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3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如果可以回到当年,自己宁愿当初把双眼给戳瞎,不要看上那个负心人!
    不……,不不!沈氏连连摇头,不能因为丈夫的薄情负心,就认定这世上再也没有好男人,而心胸偏执的苛刻未来女婿。自己已经够不幸的了,女儿们挑丈夫,一定要仔仔细细的睁大眼,不能让她们重复自己的凄凉。
    “娘?”仙蕙见她神色不太好,疑惑道:“你怎么不高兴了?”
    “没有。”沈氏收回心思笑了笑,不愿破坏气氛,“就是想着你们都要出嫁,我这心里有点舍不得。”一手拉了一个女儿,“你们都是娘的心头肉,娘啊,希望你们姐妹俩都嫁得好好的,一辈子甜甜蜜蜜。”
    仙蕙撒娇,“多谢娘的吉言,我和姐姐一定会嫁得好的。”
    明蕙却脸上飞起一片红霞。
    “厚脸皮。”沈氏笑嗔了小女儿一句,然后道:“长幼有序,这次是先给你姐姐相看亲事,下午那个宋文庭会过来,他朋友陪着,两个人一起没那么尴尬。”担心大女儿看错了人,“宋文庭今年二十四岁,比较大,你应该能分辨的出来。”
    “娘……”明蕙的脸红得都快滴血了。
    仙蕙打趣,“姐姐害臊了。”
    “贫嘴!”明蕙去捏妹妹的雪白嫩脸,佯作凶恶状,“回头有你臊得时候。”说完这句,又臊得接不下去了。
    到了下午,邵景烨带了两个朋友回家做客,自然就是宋文庭和陆涧了。
    刚走到二门上,正巧撞见领着小厮要出去的邵元亨,三人都停下脚步来,各自向长辈行礼打招呼,宋、陆二人还介绍了自己。
    邵元亨看向儿子问道:“你的朋友,也是做生意的吗?”
    邵景烨笑道:“不是,他们两个都是功名在身的秀才,斯斯文文的读书人,儿子也是机缘巧合才和他们认识的。”
    邵元亨当然看得出宋、陆二人不是生意人,那寒素的衣着打扮,又不善言辞,还有身上淡淡的读书人气质,早就猜着了。问儿子,不过是要确认一下。唔,原来是两个穷秀才,长得倒是都还不错。
    只是心下略感奇怪,两人表现的特别拘谨,特别是姓宋的那个,一直恭谨有礼的低着头,还带出了一、二分不好意思。而且身上的衣服好像是新买的,熨得平整,连一丝褶皱都没有,很是郑重其事的样子。
    “爹,你先请。”邵景烨去打了马车帘子,礼数周到。
    “嗯。”邵元亨点点头,挥手道:“外头冷,你们别站在门口吹冷风,赶紧进去喝杯热茶。”嘱咐儿子,“朋友来了,上点好茶好饭招待一番。”
    邵景烨笑道:“是,儿子会的。”
    宋、陆二人忙道:“邵伯父客气了。”
    邵元亨放下马车帘子,从车窗的另一侧招手叫近小厮,指了指东院,示意等下打听一番,然后道:“走。”
    马车晃晃悠悠的走了。
    等邵元亨到了商铺没有多久,打听消息的小厮就赶来回话,“回老爷,大爷的两位朋友进门以后,先去给沈太太请安,说了好一会儿子的话。哦,对了,姓宋的还带了厚厚的见面礼。”然后又道:“倒也没说什么特别的,都是一些家常闲篇。”
    沈氏是在大厅开门见人的,这消息不难打听。
    邵元亨赏了一块碎银子,心下一琢磨,就悟过来宋、陆二人所为何事了。打扮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又带着厚礼,先去拜会后宅女眷长辈,――不消多说,自然是那姓宋的让沈氏相看了。
    难怪……,他见了自己这个未来的泰山,紧张又恭谨的。
    估计是因为彤云出了事,沈氏害怕会影响女儿的婚事,打算早点嫁女儿,所以急哄哄的相看女婿了。想到此,不由微微皱眉,给明蕙赶紧找一门亲事是应当的,沈氏可不要给仙蕙也找了。
    不行,这事儿回头还得跟她说一声。
    仙蕙愿不愿意进宫还是两说,但依照沈氏的性子,肯定舍不得仙蕙离开她的,不免有点头疼,鸡飞狗跳的日子要提前开始了。
    这是一桩,另一桩……,彤云的亲事才是最着急的,得赶紧订下啊!
    哎,今儿另外一个姓陆的长得不错,年纪轻轻,看起来应该还没有娶亲,穿着打扮也不像是有钱人家,――彤云虽然失贞,但将来许以厚厚的嫁妆压着便是了。


☆、第33章 见证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再说回之前东院里发生的事。
    沈氏坐在正厅中央;等儿子和朋友们一进门便开始打量。
    年长的那个应该是宋文庭;长得浓眉大眼的;五官周正,虽然谈不上俊美非凡,但是举手投足间,自有一派大方沉稳的儒雅气质。
    他穿一身簇新的湖蓝色三梭布长袍,显得精神奕奕。
    而旁边的少年穿了半旧袍子,淡淡翡色,领口和袖口滚了白边儿,他原本就肤色白皙、长相清秀,隐隐有一种璞玉般的光彩。即便衣着简单,又半旧;但是腹有诗书气自华;掩不住的清俊文雅。
    沈氏心中忽地一动,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何不将小女儿许配给这个少年?听说和宋文庭一样都是秀才,而且长相清俊,又斯斯文文的,若是和小女儿并肩站在一起,简直就是金童玉女。
    找个机会问问,看那少年郎家中有没有订亲。
    唔……,不能马上就问,好像显得自己多慌张嫁女儿似的,成双成对的赶着嫁,倒是掉了两个女儿的身价。不如等宋文庭这边订下来,他是未来姑爷,再从他嘴里打听消息,更加顺理成章。
    “娘。”邵景烨含笑说着场面话,分别指了二人,介绍道:“这是我的两位朋友,宋文庭和陆涧,今儿头一遭到我们家做客,特来给你请个安。”
    “沈伯母好。”宋文庭和陆涧都做了一揖,算是行礼。
    “好。”沈氏笑着点点头,打过招呼,便专门和宋文庭说话,问起一些家常里短的闲篇,“你母亲身体可好?听说你父亲去得早,你母亲一个人独自拉扯你长大,想来很是辛苦。”
    “是。”宋文庭逐一详细回答。
    沈 氏见他谈吐大方、温和有礼,颇有几分光明磊落的正气,人长得高高大大的,心下先有了三分满意。再瞧着他言辞洒脱又不放肆,有礼有节的,脸上写满了对长辈的 恭谨和尊敬,自然是宋母严厉教导缘故。若是婆婆性子刚直不阿,做儿媳的只要守着规矩行事,便不会出错,于是又添了三分满意。
    最后听得宋文庭说起学问,说起明年春闱,谈吐自如、神采飞扬,简直就好像那云端振翅欲飞的大鹏,只待东风便可腾云直上。
    沈氏微微点头,给宋文庭打了满满十分。
    至于宋家清贫,在她眼里根本算不上瑕疵,之前十几年的清贫日子早过惯了。现如今邵家有了银子,正好可以帮衬女婿几分,使他不用奔波庶务生计,专心读书,以求将来功成名就。
    只是眼下不便多说,含笑道:“你们年轻人能说到一块儿去,我就不耽误了。”
    过了几天,宋家派了一个婶娘过来相看姑娘。
    回去以后,十二分满意的跟宋母说道:“姐姐端庄,妹妹活泼,两个小姐都是花容月貌,沈太太看起来是个通情达理之人,没有嫌贫爱富的脾气。”
    宋文庭赶忙帮腔,“沈太太从前在仙芝镇住了十几年,过得也苦,加上邵老爷又不在身边,说起来和娘你是一样的。”
    宋母“哧”的笑了,“我懂,我懂。”
    自己见过邵景烨,长得清俊明朗,一表人才的,又是很会说话的一个爽利人。自家这位婶娘性子妥当,说话从不夸张,看来未来儿媳的确俊俏,惹得素来稳重的儿子心急如焚,巴不得马上娶了邵大小姐。
    宋文庭闹了一个大红脸,干咳了咳。
    婶娘笑道:“怨不得大郎对这门亲事急切,那两位小姐长得的确出挑,跟那画里的神妃仙子似的,我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拿了一双寿字鞋出来,“这是邵大小姐亲手做的鞋子,送给你穿的。”
    宋母细看了看,“果然好针线。”
    如此双方满意皆大欢喜,明蕙的亲事,不过几天功夫就定了下来。
    因为眼下情况太过急迫,――首先得防着邵彤云的丑事闹出来,次则应对三月里的民女选秀,三则还有仙蕙的亲事在后面等着安排,当然是早点订亲的好。沈氏委婉的说了选秀之事,说是夜长梦多,希望可以早点订下亲事。
    宋家原本还想着照例女方家会拿乔,不磨蹭个几个月定不下来,听了这个,反倒庆幸赶了一个便宜,没有二话就答应了。
    正月十二,宋家派了全福妇人过来下聘礼。
    虽说宋家的家境颇为寒素,但是娶媳妇,又娶了邵家这样富贵人家的小姐,宋母生怕被人说占便宜、吃软饭,将来挺不起脊梁,因此找亲戚借钱凑了六百两银子,聘礼物件亦尽量办得体体面面。
    说句实际一点儿的,宋家亲戚见宋文庭要娶邵家千金,知道是娶一座金山回去,因此而借银子都很爽快,还生怕赶不上欠这个人情呢。
    这天一大早,邵家东院就是热热闹闹的。
    明蕙红着脸,躲在屋子里不肯见人。
    仙蕙满心替姐姐高兴,笑道:“害什么臊啊?上次你不是见了我姐夫,觉得他人不错吗?嗯,我可不能把姐姐这么轻易嫁了,回头得难为难为他。”
    明蕙啐道:“呸!没见过比你更厚脸皮的。”
    两姐妹正在说笑,忽然听得后罩房传来一片喧哗声,还有人的惊呼声,像是人来人往除了什么乱子。
    一个小丫头慌张跑了进来,禀道:“不好了,后罩房着火……”
    “着火?!”吃惊呆了一瞬,顾不上羞涩,“宋家的聘礼不就放在后罩房吗?该不会……”她的声音带出哭腔,“该不会把聘礼给烧了吧?”
    不说损失,单说大喜的日子,出这种事儿多不吉利啊!
    “姐姐你别急。”仙蕙当即起身,“我去替你瞧瞧。”安抚她坐了下来,“今儿你是不宜见人的,就在屋里等着,应该没事,我去去很快回来啊。”
    明蕙连连点头,催道:“你快去。”
    仙蕙领着丫头过去,路上人来人往的,丫头和仆妇们都在纷纷忙着端水,地上全给淌得湿漉漉的。穿过抄手游廊往后走,已经隐隐有烟味儿飘了过来,等下了廊口,再穿过闲置耳房,顿时瞧见后罩房的院子里烟雾弥漫,已经乱成一团。
    一个仆妇过来,在嘈杂中大声回道:“二小姐,没事!火已经快扑灭了,这儿乱糟糟的,你快回去罢。”
    仙蕙高声道:“宋家的聘礼烧着了没有?”
    “烧着一点,不多。”
    仙蕙跺了跺脚,在烟熏火燎中焦急看了两眼,瞅着太乱,没敢上前仔细去瞧,想着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只得无奈转身离去。一路走,一路琢磨,等下要怎么跟姐姐说这事儿?真是的,怎么就这么不顺呢。
    等等,前世好像没有这出乱子啊。
    难不成……,是荣氏母女故意捣乱放火,给东院添晦气?心下觉得不安,刚才是为姐姐担心太着急,没有多想,眼下还是赶紧回去的好。邵彤云的亲事还没订,万一她们心中怨恨,再对姐姐做点手脚怎么办?难说的很!
    正要走,忽然听见一记低醇男声喝道:“谁在哪儿鬼鬼祟祟的?!”
    高宸?!仙蕙惊得呆住,他怎么会邵家的后院出现?还没猜测完,就听对面“扑通”一声响,然后便是邵景钰的惨叫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