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3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来说,不是拿不出来,――荣氏母女何至于狗急跳墙到如此地步?
    他陪着母亲和妹妹们说完了话,领着妻子回了屋,然后便陷入了沉思之中。
    ――试图找出背后的秘密。
    入夜时分,西院那边忽然一阵巨大的喧哗,吵闹无比,打断了他的思路。
    邵景烨叫了丫头,吩咐道:“去看看,到底出什么事了?”
    现如今,东院下人的卖身契都在沈氏手里,捏着他们的命,下人比从前听话多了。
    被点名的丫头拔脚就走,等了片刻,气喘吁吁跑回来道:“回大爷的话,西院那边灯火通明的,尽是人来人往,全乱了。”压低声音,“我找了一个相熟的姐姐打听,说是……,三小姐投缳自尽了。”
    “自尽?!”邵景烨吃了一惊。
    “是。”那丫头连连点头,又赶紧补了一句,“哦,人已经救下来了。”
    这种机密消息,可不是轻易能够传出来的。
    邵景烨为人处事通透圆滑,知道这是人家费了一番力气,才打探出来的。当即夸奖了她几句,摸了二两银子赏给丫头,“辛苦你了,去罢。”然后只跟妻子说西院有事,嘱咐她照顾好女儿,在屋里等信儿,自己披了衣服去了母亲那边。
    而此刻,西院已经闹得人仰马翻。
    荣氏在里屋搂着女儿大哭,又愤恨的骂,“庆王府怎么了?了不得啊!若是逼死了我的女儿,我就上京去告御状!告他们强占民女逼人致死!”
    邵彤云又是发抖,又是哭,像是筛糠一样的抖个不停。
    “行了,行了!”邵元亨喝斥道:“别嚷嚷!嚷嚷就能解决问题吗?”心里暗暗啐骂妻子,――还上京告御状呢?只怕她人还没有走出江都地界,就香消玉殒了。
    庆王算不上是心狠手辣的人,大郡王也不是,三郡王庶出又不成器,五郡王庶出且年纪太小,可是……,还有一个年轻有为、手段果敢的四郡王啊!除了他,庆王府养了多年的幕僚也不是吃素的,怎么可能让人去告御状,说庆王府的不是?绝无可能。
    只不过心里也是满满怨恨,这一次……,庆王府真是做得太绝了。
    说什么彤云是亲戚家的姑娘,不便做妾。竟然让邵家自个儿挑一家合适人家,到时候庆王府保婚,让彤云去做正正经经的平头夫妻!也就是说,庆王府不要彤云,做妾都不要!只肯答应依仗王府的权势,压制男方,给彤云保一门婚事。
    这像话吗?这还是人话吗?!彤云可是被大郡王占了身子啊!
    眼下彤云毁了清白,失了贞,哪个男人会真心喜欢啊?便是畏惧庆王府的势力,勉强娶了,心里肯定也是解不开的疙瘩,一辈子都是怨偶。


☆、第32章 亲事 
    一夜过去,荣氏仿佛被摧残得老了十岁。
    昨儿她彻夜未眠,也不敢眠。
    “彤云。”荣氏守在女儿床边;不住落泪,“你怎么能想不开呢?若是你有个山高水低的,岂不是要摘了娘的心吗?可怜我;半生就得你和景钰两滴骨血。”
    “娘,我头疼。”邵彤云声音淡淡;透出一抹厌烦之意;“你哭了一晚上,你不嫌累,我还嫌吵得慌呢。”
    荣氏闻言一愕。
    女儿失了清白之身,又被庆王府拒绝做妾;接连两次巨大打击;加上昨夜她没有休息;心里烦躁肯定是在所难免。因而小声道:“那我不说话;陪着你。”
    “不用。”邵彤云凉凉道:“让我自个儿静一静。”
    荣氏面色迟疑,自己被女儿喝斥几句不要紧;就怕她……,小心翼翼道:“彤云,娘出去可以,但是你可千万别再想不开啊。”
    “放心吧。”邵彤云不哭不闹,冷静得简直有点不像话,“我都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没那么大的气性,还会再去寻死觅活第二次。”声音讥诮,“弄得乱糟糟的,吵得大家都心里烦。”
    荣氏想要解释,“彤云……”
    阮妈妈在旁边抹脖子递眼色,示意先出去。
    荣氏无奈,只得给她掖了掖被子,目光心疼的看了几眼方才离开。
    邵彤云素白着一张俏脸,勾起嘴角,诡异的笑了笑。
    哈哈……,真是可悲、可笑!
    大郡王明明都说好要纳自己为妾的,居然又变卦了?是他觉得自己损他面子,所以后悔了?还是庆王妃那边不答应?仰或是表姐怕自己将来恨她,不肯让自己进门?若是前两者还罢了,毕竟外人,不心疼自己也没办法。
    可若是表姐从中作梗呢?平日里说拿自己当亲姐妹看待,一到生死时刻,就完全不管自己的死活,那也太凉薄了。
    但是还有一个人比表姐更凉薄,那人……,是父亲。
    父亲为了邵家的生意,为了他的大计,不敢跟庆王府对抗还说得过去,可他竟然连仙蕙的一根毫毛都不动!因为自己已经是残花败柳了,没了用处,……是弃子,所以只配得弃子的待遇。
    他们……,全都心狠凉薄没有丝毫人情。
    甚至就连母亲,除了昨天刚知道消息的时候,闹得厉害以外,之后翻来覆去都是劝解自己,希望自己乖乖听话妥协。
    “事情已经至此,无力回天。”
    “你放心,娘会用心给你找一门好亲事,人物俊俏、性格好,配得上你的,将来给你准备厚厚的陪嫁,让婆家一辈子都仰仗着你,不敢怠慢。”
    “你父亲现在一门心思要送仙蕙进宫,不肯动她,还警告我不要对仙蕙记恨,以免坏了邵家去京城的好路子。我听你父亲的口气,多半是有些疑心我们的,所以……,眼下不宜轻举妄动。”
    “但你放心,娘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往后啊,你还和从前一样对你父亲,多撒撒娇,别为了仙蕙的事跟他赌气。你已经弄成这样了,若是再失了他的欢心,将来肯定更是寸步难行,甚至咱们西院的人都得跟着被冷落。”
    “彤云……,娘求你,好歹想开一点儿罢。”
    她劝来劝去,不就是担心自己得罪了父亲,会影响她在邵家的地位,影响将来景钰分家产吗?呵呵……,说什么好亲事?自己这个鬼样子会有好亲事?肯要一个残花败柳的男人,能是好男人?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自己不会再死了,绝不!!自己要好好的活下去,让那些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曾经作践过自己的人,全都得到应有的悲惨下场!
    邵彤云心中恨意滔天,但最终抵不过沉沉困意,睡了过去。
    她迷迷糊糊睡着,因为有如惊弓之鸟睡不安生,耳畔听得动静,就忽地打了一个激灵醒了过来。她无力的侧了侧首,看见兄弟邵景钰站在床边,不知道几时来的,也不知道进来有多久了。
    “姐姐。”邵景钰正是半大小子的年纪,在抽条,身量细细长长的,显得脑袋和眼睛都特别大。他的大眼里闪着疑惑,“你到底得了什么病?我看娘守着你哭了一夜,难不成是很要紧的……”语气迟疑,“姐姐,你不会是得了重症吧?”
    邵彤云轻嘲,自己得了残花败柳的绝症。
    “姐姐?”邵景钰又问:“你怎么不说话?”弯了腰,在她额头上摸了摸,越发迷惑不解,“没有发烧啊。”
    发烧?邵彤云心下嘲讽更浓,母亲什么都没有告诉兄弟,一点点都没有,就算她担心那种事不堪,污秽了兄弟的耳朵,也可以说自己被仙蕙欺负了吧?可是她没有,因为在母亲的心里兄弟就是玉瓶儿,所以投鼠忌器。
    “姐姐!”邵景钰有点不满,“你说话啊?我可是好心过来看你的。”
    邵彤云的目光在兄弟脸上流连不定,心下思绪转得飞快,旋即开口,“你过来。”她声音虚弱,招了招手,“我有话要跟你说。”
    邵景钰赶忙俯身过去,“姐姐你说。”
    “景钰。”邵彤云心里积攒了一江水的委屈,想哭,眼泪便掉了下来,“我没病,其实我都是……”死死咬唇,不让自己哭出声音,“都是,被仙蕙害得……”
    “仙蕙害你?!”邵景钰目光又惊又怒,急道:“她怎么害你的?你快说!”
    邵彤云哽咽着,编了一个谎话连篇的委屈段子。
    “真的?”邵景钰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继而跳脚怒道:“她居然敢把姐姐你推下湖水?!简直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好哇……,小爷不会放过她的。”
    “景钰。”邵彤云抓住弟弟的手,抽泣不停,“爹偏心,不肯责罚仙蕙,娘又害怕爹爹生气不敢妄动,反倒劝我要忍气吞声。”越说越是委屈,越是伤心,“姐姐能不能报这个仇,就全仰仗你了。”
    “仰仗”二字,顿时让邵景钰觉得成了大人,当即拍了拍胸脯,保证道:“姐姐你放心,我一定替你报仇雪恨!”
    “你这样……”邵彤云拉着他,又细细耳语了一番。
    ******
    昨天夜里,邵景烨就去告知了沈氏消息。
    沈氏想着事关人命太过惊吓,并没有急着告诉两个女儿,直到早起请安,才用和缓的语气跟她们说了,“昨天夜里,邵彤云想不开,差一点儿闹出人命。”
    仙蕙和明蕙对视了一眼,都没言语。
    虽然邵彤云可恨,但是她已经自食其果得了报应,又差点惨死,用不着再幸灾乐祸的了。特别是明蕙,本来心底就良善柔软,又不知道前世东院的悲惨,反倒觉得邵彤云也有几分可怜。
    只要她不再跟东院过不去,也不想再盯着她了。
    但……,这只怕很难。
    沈氏也是担心这个问题,说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就算庆王府和邵家都可以遮掩,但回头邵彤云去给大郡王做妾,肯定会有人猜疑的。邵家的风评不好,便会影响到你们的亲事,所以我和景烨商议了半宿,打算赶紧给你们把亲事定下来。”
    明蕙微微有点羞赧。
    仙蕙则是意外,前世里母亲大概不舍得自己早嫁,就没有急着给自己订亲,就算是因为担心进宫,也只花银子报了一个生病。今生阴差阳错的,反倒让母亲急着给自己订亲,希望……,能够订下陆涧罢。
    沈氏叹了口气,摇头道:“这个家乌烟瘴气的不像话,乱糟糟的,你们两姐妹早点嫁了,我也好省一点儿心。”不像儿子已经娶妻生子,影响还不大,两个女儿都是待字闺中,若是亲事找不好就麻烦了。
    明蕙红着脸,“女儿都听娘的安排。”
    仙蕙则是心思飘飘忽忽的,有点担心,怕跟自己订亲的人不是陆涧。
    “此事宜早不宜迟。”沈氏又道:“今儿下午,景烨会带两个朋友回家做客,顺便给我见礼,你们可以躲在屏风后头看一看。虽说婚姻大事全凭父母做主,可是娘也希望你们能找着如意郎君,自个儿满意,将来过日子才会和和美美……”
    她语气一怔,忽地回忆起当年的遥远旧事。
    自己的娘也让自己躲在屏风后面,相看未来夫婿,那时候的邵元亨年轻清俊、一表人才,说话大大方方的,当时自己一眼就看上了他。
    那个对自己温柔以待的翩翩少年郎,也曾山盟海誓、柔情蜜意,说自己过苦日子跟了他,将来等他发达了,一定要挣一座金山银屋给自己住,不让自己受一点儿苦。而今他真的发达了,有能耐了,金屋藏娇的却是别人。
    如果可以回到当年,自己宁愿当初把双眼给戳瞎,不要看上那个负心人!
    不……,不不!沈氏连连摇头,不能因为丈夫的薄情负心,就认定这世上再也没有好男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