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3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高宸?!仙蕙惊得呆住,他怎么会邵家的后院出现?还没猜测完,就听对面“扑通”一声响,然后便是邵景钰的惨叫声,“啊!啊啊……,我的手……”
    仙蕙赶忙提裙走到花窗边上,往对面看去。
    邵景钰躺在假山下面痛哭流涕,举着一只手,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烫伤,旁边有一个打碎了的海碗。高宸脸色阴霾站在旁边,吩咐初七,“快去,找专治热油烫伤的大夫过来!”他的目光透过花窗,“谁在那边?赶紧打冷水过来!”
    仙蕙当即喊了一个端水灭火的仆妇,“你跟我来。”然后领着过去,并不肯靠近邵景钰,只是远远站着,吩咐仆妇,“快把景钰的手放在冷水里。”
    邵景钰哭得眼泪鼻涕一大把,在地上滚来滚去。
    仆妇上前,赶忙扯着他的手放冷水桶里。
    “啊!痛、痛痛……”邵景钰杀猪似的尖叫起来。
    仙蕙只是静静的看着,清澈明眸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
    邵静云端了一大碗热油,藏在假山上,能是为了什么?后院起火又是为了什么?不就是知道姐姐不方便出门,为了让自己过来,好给自己脸上泼一盆热油吗?他们想毁了自己的容貌,毁了自己一辈子!
    ――何其歹毒?!
    邵景钰红着眼睛大哭,唾骂仙蕙,“都是你,是你……,害了我姐姐!我要给我姐姐报仇!你等着,我是不会就这么……,啊……”痛得大口大口喘气,“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你、你给小爷等着!”
    高宸不由皱眉,怎么荣氏和她的儿女都是一个德性?什么都怨别人。
    仙蕙凉凉道:“你省点儿力气罢。”
    高宸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方才花窗这边逆光,又被假山遮挡了小半边,还以为对面是两个丫头,没想到是她。她险些被邵景钰用热油毁容,不惊不惧,又被邵景钰乱泼污水,不辩不闹,面色平静好似一池静谧湖水。
    有一种淡雅恬静的气韵。
    于她这个年纪,又是女子,能够如此不慌乱也算难得。
    然后仙蕙可以冷静淡定,荣氏可冷静不了。片刻后,便满面惊容赶了过来,目光四下搜寻,径直朝着心肝宝贝儿子冲过去。“景钰!”她上前一看,顿时心疼的大叫,“是谁?!是谁把你的手弄成这样的?”
    邵景钰放声大哭,“娘,娘……,我的手好痛,我的腿……”
    “别怕,别怕。”荣氏连声哄道:“娘在这儿呢。”扭头恶狠狠的看向仙蕙,“是不是你?是你对景钰做了手脚!你……,你这条没有良心的毒蛇!”
    仙蕙冷笑道:“你问问景钰,今儿到底是谁害了他?”
    邵景钰只是大哭不止。
    荣氏咬牙道:“还用问?除了你,还能有谁?”
    “荣太太。”高宸表情冷峻,目光凌冽好似寒冰之剑,“不关邵二小姐的事,当时她人在花窗对面,景钰是端着热油从假山上跌下来的。”冷冷锋芒中,带出不容置疑的上位者威仪,“……我亲眼所见。”


☆、第34章 热闹
    仙蕙眸光吃惊;高宸居然主动开口为自己辩解?或许……;他只是面冷心热。
    不由悄悄打量了一眼。
    客观的说;他的确是一个极为出挑的俊美男子。
    今儿大概是出门闲逛,穿了一袭宝蓝色的素面贡缎长袍;外罩织锦镶毛斗篷;腰间挂着白玉环佩;清雅中不失气度高华。他长身玉立的静静站着;一双明亮凤目透着寒冷光芒,天生英气逼人;仿佛才从千军万马之中提剑走来。
    即便不言语,身上的威严和气势亦是无法遮掩。
    荣氏扭头看向高宸;吃惊之余,竟然生生吓得不敢再说话。
    只有邵景钰哭得双眼泪汪汪的,什么都不顾,还在又痛又恨的扭动哭闹;“娘、娘……,你去告诉爹;是仙蕙他欺负姐姐,又害我受伤……,让爹把他们撵出去。”抽抽搭搭哭了一阵,又唾骂,“对了!撵他们回仙芝镇去!”
    仙蕙心下恼火,但还不想跟一个半大孩子吵嘴。
    “精彩,精彩!”假山背后,走出来一个保养得宜的华服美貌少妇,梳着高高的瑶台望仙髻,金钗玉翠,鬓角簪了一朵碗口大的牡丹绢花。尽管长相只是姣好,但是胜在气质比别人华贵脱俗,再加上动作优雅,周围又是一群仆妇侍女众星拱月,气势上委实胜人一筹。
    高宸回头,目光隐隐有点不耐。
    早起姐姐说要出门逛一逛,母亲觉得正月里人多乱糟糟的,街上不安全,又不好派太多王府侍卫扰民,免得再把拥挤的路给堵了。所以,就让自己跟着出门一趟。
    原本耐着性子,陪着姐姐逛了绸缎铺、珠宝店、绸缎铺,几家有名的点心铺子,甚至连胭脂水粉都陪她买了。好不容易熬到她心满意足,逛累了,说要回去,结果正巧看见邵家后院起了烟。
    分明隔了一条路,姐姐非得绕道也要过来看场热闹。
    若不然,自己又怎么会跑到邵家后院?还正好撞上邵景钰鬼鬼祟祟,现在越发没完没了,只怕等下邵元亨等人赶来,还得再啰嗦几遍。
    “大姐。”他压抑住了不悦的情绪,“这里乱,你和邵二小姐去内院说话罢。”
    舞阳郡主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不急。”看着邵景钰,“方才不只是老四看见了你,我也瞧见了。”指了指身后的随从,“她们也都看见了。”
    邵景钰气得噎住,手上又疼得厉害,无可辩驳只好继续撒泼大哭。
    “啧啧。”舞阳郡主嘴角翘起,声音又清又脆,“你也是爷们儿,哭什么?自己做错了事不认,还要诬赖别人,别人揭穿以后就知道哭。”一声讥笑,“还满嘴胡说,居然说什么要……”
    正巧邵元亨和邵景烨闻讯赶来。
    今儿是宋家给明蕙下聘礼的日子,邵元亨当然要过来,方才正在同宋家的人热热闹闹说话,又是内厅,并不知道后罩房着火的事儿。丫头在外面跳脚了好几次,硬着头皮冲进去,禀了消息,父子二人这才匆匆赶来。
    大喜的日子,不便声张,沈氏和邵大奶奶还得留在前面陪客人。
    “你们来得正好。”舞阳郡主慢悠悠笑道:“刚才景钰说了,要让邵老爷你把仙蕙她们撵出去,撵回仙芝镇呢。”她声音讥讽,“真是好家教、好门风,难怪和我那大嫂做了亲戚,都是家学渊源啊。”
    荣氏脸色大变,心里哪里还不明白?舞阳郡主这是怀疑自己和彤云,为大郡王打抱不平来了。可恨!自己的女儿被他们白白糟蹋,大郡王始乱终弃,他们还嫌不够惨,还要过来再踩一脚!
    可是奈何人家权势太高,争吵不得。
    眼下心疼儿子,怕再让丈夫听这话吃了心,不得不急急分辩,“老爷,景钰只是说得小孩子气话。”不敢说舞阳郡主的不是,更怕高宸,只能拣了可怜的说,“景钰刚才从假山上摔下来,手也被烫坏了。”
    “见过舞阳郡主、四郡王。”邵元亨先匆匆行礼,然后才上前几步看儿子,瞧着手上被汤起了一串燎泡,猩红猩红的一片,惨不忍睹。
    邵景钰握着手,挣扎着,满身是灰爬起了来,哭道:“爹,我腿也疼。”
    邵元亨心痛的拉着看了看,好歹没有大碍,只是手上烫得有点惨,但也急不来,只能慢慢养着治了。因而哄了他几句,问道:“好好的,你去假山上做什么?手上又是怎么被烫坏的。”
    邵景钰扭脸不答。
    “老爷,还管这个做什么?”荣氏急着离开此地,“赶紧景钰回去,找个上好的大夫给他瞧瞧。”又怕仙蕙挑唆,转头瞪了她一眼,眼神凌厉带出威胁之意。
    仙蕙心下轻轻笑了。
    若说周峤是一个喜欢看热闹的,她娘舞阳郡主,就是没热闹,也要找点热闹的无聊性子。再者听她刚才说话的口气,显然觉得大郡王被荣氏母女和大郡王妃算计,摆明了是专门过来唱大戏,给她兄弟出气的。
    今儿她在场,自己根本就用不着说话。
    果不其然,舞阳郡主当即接话道:“景钰端了一海碗的热油,爬上假山,准备趁仙蕙路过的时候,泼她一脸。”抿嘴儿笑,“结果被老四发现了,喊了一嗓子,他心虚,就吓得摔了下来。”
    邵景烨顿时变了脸色,上前急问:“仙蕙,你没事吧?”
    仙蕙摇头,“没事。”
    邵景烨这才强忍了怒气,没有说话。
    而邵元亨环顾了一圈儿,舞阳郡主看戏不怕太高,高宸冷冰冰的,仙蕙满目怨念的冷笑之色,儿子眼中尽是怒火,荣氏和景钰都是脸色心虚。
    ――自然是真的了。
    眼下当着舞阳郡主和高宸的面,怎么好再偏向荣氏和景钰?更不用说,万一仙蕙的脸真的被毁了,那还要她怎么进宫?一则家丑外扬,十分丢脸,二则疑心荣氏不听自己的话,派景钰去暗算仙蕙,反倒弄得儿子受伤,越想越是生气。
    不便当中骂妻,喝斥儿子,“你这个孽障!真是自作自受!”
    邵景钰吓得连哭声都止住了,瞪大眼睛,好似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挨骂,“爹,爹你骂我?”他怔了一下,又哭起来,“是仙蕙害了姐姐,我要给姐姐报仇,我没错,你为什么骂我?呜呜……,我没有错。”
    邵元亨闻言怔住,荣氏也是,可是两口子都不免当众询问。
    高宸微微皱眉。
    邵景钰满口胡言不说,而且根本不拿她当姐姐看,做了错事,居然还如此理直气壮的叫嚣。可见邵元亨平时有多偏心,有多惯着荣氏和她的儿女,难怪邵府这般乌烟瘴气的,真是站在此地多留片刻,都觉得脏了脚。
    因而对邵元亨道:“我已经让初七去请了大夫,应该很快就到。”喊了姐姐,“既然事情已经解决,我们走罢。”
    舞阳郡主却道:“你先回去。”看向仙蕙,“我站累了,去你屋子坐坐喝杯茶。”
    仙蕙迟疑,转头看了高宸一眼。
    舞阳郡主扑哧一笑,“我去你屋里坐坐,你看老四做什么?难道他不答应,你就不让我去了啊。”
    仙蕙毕竟是少女,重活一世,也只是多活了几年的少女。
    听了这话,她顿时涨红了脸。
    “大姐!”高宸气得脸色都变了,不复平日镇静。
    怎么能拿着未出阁的姑娘,随便开这种玩笑?别说她,就是自己都觉得难为情。想要和姐姐争论几句她的不应该,可是当着外人,又不便落了姐姐的面子,当即沉着脸转身走了。
    舞阳郡主嬉笑道:“哎呀,麻烦了,今儿把我们老四给气坏了。”她这么说着,眼里却没有一丝担心着急,上前朝仙蕙招手,“走罢,为了喝你一口茶,回头我得看兄弟半个月冷脸呢。”
    仙蕙知道她的性子,天生就是这么口无遮拦、我行我素,别说旁人拿她没办法,就算庆王和庆王妃都是无可奈何,――没见高宸都被气走了么?
    心下忍不住有点好笑,高宸一贯都是泰山崩而不变色,还以为就算天塌下来,他都不会皱一皱眉头。没想到,噗……,居然也有被人气得跳脚的时候,脸上的冰山都给碎成了一片片,若不是有人在真想笑出来。
    看来啊,以后谁要是嫁给了高宸,只消和舞阳郡主搞好关系就行了。
    有这么厉害的大姑姐撑腰,还怕什么?高宸惹媳妇生气,媳妇就去找大姑姐,姑嫂联合一起治他,看他跳脚的样子也颇为有趣。
    不过说起来,舞阳郡主这么厉害也是有原委的。
    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