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沈氏看了看细布,又拿起鞋样子细细的估摸,“这鞋做得精致,三天……,怕是得熬夜才行。”戳了她额头一下,“你呀,好好的怎么踩着人家脚了?”
可是埋怨贵归埋怨,到底心疼小女儿,动起手来,却是比谁都要干脆利索。
沈氏先赶紧买了青缎裁好料子,然后分了工,她和邵大奶奶各人纳一只鞋底儿,这是费手劲的力气活。明蕙和仙蕙各负责一只鞋子刺绣,这个考眼力,更考心灵手巧,两姐妹配合默契,做出来的两只鞋花纹才会一模一样。
最后鞋底合一,是需要经验的熟手活计,依旧留给沈氏。
如此婆媳姑嫂四人合力,加上熬了夜,总算在三天时间里完工了。
仙蕙心中明白,这是仗着自己是得宠的小女儿,家人才会如此心疼自己,加上撒谎更是愧疚,因此对着母亲、姐姐和嫂嫂,都挨个谢了一遍。然后顾不上补瞌睡,就包了靴子,急匆匆的赶到同福客栈,喘气道:“我……,我找天字房的客人。”
掌柜的让伙计上去找人。
不一会儿,上次喝斥时莺的小厮下楼,“哟嗬,你还真敢来啊。”招招手,“赶紧上来罢。”表情不屑的撇撇嘴,“只是等下你耽误了四公子的时间,不管挨骂挨打,那可都是自找的!”
仙蕙没功夫跟他磨嘴皮子,跟着上了楼。
小厮捧着包袱进去,带上门,“四公子,那姑娘送鞋来了。”
年轻男子漫不经心的拨茶,吹了吹,喝了一口,才去看地上打开的包袱,里面放着一双新做的朝靴。和他脚上的那双一模一样,而且……,不论鞋子弧度,还是刺绣,看起来似乎都要精致不少。
“哟……”小厮惊讶道:“倒是有几分本事。”只是心下仍旧不服气,“光是样子差不多也不行,合不合脚,还难说,她们又没有给四公子做过鞋。”
“那就试试。”
“哎?”小厮看了看主子的眼色,赶忙蹲下去褪靴子,再换新靴,“四公子,这靴子夹不夹脚?……大了?还是小了?”
年轻男子淡声道:“不大不小,正好一脚。”
小厮没话了,耷拉着脑袋不吭声儿。
“让她走罢。”年轻公子挥挥手,拿起旁边的账册一页页翻了起来。
小厮卷了包袱皮儿出去,摔到仙蕙手里,“算你走运!我们家四公子大人大量,不跟你一个小小女子计较,走罢,走罢。”
“等等。”仙蕙不肯走,“那……,你们公子的旧靴子呢?我赔了他新的,他也该把旧的给我吧。”
“啥?旧的给你?”
“难道不对?”仙蕙心疼做靴子用掉的好料子,还有母亲、姐姐和嫂嫂的人工,“正好你家公子的脚,和我哥哥的一般大,他有新的,旧的自然用不着,给我拿回去让哥哥穿也好啊。”
小厮啐道:“呸!你想得美。”
仙蕙偏了头,朝里面喊道:“公子,你把旧靴子给我吧。”
屋子里没有动静,过了会儿,年轻男子才道了一句,“但凡是我用过的东西,从来不送人。”
这都什么人呐?仙蕙恼火,忿忿不平转身就走。
哪知道刚走到楼梯口,后面又传来一串脚步声,那小厮飞快追了过来,“等等!这个给你。”满脸不情不愿,塞了一个荷包过来,“我们家四公子说了,他不占人便宜,那双靴子只当是花钱买的。”
哎?那抠门公子又想通给钱了。
仙蕙掂了掂荷包,“多谢。”里面窸窸窣窣的一阵响动,有一两左右的碎银子,勉强够靴子的人工和成本,至于赚头是没有了。
瞧着那人蛮有钱的样子,没想到……,居然是一个小气的吝啬鬼。
仙蕙摇摇头,再次提着裙子准备下楼。
楼梯下面,正好有两个年轻男人上来,一个穿着青布长袍,一个穿着镶蓝边儿的白色布袍。打扮都很朴素,样子斯文,还带着秀才帽,看起来像是两个读书人,――为免等下楼道让不开,于是让了一步。
那两个书生颇为客气,上了楼,都是微微欠身别过。
仙蕙不由多看了两眼,天哪……,刚才过去那个穿青布长袍的人,不正是姐夫宋文庭吗?他和姐姐是在江都订得亲,眼下肯定不认得邵家的人,不认得自己,所以头也不回的走过去了。
回想了下,姐夫和陆涧好像都是仙芝镇的人。
当初母亲同意自己和姐姐的婚事,多半也有这个原因,同乡的人,有一种知根知底的放心。等等,莫非另外一人就是……,正在疑惑,就听姐夫在天字号门口拱手,“宋文庭、陆涧求见四公子,劳烦通禀一声。”
仙蕙的心“砰砰”乱跳,这……,自己还能提前相看未婚夫?虽然紧张羞赧,但是机会难得,还是忍不住多看了陆涧几眼。唔……,长得好像是不错,眉清目秀、长身玉立的,的确比中规中矩的姐夫更出挑。
陆涧像是感应到了有人打量,侧首扫了过来。
仙蕙暗暗叫了一声“哎呦”,又是尴尬,又是脸烫不已,慌里慌张下了楼,直到走出了半里地,才想起自己带着帷帽呢。心情放松下来,不由“扑哧”一笑,今儿到底是什么日子啊?巧事儿都赶一堆去了。
静下心想了想,姐夫后来去了江都,才和姐姐订亲。照这么说,今儿那小气难缠的四公子也是江都的人?姐夫找他,不定搭上了什么线,所以才会去江都,嗯……,还有陆涧也去了。
仙蕙回了家,不免又想起陆涧来。
原本只是想着顺手救一下他,但现在……,越发不能见死不救了。前世里,母亲十分满意他,姐夫和姐姐夸他,今天自己亲眼见了他,亦觉得不错,他若是不死就能娶自己了。
仇要报,好日子自己也得过!嫁给陆涧,似乎挺不错的。
仙蕙把荷包里的银子倒在床上,准备数一数,回头多买一斤仙灵芝,将来救人就多一份把握,呃……,怎么掉出一把黄灿灿的金叶子?!她还以为自己眼花了,或者光线不对,赶紧抓到窗边对着阳光看了看。
没错,的的确确是黄闪儿的。
她赶紧咬了一口,咬得动,又拿针刮了刮,金粉在掌心里染出一抹灿烂的黄。仔细数一数,一、二、三……,七、八……,一共整整十一片金子!再打开抽屉拿秤,一秤,这些金叶子足有一两一钱重,一片金叶子刚好一钱金子。
――买十双靴子都绰绰有余。
哎哟!看来之前自己说错了,那四公子可真是够大方的啊!估计他看也不看,就把荷包里剩下的金叶子赏了。
唔……,好显得他有钱呗。
仙蕙忍不住偷着乐,白拣一笔横财不说,算算,按照时莺一两银子一斤仙灵芝的价钱,都足够自己买十来斤了。犹豫了下,拿了三片金叶子出来,其它收好,出门找到母亲,“那人挺大方的,给了我三片金叶子买鞋子,刚才我秤了,一片一钱金子呢。”
“是吗?”沈氏吃惊的放下手中活计,“这么有钱?谁家的公子啊?”
仙蕙摇摇头,“好像不是咱们仙芝镇的,或许是江都哪户有钱人家的公子?”把金叶子塞给母亲,“都是我惹出来的事儿,这几天辛苦娘和姐姐,还有嫂嫂,你们三个一人分一片,算是手工钱。”
明蕙在旁边趣妹妹,“瞧瞧,仙蕙越发懂事了。”
“懂事就好,懂事就好。”沈氏笑道:“金叶子我就不要了,你们三个一人一片,回头打一个带花的金戒指,或者一对小巧的金耳环。正好,回头去了江都用得上,在外头好歹打扮体面点儿。”
仙蕙眼里笑容微淡,这点金子……,根本不够荣氏和邵彤云看的。
前世里,自己和母亲等人刚刚见到父亲,就得知江都还有另外一房人,父亲又急着要走,还来不及平复心情便上了路。一路上,大家都处在震惊、难受的情绪中,皆是心绪不宁,根本顾不得其他,然后便风尘仆仆到了邵府。
父亲陪着祖母去上房安顿,另有婆子,领着剩下的人去安置。自己和母亲等人都是刚到一个陌生地方,院子又大,难免心生不安,加上穿得简朴寒素,再对比连丫头的穿金戴银的邵府氛围,不免手脚都有点没处放。
一个小丫头从外面跑了进来,冲到母亲面前,大声喊道:“这位妈妈,沈太太她们到了没有?荣太太从老太太那边出来,正往这边赶呢。”
母亲顿时被臊得面红紫涨,说不出话。
管事妈妈当即喝斥,“你是什么眼力见儿啊?这位就是沈太太!胡说八道的,还不赶紧跪下给沈太太认错!”
丫头当即跪下,“沈太太,婢子错了。”
当时不仅母亲臊得不行,自己和姐姐也是脸上难堪,嫂嫂红了脸,抱着琴姐儿直往哥哥身后藏,――现在回想,那丫头眼里哪有一丝愧疚?一丝害怕?分明就是事先被人嘱咐好了。
“怎么了?”荣氏清亮的嗓音响起,“这是……”院子门口,走来一个保养得宜的少妇,云鬓堆叠,珠钗横斜,眼里有着说不尽的神采飞扬,“哎哟,这位……,就是沈太太吧?我和彤云才给老太太磕完头,正说过来接你们呢。”
一个俏丽甜美的少女跟着进来,目光灵动如珠,举止大方,上来先福了福,“见过沈太太,两位姐姐、哥哥嫂嫂,你们一路辛苦了。”
邵彤云!仙蕙心中一痛,生生将前世画面中止打断。

☆、父亲
那之后,荣氏处罚了小丫头,让婆子把人拖下去打嘴巴子。打没打自己不知道,只记得,没过多久,就在邵景钰的院子看见那小丫头。不是荣氏粗心大意忘了避忌,而是……,她根本没把母亲放在眼里!就是要让人看见。
因为母亲就算知道,也不能为了这个去找父亲理论,总不能说,“当初进门有个小丫头认错了人,把我认成了婆子,荣氏怎么居然没有撵她出去,还让她当差?”
若是说了,反倒显得母亲斤斤计较,没有容人的雅量,更像是在和荣氏打擂台。
所以,母亲只能忍气吞声,就算是祖母,也不好为了这点小事指责荣氏。至于哥哥和自己、姐姐,做为晚辈,就更不能说荣氏的是非,只能跟着吃个哑巴亏。
――谁让父亲的心早就偏了呢。
“怎么又发呆了?”明蕙推了推妹妹,笑道:“你这丫头大了,有心事了,最近总是时不时的发呆,在想些什么呢?”
“没有。”仙蕙摇摇头,不愿在母亲和姐姐面前流露情绪,拿了一片金叶子,“我去给嫂嫂送去。”出了门,正好在院子里撞见嫂嫂,说明了原委,“娘说了,这片金叶子让嫂嫂拿着,回头打点首饰戴。”
“这怎么行?我不用……”邵大奶奶习惯性的推辞。
“嫂嫂拿着罢。”仙蕙没有心思客套,转身回屋。
“等等。”邵大奶奶道:“刚才门口有个丫头,探头探脑的,说找你,给你送什么荞麦枕头来了。”啰嗦了几句,“你要荞麦枕头跟嫂嫂说就是,嫂嫂给你做,怎么让外头人送,别胡乱花钱啊。”
“哎,就几个铜板儿。”仙蕙没跟她多说,跑了出去,一瞧,果然是时莺送仙灵芝来了,“这么快?我还以为得等几天呢。”
时莺从背篓里拿出一个枕头,笑着解释:“我做了一个枕头,把仙灵芝的籽儿都装了进去,回头有人再问,你也说是荞麦枕头。”
“呵。”仙蕙乐了,“好主意!你挺聪明的。”
“当不起姐姐夸奖。”时莺也笑,又道:“这里头,有八斤是乡亲们的,我跟他们说了药铺里的价钱,八钱银子一斤,你给我六两四钱银子就行了。至于另外六两,是我晒的,只当是谢过姐姐上次搭救之恩,送给姐姐了。”
“那怎么行?岂不是让你赔本儿了。”仙蕙让她等着,自己拿了枕头进屋放好,然后取了五片金叶子,“这是一钱金子一片的,五张五钱,差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