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3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挝耐ズ臀医憬阋丫┣祝似贰⑾嗝病⒏际俏夷镒邢赶嗫垂〉模悴换嵊写笪侍狻!
    “什么事这么急呢?”陆涧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沈氏母女几个面面相觑,都是欲言又止,脸上露出难以启齿的表情,最后却都是一阵沉默,没有人说出那个真实的原因。
    陆涧看出来是不能询问的,静默了下,“这门亲事的确有诸多不妥,你们说的,我都放在了心里,等我回去跟父母商议一下。”
    仙蕙摇摇头,“只怕不行。”
    陆涧目光清澈看向她,“为何?”
    仙蕙苦笑,“你信我,你的父母和我们素未谋面,又怎么会相信呢?而且即便你能成功说服你的父母,那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是啊,接下来打算怎么办?陆涧琢磨,总不能因此和邵家退亲罢。
    ――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你别担心。”仙蕙又道:“不是说才要了生辰八字去合吗?事情还没有张扬开,你们家也没有下聘礼,事情还有转寰的余地。”她禾眉微蹙,“我们想个法子,最好能让邵彤云主动拒绝,这事儿就解决了。”
    陆涧听得她说“我们”,心头一动,眼里不仅带出一丝温暖笑意。
    仙蕙却没有留意,而是看向母亲和姐姐,“你们有没有主意?”
    一时之间,沈氏和明蕙哪里来的主意?都是摇摇头。
    屋子里一阵静默,大家不说话。
    过了片刻,陆涧忽然开口,“那个……”在经过了最初的内疚、震惊,现在反倒镇静下来,特别是一直看着仙蕙眼里的关切,心中倍感温暖。说起话来,声调都不知不觉柔和许多,“我倒是有一个主意,或许能行。”
    仙蕙当即道:“你快说。”
    她的眼睛亮亮的,好似盛夏夜空中最明亮璀璨的星子。
    陆涧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然后移开视线,“解铃还须系铃人……”声调不疾不徐,缓缓地把自己的法子说了。
    仙蕙抚掌道:“这个法子不错。”
    沈氏和明蕙互相对视一眼,也是点了点头。
    仙蕙望着那个清雅如竹少年,目光欣喜,忍不住夸道:“你可真聪明,这么快就想到了关键的地方,还想出了主意……”
    陆涧微微红了脸。
    沈氏咳了咳,瞪了女儿一眼。
    陆涧怕仙蕙被母亲埋怨尴尬,赶忙又找了话题,说出心下不安,“只是即便这个计策能成功的退了邵三小姐,可也算是得罪了她,从此两家人结了仇。等将来……”有点不好意思,看向她,“将来我再和你订亲,怕是你们也要跟着受连累的。”
    仙蕙不以为然的撇撇嘴,“邵家两房的仇早就闹大了,不差你这一桩。”她是前世和陆涧订亲的缘故,潜意识里,就觉得自己本来就是他的人,“谈不上连累。”
    而陆涧听她再三透出亲昵之意,不由嘴角微翘。
    明蕙却替妹妹不好意思,这丫头,亲事八字都还没有一撇呢,就这么女心外向,一点都不知道害羞是什么,真真厚脸皮。想要嗔怪妹妹几句,当着陆涧又不好说,只得悄悄扯了扯她的袖子。
    沈氏也瞧着笑女儿的心意太过明显,替她难为情。眼下既然事情都已经说清楚,又商量好了应对的法子,陆涧到底是没名没分的外男,因而开口道:“那你先回去,暂时不要和你父母提起详细,等我们这边的消息罢。”
    “哎。”陆涧心中恋恋不舍,“我先告辞了。”
    眼下早春,外头还零星飘着一些细散雪花。
    “你等等!”仙蕙红着脸追了出去,站在台阶上,对他说道:“外头风大雪大的,我叫个丫头领你去前面,把我哥哥的斗篷拿给你……”声细若蚊呐,“别冻着,再闹了风寒就不好了。”
    她叫了丫头吩咐,“去前院拿一件大爷的斗篷,借给这位陆公子。”
    陆涧看着那宛若珠玉琳琅一般的清丽少女,她追了出来,细声细气的说出关怀,便是铁打的心肠也得融化,更何况早就对她心生情愫,――整颗心都化成了一滩水,心跳更是急促起来,“哎、哎……,我知道了。”
    明蕙追出来扯妹妹,尴尬道:“你快跟我进来。”
    仙蕙的性子到底偏于活泼俏皮,眼下心情大好,被姐姐扯进门之前,还冲着陆涧喊了一声,“快去啊,别被外头的风吹坏了。”
    “吱呀”一声,门被关上了。
    陆涧停在台阶下,驻足不舍。
    听得里面明蕙斥了一句,“他又不是美人灯?哪里就吹坏了?没羞没臊的丫头!”然后是她清脆如铃的笑声,间杂沈氏的嗔怪,母女几个渐渐往里屋去了。
    陆涧听得笑了。
    他的心情从未此刻这般明朗愉悦,像是被阳光普照一般。
    等他回家,陆母不由疑惑问道:“你刚才慌慌张张的去哪儿了?还有,你问邵家几小姐又是什么意思?”
    “没事。”陆涧撒了谎,“就是去找宋兄问一问,邵家三小姐好不好看?”
    陆母放下了心下,不由笑道:“你这孩子。”瞅着儿子眼睛亮晶晶的,满脸愉悦,欢喜都快流淌下来,忍不住打趣,“看你这样子,那邵小姐必定是一个天仙了。”
    陆涧想起那个对自己娇嗔软语的少女,微微一笑,“天仙亦不如她。”
    ******
    陆涧走后,仙蕙就忽然“病”了。
    “病了?”邵彤云听到这个消息以后,一声讥笑,“我还没病,她病什么?难不成她也被……”也被男人给玷污了的话,终究没有说出口。
    旁边丫头战战兢兢的,虽然不知道原委,但却清楚最近三小姐脾气大的很,连太太和二爷都一起骂了。私下里,已经有人悄悄猜测,三小姐是不是入了魔怔?要不就是被什么脏东西给缠上了?因而都是十分畏惧于她。
    邵彤云眉头一挑,“去打听,到底怎么回事儿?”
    丫头为难道:“现在东院那边的人嘴很紧,不必以前了。”
    说到这个,邵彤云不免又是一阵上火生气。
    东院的下人为何嘴紧?还不是因为仙蕙拿走了他们的卖身契吗?可恨!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计西院,害得自己到如此悲惨的田地,她还有脸生病?怒气冲冲打开抽屉,摔了一块银子给丫头,“赶紧去!”
    丫头转磨了半晌,才回来,“听说早上大小姐的未婚夫和他朋友,一起去给沈太太请过安,然后他那朋友又回来了一趟。别的,就没什么事儿了。那之后二小姐不知怎么就病了,请了大夫,闹得东院一团忙乱。”
    邵彤云尖刻的讥讽,“是得相思病了吧。”
    丫头们都是低了头不敢答话。
    邵彤云忽地一怔,……相思病?莫非沈氏几个把两个女儿嫁出去,订了大的,又赶着订小的?结果小的那个没有订成,所以仙蕙病了。
    后宅里面就那么点破事儿,她很快猜到了眉目,为了证实猜测,拿了两锭十两的银子给贴身丫头,“够了吧?”然后厉声道:“我不管你用多少时间,花多少心思,都去给我打听清楚了,那一位到底是为什么病的?快去!”
    虽然不知道仙蕙所为何事病倒,但恨不得她死,当然要打听清楚再做算计。
    邵彤云煎熬忍耐等了三天,奈何东院那边的人嘴紧,就是撬不开。直到这天下午丫头一狠心,把二十两银子全给了人,才得了消息,――而且不是一般的消息,是吓得她脸色惨白跑回来的消息。
    “三小姐,老爷……,老爷要把二小姐的未婚夫许给你了!”
    “什么?”邵彤云如遭雷劈,发狠扇了丫头一个耳光,“你浑说什么!”
    “是真的,我没撒谎。”丫头被打在地上哭,呜呜咽咽的,“沈太太想把大姑爷的朋友配给二小姐,而是老爷从中插手,就、就把那人配给三小姐你了。呜呜,就是因为这个,二小姐才会气病的。”
    邵彤云狠狠的瞪着那丫头,再回想了下,她没这个大胆子编这种谎话。可是心里不信,发疯了似的跑了出去,找到父亲,“爹,你要把我配人了?”
    邵元亨皱眉道:“你看你像个什么样子!”
    “爹!”邵彤云叫道:“什么不三不四的人,你让我嫁啊?我不嫁!”像东院那样寒碜的背景,能找着什么好人?在她眼里,除了庆王府那位尚未婚配的四郡王,满江都城的男子都配不上她。
    尽管她已经是残花败柳,却不深想。
    “你放肆!”邵元亨上前关了门,低声喝道:“我给你找了一个有功名的秀才,人家年纪轻轻,风华正茂,配你……”语气一顿,“配你绰绰有余!”
    邵彤云长大了嘴,想骂,骂不出声,想哭,掉不下来眼泪。
    她清楚,自己在父亲眼里已经不值钱了。
    最后仅剩的一丝理智在提醒她,和父亲吵架是没有用的,只会把事情闹得更僵,兄弟被禁足就是现成的例子。她深深的吸气,艰难的压下满腔愤怒的怒火,目光怨恨的看着父亲,然后一步一步退了出去。
    邵元亨气得脸色发青,吩咐小厮,“去告诉荣氏,好好的看着彤云,别让她疯了似的乱跑,满嘴胡言乱语。”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成何体统?!”
    然而更不成体统的事还在后面,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就有小厮慌慌张张跑来,声音发抖,话都说不囫囵结巴道:“老、老爷,不好了!小的去回荣太太的话,谁知一转脸就找不到三小姐,她……,她人不见了。”


☆、第38章 奇谋 
    邵元亨铁青着一张脸冲出书房,找到荣氏,“叫你看着她,怎么没看好?!”
    “她去找你。”荣氏已经哭得眼睛浮肿起来;粉光融滑的;“然后根本就没回来,叫我怎么看着她?”说着,哀哀凄凄的哭了起来。
    邵元亨又问:“陆涧的事,是你告诉彤云的?”
    “我没有。”荣氏她像是被人抽走了魂儿,哭一阵,呆一阵,泪汪汪的自语道:“我的彤云、彤云……,毁了,彻底毁了。”
    她的心里后悔不已。
    这些天,一则是因为无脸面对女儿。毕竟当初女儿在王府出事;说起来,自己也有一部分责任;不该让她以身犯险的。二则因为儿子的手受伤,是被女儿唆使,加上她那天闹得厉害,所以最近就有些回避她。
    等到丈夫来说陆涧的事时,自己虽然不愿意和东院扯上关系,但急着嫁女儿,想着陆涧和宋文庭又不是两兄弟,就算走得亲近也是有限。加上不想再为女儿忤逆丈夫,又盼着她快点有个归宿,便认了,一句多话都没有说。
    当然了,也就没有跟女儿说,没有好好的细致开导她。
    如今不知道她从哪里得了消息,竟然气大发了,人都跑了!这……,这还能有个好结果吗?万一被拐子拐去了,被车碰了,简直不敢再想下去。
    邵元亨一面吩咐人悄悄打听,一面在在屋子里来回踱步,走个不停。
    荣氏哭道:“老爷,怎么办啊?彤云要是……”不敢深想,心里却渐渐生出疑惑,“老爷和我都没跟彤云说过,她是怎么知道的?是了,是她们……,一定是她们说的!她故意告诉彤云,好让她跑出去……”
    “哐当”一声,邵元亨把茶盅砸在她的面前,“你自己没有看好女儿,还好意思赖再别人身上?!难道人家是彤云肚子的蛔虫,所以知道彤云会跑出去?什么她们说、你们说,你哪只眼睛看见了?别在这儿鬼哭狼嚎的!”
    心中烦不胜烦,若是女儿闹出丑闻,将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