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3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高宸不敢争辩一句。
    “母亲。”高敦见兄弟无故被迁怒,忙道:“都是汤氏的错,儿子的不是,这与老四有何关系?说起来,要不是老四发现了蹊跷,我还……”
    庆王妃打断道:“什么蹊跷?把事情从头到尾都说一遍。”
    高宸接话,“是这样……”
    把事情原委,和之前的疑惑细细讲给母亲听,没有任何遗漏。
    庆王妃听了便是沉脸不语。
    高宸目光微闪,担心道:“母亲,你别上火,别气坏了自己的身体。”
    秦王妃摇摇头,“我要是为了这种事上火,早就被人给气死了。”
    王府里还有一个次妃,一个夫人,三个侍妾,两个庶子,一个庶女,庶出的儿媳和孙子各一个,――自己早就学会了修身养性。
    高敦见母亲动怒不敢再坐着,低头站立。
    庆王妃缓缓舒了一口气,然后道:“汤氏性子坏了,但她已经嫁进了王府,且生了两个女儿,往后我替你看紧一点儿便是,翻不了天!”继而语气一转,“至于邵彤云,恐怕和她那个母亲荣氏一样,不是安分守己的。”
    “那……”高敦眼里闪过一丝猜疑,又不确定。
    “那什么那?”庆王妃厉声道:“不准邵彤云进庆王府的大门!”


☆、第31章 自尽 
    另一头,邵元亨和荣氏等人已经回府。
    邵景钰年纪太小,谁都没有跟他提之前庆王府的事;只说是邵彤云不舒服,然后荣氏母女进了里屋收拾、清洗,继而撵了丫头们歇息。
    回了家;支撑邵彤云最后的一根弦也断了。
    荣氏让她休息;可她怎么睡得着?
    满脑子都是那恶心作呕的画面;从前温和可亲的表姐夫,忽然间……,和自己做了那样龌龊的事。只怕往后一看到他的脸;都要忍不住想吐;比起四郡王,大郡王何止差了十万八千里?可恨,往后还要一辈子都看着他。
    邵彤云默默无声的流着眼泪;人都哭干了。
    荣氏心疼不已,亲自去给她端温水喝,又担心的问,“还疼吗?”
    邵彤云红着眼睛尖声道,“娘!你就别再恶心我了。”她扭头看向东院的方向,仿佛能够穿透一切,看到仙蕙,怨毒道:“我是绝不会放过你的!”
    荣氏又是心疼,又是后悔,心中亦是铺天盖地的仇恨。
    “是她,一定是她。”邵彤云的眼泪簌簌下落,恨声道:“是她偷偷换了茶,所以我才会昏睡不醒,她、她……,好毒啊!”
    心里只有怨恨,却没有丝毫后悔当初自己先恶毒,――若无前因,哪来后果?她和大郡王妃、荣氏不去谋算仙蕙,那么无论如何,仙蕙也不可能促成她和大郡王,只能说是自食其果了。
    可惜荣氏母女不这么想,只有愤怒和恨意,只想狠狠的再次报复回去!
    而外面,邵元亨独自静坐心思漂浮。
    之前荣氏在自己哭诉,把错都推给了仙蕙,说什么,“……仙蕙说她脑子发昏,要去梢间歪一歪,彤云怕她不好意思,就陪她去了。”
    “没想到……,她竟然存了歹心!”
    “彤云原本想着,在梢间稍微歪一小会儿,等丫头搬了箱笼过来,让仙蕙换了裙子就走的。结果她自己偷偷的就溜走了,丢下彤云一人,又不巧……,撞上大郡王喝醉回来。可怜我的彤云……,就那样被毁了。”
    “老爷,你对仙蕙她那么好,什么都依着她,可是她的良心呢?她难道不知道女儿家不该在别人家睡觉,便是睡了,要走也应该一起走啊,怎么能丢下彤云不管?若不是她居心不良,彤云怎么会出了那样不堪的事?都是她,是她毁了彤云!”
    荣氏一番哭诉,女儿彤云更是哭得气堵声噎,真是好不可怜。
    那时想起彤云小的时候活泼乖巧,长大后的温柔懂事,想起她比儿子景钰还会讨自己的欢心,――原本捧在手心里的掌上明珠,就这么成了残花败柳!那心痛,简直就好像割肉一般,真是又气又怒又恨,满脑子都被怒火给充斥满了。
    在看到仙蕙的一刹那,实在是忍不住要狠狠的教训她,……但很快就后悔了。
    那一瞬间,自己看到了什么?
    仙蕙后退了一步直视自己,她美貌惊人,口齿清晰,这些早就已经知道,不然也不会想送她进宫。可是……,当时她的眼睛不一样,那乌黑瞳仁里装着震惊、愤怒,以及怨恨,还有隐隐冷霜一样的锋芒,没有丝毫畏惧。
    那样的女儿,不像女儿,更像是一个和自己交锋的对手。
    对啊!仙蕙不是明蕙,是自己花了诸多银子和心血捧着,准备送进宫去的。依照她那份不输一般人的心计,和记仇的性子,那一巴掌若是真的打到了她,只怕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哎……,当时还是太上火太冲动了些。
    现如今,大郡王妃把过错都揽在她的身上,不管真假,明面上说都是一场误会。既然是自己“误会”了仙蕙,那么就应该趁机弥补她一下,修复父女关系,不然之前和将来的银子不就白花了吗?
    彤云已经被毁,不指望了,还是多多指望仙蕙出人头地罢。
    邵元亨在心里盘算着,这次又该出多少血,该满足仙蕙什么样的苛刻要求,才能把那一巴掌的威胁给打消?且得细细琢磨一下。
    不过他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想着他是父亲,仙蕙是女儿,所谓“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不过是误会了女儿,――又好言赔礼,又送银子的,她也应该知足了。
    可惜他不知道,前世的经历带给仙蕙太多仇恨。
    ――无可原谅。
    邵元亨思来想去,还是决定等仙蕙自己过来开口。因为进宫的消息一传开,东院那边肯定不情愿,仙蕙只怕也会忸怩。与其现在买点小东西不显山不露水,不如一次给点大的,让她尝到甜头,自然也就乖乖听话了。
    若是不听,哼……,名字都已经报上去了,谅她也不敢!除非是不要命了。
    邵元亨觉得考虑的差不多了。
    但是,心中仍旧有一件事放心不下。大郡王妃的话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只怕还难说的很。而且就算不追究荣氏她们之前是否参与,但现在彤云清白被毁,仙蕙已经成了荣氏她们的仇人。荣氏性子又好强,彤云也是,难保她们不会轻举妄动。
    唔……,还得找个机会叮嘱一下。
    不能让她们坏了自己的大事!
    ******
    仙蕙不知道父亲的心思,这会儿也没空管他,而是关了门,叫了母亲、姐姐和哥哥在屋里,撵了丫头,让嫂嫂在门口守着以防有人偷听。
    邵大奶奶是一个怯懦怕事的性子,二话没说,就忙不及的避开了。
    “竟然出了这样的事?!”邵景烨听得妹妹说完,才知道今天庆王府的后院出了惊天大事,不免震惊道:“照这么说,今儿真是险之又险,仙蕙差一点……”不要说妹妹真的出事,就算是假设,也足够惊心动魄吓人的了。
    沈氏面色微沉,思量道:“只怕事情没有大郡王妃说得那么简单,她无子,想给大郡王妃纳个妾,又想捏住妾室的把柄在手里,这道理是没错。但是何必盯着仙蕙?随便找一个美貌丫头不更省事儿?要我相信荣氏母女全不知情。”一声冷笑,“呵……,除非我是傻子!”
    “是 啊。”明蕙点了点头,亦道:“这种事儿是要担风险的,就好像现在……,万一弄错了人,毁得可就是邵彤云了。”如今东院和西院斗得厉害,私下里,姐姐妹妹实 在叫不起来,都是直呼其名,“大郡王妃冒这么大的风险,就不怕出事儿?她若是没有嘱咐邵彤云,又怎知邵彤云一定会带仙蕙去歇息?又怎知邵彤云会走开?要是 她们两个人都睡死了,要怎能办?”
    一连串的疑问,都是敏锐清晰的直指要害核心。
    仙蕙轻轻点了点头,“没错。”
    姐姐本来就是一个聪慧的姑娘,之前不过是因为在仙芝镇生活单纯,没有经历过勾心斗角,所以一时不太适应。可是这几个月时间下来,跟荣氏母女交手这么多回合,便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了。
    邵景烨叹道:“太险了,仙蕙真是刚刚从刀口上滑过啊。”
    明蕙却是目光疑惑,清澈的眸子里写满怀疑,“仙蕙,你真的是担心邵彤云睡得太沉,去找荣太太的?”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可是怀疑妹妹,又觉得不好意思,“我不是责备你啊,只要你没事就好,就是想问问清楚。”
    仙蕙淡淡笑了,“当然不是。”
    明蕙吃惊,沈氏和邵景烨亦是惊讶。
    仙 蕙的目光犹如积雪融化一般,透着冰冷之意,“我们才从父亲那里要了三万两银子,又要了卖身契,荣氏母女不知道有多恼恨,大郡王妃又怎么会喜欢我?虽说她为 了做脸面,让邵彤云带我过去换裙子,勉强有点道理。可是……”她眼中锋芒一闪,“搬箱笼的丫头久久不来,我就开始起疑心了。”
    静静看向自己的亲人们,母亲关切,姐姐担心,哥哥凝重,――自己现在没有办法说出前世,怕吓着他们,但又不想他们放松对西院的警惕,只能先撒谎了。
    “后来……”仙蕙清了清嗓子,“后来我的耳坠子掉了,要出去找,邵彤云脸色焦急的再三阻拦,不让我去,甚至主动跑出去替我找。这时候,我就更疑心了。”顿了顿,“所以,我悄悄地换了茶。”
    沈氏等人都是震惊无比。
    “娘、姐姐,哥哥。”仙蕙没有丝毫怯弱,掷地有声道:“你们或许觉得我做得太过分了,应该走了就是。但你们想想,她们已经有了要毁我的心思,躲得了一次,难道还能躲一辈子?与其下次不知道何时何地被算计,不如将计就计,先下手为强,至少能让她们手忙脚乱一阵子。”
    她冷笑,“将来就算再被算计,也不吃亏。”
    屋子里静默着,沈氏等人都是各自有一番思量。
    仙蕙怕母亲他们因为心底良善,而对邵彤云愧疚,继而放松警惕,不得不赶紧追一味猛药,“你们想想,若是当初出事的人是我,东院会怎样?我被毁了清白,你们心里又该多难受?母亲你必定会和父亲争吵,要他处置荣氏母女,但父亲怎会答应?咱们也就和父亲彻底决裂了。”
    这些并非谎言,而是前世真真切切发生过的!
    仙蕙的感受比亲人们要深一百倍、一千倍,说着说着,想起前世的那些惨烈,眼泪就忍不住掉了下来,“到时候我们凄凄惨惨的过日子,父亲渐渐疏远,荣氏母女又该是何等高兴快活?凭什么?!凭什么让那些恶人快活逍遥,而我们遭罪!”
    “仙蕙,别哭。”明蕙只当是妹妹给吓怕了,连忙安抚她,顺着她的话道:“你说得对,茶也换得对。难道荣氏母女她们,不知道女儿家的名节有多重要?她们怎么能那样陷害于你?”想起大郡王妃的那一番说词,就恨不得撕烂她,“这是她们自作自受,咎由自取!”
    沈氏想了想女儿描绘的那一幅画面,亦是颇为愤怒,亦道:“人不害我,我不害人,人若害我也不用忍。”
    剩下邵景烨一阵静默,愤懑中,又有些许疑惑。
    自己跟着父亲跑了几个月,尽管还不知道所有的邵家生意,但也了解大概,作为江都第一富商的邵家,保守估计,也得是上百万的资产。三万两银子固然不是小数,但是对于邵家来说,不是拿不出来,――荣氏母女何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