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3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么她们说、你们说,你哪只眼睛看见了?别在这儿鬼哭狼嚎的!”
    心中烦不胜烦,若是女儿闹出丑闻,将来整个邵家的脸面都要丢光了。
    荣氏止住了声音,一怔一怔的,双手死死的掐住自己掌心,怨恨像是毒液一样在她心里蔓延,――丈夫变了!自从东院的人来了以后,他就慢慢变了。
    可怜自己从前居然还相信他?鬼话连篇!全是谎言!
    天底下男人都是一般黑!
    大郡王对女儿始乱终弃,丈夫何尝不是一样?自己辛辛苦苦挣了十几年,到头来却是为他人做嫁衣,反害得自己儿女伤残不已,一颗心也给揉碎了。
    邵元亨没有荣氏的痴缠怨念,满心琢磨的都是,女儿一个姑娘家能去了哪儿?偏生不好大张旗鼓的打听,闹开了,女儿的名声不是毁了吗?虽说现在她就没清白,但还能掩耳盗铃一番啊。
    东院里,仙蕙也是琢磨不透这个问题。
    邵彤云是一个很有心计的人,亦很冷静,甚至要比荣氏都要高出一筹。她之所以被自己反算计,那是因为自己有心算无心,她没有防备罢了。按理说,她死过一次不会再想死,肯定满心都在琢磨如何报复自己。
    她怎么会自毁前程跑出去呢?她就这么冒冒失失跑出去,不仅害不了自己,万一消息传开,还会害了她,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完全没有道理。
    明蕙眉头微蹙,“她怎么这般不安分?闹出事来,大家脸上都不好看。”万一传出邵家小姐被辱之类的流言,自己和妹妹也得受牵连,忍不住着恼道:“她就是想不开,也不该走这条死路啊。”
    “是啊,她这样的确像是自寻死路了。”仙蕙点点头,心下又疑惑,那么有没有可能有生路呢?邵彤云跑出去,是否会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生路?想得头疼,伸手揉了揉眉头,“哎,谁知道她去了哪儿啊。”
    确实没有人能猜出邵彤云去了哪儿,因为谁也想不到。
    接下来,好几天都没有她的消息。
    别说西院被闹得人仰马翻,就算东院,气氛也跟着紧张起来。不说邵彤云出事死在外头,就是被人送回来,闹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的,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啊。再者,万一邵彤云真的死了活啊的,那荣氏还不得生煎了东院的人啊。
    东院的人满腹担心,荣氏却一直没有任何动作。
    这天早上,她领着邵景钰过来给邵母请安,双目无光,精神恍恍惚惚的,那样子一看就很不好。沈氏和仙蕙、明蕙,以及邵大奶奶,都没人敢招惹她,生怕她一下子失控就闹起事儿来。
    哪知道还算好,和前几天一样她有气无力的应对了几句,没有说别的。
    沈氏便领着女儿、儿媳向婆婆告辞,“娘你歇着,我们就先回去了。”
    多和荣氏相处一刻都是难受的。
    刚到门口,荣氏就像疯了似的扑向仙蕙,拔下早就磨尖的金簪,狠狠朝她娇嫩白皙的脸上扎去,“你毁了我的女儿,我也要……,毁了你!”
    “啊!”仙蕙惊呼,赶忙抬手挡了一下。
    邵景钰是早得了母亲交待的,不顾手上有伤,用背狠狠一撞,就把离得最近的明蕙给撞开,还乱哭,“打人了,打人了,我的手好痛……”
    沈氏在儿媳妇的搀扶下,领头走在前面,晚了一步冲上去护着女儿。
    仙蕙被荣氏猛地一扑,混乱中,不小心踩着谁的裙子,跌倒在地,――荣氏骑在她的身上要往下扎,仙蕙紧紧握着她的手不让扎,情势十分危急!
    沈氏和邵大奶奶上前拉人,却拉不开。
    “这是在做什么?!”邵母一声大喝,拿起手中的又粗又长的上等烟枪,照着荣氏的手腕狠狠一敲,“你给我滚下来!”老人家可不是养尊处优的富贵安人,原是十里八村常逛着的,有一把子力气,揪住荣氏的头发往后拖,“下来!下来!”
    荣氏先是被烟枪敲得一声尖叫,继而又被扯住头发,生疼生疼的,顿时像是杀猪一样惨叫起来,“啊……,啊!放开,不……,快放开我!”她从仙蕙身上滚了下来,被婆婆甩到一旁,捂着脑袋连连呼痛不已。
    沈氏和邵大奶奶早已赶了过来,将仙蕙和明蕙挡在身后,隔开了荣氏和邵景钰母子俩,都是严阵以待。沈氏气得脸色大变,邵大奶奶则是吓得花容失色,但都是警惕的看着对面,生怕再冲过来人了。
    荣氏的发髻都被扯乱了,又痛,坐在地上放声大哭,“我的命啊,怎么就这么的苦啊。可怜我,……到底是前世造了什么孽啊。”
    仙蕙从惊吓之中回神,心下啐道,你们前世造的孽大了去了!
    邵母气恼不已,喝斥丫头,“赶紧叫元亨过来!”
    没多会儿,邵元亨闻讯赶来看着屋里的一团乱。
    邵 母劈头盖脸骂道:“你是怎么挑的媳妇儿?好歹也做了十几年的有钱太太,竟然学那街头泼妇,拿着簪子就要毁了仙蕙的脸,这还像话吗?”挥挥手,一面看似护着 东院,一面也是给儿子省事儿,“我年纪大了,受不起这份惊吓,往后除了逢年过节生辰寿诞,西院的人都不用过来了。”
    “赶紧给我起来。”邵元亨自然骂了荣氏一顿,“气着了老太太,回头仔细我揭了你的皮!滚滚滚,快滚回西院去。”
    荣氏和邵景钰都是哭哭啼啼的,抽搭着,灰头土脸爬了起来。
    正在闹得人仰马翻之际,一个丫头飞快跑来,“外头来了一个小尼姑,说是静水庵的人,有要紧事,要跟老爷和荣太太当面说清楚。”
    荣氏偷袭仙蕙不成,又被婆婆打了,丈夫骂了,正在满心的憋屈和恼火,加上为了女儿找不到而伤心,顿时啐道:“不见!给我撵出去。”
    沈氏要不是当着婆婆和丈夫的,恨不得撕了她。眼下扭了脸儿,侧身给仙蕙和明蕙掸灰尘,若非还得感谢婆婆相救,早就已经拔脚走了。
    邵元亨略一思量,却喊住丫头,“等等,叫人进来。”回头瞪了荣氏一眼,“回去再跟你算账!”又骂,“蠢货!指不定是有彤云的消息,你还撵人。”
    荣氏已经鬓角蓬乱、花容失色,听了这话,倒是顿时整肃精神,“彤云?”急忙朝出去的丫头喊道:“快、快快!赶紧让人进来。”
    邵景钰原本畏畏缩缩的躲着父亲,听到姐姐的消息,也瞪大了眼睛。
    没多会儿,一个小尼姑被丫头领了进来,低垂着脑袋道:“你们家三小姐现在住在我们庙里,她已经看破红尘,准备削发为尼出家了。”
    荣氏肿着一双眼睛,惊吓道:“出家?她疯了吗?”
    “出家?”邵元亨则是雷霆震怒大喝,“她这是作死呢!”
    再顾不上和沈氏母女等人打闹,当即扯了邵景钰,“走走走!”又看丈夫,“咱们赶紧去找彤云啊!”
    “你想嚷嚷得满世界都知道吗?”邵元亨喝斥了一句,然后吩咐下人准备马车,思量了下,打着荣氏去烧香拜佛的借口,急匆匆去了静水庵。
    到了地儿,见了人,根本不管邵彤云的死活哭闹,直接将人给绑了回来。等回到家以后,第一件事就是关门,直接先扇了邵彤云一耳光,“啪!”的一声脆响,在屋子显得里清脆而又响亮。
    邵彤云被父亲打懵了。
    荣氏也懵了,“老爷?你怎么还打彤云啊。”
    “你听着。”邵元亨气得鬓角青筋直跳,手上发抖,指着女儿的脸狠狠骂道:“你想死自己找根绳子,在家里悄悄的死!别再想着出家之类的天方奇谭!你不嫌丢脸,我还丢不起这个人呢。”
    好好的姑娘,千金小姐,为什么会去静水庵里出家?这不等于告诉众人,她自个儿出了事吗?那天在庆王府出事的时候,宾客众多,难保没人会猜疑,到时候一传十、十传百,流言蜚语漫天飞,邵家的脸面就全丢光了。
    邵元亨打骂完了女儿,又骂荣氏,“你别护着她!由着她的性子胡闹。”指了指儿子住的厢房,“你想想景钰,要是传出有一个清白尽毁的姐姐,将来他会不会被人戳烂脊梁骨?儿媳妇还怎么娶?邵家的子子孙孙脸又往哪儿搁?”
    荣氏听得怔住了,原本还想为丈夫打女儿分辩几句的,也没了声音。
    邵彤云捂着火辣辣的脸不做声,看着父母,心底尽是冷笑,尽是怨怼,――他们的眼里只有自个儿,没有女儿!根本就不配做自己的父母!
    “你给我老实呆着,收点心!”邵元亨厉声训斥,“陆家的婚事,不管你愿不愿意都不能改,都得给我嫁了。你要么死在邵家,要么死在陆家,要么就好好的跟陆涧过一辈子,没有第三条路给你选。”
    邵彤云的心都凉透了,但她已经过了发脾气的冲动期,更不想跟父亲顶撞,只做委委屈屈的样子哭个不停。好似真的害怕了父亲,怕了母亲,经过这么一回,已经完全被吓破胆子了。
    荣氏看着女儿哭,也是心酸,在旁边默默的掉着眼泪。
    邵元亨又指着脸骂荣氏,“你也少给我发疯,若不然,回头连你一块儿打!”气恼不已,狠狠摔门出去。
    荣氏眼里闪过一抹怨恨。
    邵彤云看着父亲远去的背影,眼里则闪过一丝寒芒和嘲笑,――他想就这么把自己搓扁揉圆,门儿都没有!嫁陆涧?呸!自己才不要嫁给一个寒酸秀才,然后再被丈夫知道失了贞,过一辈子的怨偶日子。
    她的目光穿过母亲的身影,看向东院。
    仙蕙,我是绝不会放过你的!假如你进宫去了,我也不怕,在你有本事成为皇妃娘娘之前,我就要把我所受过的苦楚,全部加在你的亲人身上!让他们痛苦,让你鞭长莫及的看着,让你心里成千上万倍的痛苦!
    邵彤云暗暗诅咒,暗暗发誓,心里响起一阵阵狰狞的声音。
    ******
    东院里,仙蕙打了一个喷嚏。
    明蕙放下手中绣了一半的牡丹花,打量道:“穿厚一点儿,别尽顾着显摆苗条,回头冻着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停下了针,又开始发愁起来,“怎么办?邵彤云又被找了回来,不知道她会不会闹起来,万一她真的老实了,回头再和陆家的亲事成了,那可不是害了陆涧吗?”
    仙蕙歪着头想了想,“应该不会成。”
    “为何?”
    仙蕙不好说前世太了解邵彤云,只是解释道:“你想啊,她若是真心想要出家,必定隐姓埋名,不让人知道才对。哪有好不容易跑了出去,又专门派个小尼姑回来告诉家人的?岂不是自相矛盾?”
    明蕙点点头,“是有点古怪。”
    仙 蕙又道:“虽然不知道她到底在捣鼓什么,但我总觉得,她去静水庵肯定是有某种目的,而且目的成功了,才故意让荣氏把她给找回去的。”抬起眼眸,纤长的睫毛 落下淡青色阴影,“邵彤云如此折腾一番,若是不能改变爹把她嫁给陆涧,岂不是白折腾了?等着瞧吧,她肯定还有后招的。”
    明蕙望了妹妹一眼,觉得她面容镇定,有一种让人不得不信的感觉。
    仙蕙在心里悄悄叹了口气。
    自己的话虽然道理没错,但主要是安慰姐姐、安慰自己。因为不知道邵彤云在想什么,又做了什么,谁知道她会不会成功呢?实则心里不是很有底儿。
    西园里,邵彤云却像是安生下来了。
    她不哭不闹的,每天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不哭不闹的,窝在屋子里面翻开杂书,再不就是找丫头们下下棋,或者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