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3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但是也没有别的路可以选了。因而又连连认错哭道:“郡王爷……,是我错了,求你给我改过自新的机会。”
    高敦黑着一张脸,“你给我一五一十的交待清楚!”
    大 郡王妃脸上还沾着茶水茶叶,可怜兮兮的,“我见袁姨娘生了权哥儿,自己又是多年无子,所以……,心里就着急了。”顺着丈夫的思路误导他,“我便想着,不如 给你纳一房美妾,等生下儿子,再认在我的名下就有了子嗣。”转眼看向仙蕙,“我见她是个百里挑一的美人儿,所以……,就起了邪念。”
    仙蕙目光惊讶的看着她,――不是被她的邪念吓到,而是震惊无比,她这是要准备做什么?把过错都揽在她自个儿身上?是疯了吗?
    大 郡王妃哭了起来,哽咽道:“我想着……,仙蕙貌美,郡王爷你肯定喜欢,就想把她给你收在屋里。”一副贤良淑德为丈夫着想的口气,“我肯定不会亏待了她,自 会比对别的姨娘待她更好。可我……,又怕她将来不肯把儿子给我,就想着……,不如让她有个把柄在我手里。”说得合情合理,“所以,我就一时糊涂办错了事 儿。”
    她连连跪步上前,搂着丈夫的腿大声哭道:“郡王爷,我是有一点点私心,可我也为了给你纳妾才那么做的,都是为你了啊。”
    一点点私心?为了大郡王?!仙蕙听得简直瞠目结舌。
    真没想到,这样不要脸的鬼话她都编得出来!而且更要命的是,鼓起勇气抬头看了一眼,高敦脸上的怒气已经开始减缓,似乎信了几分。


☆、第30章 拒绝 
    大郡王妃继续哭道:“原本我让丫头在茶里放了点东西,不是害人的,就是让人有点发困而已;说好端给仙蕙喝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出了错;仙蕙走了,结果却留下了彤云,然后……,事情就变成这样了。”
    让人清白尽失还不是害人的?仙蕙讥讽,她怎么不自个儿喝一碗。
    邵彤云抬起眼眸,“我们要喝茶的时候……”她之前一副风吹雨打小白花模样;凄凄婉婉的,“她忽然说耳坠子掉了,我就好心出去帮她找。”
    她好心?仙蕙心下讥讽;她好心要陷害自己才对。
    邵彤云的清白被毁,伤心不是假的;哭起来自然是梨花带雨;“然后……;等我找到坠子回来,没有任何防备就喝了茶。”越想越是愤恨难当,死死盯着仙蕙,像是恨不得把她盯出一个大窟窿,“是你!肯定是你偷偷换了茶,所以才会害了我。”
    仙蕙没有想到,这种时候她还念念不忘要拉自己下水。
    当即不甘示弱的哭了起来,“彤云,你这是什么意思?是大郡王妃让我过来换裙子的,她暗藏祸心要算计我,在茶里做手脚,我怎么会事先知道啊?无缘无故的,我为何要换掉你的茶?”
    邵彤云只是呜呜咽咽的哭,不回答。
    仙蕙环顾屋里众人,声声哭泣,“我既不是神仙,也不是妖怪,怎么可能未卜先知呢?便是栽赃,也没有这么栽赃的。”
    邵彤云又是恨,又不甘示弱,“我怎么晓得?谁知道你是不是想捉弄我,故意吐了口水之类,然后换给我喝。”眼泪簌簌而落,“所以……,就阴差阳错害了我。”
    她翻来覆去,都是要指证仙蕙做了手脚害了她。
    ――但是却不敢说知道茶有问题。
    仙蕙红着眼圈儿,“这话说得可笑了,我要吐了口水,直接往你茶杯吐就是了,何必再多此一举?彤云,你我至亲姐妹,大郡王妃已然承认是她做的手脚,你为何非要揪着我不放?”言辞犀利反问,“难道说,大郡王妃提前跟你说了什么?”
    沈氏恰到好处插话,冷声道:“彤云,你们私下里偷偷商议要陷害仙蕙,她侥幸逃脱,你们反倒要再污蔑她不成?这也太荒谬了。”
    不只大郡王妃,连荣氏母女也给一起搅和进来。
    “你、你们……”邵彤云像是气极了,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说不出话。
    “你不要血口喷人!”荣氏当即跳了出来,怒道:“我和彤云什么都不知道。”她转脸,一脸愤恨的指着大郡王妃,“你想要给大郡王妃纳个美妾,或家里丫头,或外头随便买一个便是,怎么能……”哭得悲痛无比,“怎么能害了我的彤云啊。”
    她泪水连连,眼里写满了“被大郡王妃欺骗的绝望”。
    大郡王妃脸色颓败无比,喃喃道:“对不起,小姨……,是我糊涂了。”
    仙蕙也看得糊涂了。
    大郡王妃是被荣氏母女喂了药?还是傻了?怎么什么过错都往她身上揽?疑惑中,看到神色缓和下来的高敦,看到眼中猜疑不定的父亲,心头灵光一闪,――她这是在向高敦示弱,同时在父亲眼前把荣氏母女给摘出去。
    反正大郡王妃一个人有错,是错,再拉荣氏母女下水,也不会让她的错减轻。
    毕竟她若是“为了子嗣,给大郡王纳一房美妾”,虽然手段阴损,但是也勉强说得过去。但她若是为了荣氏母女等外人,转而陷害丈夫,这罪名只会更大更重,庆王府的人能把她撕成八瓣!荣氏母女亦不会有好下场。
    现在她满口谎言把过错都揽在自己身上,不仅罪过的程度小了很多,而且还能救出荣氏母女。虽说邵彤云依然清白被毁,荣氏母女事后不至于对她感恩戴德,但至少欠了一份人情。
    将来肯定是要用银子去还的。
    更要紧的是,这样荣氏母女就成了无辜受害者。
    纵使父亲原本有些疑心,但是自己并没有受害,又亲眼见大郡王妃认了错,加上荣氏惯会的花言巧语,邵彤云可怜悲惨,――天长日久,疑心也就慢慢的压住了。
    不仅不会追究她们,反而同情,甚至还会加倍的怜惜疼爱。
    这是一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法子。
    屋子安静下来,只剩下荣氏母女和大郡王妃的哭声,前二人哭自己识人不清,后者哭自己一时糊涂,――原本她们故意毁坏自己名节,陷害大郡王声誉,破坏自己进宫的三大罪过,最终变成一点点小错。
    反正毁了清白的人邵彤云,是大郡王妃的表妹,她给大郡王做了侍妾,那还不是肉烂在了自家锅里,往后就稀里糊涂的过罢。
    一时之间,仙蕙想不出法子来破这个局。
    自己当然可以跳出来,说怀疑荣氏母女事先知道,但并无真凭实据,――邵彤云肯定会狡辩,说她是为了自己着想,才一起去隔壁梢间休息的。她什么都不知道,她是受害者,而且还是被自己牵连的,多可怜啊。
    她哭,荣氏也跟着哭。
    哭来哭去,没准儿,还让父亲觉得邵彤云替自己挡了灾呢。
    ――弱者总是让人更同情的。
    自己若是再咄咄逼人,死死揪着荣氏母女不放,反倒好像得理不饶人,故意欺负失了清白的悲惨妹妹,所以只能保持沉默了。
    大郡王妃一面哭,一面打量着丈夫的神色,“郡王爷,我已经知错了。”跪在丈夫的脚边,满目楚楚可怜,“往后我再给你纳妾,就像上次给你纳碧晴那样,从丫头里面选好的,而不是……”一副对天起誓的模样,“我再也不敢了。”
    高敦仍然冷着脸不理她,胸膛起起伏伏的,只是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剧烈,眼中也没了刚才的熊熊怒火,明显怒气冷却不少。
    大郡王妃用脸贴着他的长袍,说不尽的可怜、无害、柔顺,好似谁用手指头轻轻一戳,就能把她像嫩豆腐一样给戳出水,戳个稀巴烂!
    她默默流着眼泪,细声道:“郡王爷,一日夫妻百日恩。求你,求你看在一双女儿的份上,不要……”泪水跌落一地,“不要让她们没有了亲娘。”
    “行了!”高敦一脚把她推开,“哭什么?还嫌我不够烦的呢。”
    大郡王妃和他做了十年夫妻,虽然如今不得宠,可是对丈夫论了解,却是比任何一个侍妾都要深。别看丈夫很不耐烦的样子,也生气,实则却是过了危险关卡,至少不会再休了自己,因而老实低头不语。
    屋子里一片诡异的静谧无声。
    片刻后,高宸淡声的开了口,“大哥,大家杵在一起也没有用,都散了罢。”
    高敦看了看厅堂里的众人,感觉好像每个人都在笑话自己,越发尴尬难堪,不耐烦的挥挥手,“都走,都走。”
    沈氏招呼女儿们和儿媳,行礼道:“我们告辞了。”她并非那种蛮横无知的妇人,虽然猜测事情有蹊跷,但是再闹下去显然是不明智的,因而毫不眷恋的就走。
    荣氏母女却迟疑不动。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高敦厌烦道:“难道还要在王府住下不成?”因为今儿闹得他很没面子,不仅恼怒妻子,而且迁怒荣氏母女,“就是要做姨娘,也得从你们邵家把人抬出来,过了门儿才算数。”
    邵彤云原本是惨白着一张脸的,听了这话,顿时涨得满面通红。
    荣氏亦是羞愤难当。
    邵元亨心中疑虑重重,但是也不愿意妻女在此继续被辱,当即招呼荣氏母女,行礼告辞而去。
    他们人刚走,就有一个丫头跑了过来,怯声道:“大郡王、四郡王,王妃娘娘叫你们过去一趟。”
    高宸眸光微寒,“怎么惊动得母亲都知道了?”朝那丫头挥手,“马上就去。”
    高敦听了更是心烦不已,不想去,可是母亲传见又不能不去。只得狠狠的瞪了妻子一眼,“都是你干出来的好事儿!现在反倒要我去母亲那里领训,你给我等着,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一拂袖,怒气冲冲的去了。
    高宸幽邃的眼睛中光芒复杂,――大嫂的话不尽其实,里面有着诸多疑点,可是兄长已经做了决定,自己也不好再在大哥和大嫂之间添乱。兄长性子太糊涂,跟他说只怕也是无用,还是回头提醒母亲几句罢。
    兄弟俩到了上房,庆王妃正在闭着眼让丫头捶腿,他俩一进来,丫头们就悄无声息的退下去了。“来了?”她缓缓睁开眼,指了旁边黑漆紫檀木的椅子,“都坐罢。”
    兄弟俩齐齐行了礼,方才落座。
    “说罢。”庆王妃淡淡道。
    高宸不能说话,否则就是当着母亲的面,说兄长的不是了。
    高敦则是不想说话,尴尬万分,逼不得已才道:“是汤氏糊涂,想着要捏一个有把柄的美妾,好给她生儿子,所以就看中了邵二小姐。哪知道阴差阳错,邵二小姐出去找人,邵彤云反倒留在了屋里,儿子喝醉了酒……”
    “什么?”庆王妃差点儿给噎得背过气去,“你再说一遍!”
    “母亲。”高敦脸色难堪,憋得脖子都有些涨红了,“这有什么好说的?过几天,抬了邵彤云进门做姨娘就是了。”
    庆王妃一声断喝,“混帐!”恨铁不成钢的指着大儿子,“你呀……,亏你还是一个做哥哥的,不说给兄弟们做表率,反倒从小到大都是一盆糊涂酱!不管遇到什么事儿,都和稀泥。”
    高宸不便听母亲训斥兄长,站起来要告退。
    “你坐下!”庆王妃火气大得很,骂了大儿子,连带小儿子也一块捎带上,“你怎么又和他混到一块儿了?也糊涂了不成?看上哪个美人儿了?是不是也打算稀里糊涂收了房,做个小星啊。”
    高宸不敢争辩一句。
    “母亲。”高敦见兄弟无故被迁怒,忙道:“都是汤氏的错,儿子的不是,这与老四有何关系?说起来,要不是老四发现了蹊跷,我还……”
    庆王妃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