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邵家有女-第4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西园里,邵彤云却像是安生下来了。
    她不哭不闹的,每天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不哭不闹的,窝在屋子里面翻开杂书,再不就是找丫头们下下棋,或者随意绣几朵花儿。日子仿佛回到了从前,如同她根本就没有去庆王府出事,仍是从前温柔大方、清清白白的邵三小姐。
    荣氏一面放心下来,一面又觉得女儿太过安静老实,担心她再想不开。因此每天都尽量陪着她,和她说话,也不说那些抱怨她的话,更不提起儿子,只拣了无关痛痒的闲篇来说。
    邵彤云最近的耐心好得很,不管母亲说什么,都是微笑以对。
    甚是还赔了不是,“之前那几天是女儿心情太坏,所以说话口无遮拦,行事也难免有些偏激,还望娘不要见怪。往后啊,我不会再去挑唆景钰惹是生非,也不敢随随便便跑出去,再让爹娘担心。”
    荣氏反倒拿捏不定了。
    如此过了十来天平静日子,这一天,终于有点不平静的了。邵彤云贴身服侍的大丫头,悄悄找到荣氏,脸色难堪,“太太,三小姐的小日子已经迟了五天了。”
    “迟了五天?”
    “是啊。”大丫头回道:“起初我怕是日子偶尔有偏差,没敢说,但……,三小姐以前从来没有错开这么多天的,有些不对劲啊。”当日在庆王府的时候,虽然没有跟着小姐们进去,但大致出了什么事,还是知道的。
    荣氏因为女儿尚未出嫁,先没反应过来,继而瞅着丫头好似死了爹娘的脸色,顿时心头一惊,“你是说……”长大了嘴,却没敢把底下的话说出来。
    ――女儿怀孕了!
    作者有话要说:尽量快点写到男女互动啊,握拳,在努力~~~为了加快剧情,今天总共更新了接近一万,人不爆发枉少年啊O(∩_∩)O哈哈~~~
    大家有啥想看的,都说说吧~
    【黄桑,请临幸臣妾的微博←_←】


☆、第39章 新人 
    次日下午;庆王府突然来人了。
    来得还不是别人,正是邵彤云的嫡亲表姐大郡王妃。开口便是,大师给她算命说是今生子嗣单薄稀少,需要找一个丁酉年春天出生的女子,且还得是她的血亲,方才能够两厢助益、血气调和;为家族诞育下男丁。
    恰巧;表妹邵彤云就刚刚合了卦象。
    因此千求万求;求姨父和小姨可怜她半生无子,让表妹受些委屈;与她一道娥皇女英的侍奉大郡王;成就一段姐妹佳话。
    这番说词传到仙蕙的耳朵里时,正好喝了口茶,“噗……!”差点喷了姐姐一裙子的茶水;然后笑得直咳嗽;撵了丫头出去,“姐妹佳话?血气调和?哈哈……;亏她们想得出来。哎哟!真是笑得我肚子疼。”
    明蕙还没有反应过来,纳罕道:“这是怎么回事?原先想着邵彤云要去给大郡王做妾的,后来庆王府一直没有动静,爹又把她给许配陆涧,自然是庆王府那边不答应了。”一时没有领悟其中的弯弯绕绕,“怎地……,庆王府又忽然改了主意?换了嘴脸。”
    沈氏到底是过来人了,略一思量,便明白过来。
    起初庆王府不答应,自然是怀疑邵彤云参与了算计大郡王,厌恶这种手段下作的女子。如今庆王府又改了主意,不计较她曾经有过手段不堪的往事,必定是因为某种原因,最终不得不妥协。
    有些难以启齿,“只怕是……,邵彤云有了。”
    “有了?”明蕙怔了怔,继而才吃惊的反应过来,“娘是说,邵彤云她怀孕了?所以,逼得庆王府不得不把她纳进门,还编出这么一套鬼话来。”
    仙蕙讥讽一笑,“除了这个,还能是什么啊?算她运气好。”
    对于自己来说,给大郡王做侍妾是个噩梦,但对邵彤云来说,却是宁愿给大郡王做侍妾,也不愿意嫁给陆涧的。
    对她而言,当然算得上是好运气了。
    明蕙静默了半晌,“还真是巧啊。”
    仙蕙也觉得巧,邵彤云都被逼得走投无路了,赌气出去一趟,就“好命”的怀上了大郡王的种,真是无巧不成书啊。至于里头到底有什么鬼,估计只有她自己清楚,将来又会闹出什么乱子,也全看她自己了。
    管她呢,反正她马上就要去庆王府做妾,不嫁陆涧了,爱咋折腾咋折腾去吧。
    ――眼不见心不烦。
    仙蕙轻笑,“挺好的,往后耳根子都要清净一些了。”
    ******
    庆王妃觉得一点都不好,很不好。
    眼下气得脸色发青,叫了大郡王在跟前狠狠骂道:“你看看!你那媳妇做得孽,你办得糊涂事儿,往后要叫整个王府跟着一起丢脸。”那套掩耳盗铃的说辞,只要稍微有脑子的人想一想,就会发觉其中的不对劲儿。
    毕竟邵彤云出事那天,人太多了,大儿媳和荣氏母女又一直没回来。
    试想想,在座的那些夫人太太们哪个不是人精?纵然猜不到那般龌龊的真相,心下也会有所怀疑,至少儿子和儿媳的娘家表妹勾勾搭搭,这份流言是少不了了。
    高敦一声都不敢吭,低着脑袋。
    自己有什么办法?邵彤云既然有了自己的孩子,总不好叫她带着孩子,然后再嫁给别人,把王府的血脉生到外头去吧?不过是个侍妾罢了,多一个,少一个,也没有多大的差别,只是这话不敢跟母亲说。
    被母亲训斥的灰头土脑的,才得离去。
    出门撞见在院子里等候消息的兄弟,不由尴尬招呼,“走,走,没事儿了。”想要去一去最近的晦气,“咱们兄弟两个出去喝一盅,解解闷儿。”
    高宸披了一袭银灰色的狐皮大氅,内里秋香色的华服,脸色凝重道:“大哥,你这会儿喝酒不是惹娘生气吗?别喝酒了。”他长身玉立的站在哥哥身边,语气微愠,倒显得不像弟弟,反而是一脸严肃的哥哥了。
    高敦在能干的小兄弟面前一向没有威严,虽然觉得扫了面子,但是想想,的确不该这会儿出去喝酒,只得道:“那走,去我屋子喝杯茶总行了吧。”
    “大哥没事就好,我就不去了。”高宸拒绝,将兄长送到了院子门口,然后告辞分开,“秀女的事该忙了,我先去忙,得空再找大哥说话。”
    “行,行。”高敦挥挥手,自个儿摇摇头走远了。
    蔚蓝澄澈的天空下,高宸修长的身影略微有一点孤单。
    他忍不住想,要是二哥还活着就好了。
    心里猛地一阵疼痛。
    高宸打断了那些不愿翻起的回忆,强制中断画面,然后大步流星去了书房,心绪不宁的翻着秀女册子。不经意间,又看到那个跳出来的名字,……邵仙蕙,听说她的姐姐已经订亲,她也快了吧?
    不过这与自己有何关系?高宸把册子在桌上轻轻一拍,合了上去。
    他将心思拉回正事儿。
    三月里,自己就要送江都的秀女去京城了。听闻今上身体不是太好,年纪又大,而且最最要紧的是,膝下没有皇子!自从前年唯一的三皇子病逝以后,皇储就是空悬,这几年朝局有些动荡,便是为着这个原因。
    此次去京城,不知道会不会遇到什么宫闱斗争,出什么乱子。
    高宸没有办法掌控复杂动荡的朝局,只能掌控自身,他去了江都驻军的军营里,提枪上阵和士兵们对捉演练。在这种热血沸腾的气氛里,感觉胸有成竹,信心满满,比面对后宅的鸡飞狗跳要好多了。
    二月初六,是邵彤云“出阁”的大喜日子。
    临出门之前,穿戴一新过来拜别祖母,因是做妾,故而不能穿正红,穿了一袭接近的海棠红的遍地金妆花吉服,在蒲团上给邵母磕了头,也给沈氏磕了头。仙蕙和明蕙站在旁边,还有邵大奶奶,全都没有出声儿。
    邵母看着孙女去做给别人妾,体面不起来,抬手道:“去罢,好好过日子。”
    邵彤云神色恭谨无比,毫无不耐,“多谢祖母吉言。”
    仙蕙瞅着她,都有点冷静得过头了。
    临出门前,邵彤云忽然侧首一笑,“仙蕙,我就要去庆王府了。”她的笑容里面带出一丝诡异,“你我姐妹一场,往后我会日日夜夜惦记你的。”
    仙蕙岂能听不出她的怨恨?淡淡一笑,“妹妹一向都对我很好,我早就知道了。”意思是,你的那些阴谋诡计早就清楚,随便,你爱咋咋地。
    邵彤云意味深长的笑了。
    荣氏狠狠的瞪了仙蕙一眼,然后上前拉扯女儿,“走了,别误了吉时。”母女俩在丫头婆子们的簇拥之下,赫赫扬扬的走了。
    “我也乏了。”邵母的兴趣除了抽水烟,还是抽水烟,摆手道:“你们回罢。”
    沈氏说了几句话,准备领着儿女们回去。
    仙蕙想着之前祖母的帮忙,若不是她一烟枪敲住了荣氏,不定自己脸就花了。因而除了之前的道谢以外,这些天都尽量多陪祖母,侍奉她抽了一回水烟,方才告辞而去。
    另一头,邵彤云被一顶花轿抬进了庆王府。
    大郡王给了她一个夫人的名份,在长房里,算是大郡王妃下面的第一人,把另外几个早年的侍妾都压了过去,甚至就连生了庶长子的袁姨娘,都得低她一头。后宅里,少不得又是一番暗流涌动。
    但这些对于高宸来说,一点兴趣都没有,喝了杯喜酒,便又回军营去了。
    不过大郡王妃这个主母,却避不开。
    邵彤云梳了妇人头,本来端庄大方、略带甜美的长相,多了几分妩媚,眼角眉梢怯怯的,一副娇弱柔嫩的小白花模样。她手里端了一盏茶,高高举过头顶,敬给夫君,“郡王爷,请喝茶。”
    高敦端起来,象征性的喝了一口,放了回去。
    邵彤云又端了一盏,照样举过头顶,“郡王妃,请喝茶。”
    “好。”大郡王妃满面笑容,好似真的为丈夫纳了一房美妾高兴,赏了表妹一对金钗,一支玉簪,一个荷包,娶成双成对之意。然后介绍几位妾室,实则完全可掠过这一套仪式,反正都认识,不过是走走过场罢了。
    领头的,是给大郡王生下庶长子的袁姨娘,其余几位侍妾没有正式名份。
    袁姨娘嘴角微翘,“给邵夫人请安。”
    其余几位侍妾也跟着请了安。
    邵彤云的心像是针扎了一下,还得强打笑容,一以应对。一直熬到仪式结束,被人送进了新房,不用面对那些妻妻妾妾的,才松了口气,脸上笑容顿时松跨下来。
    她的眼里闪过一抹浓浓的恨意。
    仙蕙!你等着,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
    仙蕙听不到邵彤云的心声,也没空管。
    刚一进屋,就见母亲叫了哥哥过来说话,“陆家那边怎么样了?陆涧打算几时跟他的父母说?不能拖了,下个月就是秀女大选,这个月一定得把亲事给敲定下来。”
    邵景烨回道:“邵彤云突然改弦易张,去庆王府做了妾,陆涧的父母对此很是有些恼火,听说陆太太也多嘴了几句。总之,他们对邵家的印象很不好。我和陆涧商量过这件事,还是稍微缓一缓。”不免皱眉,“实在不行要不换一家?不然的话,只怕不会那么顺利的。”
    沈氏有点焦头烂额,揉着眉,“仓促之间,要去哪里找一家合适的呢?”
    明蕙担心的看向妹妹,只是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再着急,也不好随便插嘴。
    仙蕙却是满心的恍惚不定。
    现在陆家不太愿意和邵家结亲,觉得被侮辱了。自己也不能在此刻和陆涧订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