宫去,往后流水价的给仙蕙身上使银子,给她打点,让她做皇妃娘娘。你想想,要是他有了亲生女儿做依靠,还会 对庆王府毕恭毕敬吗?所以啊,不如趁早毁了仙蕙,又让你白得一个名声不好的妾,将来还能得个儿子,一举三得。”
    自己想着丈夫性子有点糊涂,一时太过自信,结果就生出铤而走险的心思。
    ――落到如今惨败的田地。
    事情肯定是遮掩不下去了!没有退路,没有了。
    大郡王妃整个人都颓败下来,无力软坐了片刻,然后她一咬牙、一狠心,跪着上前哭道:“郡王爷……,今儿的事是我鬼迷心窍太糊涂,都是我的错。”
    高敦本身不是太有脾气的人,吃软不吃硬,见妻子认错,怒气便稍减了几分,况且说休妻不过是气急之语。真要休了妻子,闹出流言,对自己而言难道很光彩不成?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是不会休妻的。
    大郡王妃和他做了十年夫妻,一个细微的表情,都看得懂。眼见丈夫气焰稍减,便知道自己走对了路子,――虽然不是好路,但是也没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