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阳光下,陈旧的金子发出昏暗微黄的光芒。
仙蕙在金手镯上恋恋不舍的抚摸,还套在手腕上,比了比,舍不得……,却没有别的东西值钱了。她最终狠了狠心,把自己的那份金手镯和金耳环,都用帕子包起,揣在怀里出了门。
邵大奶奶正在院子里掸被子,瞅见小姑的身影,探头问道:“去哪儿啊?”
仙蕙笑了笑,“在屋子里闷了好些天,出去逛逛。”
小镇上住户不多,大家都是街坊邻居十分相熟,邵大奶奶也没在意,只是叮咛,“别走太远,早点回来啊。”今日得知公爹的消息心情好,满脸笑容的,“你哥说了,晌午买一条大草鱼回来,拿大葱蒜头红烧了,你爱吃的。”
“知道啦,我的好嫂嫂。”仙蕙笑吟吟的出了院子。
邵大奶奶看着她出了门,摇摇头,小姑子从前娇生惯养的,不爱理人,最近倒是嘴甜许多,人看着也更懂事了。而大姑子一直都是好脾气,婆婆又是个讲理的人,丈夫能干,这样的婆家已是不错。
再说……,眼下找到公爹,马上一家子就要去江都过好日子呢。
邵大奶奶满心欢喜起来,身为邵家儿媳,颇有一种与荣戚焉的感受,想着自己是嫁进邵家沾了光,赚了福,更该好好表现一番。掸完了被子,又进去拿了鞋底出来,坐在阳光下纳鞋底,打算赶一双鞋子出来孝敬公爹。
婆婆和两个姑子都心灵手巧,刺绣上头比不得,只好做一双厚厚的布鞋了。
在邵大奶奶纳鞋底的功夫,仙蕙已经到了镇上小药铺,她戴了帷帽,一进门,就被掌柜的笑问:“哟,这是谁家闺女?抓药呢。”
“嗯。”仙蕙走到柜台前,瞅了瞅,“仙灵芝怎么卖的?”
“姑娘泡水喝?还是入药?”掌柜的口角伶俐,介绍起来,“这仙灵芝啊,平时泡水喝清火明目,还散结消肿,治头痛,又性子平不寒凉,就算天天喝都使得。要是姑娘想入药,给我瞧瞧药方,看看有没有相冲的药材……”
仙蕙没耐心听他多说,打断道:“泡水喝的。”
“好叻。”掌柜的察言观色,自然不会继续罗里啰嗦下去,“这平时泡水喝啊,一次放个三、五粒也就够了。”转身拿了秤,笑问:“姑娘要几钱?一两?”
仙蕙道:“我要五斤。”
“五斤?”掌柜的怔住了,咳了咳,“姑娘,你这不是来逗乐的吧?我这儿药铺里头,现在总共也没这么多仙灵芝啊。再说了,……五斤?一斤二两银子,五斤整整十两银子。”摇头笑了笑,“你去哪儿弄这么多钱?”
“这些个……”仙蕙把帕子摊开,指了指里面的金手镯和金耳环,“一起有六钱多的金子,不算工匠钱,能值十两银子了吧?你看看,这可是上好的陈年足金。”
“姑娘。”掌柜连连摆手,“我啊,不敢做你这份买卖。”指了指左右街道,“大家街坊邻居的,你把家里东西拿了出来,换五斤药材。知道的,说你年纪小不懂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存心诓骗了你。”
仙蕙还要分辩,“不是……”
“姑娘,啥也别说了。”掌柜打断她,“你赶紧的,把东西收起来别弄丢了。”
“你不卖?”仙蕙微愠。
“不卖。”掌柜断然拒绝,又朝里面喊,“孩儿他娘,快出来瞧瞧,这到底是谁家的姑娘?大白天的,闲着没事儿来找消遣。”
仙蕙跺了跺脚,满心恼火无奈的出去了。
心下后悔不已,早知道,就该先去当铺换了银子,然后隔三差五的买一点,才不会吓着那胆小的掌柜。可是去当铺的话,必定是要被狠狠克扣的,六钱金子,只怕最多能典出八两银子,想想就觉得肉痛。
“姐姐,姐姐。”一个穿着补丁衣裳的小姑娘凑了过来,“姐姐你要买仙灵芝?”
仙蕙看了她一眼,抬脚就走。
“姐姐,我刚才在门口都听见了。”小姑娘在后头紧跟不舍,追着道:“那掌柜的不卖给你,我卖给你。我们村的山崖上长了不少仙灵芝,他们药铺里头的仙灵芝,都是我们村的人送来的。”
仙蕙停下脚步,“是吗?那你送药铺好了,何必找我?”
“姐姐你不知道。”小姑娘压低了声音,说道:“姐姐你在药铺买仙灵芝,得二两银子一斤吧?我们送去,掌柜的只八钱银子一斤的收。”搓了搓手,腆着脸陪笑,“要是姐姐从我们这里买,不敢要多了,给涨点儿,一两银子一斤就成。”
“你有多少?”
“赶巧儿。”小姑娘一脸兴奋之色,“今年秋天的仙灵芝还没送,正晒着,过几天才能搓出籽来。今年仙灵芝长势不错,多的不敢说,村里的仙灵芝都加起来,七、八斤肯定有的。”她乐呵,“到时候我在村子里收齐了,一起给你送来。”
仙蕙笑了,“哦,你是想赚一个中间人的钱。”
小姑娘笑嘻嘻的,“是啊。”
仙蕙想了想,觉得这笔买卖十分划算,但是又不放心。
小姑娘见她犹豫不语,怕她不肯买,忙道:“姐姐你放心,我保证让人都给你晒得干干的,绝不重秤,不会亏了你的。”
“行。”仙蕙应了,“这样吧。”她想了一个两全之策,“你们不是还要过几天才能晒干出货吗?等到晒干了,弄好了,你给送到城西头的邵家。”在自己家,先验明了货再给钱,省得遇上骗子之流,“记住了,你来的时候敲门,只说找邵家二姑娘有事,不许说送了仙灵芝。”
“哎哎,记住了。”小姑娘应下,又道:“姐姐,我叫时莺。”
仙蕙点头,挥挥手,“行,回头见。”
“好的,回头见。”时莺一面走,还一面回头笑着挥手,“姐姐,等着我啊。”她转身没入人群里,大约急着回去跟家里人说好消息,脚下步子飞快。偏生不巧,路过酒楼的时候,正好和里面出来的一个年轻公子撞上,两人碰在一起。
“瞎了你的狗眼了!”小厮上前骂道:“混跑什么?你踩着我家四公子的脚,弄脏了他的新靴子,找死呢?蠢货!”
仙蕙隔得远远的,看着一个身穿宝蓝色长袍的身影,身量颀长、高大挺拔,不过背对这边看不到脸,而且很快上了马车。
“公子饶命。”时莺跪在地上央求,连连磕头,“是我错了,我错了。”
小厮不依不饶,喝斥道:“来人!把这蠢丫头拖下去打一顿。”说着,便有几个跟班儿上来抓人,拉拉扯扯,顿时惹得人群围观起来。
仙蕙急忙提着裙子过去,钻进人群,喊了一嗓子,“等等。”
小厮仰起下巴,打量了下,“你谁啊?”
“你们别打人了。”仙蕙硬着头皮,说道:“既然只是弄脏了公子的靴子,那让她洗洗,赔个不是也就行了。”
“哟哟,瞧这管闲事的啊。”小厮啐道:“你说洗洗,就洗洗?不说你们会不会洗坏了好鞋,单说你让我们四公子光着脚,这能成吗?走开,走开。”满脸嫌恶的挥手,“别不识趣啊。”
马车里,年轻男子似乎微有不耐,“行了,打一顿就丢开了。”
仙蕙一则同情时莺,二则还等着她过几天送仙灵芝,要是打伤了,谁送?因而咬了咬牙,忙道:“那就赔你一双新靴子,总行了吧?”
“哟嗬。”小厮讥讽道:“你一个乡野村姑,居然说赔我家四公子的新靴?你以为随随便便做双鞋,就能赔了?你赔得起吗?”
仙蕙挺直了腰身,正色道:“你去打听打听,在仙芝镇上,有谁不知道邵家娘子刺绣第一?别说是做一双靴子,就是更精致的活计也难不倒。”
马车里,年轻男子语调淡淡,“刺绣第一?口气倒是不小。”有一种漫不经心的不屑之意,“既如此,那倒要见识见识了。”
仙蕙把帷帽上细布撕了一截,走上前,放在马车踏板上,“烦请阁下在上面踩一个脚印,好比着大小做靴子。”
车帘一晃,里面伸出一只男人的脚。
青底粉面小朝靴,做工精致,上面刺绣隐隐暗纹,奢华但是又不会显得花哨。再往上看……,雪白的绫裤,宝蓝色的锦缎长袍,显然对方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哥儿,从头到脚,就没有一处不讲究的。
他踩了一脚,留下一个淡淡的完整脚印。
仙蕙拎起细布起身,“敢问公子住在何处?十天后,我亲自把靴子给你送过去。”
“十天?”年轻男子隔着车帘,徐徐道:“我都已经离开仙芝镇了。”
“就是,就是。”小厮赶紧帮腔,“你这是想耍赖啊!”
“当然不是。”仙蕙虽然是小女儿养得娇,但是自有骨气,耍赖的事做不来,飞快琢磨了一下,“三天!那就三天时间,不能再快了。”
“姑娘。”年轻男子似在轻笑,“你先说十天,后说三天,要么是开头没有诚意,要么就是后来在吹牛皮。”话锋一转,透出几分凌寒之意,“你若是存心戏耍,那……,我可是不会怜香惜玉的。”
仙蕙当即分辩,“我起先说十天,是想着我自己一个人做。后来说三天,是想着你很快就要离开,让母亲和姐姐帮着我做。”不悦反问,“何来戏耍?”
“三天后,同福客栈天字房。”年轻男子道了一句,不再多言。


☆、意外
仙蕙狠狠盯了那靴子几眼,还想再看,那人已经把脚收了回去。
“姐姐。”时莺爬了起来,哭道:“多谢姐姐搭救我,要不然……”乡下小姑娘,哪里见过那么大的阵仗?对方还喊着要拖下去打,早吓得没魂儿,这会子心口还是扑通乱跳,咽了咽口水,“总之姐姐的大恩大德,时莺记在心里,一定报答。”
仙蕙没理会她,为免忘了那人的靴子样式,闭着眼,在脑海里面回忆了一遍,又默默记了一遍,――方才海口都已经夸出去了,绝不能出错!对方不像是好相与的,必定要做一双靴子比他的更好,才叫他没话说。
时莺打量着她,“姐姐,你……、你咋了?”想了想,不由脸色一变,“姐姐你该不会是撒谎了吧?三天后,能不能做出靴子来啊?要是做不出……”
“做得出。”仙蕙打断她,“你别说话,我得赶紧回去把鞋样子画下来,不然回头就忘了。”临走前,还不忘叮嘱了一句,“你也回去,过几天记得把东西送到我家来。”
“哎,哎。”时莺连声应道。
仙蕙赶紧回了家,拿了纸笔,把那靴子的纹样一一画下。
“弄什么呢?”明蕙从堂屋那边过来,进了门,上前瞅了瞅,“呵,今儿太阳是打那边出来了?你居然在画鞋样子。”掰了妹妹的脸,打趣道:“往日里,你既不捻针又不拿线的,我和母亲还发愁,怕你回头嫁了人被婆家嫌弃呢。”
“姐姐,你快看看。”仙蕙没功夫开玩笑,拉她看鞋样子,“就这鞋……,你、我,再加上娘和嫂嫂,三天时间能赶出来吗?”
“闹什么?慌里慌张的。”明蕙拿起鞋样子细看,“挺精细的呀,掐了牙,还绣了好些暗纹,这可得费一点时间。”抬头问道:“你怎么突然想着做鞋子了?这是……,打算给哥哥做的。”
“不是。”仙蕙迟疑了下,去找了母亲和嫂嫂过来,然后道:“今儿我在街上踩着了一个人,那人说我弄脏了他的鞋,非得让赔一双新的。”因为撒谎心虚,“说好了,三天后给他送到同福客栈去。”
“还有这样的事?”邵家的女眷们都吃了一惊。
明蕙诧异道:“那人是什么人啊?这么霸道。”
“哎呀,先别说了。”仙蕙着急,“娘,你看看,咱们四个人三天能做出来吗?”拿了细布递上去,“这是尺寸,我让他印了一个脚印儿。”又拿纸,“这是图样。”
沈氏看了看细布,又拿起鞋样子细细的估摸,“这鞋做得精致,三天……,怕是得熬夜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